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二十六章 逐渐转变的袁医生

第二十六章 逐渐转变的袁医生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疫大医最新章节!

    “胡强、袁志、刘小霞……”

    晚上七点过,隔离区的医生办公室里,冯光明点了几个医生的名字。

    听到自己名字的医生,纷纷抬起头,看向了冯光明,目光中透着惊讶。

    “来新病人了?”

    “别是又有病人的情况变严重了吧?”

    就在他们起身,准备要去接诊新的病人、抢救病重病人的时候,却听见冯光明说:“你们几个把病人的情况交接一下,可以下班了。回到酒店后好好休息,今天辛苦了。”

    胡强和刘小霞等被点到名的医生,先是一愣,随后便七嘴八舌的向冯光明请愿:

    “冯组长,我还能再坚持,您先让其他人下去休息吧。”

    “我也还不累,把休息的机会让给需要的同志吧……”

    袁志没有跟着请愿,他在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后,便给过来接班的医生,详细交代起了他负责的几个病人的详细情况。

    接他班的医生,姓申,叫申静,是本地医院的医生。今天上午医疗救援队的人来了后,她被换下去休息,这会儿重新回到岗位,看样子是要熬个夜班了。

    今天连续两场高强度的抢救,以及其它的救治工作,让袁志累得够呛,再加上从早上八点进入隔离区到现在,十来个钟头里,他一滴水没喝、一粒米没进,肚子里面早已经是空空荡荡,饥渴难耐,也该被换下去吃喝点东西,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毕竟与新型冠状病毒的战斗,将会是一场持久战,不必着急这一时半会儿,调整好状态,保持好身体,才能更好的战斗!

    当然,这并不是说其他几位请愿要留下继续战斗的医生就错了。在这个时候,无论是选择留下来继续战斗还是回去休息,都是没有错的,目的也都一致:为了让病人尽早康复,为了能够战胜新型冠状病毒!

    冯光明很清楚这一点,面对胡强、刘小霞等人的请愿,他并没有答应,摇摇头道:“你们有这样的想法是好的,但今天才是第一天,后面的日子还长,留着劲慢慢使吧,别一上来就把自己给累趴下了,否则到时候我们是照顾你们呢,还是照顾病人?都不要再说了,服从安排!”

    “这……好吧,我们服从安排。”听了冯光明的话,胡强和刘小霞等医生知道请愿没有用,也觉得冯光明讲的有道理,便不再多言,纷纷在点头后,与接班的医生交接起了工作。

    冯光明扫了眼袁志,见他交代工作很仔细,并不觉得奇怪。

    在以前的医院和科室,袁志下班之前,同样会认真交代各种情况,他只是在下班后不喜欢被工作、被病人占用到自己的休息时间。但是在上班的时候,该他做的工作,他全都处理的妥妥当当,让人很难挑出毛病。若非如此,科室主任肖先林也不会对他睁只眼闭只眼,早收拾他了。

    不过让冯光明没有想到的是,袁志在交接完了工作后,并没有像以前在医院科室里那样,直接下班走人。而是在犹豫了一下后,做出决定,对接班的医生申静说:“我们一起去查个房,看看病人现在的情况。”

    “咦?”听到这话的冯光明有些诧异。

    因为从交接完工作的那一刻起,袁志就算是下班了。放在以前,他绝对不会拿下班时间去查房,甚至病人在他下班后咨询个问题,他都不愿搭理。

    再回想今天袁志积极参与病情分析、诊治方案讨论等等事情,冯光明虽然没有说什么,却忍不住在心里面想:“都说战场磨砺人,看袁志的这番变化,还真是如此……如果老袁和主任在这里,看到了袁志的变化,肯定都会非常的欣慰和高兴吧?”

    袁志并不知道冯光明在心中想的这些事,他带着申静,挨个查房看了病人的情况。虽然此刻时间尚早,可是有些病人已经睡着,他们遇到这样的病人,便轻手轻脚不言语,观察完情况就走。而对于没有睡觉的病人,则是详细询问了感觉、状态等等,并给与了安慰和鼓励。

    这里的病人,对于这样的一幕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以前的医生和护士,同样都是这么做的,一天里要来看他们很多次。但是这样的一幕,如果让袁志以前的病人瞧见,非给惊掉下巴不可——这还是那个只要到了下班时间,便‘高攀不起’的袁医生吗?他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改变了自己的一贯作风,而且还改变的这么大?

    一个名叫梁小佟的小男孩,在袁志和申静问完了他的情况后,开口问道:“袁叔叔、申姐姐,我的这个病,能够治好吗?”

