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十一章 向左,向右,一起走

第十一章 向左,向右,一起走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疫大医最新章节!

    因为事态紧急,袁志和京墨所在的医院都没有搞什么送行活动。当他们返回医院时,大巴车便已经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里,他们径直过去,把行李搬上了车后,便领到了医疗救援队的制服外套,穿在了外面。

    院长和科室主任、科室护士长等人,早就在大巴车旁边等着,看到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像是在看着宝贝,目光中充满了不舍。

    京墨和几个关系比较好的护士站在一起,等到他们医院参加医疗救援队的所有人都到齐了后,院长简单的讲了几句需要注意的事项,无非就是到了后,一定要听指挥服从安排,以及千万要做好个人防控等等。

    等这些话讲完,院长的语气有些哽咽了:“这次因为情况紧急,不能给你们搞送行活动,等到你们凯旋,我们一定要安排盛大的欢迎活动!欢迎我们的英雄、我们的勇士、我们的宝贝归来!”

    医疗救援队里的众人,在此刻也有些动情,更有人开玩笑的高呼:“院长,你说话可得算话啊!等我们回来,可要好好的欢迎我们!”

    院长听到这话,也笑了起来,回应道:“一定!我话撂在这里了,要是食言,就叫我以后打麻将,把把都是炸胡。吃火锅,永远都点不到鹅肠和毛肚!”

    医疗救援队的人们被逗乐了,纷纷哄笑,七嘴八舌地说:

    “这个誓言,立的有点狠啊!”

    “院长,你要是食言了,打麻将记得叫上我。吃火锅就算了,没有鹅肠和毛肚,就不是完整的火锅。”

    随着众人起哄、欢笑,原本有些沉重的送别气氛,顿时被化解了不少。这也惹得旁边不过路过的病人、病人家属,纷纷投来了诧异的目光,很好奇这群人在做什么。

    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人,是即将出征武汉的医生和护士。因为京墨等人此刻并没有穿着白大褂,都是医疗救援队的暗红色制服。现在,很多人还不认识这种制服。

    院长也在笑,但笑着笑着,他又严肃了起来:“你们这次去武汉,我提一个要求!怎么去的,就给我怎么回来!你们所有人,都是我们医院的宝贝。我希望你们一个不差,全都好好的,胜利归来!”

    “我们一定会胜利归来的!”

    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医疗救援队里的人们,纷纷跟着响应:

    “一定能够战胜疫情!”

    “一定能够胜利!”

    就连性格一向沉稳的京墨,也在这种气氛下,挥舞着拳头,跟着喊了几声。

    “上车,出发!目标——武汉!”

    带队的主任医师大手一挥,率先登上了大巴车。

    “出发!”众人响应,鱼贯上车。

    当医疗救援队里的所有人都上了车,车门缓缓合上,大巴车在院长等人的挥手道别中,以及旁人诧异的目光中,驶出了医院停车场。

    大巴车上,坐在京墨身边的雍琴,在大巴车驶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忽然看到了路边站着朝车挥手的一个人,顿时惊喜交加:“那不是我的男朋友吗?这个大猪蹄子怎么来了?”

    京墨则是在路边,看到了她的父母,也在朝着大巴车挥手。本以为他们在把自己送上车后,就该回家了的,没想到,竟是悄悄到了医院来送行。

    不止是京墨和雍琴,其他的医疗救援队成员,也都在送行的人群里,看到了各自的亲人、爱人与朋友,他们中还有人举了个牌子,上面写着:“平安归来”。

    大巴车里的人们,朝着窗外送行的人,挥手道别。

    车开走了,但大伙儿的心,却是久久不能平静。

    坐在京墨身边的雍琴,在拿着手机跟男朋友发了几条能够甜死人的信息后,忽然抬起头问她:“诶,京墨,怎么没在送行的人里看到袁志?”

    雍琴和京墨在一个科室,关系又好,袁志经常来找京墨,一来二去她也就认识了。在雍琴看来,京墨要去武汉支援,袁志前两天没来医院陪着京墨就算了,今天怎么也该来送送行吧?

    除非……

    “你们吵架了?”

    听到这话,两排后的赵世全立刻坐直了身体,竖起了耳朵。

    京墨则是想起了之前的不欢而散,忍不住想:那算是吵架吗?应该算吧?或者说……比吵架都还要严重?

    她苦涩的笑了一下,却摇了摇头。

    雍琴不知道她内心所想,眉头微蹙:“不是吵架?那袁志怎么没有来送你?平时你有个小伤小病,他都跑的很勤……啊,难道你还没有告诉他你要去支援武汉?”

    京墨点了点头:“嗯,我还没有告诉他。”

    雍琴惊讶地说:“不是吧,这么大的事,你居然没有告诉他?”

    京墨道:“我本来是想说的,但是给他打电话占线,就……就耽误了。”

    雍琴表示不能理解:“占线了你不能再打啊?打不通电话,你就不能发条信息吗?”

