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 25|生辰纲

25|生辰纲

作者:南方赤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穿成潘金莲怎么破。最新章节!

    翌日。西门庆半睁着眼醒来,问:“几时了?”

    小厮书童儿连忙答应:“卯时刚过。”

    那睡意立刻知趣地跑了。让书童服侍着穿了衣裳,又叫玳安来。

    玳安和主子连心,一上来就说:“爹,来啦!两个都来啦!”

    西门庆接过茶水漱了口,吐在盂儿里,才慢慢漾出一点笑容,没言语。

    什么人说什么样儿的话。有些话不方便说得太直白,平白拉低自己的格调。这时候就需要有一个凑趣的狗腿子,在那情绪起伏的节骨眼儿上,来一句:“爹,笑什么呢?”

    没等他回答,玳安便恍然大悟的一拍手,笑道:“起初小的还担心,那小娘子乔模乔样儿的,不知肯不肯出这趟门呢。现在看来果然是穷人有穷人的难处,只千八百钱儿,这身段儿就放得干脆利落,小的也佩服。”

    西门庆听得心里头舒坦,口头却依然冷笑:“钱就那么管用?前些日子给她送的那些药,加起来可也得有六七百文了吧?连个响儿都没有。你还不是比我还心疼?”

    衣服已经穿好了。书童服侍着给套上一双官靴,一面柔柔和和的插嘴:“那不一样。药膏儿又不好卖了换钱。许是她面皮薄,难为情在德信堂住个脚。可白瞎了你老人家派过去的那个老韩伙计啦!”

    西门庆又冷笑:“我派老韩过去,是生意上的考量,又不是为了她。”

    说话间,厨房里已经送来早饭:荷花饼,银丝鲊汤,外加一碟橄榄枣子。慢慢吃完了,玳安才上去问:“那炊饼两口子,已经等了多时啦。”

    “让他们等。”西门庆说完这句,又马上改口:“让小娘子等在后宅。派人去招待一下武大,好赖是头一次合作,以后来找他的时候多着呢。”

    玳安听出了话里有话,扑哧一笑,应道:“武家娘子虽然妙人儿,只可惜寒门小户,没见过什么世面。让她多瞧瞧爹的宅子,想来也瞧不腻的。”

    西门庆放下碗,站起身,理了理腰间鸾带,大步出门,撂下一句话:“你才没见过世面!这一会儿松一会儿紧的勾人馋虫,丽春院里的小娘们也不见得有她这本事!”

    他知道玳安肯定在背后缩脖子吐舌头,又是一笑,摸摸鼻子,出了小院。早有打帘子的丫环齐刷刷请安。一步迈出去,外面的喧闹声就像风一般直灌进耳朵来,把清静推回墙那边。

    外院张灯结彩,没叶子的树梢上全挂满了红纸红灯笼。三五个小厮卖力地打扫,一队弹唱丫头嬉笑着转过角门。来保儿笑容满满地跑近,递上一大叠字拜帖,喜气洋洋地说:“老爷,外面的轿子马匹已经把大街堵上啦,全都是来贺喜的!老爷今儿个可有的忙啦!”

    西门庆笑着踢了他一脚:“你又是怎么了,笑得没鼻子没眼的,今天看不把你累成扁担!”

    来保儿笑嘻嘻地一躬身,“老爷的福分就是孩儿的福分,孩儿的最近正觉得四体不勤,巴不得趁今儿减两斤肉。”

    西门庆绕过来保儿,来到正厅外面的院子门口。帘子一掀,几十个丫头小厮婆子长工齐齐放下手中活计,你推我挤的请安:“恭喜老爷,贺喜老爷!”

    那声音好像轰的一声炮仗,叽叽叽惊起了好几只偷点心渣子的麻雀。

    西门庆满意地点点头,心里想着,声音够大了吧。墙那边那个冷冷清清等着送吃食的小娘子,应该能听见。

    *

    潘小园一个人杵在后宅子门口,眼看着西门大官人的府第布置得灯火乱舞花红柳绿,恍惚中觉得自己姓刘不姓潘。

    她倒也不急躁,一双眼睛把上下左右都看了个新鲜。一个婆子走出来,把她打量了又打量,仿佛把她从头到脚都用尺子量了一遍,才笑着和她打招呼:“哟,武大娘子,站累了不?”