    梁小佟今年才九岁,一个人住在医院里面,他的父母因为暂时没有查出患有新型冠状病毒,都在家中隔离,没有办法过来照顾他,只能通过手机每天跟他视频。

    梁小佟刚来的时候,很紧张也很害怕,毕竟他还是一个小孩,突然要独自住院,而且还是因为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心里面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不过,在医生和护士的悉心照顾下,在同病房病人们的热心帮助下,梁小佟很快便适应了医院里的生活,不再紧张害怕,恢复了小孩子天真开朗的性格,让医生和护士,还有这里的病友们都很喜欢他……嗯,主要是喜欢逗逗他,捉弄他。

    袁志和申静本来都要走了,听见这话停下脚步。

    申静先开口,声音很温柔:“小佟你放心吧,你一定能够康复出院的。你要对自己、对我们有信心。”

    袁志在看了梁小佟一眼后,说道:“申医生说的没错,你的病一定会被我们治好的,不用担心。但你要少玩手机,不然等你治好了新型冠状肺炎,眼睛又近视了。”顿了顿,他又语气严肃的纠正道:“另外,别叫我叔叔。”

    “那叫你什么?总不能叫你爷爷吧?你看着好像没那么老啊……”梁小佟说道,袁志感觉自己仿佛听见了刀插进心脏里的声音,还是一刀接着一刀的那种。没等他开口反驳,梁小佟紧接着又用有些委屈的语气说:“不玩手机的话,我无聊啊,总不能一直睡吧?”

    袁志心头一动,有了个主意,先纠正道:“你叫申医生都是姐姐,为什么要叫我叔叔?以后叫我哥哥就行,我也很年轻的。”

    听见这话,申静有些想笑,强忍着憋住了,梁小佟却是眨巴着眼睛,昂着头,仔细的盯着袁志,似乎想要透过护目镜和口罩,看清楚袁志的模样,以判断他到底是哥哥呢,还是叔叔。

    你还怀疑我的年龄?袁志没好气的瞪了梁小佟一眼,紧接着说:“你要是无聊的话,我明天给你带点好东西来,让你过的充实点儿。”

    “好东西?”梁小佟顿时来了兴趣,称呼也跟着变了,一脸期盼的问:“袁哥哥,你要给我带什么好东西?”

    “不用着急,等到明天你就知道了,保证你会很满意、很开心的。”袁志卖了个关子,随后好似不经意的问了句:“诶对了,你现在读几年级了?”

    “三年级啊,怎么了?”梁小佟道。

    “不怎么,随便问问。行了,别玩手机,早点休息。”袁志叮嘱了一声,带着申静走了,继续去查看其他病人的情况。

    等到查完房,回到医生办公室,袁志对申静说:“这几个病人的情况,你都清楚了吧?”

    申静点点头道:“放心吧,我都清楚了,你快回酒店去休息吧。”

    袁志应了一声好,但没有走,看着申静,表情郑重且严肃的说:“我把人交给你的时候,他们的病情都还算稳定。希望明天我回来时,他们的病情依旧稳定,没有恶化。”

    申静微微一愣,随后迎着他的目光,像是在回答,又像是在承诺:“放心吧,等你回来时,他们的病情不仅稳定,还能比现在更好!”

    “好,我期待着。”袁志轻轻的笑了笑,然后伸出手:“加油。”

    申静伸出手,跟他拍了一下,点点头道:“一起加油!”

    扫了眼医生办公室里面的其他人,袁志没有再说什么,一路来到了医院里面设置的缓冲区更衣室,在这里按照规定操作流程,脱去穿了一整天的隔离服。

    在成功脱下隔离服的那一刻,袁志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他的身体已经习惯了隔离服里面闷热的环境,忽然脱去,立刻便感觉到了一股凉意袭来,好在很快便适应了这个情况,非但不觉得冷,还感觉很舒服,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袁志长出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眼穿在隔离服里面的白大褂,它早已经是干了湿、湿了干好几次,变的粘粘糊糊。此刻在白大褂的表面上,甚至还结出了一层白色的结晶粉末,看着就跟盐一样,拿手一摸,悉悉索索的往下掉。

    这些都是汗水干了后,凝固而成的汗盐,幸亏现在是冬季,如果放到闷热的夏天,穿着隔离服出的汗还会更多,甚至因为脱水而虚脱都有可能!

    脱下护目镜,通过更衣室里面的镜子,袁志看到脸上出现了一道清晰的血印。

    这是被护目镜给勒出来的。

    袁志拿手摸了摸,血印火辣辣的,有点疼。之前在护目镜戴着的时候,并没有这些感觉,此刻脱掉才感觉到难受。再看两只手,因为一直闷在无菌手套里面,被汗水泡的皮肤发白,皱皱巴巴,很是难看。

    这才只是第一天啊……那些从疫情一开始,便坚守在第一线上的医生和护士,当他们脱去了隔离服后,又会是个什么模样呢?

    “这些也算是军功章了。”袁志看了看脸上的血印,又看了看发皱发白的双手,苦笑着嘀咕了一句。紧接着他想到了京墨,不知道京墨在脱下了隔离服后,会是个什么情况,会不会也是如此呢?一想到这里,袁志就不禁有些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