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三十二章 梦境与孩子气

第三十二章 梦境与孩子气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疫大医最新章节!

    迷迷糊糊中,袁志感觉自己好像是离开了武汉,回到了成都,并且正跟三五个好友一块儿吃着火锅聊着天,气氛热烈,京墨也在身边,笑靥如花,一切都仿佛是以前过年时的模样。

    这家火锅店里的生意非常好,座无虚席,人们围坐在一个个火锅的周围,或是高声谈笑,或是觥筹交错,火锅中冒出的腾腾热气在灯光的映照下,荡漾出了一圈圈奇妙的光晕,呈现出了一派热闹到了极点的景象。

    袁志抬起头看了眼四周,感觉这副热闹的景象是那么的美妙,可同时,又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他放下筷子,站起身,透过火锅店的落地玻璃窗,朝着外面的街道张望。

    街道上面同样是一派热闹的景象:

    每一个路灯上面,都悬挂着红色的国旗和灯笼。风一吹,旗帜和灯笼便随之飘动,非常的漂亮并有动感,烘托出了节日的气氛。

    在行道树上,挂满了各种颜色的霓虹彩灯,在夜色下,这些树木灯光绚丽,绽放出五颜六色的光彩,将行道树装点的如梦似幻,颇有一种华灯夜放花千树的奇妙感。

    街道上面更是人声鼎沸、人头攒动。

    一支支龙灯队伍、舞狮队伍以及四川独有的幺妹灯队伍,在霓虹闪耀的大街上面走过,引起阵阵掌声和叫好。随着热闹的锣鼓声响起,只见游行队伍中龙腾狮跃、歌舞飞扬,将新年春节的热闹气氛烘托到了极致,也让围观人群的叫好声飙上了一个新台阶。

    不少人都掏出了手机,记录下这热闹且美妙的一刻。还有许多父母,高高的举起了自家孩子,好让他们能够将这热闹的一幕,看的更加清楚。

    如此热闹、喧嚣的新春景象,让袁志看的醉了,看的痴了。他呆的站着,一动不动,心里面既高兴,却又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同桌吃火锅的朋友,忽然仰起头,问他:“袁志,你在看什么?”

    这个朋友的声音,显得有些飘忽失真,让人听的不是那么清楚。但是袁志并不觉得奇怪,只是感叹着,讲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在看热闹。这才是春节应有的热闹啊……”

    坐在袁志身旁的京墨,也在这个时候开了口,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是呀,这才是春节该有的热闹,而不是空空荡荡的街道,寂静凄冷的冬雨,以及……来势汹汹的病魔。”

    “嗯?”

    袁志闻言一愣,心中似乎回想起了一些什么,眼前还闪过了几个在武汉看到的画面,但偏偏脑子在这个时候转动的有些慢,还没等他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看到周围的环境,忽然是起了变化:窗外街道上面的热闹景象,仿佛是被人摁下了‘暂停键’一样,忽然便顿住不动了。火锅店里面的情况也是同样如此,那些喝酒的人、聊天的人、以及吃肉吃菜的人,全都‘定’住了,不动也不说话。

    原本热闹喧嚣的气氛,瞬间就变的鸦雀无声。

    这种极致的反差变化,来的十分突然,让一向胆大的袁志心中,也不由的感觉到了一丝丝恐惧,下意识的脱口说道:“这……这是怎么了?”

    袁志的话就像是口令,让周围的画面,再一次出现了变化——无论是火锅店里,还是外面街道上的人,全都在瞬间消失不见。

    原本人头攒动的城市,顿时变的空空荡荡。

    没有了龙灯狮灯,没有了游客人潮,只剩下一片凄风冷雨。

    热闹和喧嚣也不复存在,只剩下了寂静。

    如同死一般的寂静。

    同时也只剩下了袁志一个人……

    不对,还有一个人。

    是京墨。

    但是这个时候的京墨,也出现了变化,不再是之前的模样——她的身上没有穿便服,而是换上了隔离服,戴着口罩和护目镜,把自己武装成了一个‘战士’,目光坚毅,一副要上战场的模样。

    京墨深深的看了袁志一眼,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袁志却是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牵挂、不舍,以及……义无反顾。袁志想要说话,可他还没有开口,京墨就这么转过身,朝着前方翻涌的、看不清楚的黑暗,大步走去,没有丝毫的犹豫与迟疑。

    袁志张大了嘴巴,想要喊住京墨,却惊讶的发现,他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了,明明是张大了嘴巴,却怎么也讲不出话、叫不出声。他想要追上京墨,又发现根本迈不开腿,跨不出步……

    就在他着急的时候,一张张面孔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里面有熟悉的人,也有陌生的人。

    在这些面孔中,有曾经大学宿舍里的老大郭明,原本身体强壮的他,此刻却躺在病床上,虚弱且痛苦;也有抢救失败去世的病人,她在临终前,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对生存和亲人的眷恋与不舍;还有那些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正在遭受病痛折磨的患者;以及那些围在医院门诊大楼里,焦急等待着核酸检查的人……

    看到这些不停闪过的画面,袁志越发着急。他拼命的想要夺回身体的操控权,可是不管他怎么尝试、怎么努力,全都没有用。

    “难道我是在做梦?”

