笔趣阁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 82|9.10

82|9.10

作者:南方赤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穿成潘金莲怎么破。最新章节!

    潘小园不由得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场上已经打扫干净,准备好今天的第三场比试了。下面围观的看客大声催促起哄,声浪一拨接着一拨,有的还站到了旁边的树上。无怪方才她跟武松拉拉扯扯,也没什么人注意。

    呼的一声风响,有人直接一个前空翻,稳稳落在场子上,朝四面八方一拱手。

    欢呼声四下而起,简直比方才武松上场时还热闹个一两分。

    潘小园手搭凉棚,眯起眼,辨别了好一阵,才认清一个事实,顿时瞠目结舌。

    台上的是个姐们!

    还是个有点粗壮的姐们。只见她水桶身材,三维似乎相等,方面大耳,铜铃般桃核眼里全是质朴,一张嘴,声音比武松的粗三分。

    “各位兄弟们好!”

    和她一比,孙二娘简直成了含羞带怯的小家碧玉。底下人大笑着回应:“顾大嫂好啊!”“大嫂连日少见,别来无恙!”

    梁山上女人稀缺,久旷的汉子们看谁都像貂蝉;像顾大嫂这样能打的女人更是屈指可数,她又是第一位正式获得编制的梁山女将,当初刚上山时,对于众多雄性而言,简直像是红拂女复生,穆桂英再世。

    但是没人敢打她的主意。不光是因为她老公孙新——这人本事一般,在山寨里说不上话——而是因为,她太彪悍了,彪悍得令一众男人自愧不如。

    屠宰坊和赌场里练出来的功夫,绝对算不上什么名门正派,顾大嫂的成名绝技便是各种下三路阴招——也许是因为身为女性,无法感同身受,因此下手格外稳准狠。

    早期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企图占她便宜,结果全都被殴打得蜷成一团,至今没一人娶过媳妇。顾大嫂的江湖地位就此奠定,人送绰号“母大虫”。武松上山后,更是有段子传出来,说这只大虫,连他也不敢惹。

    但这次,顾大嫂上台打擂,不是为了揍人,而是为了评理。

    那个不知天高地厚跟她吵架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男人孙新。此人面无表情地立在一旁,大约已经放弃了一切解释和抵抗的机会。

    远远的只听顾大嫂说了一句什么,围观人群几乎要爆炸了,七嘴八舌地喊着:“恭喜啊!”“恭喜大嫂子!”“恭喜孙大哥!”起哄声口哨声几乎要把断金亭都掀翻了。

    潘小园头一次见识了妇道人家在梁山还能如此一呼百应,简直像做梦一样,在后面离得太远听不清,不由得往前凑几步,也忘了手里还拉着武松袖子。武松只好让她拽着走。

    只听顾大嫂又哈哈大笑一阵,说道:“多谢大伙儿啦。可是!”浓眉一竖,朝对面那个俊俏英武的自家郎君瞪了一眼,“俺说最好是个闺女,将来跟老娘一样学一身本事。俺当家的偏生说得是个小子,什么继承他孙家的香火,闺女不算数!今儿个俺就要大伙来评评理,到底是闺女强,还是小子强!姓孙的,你动手吧!”

    顾大嫂一席话出,满座哗然,整个场子内外静了片刻,连鸟儿都忘记唱歌了。孙二娘浑身一个激灵。

    潘小园跟武松对望一眼,互相心意相通,都感到世界观被刷新了。武松也只知道顾大嫂今日要来打擂,却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石破天惊的理由。

    没人知道该不该应和。过了好半天,前排一个汉子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弟妹啊,这个……你既然有孕在身了,这个,打架的事儿,是不是缓一缓比较好……”

    是孙新的哥哥孙立,同样英武俊俏,甚至比他弟弟还少些沧桑感。孙立这辈子顺风顺水,先是做军官,再来做强盗,前前后后少不得威风。唯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没有死命拦住弟弟娶这位悍妻。

    顾大嫂怪眼一瞪,孙立当时就没话了。

    “不成!今儿必须说明白!当家的,你也不许上来就认输,假装让着俺,咱们就一拳一脚的讲个清楚!你是被挑的,怎么个比法,随你选!”

    台上的孙新依旧不发话,一副任人宰割的小媳妇神情。

    突然人群里有胆大的,又劝一句:“顾大嫂啊,你肚子里那位,是闺女是小子还不知道,万一你赢了,生出来个小子,你怎么办?”

    众人哈哈大笑。顾大嫂横眉立目,喝道:“你管不着!”

    闲人们笑得更厉害了。武松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一回头,旁边潘小园倒没跟着笑,而是盯着顾大嫂的粗壮倩影,若有所思。

    武松边笑边道:“喂,我只是让你来看戏,可不是让你去学她啊。”

    见她还是认认真真地盯着台上若有所思,他又有点心虚。这人不安分,什么都做得出来,不会日后真的去效仿顾大嫂吧?

