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二十四章 诊治讨论

第二十四章 诊治讨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疫大医最新章节!

    被京墨挂念着的袁志,在经过一个上午的忙碌后,正在医生办公室里面,跟同组的医生们开会,讨论着新型冠状肺炎的诊治情况。

    类似的讨论会,在袁志医院的科室里也是经常举办。放在以前,袁志对于这种讨论会是没有什么兴趣的,除非被点名,否则很少发言。但是这一次,他却表现得很积极,极其认真地听取其他医生的建议,尤其是已经有抗疫经验的本地医生的发言,从中总结经验教训,以此配合下一步的工作安排。

    除此之外,袁志还难得地主动发言,说了不少他的想法和提议。

    也就是京墨没有在这里,否则她肯定会对袁志的变化感到惊讶。与袁志来自同一家医院同一个科室的几个医生,此刻便是这种心情。他们对袁志的变化,看在眼里、惊讶在心头,时不时用眼神交流。

    袁志见状并未在意,仍然聚精会神地听着诸位医生的发言。“袁志这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转性了?以前的他,别说是在这种讨论会上主动发言了,就连听别人发言,都是心不在焉的,哪有今天这么认真。”

    “大概是被刺激到了吧?刚一来就遇到抢救,结果还没能把人救回来。他那性格多骄傲啊?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就是当头一棒,把他的骄傲、自满全都给打掉了!”

    “他要是能够收起骄傲和自满,是好事。他的医术水平毋庸置疑,就是脾气太傲,责任心也有点不足。如果能把这几个缺点改掉,说不定真能够发挥出更大、更好的作用来。这无论是对我们,还是对病人,都是好事……”

    对于这些同事的议论,袁志并没有听见。其实就算听见了,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在乎。

    爱怎么说怎么说吧。

    不过这些人的猜测,还真有几个地方是对的。

    他态度上的转变,是因为遭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当头一棒!

    虽然在来之前,他便已经查阅了不少资料,又询问了几个在一线的老师和同学,对新型冠状病毒,算是有一定的了解。可是在来到一线,亲身参与对病人的抢救后,他才意识到,新型冠状病毒这个恶魔,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加狡猾、难以对付!

    这种狡猾,不仅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方式、传播途径,以及发病方式的隐蔽性和迷惑性,更在于它尤其容易被老年人、体弱多病的人、以及儿童和孕产妇感染。

    这几类易感人群,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身体素质较弱。

    所以他们一旦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很容易就会往重症、危重症方向发展,继而引发出呼吸困难、呼吸衰竭以及休克等一系列危及生命的症状。又因为缺乏特效药,所以在治疗上面,也很麻烦和棘手。

    比如袁志他们抢救失败的那位病人,就是年岁高又患有心脏病,结果在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后,几个病情相互影响、相互加重,为治疗造成很大的难度!

    这也是最终抢救失败的原因之一。

    想到这个病人在临时之前,从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那道混杂着不甘、不舍与求活等情绪的目光,袁志的心中就感觉很不是滋味。

    这种感觉,在他刚刚参加工作时曾经有过。后来随着他临床经验增加,治好的病人越来越多,这种感觉便渐渐变淡,几近消失。

    没想到在今天,这种感觉重新出现。

    袁志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看到病人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绝望,更不喜欢看到“病魔”从他的手中夺走生命。所以他才会做出改变,放下骄傲、抛掉自满,认真学习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一切知识,找出对付它的方法!

    其实这个变化,与他骄傲的性格并不相悖。正因为他是一个骄傲的人,所以更不能容忍新冠“病魔”在他面前嚣张,才会更加迫切地想要找出对付这个“病魔”的方法!

    “我来总结一下大家讨论的结果。”

    科室主任王金泉,等到大家讨论得差不多后,拿起手中写满字的本子,讲道:“首先,根据国家卫建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治疗方案》内容,与我们在临床上面观察到的情况,针对重症、危重症的诊疗,我们有了一些方案和方向。”

    因为这里收治的,都是确诊病人,所以大家并没有讨论诊断和鉴别诊断的方法,而是直接讨论的重症、危重症的诊疗方案,好让医生们在临床治疗时,能够更加准确地判断出病人的情况分级,更好地给予药物以及其它方面的治疗。

    “首先是重症的诊断,符合下列任何一条,均可判断为重症:一是呼吸频率≥30 次/分,病人有呼吸困难,口唇出现紫绀等情况;二是病人在吸空气时,指氧饱和度≤93%的;三是病人的动脉血氧分压/吸氧浓度≤300mmHg ;第四条是病人肺部影像学显示多叶病变,或者 48 小时内病灶的进展>50%。”

    念完关于重症的判断和区分,王金泉抬起头来,看向办公室里面认真倾听的医生们,问道:“你们还有什么补充或者建议吗?”

    大部分医生或是摇头,或是说没有。偶尔有几个医生,针对细节上进行部分补充,或是讲几句不同意见。

    袁志在这个时候举起手,说道:“我觉得还应该再加一条。”

    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他,王金泉也寻声望去,在认出袁志后,点点头道:“你说,再加一条什么?”

    袁志道:“我认为,还要合并病人其他的临床症状。比如今天上午,我们抢救的那个病人,她本身就有心脏方面的疾病,又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对于这样的病人,即便没有出现前面四条情况,也应该在收治后归为重症病人,进行重点关注。”

    “嗯。”王金泉点头,袁志的这个提议很是认可,又看向办公室里其他的医生,说道:“我觉得可以加上这一条,你们觉得呢?”

    “同意!”