    礼貌性寒暄,连给她搬个凳子的意思都没有。潘小园也就礼貌性回话,心里琢磨着西门庆把自己晾在这里的意思。

    既然决定过来,那就见招拆招好了。

    前一天晚上,得知郓哥擅自做主给她接了这趟单子,第一反应是把这泼猴片成烤鸭蘸酱吃了;可就在失态之前的一刹那,看到了武大一双又惊又吓的小眼睛,又忽然悬崖勒马的冷静下来。

    第一,西门庆家有钱有势,不能得罪。定金都收了,不能跟他们出尔反尔。

    第二,自己迫切需要钱。三个月赚不够三十贯,只能回家生儿子。

    第三,自己是熟知剧本的穿越者,这件事绝不能露出任何马脚。

    第四,自己曾经和西门庆见过面说过话,还被他送过东西,这事也最好别让人知道。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潘金莲已经不是以前的潘金莲,不会被那家伙花言巧语骗到手。

    想通这五点,虽然说不上大彻大悟,至少心里踏实了许多。当下把定金分出一半来,谢了郓哥的中介服务。然后便跟武大一起做准备。

    不跟西门大官人谈恋爱,赚他的钱总可以吧?

    况且,看今天这宅子内外车水马龙的光景,也实在不像能生出事端的。无数男女下人拿着拜帖礼物穿梭来去,好像一群勤劳的蚂蚁。

    等到太阳升高了些,外院内院就相继开起了席,吹拉弹唱之声此起彼伏。总算有个烧火丫头把潘小园叫进了内宅厨房,却马上被另外一个丫头打断了,让她把东西直接送到备菜的小屋去。到了地方,又有人接手吩咐她安放了一笼笼银丝卷儿,已经凉了些,便起了灶,略熥一熥,盛在细瓷盘子里,盖上盖子,一个个送出去。直到外面吃的差不多了,厨房里几个人才捧着几个小碗小碟自己吃了,还招呼她:“武家娘子,你也留下来吃饭吧。”

    潘小园一个上午被遛得脚不点地,见人家请吃饭,脸上还没表态,肚子已经叽里咕噜的赞成起来。扫了一眼厨房里的盆盆罐罐,土包子似的问人家:“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做的?”

    负责接待她的那个小丫环眼角含春,柳眉带笑,天生一副喜庆样儿,不紧不慢地报菜名:“这个啊,是昨天三娘房里剩下的韭菜猪肉饼儿,那是桂花蒸萝卜,厨房做多了,席子上摆不下,就都拿来了,娘子随便吃;还有大娘赏下来的金华酒,倒是没动过的;那边罐子里是刚做得的炮炒腰子,娘子不嫌是下水时,就趁热吃。”

    和这一桌子珍馐比起来,每天两顿的猪油炊饼直接卑微成了尘埃。潘小园再次得到了“可以吃”的许可后,甩开腮帮子,开始狼吞虎咽。

    忽然房门打开,紧接着一屋子丫头婆子齐刷刷放下碗筷,站起来行礼:“老爷万福!”

    潘小园只觉得一束光打进来,自己面前的饭碗都被照亮了。抬头一看,吃了一惊。西门庆竟是一身官服打扮,腰间那鲜亮的玉佩简直辣她的眼睛。他居高临下地扫视了一番,忽然看到了潘小园。眼睛一眯,露出真切的惊讶。

    “这不是武家娘子?”忽然面色一沉,盯着管厨房的妇人,声音如霜,:“你们让她在这儿吃饭?”不等那妇人辩解,哐啷啷把桌子上几个盘子扫下去,肉饼汤水洒了一地,“让她吃这种饭?”

    那妇人惊讶甚于惧怕,慢慢福了一福:“老爷不是在赴宴,怎么,怎么来厨房了……”

    “全府上下都是我的,哪里我来不得?我要是不来,怎知你们把客人当奴婢对待?”西门庆越说越怒,把那妇人仰面推一跤,大步跨过来。

    潘小园慌忙把最后一筷子小葱塞嘴里,一面扶住那妇人,一面说:“没关系,没关系,这饭怎么不好了,你瞧这七荤八素的一大桌子,我就当在大官人这儿提前过年了——嗳,别……”

    话音未落,不知西门庆使了什么眼色,一屋子年轻年老的妇人都满面羞惭地跪了下来。

    潘小园心里一跳,不知不觉住口。眼看着自己还鹤立鸡群,心中生出一个念头:这架势,怎么跟皇上进了储秀宫似的!