    又低声提醒一句:“姓顾的未必是好人,她手底下的无辜人命,少说也有二三十。”知道姓潘的有些莫名其妙的正义感,可千万别由此被带歪了。

    潘小园从神游中醒过来,见武松一脸担忧的神色,讪讪朝他一笑:“那怎么会呢?那个,要不咱回去吧,婆娘打汉子有什么好看的。回去你若有空,跟你商量个事儿。”

    武松难得见她这种如春风般温暖的态度,一愣神的工夫,已经让她拉着袖子拉出人群,几乎是小跑着回去了。

    身后的校场内正上演着百年不遇的婆娘打汉子,人人兴高采烈,伸长了脖子围观,一点也没注意到武松的退场。

    只有一双眼睛,雷达似的发现了这一幕。平日里英雄豪杰的武松武二郎,眼下跟一个漂亮娘们说说笑笑拉拉扯扯,还让她牵着鼻子走!

    潘小园突然觉得有股异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忍不住一激灵,再一回头,只见人群里,铁塔般的不高兴大哥眯着一双眼,有意无意地看着自己,鼻孔出气,似乎是“哼!”了一声。

    难道这人是专门盯她的么!倒像是个爱管闲事的年级主任!

    她这才想起来手里头攥着东西,连忙把武松放开,用眼神示意他跟上,然后快步沿路走下去。

    *

    潘小园回到下处耳房,门留着打开,门帘穗子上笨手笨脚地系了个歪歪扭扭的结——她也学会了,不能跟他孤男寡女锁门闭户,但这事儿起码不能让别人撞见。

    武松完全成了丈二鲁智深摸不着头脑,随手把那个结整理得标准了,问她:“你究竟……”

    潘小园心里头又是兴奋,又有点不安,总归是不太自信,见武松的床铺还凌乱着,顺手给他抹抹平,枕头放回原处,整理出一片十分干净整洁的区域,自己往中间一站,轻轻朝他一福。眼一眨,肩一落,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乖巧”两个字。

    她态度一温柔,武松也一下子局促了,后退了两步,转头看看两侧,“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心里已经想象出十种八种可能性。也许是让他帮忙打架出头,这他倒不怕;就怕异想天开,让他教什么武功拳脚,那可得想个好点的拒绝姿势……

    潘小园朝他一笑:“武二哥,奴家想……管你借点钱。”

    武松莫名其妙松了口气,爽快点点头,也没问借多少,也没问借了干什么。

    潘小园抬起头看他,又十分有节操地补充道:“按月付大加一利息,最多三个月还。”见他目瞪口呆,又赶紧说:“一成五也是可以的……”

    武松一脸茫然地摇头,表示不懂。

    潘小园又好气又好笑,恨不得想学孙二娘,手指头往他脑门子上戳一下子。但马上想起来以自己的武功修为,想碰他哪哪儿,多半会自己伤着。

    耐心跟他解释:“就是说,三个月后,我多还你三成,不占你便宜。”

    武松这下子明白了,笑道:“你二哥这阵子穷,没攒下什么钱。都在床底下箱子里,你要用就拿去。我也没什么花钱处。”

    武松这倒是实话。自从到了梁山,不过是应宋江的请求,帮着练练兵,守守关,和别人切磋武艺,对劫富济贫的“正业”不太热衷。身边的钱也没见多。如果梁山上人人按劳提成,那他充其量是个吃低保的。

    而且听他口气,不仅用不着利息,还都不用还了?

    潘小园蹲下去,从床底下把他那个箱子拉出来。又大又沉拉不动。武松接过把手,帮她给拉出来了。

    箱子一打开她就笑了。金玉在外败絮其中,外强中干骗谁呢?他所有值钱的家当堆起来,也不过是占了箱子一个小角落。主要是别人送的各式各样的礼,能推掉的都让他推掉了,推不掉的也就随意堆在那里;钱有个几十来贯,都串得七扭八歪,看样子他自己也没数过。

    她心里鄙视了一番,依旧是乖巧一笑:“哪能白要你的,到时一准还。你若不要,就换成好酒打来给你。”

    武松笑道:“这也行。你可别都给我亏光了。”

    潘小园漫不经心地回他:“你以为我要去拿它做生意?”

    武松果然吃了一惊,脱口问:“那你还要做去什么!”

    他想着,拳头不够钱来凑,这女人好强,看了几场比武,免不得心潮澎湃壮志凌云。眼下突然想起来用钱,十有*大约是又想重操旧业,做个什么小本生意,用钱把腰杆子堆得挺起来——正是她过去在阳谷县时的套路。虽然他并不看好,但这钱他留着确实也没用,与其发霉,不如让她拿出去晾晾。

    潘小园也不着急解释。跟他相处了这么久,难得智商上碾压他一次,好好欣赏了一回他那懵里懵懂的眼神儿,忽然扑哧乐起来,怎么也忍不住。

    他居然觉得在梁山上还能做生意!梁山人众实行“共财”,吃的是大锅饭,若要开小灶、买些稀罕物件,也都能向山寨报销,哪用得着花钱?她要是推个车儿,满山的去吆喝馒头烧鸡银丝卷儿,那只能算是行为艺术。

    武松拉不下脸来求她解释,见她一副神秘兮兮藏着掖着的样儿,居然也觉得颇为有趣,也被逗得笑起来。

    俩人对着一箱子散钱相视而笑,任谁见了,都会觉得真没出息。

    潘小园忽然道:“这借钱只是第一件事,还想管你要一样东西……”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