    京墨苦笑着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大概是想要亲口告诉他这件事,所以才没有发信息,至于为什么没有再打……”

    她摇了摇头,没有把心中的话讲出口:“大概,是不想跟他再吵架吧。”

    前排,一个四十来岁的护士,听到了她们的话,转过身道:“小墨,你这样是不行的。这么大的事,应该要给小袁讲一下,哪怕他不支持你,甚至是反对你的选择,你也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他。毕竟你们现在还是情侣关系,当然,要是已经分手,那就算了。不然肯定会对你们的感情,造成更大的伤害。”

    一个主任医师也说:“小墨,听你刘姐的没错,赶紧给你男朋友打个电话。他也是医生,相信会理解你的选择,就算之前反对,那也是怕你去了前线有危险。把这些事情说开了,相互理解了,你们的矛盾也就没有了。”

    这些上了岁数的医生和护士,都是过来人,本来就觉得京墨这两天的情绪有些不太一样,再听到她和小护士的谈话,立刻猜出了原因。

    他们都喜欢京墨,这次一块儿上战场,更是把京墨等年轻人,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弟弟妹妹。京墨遇到了烦心事,他们当然是要帮着出主意。

    不过这却是让后排的赵世全,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了。

    而京墨被这么多人关怀,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在感动之余,还有一种‘当众处刑’的羞耻感。

    她生怕众人继续下去,忙打断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谢谢大家,等我到了机场,就给袁志打电话。”

    一个医生道:“为什么要去了机场才打啊?现在就给他打!”

    副主任护师刘芳,瞪了说话的医生一眼:“呸,现在打,让你偷听啊?人家小两口,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当着你们这么多人的面,还怎么好意思讲?”紧接着又叮嘱京墨:“到了机场,可记得一定要打。”

    京墨点了点头。

    另外一边,袁志就没有遇到这些烦恼。

    他上了大巴车后,没有跟别人讲话,别人也因为他板着脸,不敢跟他聊天。

    在大巴车驶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前来送行的父母,挥手作别后,便一直盯着窗外的风景,沉默不语。

    这种古怪的气场,影响到了坐在旁边的人,让其有些难受,只能拿出耳机,听听李伯清的散打评书来缓解尴尬。

    “我应该再给京墨打个电话的。”袁志看着马路上过往的车辆,在心中想着。

    上午的那通电话,打过去占线后,不知道为何,他就没有再打过电话,也没有发信息。

    其实有几次,他都忍不住想要再给京墨打个电话,或者是发条信息,但是手机都拿起来了,却又放下了。

    是想要给京墨一个惊喜?还是在害怕?又或者是因为之前跟京墨吵了一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袁志自己也说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但是这次,必须要给京墨打个电话,说明情况。

    因为等到了武汉,到了战场,恐怕就顾不上这些儿女情长了!

    “等到了机场,我就给京墨打电话!”袁志在心里面,暗暗决定。

    ……

    大巴车抵达机场,停在了国内出发口。

    众人鱼贯下车。

    京墨下了车,拿到了自己的行李箱后,便往旁边走了几步,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给袁志。

    结果这电话,再一次的占了线。

    “又占线?”京墨看了眼时间,不由的皱眉:“这个点他应该在上班的啊,那……我还要再打吗?”

    京墨犹豫了一下,但又想起了在车上时刘芳等人讲的话,便决定再给袁志打一个。

    但是这一回,她电话还未播出,手机屏幕上就显示有电话打来。

    来电的人,正是袁志。

    接通电话。

    “喂。”

    “喂。”

    两人互相‘喂’了一声后,又齐齐无声,默契度在这一刻爆表。

    双方沉默了片刻后,又异口同声:“你……”

    “你先说。”京墨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两天的郁郁心情,得到了一些缓解。

    袁志也笑了,问她:“你刚才在给我打电话是吧?”

    京墨有些惊讶:“嗯,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正好也在给你打。”说到这里,袁志忽然想起了上次的电话,忍不住问:“上午我也给你打了个电话,当时也占线……那个时候,你是不是在给我打电话?”

    京墨愣了一下,然后才说:“是,我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这不是巧了吗?我也有一件事要告诉你……”袁志说到这里,忽然心中一动,急忙抬头寻觅,果然是在道路左边,看到了拖着行李箱,低头打电话的京墨。

    他顿时呆住了。

    京墨还没有发现他,见他忽然不说话了,忙道:“喂喂,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喂喂,是信号不好吗?”

    袁志调整了一下情绪,努力让自己平静,但声音还是发干发颤:“你去武汉的支援申请,通过了?”

    京墨的心不由的一慌,有种犯错被抓了现形的感觉:“你……你怎么知道。”

    “你向右看!”袁志说。

    “什么?”京墨不解的问着,同时转身,看向了右边。

    虽然过道上还有很多人,但她的眼中,只看到了袁志。

    “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也申请了去武汉!我们……一起去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