    门外一阵脚步声,小厮玳安一边跑一边喘:“哎唷我说爹,你老人家躲酒躲到这儿来做什么!”熟练地给西门庆除下外面官袍,又探头往里面张望一眼,看到潘小园,堆下笑来:“娘子怎么也在这儿呢?不是说去账房支钱吗?”

    潘小园心里说:我又不知道账房在哪儿,倒是来个人给我带路啊。

    西门庆笑道:“外面席间有不少和娘子一般的生意人,还请娘子不要嫌弃,移步吃一杯水酒,恕小人招待不周之罪。”

    潘小园哪肯在这是非之地多耽,脱口问:“那我……”

    本来想问武大在哪儿,可怎么也没法昧着良心称他“我丈夫”“我当家的”,最后模棱两可地问:“大郎呢?我们要尽早回家……”

    玳安笑道:“武大也在外面喝酒呢,娘子还不一块儿?”

    潘小园哦了一声,心里想的是:武大也会喝酒?

    但既然人家都说到这份上了,夺门而逃也不太现实,只好磨磨蹭蹭的起身往外走。跟西门庆擦身挨过的时候,闻到他袖口熏着淡淡的清香味儿。

    在身后,听到他对厨房众人狠狠甩下一句话:“今天这事,罚你们一个月月钱,要不然就去老顺那里领鞭子!”

    厨房众嘤嘤嘤的开始道歉哭泣。

    西门庆转向潘小园,微微一笑:“小人也不过是出来躲杯酒,娘子若不嫌弃,就一道回席吧。”向后面瞟一眼,又鄙夷道:“不用管这些愚妇。”

    潘小园则偷偷撇了撇嘴。对自己如春风般温暖,对其他人如秋风般无情,是不是他觉得这样很潇洒霸道?

    看着“愚妇”们哭天抹泪的可怜样儿,心里头还是不安,脱口道:“她们又不是有意慢待奴家,大官人何必为难她们?”

    西门庆眉梢一挑,笑意更深:“既然娘子宽容大度,看在娘子面子上,小人的家法,也只好轻慢一日了。”扭头厉声道:“还不快谢谢武家娘子!”

    潘小园听着耳中一连串的感激涕零,心里忽然扫过一串念头:怎么不知不觉又欠了他一个人情!

    心里一虚,看到眼前那副“请”的手势,也只好从善如流地跟着出了去。

    西门庆宛如没事人一般,自觉跟她并肩而行,斜睨着她袖口,笑道:“娘子的手,可大好了?”

    还记着这事儿呢!潘小园不想接话,但又觉得要是真不搭理他,自家收到的药瓶子迟早能集齐七个召唤神龙了。转念一想,西门庆又不似武大那么一根筋,要是他真的只会送药送温暖,反倒好对付了。

    出了厨房外面的小院子,便拐上一道走廊,行上几步,就变成了雕梁画栋。隔着高墙,只闻丝竹乱耳,觥筹交错。一群精壮后生正把一坛坛酒往里面运。

    西门庆侧过头,闲闲道:“怎么,这排场吓到你了?”

    忽然不称“娘子”改称“你”,换了任何一个其他“娘子”,约莫都要脸红心跳一阵子。可潘小园居然没觉得怎么不妥,只是觉得他衣服上熏的香实在美妙,回头悄悄问出名字,自己也弄一份来。

    这么想着,鼻子不自觉地皱了一皱,阳光打亮的半边脸蛋上,泛起微微的涟漪。

    西门庆忽然笑了,领口里抽出一条蓝丝绳,末端串着一块拇指长的香饼,小孔边缘镶着金。

    “古龙涎,是前朝留下的异国香料,去年在大内禁库里发现的。有那么几块流出宫外,让东京城的达官显贵竞相收藏。这一小块,是东京一个朋友今日赠的贺礼。你猜猜值多少钱?”

