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二十九章 ‘吓人’的惊喜

第二十九章 ‘吓人’的惊喜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疫大医最新章节!

    “希望这个群,能够帮助到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帮助他们尽快痊愈出院……”袁志在心里面轻叹了一声,瞥了眼旁边还在跟男朋友腻歪的雍琴,他颇有些羡慕,在心里面暗叹:“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再见京墨一面?虽然在同一支医疗救援队里,虽然住在同一家酒店,工作在同一所医院,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见上一面,却跟买彩票一样得碰运气……还没有雍琴跟她男朋友来的方便。”

    想了想,袁志给京墨发了条信息,简单讲了下自己今天的经历,然后叮嘱京墨要注意身体。他很清楚京墨的性格,没有直接劝说,而是写道:“与新型冠状病毒的战斗,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的,你要注意休息、劳逸结合。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在这场战斗中发挥作用!我想,你也不希望自己刚上战场没几天,就累倒下吧?”

    除了劝说京墨要注意休息外,他还鼓励了京墨几句。今天在一线,他看到那些病人的情况,心里面很不是滋味。连他都这样了,京墨的心情可想而知。所以在这个时候,京墨同样需要心理上的安慰和鼓励,否则袁志真怕她会撑不下去。

    发完信息,袁志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再度扭头看向了车窗外。

    夜幕下的城市,虽然灯火通明,可街道上面却是冷冷清清,见不到几个人,偶尔一辆汽车驶出,带起的声音都有回响,与平时车水马龙,堵车堵到心发慌的场面截然不同,完全就像是两个世界一样!

    这可是过年啊!

    这可是大年初二啊!

    虽然每年过年的时候,大伙儿都说没有年味。但是今年这个新年,才是真正的没有年味……往常过年时该有的该有的热闹、该有的喜庆、该有的气氛,全都没有了!

    人,总是在失去以后,才会发现曾经的幸福是多么值得珍惜。

    经过半个多钟头的行驶后,通勤巴士驶入了医疗救援队入驻的酒店。

    让袁志、雍琴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酒店里的工作人员居然在等着他们,见通勤巴士开了过来,便齐齐走出酒店,站在门口,等到他们下车,便异口同声的说道:“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

    这个预料之外的一幕,让从通勤巴士上面下来的医护人员有些措手不及,但在反应过来后,又都觉得很感动。

    医护人员也是人,既然是人,谁会不想自己的努力、自己的辛苦,能够获得肯定呢?哪怕只是一句“谢谢”、一句“你们辛苦了”,都能让他们感觉自己的努力和辛苦没有白费,一身的疲倦顿时减轻了不少。

    对面小区楼上,有人看到了这一幕,也纷纷在阳台上面朝着他们喊谢谢,让袁志和雍琴他们转身挥手,以示回应,心中甭提是有多感动了。

    对面小区里,还有人在喊了谢谢后,又大声说:“请你们放心,我们都是戴着口罩喊的!”顿时引来一阵笑声。

    袁志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知道对方的意思是在说,他们把昨天晚上的叮嘱记得很清楚,并没有忘记。

    “干得漂亮!”袁志高举起大拇指说,又引来了对面小区的一阵笑声。

    酒店经理迎了上来,热情的招呼道:“你们在医院里面救治病人,累了一天,肯定都饿坏了吧?我们没什么能够帮得上忙的,只能在后勤上面给你们做好保障,饭菜都是热的,你们快去吃点儿吧。”

    “谢谢,谢谢你们!”回到酒店的医护人员,纷纷向酒店里的工作人员道谢,然而酒店工作人员却连连摆手,都说:“该说谢谢的人是我们!”

    去到吃饭的地方,打了饭菜后,按照规定,医疗救援队的医护人员并没有坐到一起,而是相互间隔开了一定距离,然后才摘下口罩,开始吃饭。

    酒店大厨准备的菜肴很丰富,荤素搭配,并且充分考虑到了这支医疗救援队来自四川,准备了好几个经典川菜,像什么麻婆豆腐、回锅肉、夫妻肺片等等,让人一看就有食欲。除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外,还准备了不少餐后水果,足见酒店方面的用心。

    正如酒店经理所说,他们没有办法在具体的医疗工作上面帮到医疗救援队的众人,只能是在后勤保障上面尽可能地做好,让医疗救援队的医生和护士,能够吃得饱、吃得好、睡得舒服。他们以自己领域的专业,保证这群白衣卫士更好的投入到救治病人的战斗中去!

    酒店的大厨听说医疗救援队的人已经回来了,戴着口罩跑了出来。不太会讲话的他,只是一个劲的冲众人说:“多吃点,都多吃点。不够我们再做,你们一定要吃好、吃饱!”

    回答他的,是众人的一声声“谢谢”。

    袁志打了一盘饭菜,找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下,摘了口罩开吃。

    菜肴的味道很不错,但不知道是因为饿的太久,导致饿过气了,还是怎么回事。袁志明明肚子里面空空荡荡,可就是没有胃口。

    他抬头看了眼周围,发现有几个同事跟他的情况类似,胃口都不怎么样,但更多的人,却是吃的很香。尤其是坐在前方一张桌上的雍琴,吃的那叫一个快和多,跟狼吞虎咽差不了多少。

    雍琴本来是一边吃着饭,一边刷手机,但在察觉到了有人看她后,便抬起头张望,结果发现看她的人是袁志,不禁有些纳闷,说道:“你看我做什么?我饿了一天,吃相急点儿怎么了?倒是你,怎么不动筷子,难道还不饿?就算再不饿,也得吃点,不然等明天去了医院,你身体能够扛得住才怪!”