    焦急中,袁志脑海里面忽然闪过一道灵光。他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尽快苏醒,但这同样是一点儿用都没有。他的身体与他的意识,就好像是被剥离开了一样,无论他想做什么,身体都不会照办。

    这种感觉,像极了梦魔鬼压床,医学上的学名叫睡眠障碍。

    虽然袁志意识到了这个情况,也想让自己静下来不再着急,可梦境中的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意识,都不是那么好控制的。就在他万分着急的时候,一道铃声忽然传进到了他的耳朵里,声音由低到高,将他眼前的这些混乱景象瞬间打破,也让他从梦境中苏醒。

    袁志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成都,也不是在什么火锅店里,而是躺在武汉酒店的床上。

    天色漆黑,唯有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散发出了一片光芒。

    “果然是在做梦吗……”

    袁志懵了一下,打开了房间里面的灯,坐起来缓了缓,等到意识恢复清醒后,方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抬手摸了把额头,居然出了一层蒙蒙细汗,身上也粘粘糊糊。不知道是空调开的太大,热出来的汗,还是被梦里面那一幕幕古怪的情景,给吓出来的。

    袁志关上了手机的闹钟,抬手揉了揉有些发胀、有些跳痛的太阳穴,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这一晚上,睡的好像都不怎么安稳,在床上翻来覆去、断断续续做了很多梦。不过大部分梦境里的内容,他都记不清楚了,唯有最后这个梦,让他记忆深刻。

    热闹与寂静的对比,真的是让人心悸。

    虽然平时老在吐槽过节的时候人多车多,堵车吵闹。但是当一座城市在春节这个一年里最盛大的节日停摆,彻底的寂静下来后,方才知道,平日里嫌弃的那些东西,竟是那么的叫人怀念,那么的具有活力……

    “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袁志在嘀咕了一声,起床去到洗漱间冲了个澡,洗去身上汗渍的同时,也让精神进一步清醒。随后他换了身衣服,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是清晨的五点过一刻。再看消息,发现了京墨的回信,赶紧点了进去,然后就看到了京墨给出的保证,以及她在通勤巴士上面拍摄的那段比心视频。

    “这倒是个好办法,还是她会打主意。”

    袁志忍不住笑了起来,重放了好几遍京墨拍的视频,露出了幸福的傻笑,似乎怎么也看不腻。

    不过,在傻笑的同时,袁志也感觉很心疼。

    因为视频里的京墨,虽然戴着口罩,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脸,但是袁志依旧能够看到京墨脸上,被护目镜勒出来的那一道道红印。

    虽然京墨做了掩饰,却瞒不过他的眼睛。

    “真是个傻丫头啊……”

    袁志轻轻的叹了一声,但是并没有对京墨说这个事,而是配合京墨的掩饰,装作没有看见。在调整好了状态,他也录了一段比心的视频发给京墨。

    因为是在房间里面,他不用戴口罩,只是平时做手术无比灵活、无比精准的手,却在比心的时候,显得有些笨拙,一个简单的手势,让他比了好几次,只因为想要做的更好,让两根手指比出来的心,更加完美。

    在袁志录制的视频中,除了一些能够腻死人的思念话语外,他又一次叮嘱京墨要注意身体,千万不要逞能,更不要一工作起来就不要命……

    这些话,袁志说的自己都觉得唠叨,但是又不能不说,因为他很了解京墨的性格,如果没有人时刻这样提醒她,她是真的会不顾身体。

    在把唠叨的话讲完了后,袁志冲着手机屏幕,认真的比出了小手指:“答应我,一定不能逞强,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来,跟我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结束了视频的录制,袁志回放看了一遍,感觉拍的还行,自己的表现也算不错,就是最后那个‘拉钩上吊’有点傻,有点孩子气。

    “不管了,就这么发给京墨吧。”袁志挣扎了一下,决定还是不再重拍,有的时候,孩子气一点儿,反而能让京墨听话配合。

    跟昨天晚上一样,这段视频发送过去后,久久没见回复,估计京墨此刻正在睡觉。袁志没有继续发信息过去骚扰她,想让她好好的睡上一觉,别想自己这样,睡的不安稳,醒了后一个劲的打哈欠。

    除开京墨,袁志还收到了其他人发来的信息,当即点开,一一查看。

    在这些信息里,袁志看到了以前宿舍老大郭明发来的信息,不由的坐直了身体,想起梦境中看到的郭明,忍不住嘀咕道:“不知道老大的情况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