    西门庆嗓音不错,娓娓道来的口气充满了专业性。潘小园没想到一缕香都这么大来头。待要再看清楚时,他却轻描淡写地把那香饼收回领子里去了。

    她愣了一会儿,识趣地问了一句:“不知大官人今日何事可贺?”

    西门庆笑而不语。此时走廊转弯,后面玳安跟上来,笑嘻嘻答道:“娘子还不知道吗?我家大官人如今吃皇粮啦!嘿嘿,金吾卫衣左所副千户兼山东等处提刑所理刑,这可是——”几个字咬得格外重,“东京蔡太师赏下来的官职,全阳谷县都没有第二个!娘子没看到,外面的人都提着礼物,排队巴结咱们家呢!……”

    西门庆笑着朝玳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低调,转头笑道:“不过是些虚名儿,以后生意上行走的时候方便些。”

    潘小园大吃一惊。西门庆这个土豪富商,居然摇身一变,当官了?他若是身为官商,以后谁还敢找他麻烦?《水浒》中哪里有这样的情节?等等……

    小心翼翼地问一句:“那个,东京蔡太师,是不是那位书法特别有造诣的……”

    蔡京,当朝第一大奸臣?

    书法家皇帝手底下养着四大奸臣,是为高俅、童贯、杨戬、蔡京。其中蔡京也写得一手好字,为“苏黄米蔡”宋朝四绝之一,眼下如日中天,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西门庆惊讶道:“娘子果然聪慧过人,诸子百家皆通!”压低声音,又道:“我偶得机缘,有幸拜在他老人家门下,蒙他提拔……”

    潘小园扑哧一声乐了出来,恍然大悟道:“拜了他做干爹?”

    西门庆脸瞬间黑了,半天才道:“你……你如何知道……。

    潘小园嘴角也抽了一抽,使劲忍住笑。心说不好意思,金`瓶梅我也上下读过好几遍,大官人携重礼拜干爹的的形象已经永远活在我的心中了。

    但这话肯定不能说。于是顺口胡编道:“奴在深闺都听说了,大官人不知道?蔡太师干儿子遍天下,只要礼物够重,都能在他老人家脚底下磕头。要是送双倍礼,还赠送个垫膝盖的小垫子呢。”

    西门庆嘴角一抽,心里一咯噔,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坑了。难道在市井小民眼里,蔡京的干儿子已经这么不值钱了?

    好在玳安及时来解围,赔笑着道:“娘子这说的是什么话,蔡太师是当今圣上第一信任之人,这世上恁多欺世盗名之徒,拿他老人家的名号招摇撞骗,也不奇怪。”

    墙那边的酒席里立刻应景地响起一阵哄笑:“……哈哈哈,咱们西门大官人这次加官进爵,诸位可得赶紧去铺子里买点上好胶水,粘在手掌上,这根大腿才抱得牢,千万别掉下来啊,哈哈哈哈!”

    听声音,是西门庆的好友兼小弟应伯爵“应花子”,声音透墙而过,有些模糊不清。西门庆笑而不语,让玳安引着潘小园上了一道台阶,说后面就是女宾所在。二层的走廊装饰着琳琅满目的瓷器玉器,透过一扇圆窗,大厅中的一桌桌酒席尽收眼底。有的桌子已经喝得七倒八歪,有的在兴致勃勃的听戏,还有些面子大的客人来得迟,让小厮引着刚刚落座,互相寒暄客套,一片嘈杂。

    玳安笑道:“爹,他们都等你回去巴结你呢。”

    西门庆也笑:“回去做什么!躲杯酒还不成么!”

    而应伯爵那一桌还在畅想着如何在西门庆这棵大树下乘凉,一时间谀辞如潮,知道西门庆虽然不在,但这些话迟早会传到他耳朵里,各人更是卖力奉承。

    “知道西门大官人本事多大?东京蔡太师的门,多少人连看一眼都是上辈子积德,可是人家一看咱们的名帖,竟然直接问:是不是阳谷县那位?”

    “这就叫声名远播,啧啧!对了你们听说没有,那蔡太师府上简直是宝殿仙宫,仙鹤孔雀遍地走,琼花、昙花、佛桑花四时开放,那府上的美女,更是……”

    一堆人欠身,“更是怎么着?难道你见过?”

