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三十章 良师益友

第三十章 良师益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疫大医最新章节!

    晚上十点,医院隔离区病房内,京墨所在小组的护士站里,一位年长的护士长,正在念着轮班休息人员的名字。

    那位看上了京墨,想要着重培养她的护士长邱霞,早已经被换下去休息了,此刻在这里负责的,是这位姓廖的护士长。

    念完名单后,廖护士长叫住了京墨,问她道:“你是跟陈莉换了班的,对吧?”

    京墨点点头,回答道:“是的,我看陈莉的身体状态有点差,怕她坚持不住,就跟她换了班,让她早点儿下去休息,调整好状态。”

    廖护士长半是关心叮嘱,半是教导的训话:“按照排班,陈莉应该是在这个点下班休息的。既然你跟她换了班,那你就赶紧下班,回去好好休息。别再硬撑,又跑去跟其他人换班,后面的战斗还长,你可不能在头两天里,就把自己给累垮了,知道吗?”

    和邱霞一样,这位廖护士长同样很喜欢京墨,毕竟这种工作能力强、心又细的护士,放在哪儿都是一把好手。廖护士长觉得,京墨在以后的工作中,能够发挥到更大的作用,所以不希望她在这两天里,就把自己的身体给搞透支了。

    廖护士长准备了很多话在等着京墨,一旦京墨表示还要‘坚守’,她就拿这些话来劝说,甚至是训导京墨。然而,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京墨并没有再将自己要留下之类的话,反倒是点了点头,答应道:“我知道了护士长,交完班、看过病人后,我就下班回去休息,谢谢你的关心。”

    廖护士长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京墨居然答应的这么干脆,让她准备的那些劝说的话,一句都没能派上用场。不过这是好事,廖护士长当然不会生气,还满意的点头,笑着说:“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后面的日子还长,你们要尽快的适应还要随时保持好的状态,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行了,我也不多说了,免得你觉得我唠叨,早点回去休息吧!”

    京墨应了一声好,便跟交接班的护士,交代了病人们的情况,又讲了些夜间需要注意的护理事项,尤其是对徐阿姨的护理,更是作了着重说明。在交待完了这些情况后,她轻手轻脚的去到病房,挨个查看了病人的情况。

    这个时间点,已经有不少病人都已经睡着。京墨尽量小声,免得打扰到他们,在查看病人情况的同时,又给一些病人轻轻的拉上被子,让他们能够睡的舒服点。

    在查完房、看完了病人后,京墨回到护士站,给这里的战友们小声道别、加油鼓劲,然后才和等着她的刘护士,一起去了设置在缓冲区内的更衣室。

    “怎么样,第一天就工作这么久,累坏了吧?”去到更衣室的路上,刘护士看了京墨一眼,关心的询问道。

    虽然隔着口罩和护目镜,让刘护士看不清楚京墨此刻的神情模样,但是她从京墨的肢体动作能够猜得出来,京墨肯定是累得够呛。

    在刘护士面前,京墨没有逞能,隔着口罩重重的呼着气,用有些疲惫的语气讲道:“确实很累,不过还能撑得住。其实累都还好,就是肚子饿的有点难受,还有口干得很……”

    刘护士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说道:“口干肚饿都是正常的,毕竟一口气在隔离区里待了这么多个小时,不仅要照顾病人,还不能吃喝东西,换谁来了,都不会好受。但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跟人换班,一口气撑到这么久。”

    “你不也是一样吗?”京墨看了刘护士一眼,笑着说。

    刘护士和她一样,本来早就应该下班了的,却是跟一个身上来了亲戚、状态有些不好的同事换了班,好让对方能够早点儿回去休息。换班的那个同事还不愿意,想要继续坚持,被刘护士一顿劝说后,才勉强同意。

    “我不一样,这些天下来,我都习惯了。”刘护士笑了笑,随后呼出一口气,幽幽地说:“最苦最累的那几天,我们都熬过来了。现在这个情况,已经算好的了。”随后她又振奋了精神,带着希望的说:“现在党和政府都很重视,八方来援,相信情况一定会越来越好!”

    “一定会的!”京墨点头道,语气很郑重,像是在赞同刘护士的话,又像是讲着对未来的期许。

    进到更衣室,京墨和刘护士还有另外几位下班的女护士、女医生,一起按照严格的流程,完成严格的消毒流程后终于脱去了隔离服。

    在脱下隔离服的刹那,和袁志一样,京墨同样感觉到了一阵轻松与舒适。紧接着,她也看到了自己脸上,因为佩戴护目镜,被勒出来的那一道血印。

    血印清晰可见,有些吓人,京墨之前就感觉不舒服,有了猜测,所以对此并不觉得惊讶。她扭头,看了眼刘护士以及另外几个同行,见她们脸上都有血印,尤其是武汉本地医院的同行,脸上要么出现了红肿的情况,要么就是血印已经干结,显然是都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

    见京墨看向自己的脸,刘护士哪儿有不明白的,笑着说:“我带得有药,待会儿给你抹点,可以消肿、散瘀血。免得像我们这样,在血印刚刚出现的时候,没有重视也没有处理,结果拖延下来,就变严重了。现在这样子,都算好的了。最严重的时候,脸肿的哟,跟猪头有得一拼。”

    这些都是前辈的经验之谈,也是前辈的好意,京墨当然不会拒绝,点头道:“好的,谢谢刘姐了。”

    紧接着,他们按照规定,继续进行消毒、冲洗。将全套完整的流程,一丝不苟的做完后,才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刘护士在这个时候,拿出她揣在衣兜里面的药,给京墨脸上的血印抹了一点。涂上药膏后,京墨感觉脸上清清凉凉,确实舒服了不少。

    京墨悄悄的瞥了一眼药膏的名字,心想一直用刘姐的也怪不好意思,打算自己换班休息时,也去买几支备着,想来袁志应该也需要吧。

    刘护士看出了她的打算,笑着把药膏往她面前一伸:“你要是不嫌弃,就先拿这支凑合着用吧。”

    “这怎么能行。”京墨急忙推辞:“我不能拿你的,你也需要用的。”

    “没事,我那儿还有,你就拿着吧。”刘护士直接把药膏塞到了京墨的手里,笑着开了个玩笑:“咱们后面可不一定能同时下班,你就是再想要蹭我的药膏,也不一定能够蹭得到了。”

    “那好吧,我就收下了。”见刘护士这么说,京墨不再推辞,道谢后收下了这支药膏。

    京墨刚把药膏揣进兜里,刘护士又跟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条巧克力递给她,说道:“等下出了医院后再吃,先垫垫肚子,补充点能量,免得出现低血糖症。”

    “刘姐,你这兜里怎么放了这么多东西?”京墨好奇地说,感觉刘护士的口袋,就像是哆啦A梦的次元袋一样,什么宝贝都有。

    刘护士笑了笑说:“等你在这里多干几天,你也会跟我一样,兜里随时准备有很多需要的东西。”

    京墨也笑了,同时又有些担心:“可是你把巧克力给了我,你怎么办?”

    “我还有。”刘护士又摸出了一条巧克力,冲她摇了摇。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朝着住院部外面走去,虽然她们是今天才刚认识的,但已经成为了好朋友。这不仅是因为两人脾气对味,更因为她们是在同一条战线上奋战的战友。

    对于京墨来说,刘护士既是益友,更是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