    “确实应该加上这一条!”

    医生们在略加思索后,纷纷点头。

    冯光明很满意地看袁志一眼,嘴上则说:“今天查房的时候,我对收治的病人做了一些了解。其中患有其它疾病、病情较重的人,都是按照重症患者在治疗和护理,可见在临床上面一直是这样划分的,但把它写进方案要更正式点,也能让医生和护士,更好地下诊断,做治疗和护理。”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再加个第五条——合并需住院治疗的其他临床情况。”

    王金泉飞快地在自己的本子上面,写下了这句话。

    随后他抬起头,继续讲:“以上几点,就是重症病人的判断和区分。接下来关于危重病人的诊断,则是符合以下三种情况之一者:一是出现呼吸衰竭,且需要机械通气的病人;二是出现了休克情况的病人;三是合并其他器官功能衰竭,需要ICU监护治疗的病人。大家对为重症病人的诊断,有什么建议或者补充的吗?”

    王金泉说完这番话,便看向袁志。

    “我没有意见。”袁志在表态的同时,在心里苦笑:刚才大家都讨论了那么多,我能提一个补充意见就不错了,哪儿可能事事都有补充啊。

    其他医生也纷纷表态,同意这个诊断方案,并没有什么意见。

    诊断方案之后,便是治疗方案。

    王金泉讲道:“现阶段,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还没有特效药,所以我们针对一般病人的治疗,主要方案是这么几点:第一点、要卧床休息,加强支持治疗,保证充分热量;同时应注意水、电解质平衡,维持内环境稳定;并密切监测生命体征、指氧饱和度等。”

    众人没有异议,这是最基础的措施,没什么好说的。

    王金泉继续道:“第二点、我们要根据病人的病情,监测他们的血常规、尿常规、C-反应蛋白以及生化指标,包括肝酶、心肌酶、肾功能等等,还有凝血功能。必要的时候,还需进行动脉血气分析,复查胸部影像学!第三点、要根据病人氧饱和度的变化,及时给予有效氧疗措施,包括鼻导管、面罩给氧,必要时经鼻高流量氧疗、无创或有创机械通气等。”

    众人纷纷点头,新型冠状病毒对呼吸系统影响是最大的。所以保证通气情况,便成为治疗的重中之重,同时也是生死之关。

    “因为目前尚无有效的抗病毒药物,国家卫建委给出的抗病毒治疗方案是:可试用α-干扰素雾化吸入,以及口服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你们记住,在使用这些抗病毒药物的时候,要密切记录病人的情况,争取早日找出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有较好疗效的药物!”

    听到王金泉的这番话,办公室里的医生们再度点头。

    其实就算王金泉不说,医生们也会认真记录和观察,他们都想要尽早找出一个能够尽快治好新型冠状肺炎的方案!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要避免盲目或不恰当地使用抗菌药物。尤其是联合使用广谱抗菌药物。要加强细菌学监测,在有继发细菌感染证据时,再及时应用抗菌药物。还有,根据患者呼吸困难程度、胸部影像学进展情况,可以酌情在短期内使用糖皮质激素,建议剂量不超过相当于甲泼尼龙 1~2mg/kg·d的量,时间最多不超过五天!而针对重症、危重症病人的治疗,则需要在对症治疗的基础上,积极防治并发症,治疗基础疾病,预防继发感染,及时进行器官功能支持。同时,还应给与呼吸支持和循环支持,改善通气状况和微循环等情况。”

    王金泉把本子上记录的、众人讨论的内容念完后,扭头看向冯光明。

    冯光明点头,表示没有问题,也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然后王金泉才问办公室里的众人:“大家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还真有。

    几个医生举手,提出一些补充和建议。在这些补充和建议里面,有不少都是内容还不错的,得到王金泉和冯光明等专家的赞许,并补充进诊疗方案里。

    见袁志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吭声,对他产生兴趣的王金泉干脆直接点将:“袁志,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或者有什么新的提议?我看你刚才好像在思考?”

    袁志在沉吟片刻后,还是决定把自己心中所想讲出来:“对于诊疗方案,我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家已经讲的很完善了。我刚才想起了来武汉之前,我爸对我讲的话……我爸也是个医生,参加过抗击非典的战役。他说在非典的时候,中医药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或许我们这次,也可以尝试采用一些中医中药的疗法?”

    “中医中药的疗法?”王金泉沉吟片刻后,扭头问冯光明与另外几位专家:“你们觉得呢?”

    一位专家道:“我觉得可以试试,中医在固本培元、扶正祛邪上面,还是有些不错的效果。”

    “我听说有的医院已经采用中医中药进行治疗,效果不错,可以试试。”

    另外几位专家,也表示赞同一试。对于他们这些奋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来说,不管是中医西医,只要能够治好病人,那就是好医术。而且在非典时期,中医中药确实发挥着不小的作用,既然如此,不如再让它来试一试。

    见大家都没有意见,王金泉点头道:“那行,等下我就向医院汇报,请派中医师参与对病人的会诊和治疗。在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医院的中医师就主动请缨,要上一线。相信他们在这段时间里,也有在研究这个病。”

    紧接着是对接下来工作的安排,几个本地医院奋战通宵的医生,则被换下去休息。

    他们都累得够呛,精神和体能早已被透支,全靠意志力和一口气在硬撑。

    这边王金泉正安排着工作,忽然就得到通报,又有病人的情况变得严重:

    “21床的病人,心率减慢到30次/分,血氧饱和度下降至75%,血压骤降,呼吸衰竭,意识状态下降,需要立刻采取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