    雍琴这话说的在理,袁志点了点头,埋头继续吃饭。虽然没什么食欲,但他还是强迫自己吃了一大碗饭,既是在补充今天的消耗,也是在为明天、为以后的工作做准备。

    吃完饭,袁志将餐盘放到指定区域,然后找到了酒店的前台小姐姐,询问道:“你好,请问一下,酒店附近有还开着的打印店吗?”

    前台小姐姐起身回答道:“打印店好像没有开了,不过我们这里就有打印机。”

    “太好了。”袁志说:“我能借用一下,打印点东西吗?”

    前台小姐姐早就接到了通知,要为医疗救援队的众人做好保障工作,所以她答应的很爽快:“当然可以,你要打印的文件带来了吗?”

    袁志摇头道:“还没有,我想着先来问问。等下我回到房间,弄好了就拿过来。”

    “好的,你随时来都行,我们这里一直有人。”前台小姐姐说。

    袁志在道谢后,准备返回自己的房间。

    雍琴刚巧走了出来,听见了袁志和前台小姐姐后面的对话,不禁有些好奇,急忙问袁志:“你要打印什么东西?”

    袁志笑笑,告诉了她缘由:“我们组负责的病区里,有个小学生,说住院无聊,我就想着给他打印点东西带过去,丰富他的住院生活,让他有事可做。”

    雍琴自以为是猜出了袁志的想法,问道:“丰富住院生活?你是想要给他打印故事书吗?”

    然而袁志却摇了摇头,笑着说:“比故事书有意思多了。”

    “那是什么?”雍琴越发好奇。

    袁志没有卖关子,笑着道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三年级的作业和试卷。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意思?”

    “这……”雍琴哑口无言,陷入了沉默。因为戴着口罩,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不过从她的反应,倒是不难猜出,她现在的表情,肯定是既惊讶又迷茫。

    沉默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的雍琴,才叹息道:“你是魔鬼吧?打印作业和试卷送人?太狠了!”

    袁志却不这么认为,他说:“狠吗?我本来还想要给他再打印一张纸,写上‘距离高考还有XX天’之类的话,后来想了一下还是算了,别把孩子逼太狠。”

    你是想说,你现在这么做,已经手下留情了?雍琴在心里面吐槽了一句。

    紧接着,她又生出了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念,有些期待地说:“不知道你们病区里的那个小孩,看到了你给他准备的作业和试卷后,会是个什么表情?”

    “这还用问吗?肯定很开心、很激动。我今天走的时候就给他说了,要送给他一个惊喜。”袁志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认真。

    雍琴看的懵了:“你确定送给他的是惊喜,不是惊吓?”

    袁志呵呵一笑,没作回答。

    片刻后,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在网上找了一些三年级的作业和试卷,下载到了U盘里,然后拿去酒店前台,请漂亮的前台小姐姐帮忙,将它们打印出来。

    前台小姐姐对袁志打印小学作业和试卷,感觉既纳闷又好奇,忍不住询问原因。而在听了袁志的解释后,她们的反应与雍琴很像——先是呆了一下,随后便发出了欢快的哄笑,还有人在感叹:“袁医生,你准备的这份惊喜,实在是太吓人了!”

    袁志呵呵一笑,心说这算什么?除了今天打印的作业和试卷,他还在网上,下单买了好几本练习题和试卷,等这些送到,相信梁小佟收到的“惊喜”会更大。

    袁志在酒店前台等了一会儿,打印好了他从网上找的作业和试卷后,向热心且漂亮的前台小姐姐道谢,拿着刚刚打印出来还有点热的作业和试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把作业和试卷放好,袁志去冲了个澡,然后扑在了床上。这一刻的他,身体明明很累,精神也很疲倦,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

    袁志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一直不停地闪现各种画面:

    有的时候,浮现在他脑海里面的,是今天在医院里面看到的那些病人。

    尤其是抢救失败的那个病人,在临死前流露出来的对这个世界与亲人的不舍以及求活的目光,就像是利刃一般,在剜着袁志的心,让他很是难受。

    有的时候,出现在袁志脑海里的画面,又变成了武汉当地的同行。

    他们的言行,在感动了袁志的同时,也触动了他,让他意识到了医生和护士,不仅仅是一个职业、一份工作,更是一份责任!

    这些话,他以前没有少听人讲,但总感觉是“假、大、空”。直到今天,在看到了武汉的这些同行后,他方才知道,这些话并不是什么“假、大、空”。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宁可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这些话。

    武汉的同行,用他们的一言一行,诠释了“白衣天使”与“最美逆行者”的称呼。与他们相比,袁志感觉很愧疚。

    “京墨上次的话没有讲错,我这个医生,当的确实不怎么称职……”

    迷迷糊糊中,袁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嘀咕着说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