    那吹牛的自然没见过,硬着头皮继续吹:“美女……个个都是……那——么高,头发那——么长,腰那——么细……”

    潘小园听得津津有味。忽然觉得头顶一热,只听西门庆低声说道:“蔡太师府上的美女,大部分都不如娘子颜色。”

    这话高明。如果他说“全都不如娘子”,未免阿谀之意太过明显。说“大部分”,倒显得他一个个用心比对过了。

    潘小园脸一热,还没想好怎么回,人家正主已经似乎把这句话忘了,继续优哉游哉地观赏大厅里众生百态。

    吹牛的那一桌引来了更多的吹牛大王。有几个从东京来的客人接上了话头,把前几个人说不下去的故事继续发扬光大:“……这你们就不知道了。本来蔡太师生辰上,是不见外客的……”

    卖了个关子。立刻一群人敬酒:“那怎么偏偏见了西门大官人?我们读书少,你可别骗兄弟们。”

    东京客人捻着胡子笑道:“也是缘法凑巧,大家都知道吧,每年蔡太师生辰,大名府梁中书都会打点十万贯金珠宝贝的生辰纲,运到东京作为贺礼……”

    席间一阵惊叹:“十万贯!”

    便有人向那不知道的解释:“梁中书是蔡太师的女婿,升官发财全都仰仗这位老丈人,自然要变着花样讨好。十万贯在他手里,也就是一把芝麻!”

    讲故事的人语气夸张,抓起手边刚啃完的棒骨当牙板,啪的一声,溅起一桌肉渣,继续道:“……可是走到济州府地界的时候,那十万贯钱财,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失踪了!据那一队押送的军曹说,不知是什么新颖的蒙汗药,只知道有人在他们肩膀上一拍,那人啊,就意识全无,一举一动都任人摆布。等醒过来,发现自个儿躺在荒山野岭上,身边屁都没有,一干二净!”

    听众们“哇”的一声惊呼,不由自主露出敬畏的神情。有人还问:“真的?”

    讲故事的一脸不屑:“大名府地界上都传开啦!官府到处贴告示,叫百姓们加强防备,以免把一辈子的积蓄拱手送到贼人手上!不信你们去问啊!”

    大家自然不可能跑到大名府去求证,于是只得都信了,有的还说得赶紧跟家里人通知一下,严防被陌生人拍到。

    可偏有个不凑趣的,嘿嘿冷笑两声,说:“什么狗屁蒙汗药,还不是梁中书为了不显得自己太无能,才搬出来的说辞?我倒是听说,生辰纲是让一群江湖好汉劫走的。人家如今在山东梁山泊落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地方官正眼不敢看他们!”

    那讲拍肩膀的冷不丁被糊了一脸真相,颇有些扫兴,喝口酒,说:“当然是众说纷纭,既然捉不到贼首,各路牛鬼蛇神自然争着朝自己身上揽,往自家脸上贴金呗。我还说是我干的呢!”

    众人衡量了片刻,还是觉得拍肩膀的版本更可信,一面嗟叹着防人之心不可无,一面催:“后来呢,后来呢?”

    那讲故事的笑道:“后来自然是蔡太师大失所望,正在发脾气,外面突然宣布西门大官人的贺礼到了,打开来看,虽然不如梁中书丢的那些贵重,但匠心独运,又有诸般珍奇土产,每一样都有一个好听的名目,都是他们达官贵人没见过的。蔡太师当场转怒为喜,就此召见了大官人。”顿了顿,又补充道:“大官人也给梁中书省了一场骂,这下梁中书也承了大官人的情,今天大官人加官,大名府那边还派了个人来送礼呢。”

    听众们一声恍然大悟的唏嘘,接着七嘴八舌地夸赞西门大官人如何洪福齐天,赶上了这个机会。

    西门庆在楼上,微笑着听着众人给自己一顶一顶戴高帽,最后摇摇头,用一种深藏功与名的口气,对潘小园说:“娘子别信他们的。哪有这么神。”

    潘小园听直了耳朵,试探着问:“那劫掠生辰纲的强盗,查出来是谁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