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九章 以职业为名的荣耀!

第九章 以职业为名的荣耀!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疫大医最新章节!

    “我不同意!凭什么是你去啊,为什么不是别人去?”京妈的语气有些愤怒,为了掩盖她心中的担忧和紧张。

    京墨说:“别人也报名了,最终的名单还没出来,如果我真被选上了,说明我的工作能力很强,得到了肯定,你们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对。”

    京妈愤愤然地说:“高兴?你这让我怎么高兴的起来?别人都是从武汉朝外头跑,你倒是好,非要朝着武汉去。咋个,逞能嗦?你觉得自己脑壳要比别人硬?”

    京爸见气氛充满了火药味,尬笑着想要劝解,把筷子递给老婆,说道:“吃饭,吃饭……”

    “吃锤子吃,没得心情吃!”京妈接过筷子,‘啪’的一下摔在餐桌上,转身就回了卧室,把门‘砰’的一声关上。

    京墨感到有些委屈,原本还想要从父母这里获得支持和鼓励,没想到,得到的却是不理解。她坐在餐桌旁,捂着脸想哭。

    “哭嘛,哭出来舒服点。”京爸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叹了口气道:“你妈她不是不理解你,也不是不支持你,只因为你是她唯一的女儿,唯一的孩子,所以她害怕,怕你有危险,怕你受伤害,尤其是你要去的地方,是疫情那么严重的武汉。而你刚刚也说了,这次的新冠病毒非常可怕。也就是说,现在的武汉,已经变成了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你让她笑着送你上战场,她怎么笑得出来?”

    “爸,你也想要劝我别去吗?”京墨接过纸巾,擦了擦眼角涌出的泪水后,问道。

    京爸笑了笑,点了根烟,边抽边说:“我倒是想要劝你,但也得要你听劝啊。你从小脾气就倔,决定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和你妈就算劝你别去,你也肯定是要去的,对吧?”

    京墨点了点头,想要说点儿什么,却被京爸挥手阻止了:“你别着急说话,先听我把话说完。我知道,在当年的那场地震中,你留下了一个心结。这么些年来,这个心结一直没有解开,而你,也一直活在这个心结里。这次你要去武汉,在我看来,或许就是一个解开心结的机会。说句可能会被人批评的话,我不希望你做什么英雄。因为英雄,往往是要以身涉险,身处险境。我只希望我的女儿,能够好好的,平平安安的。所以,你如果真的被选上,要去武汉,我希望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做英雄,只要平安归来。”

    京墨没有想到,京爸会跟她说这些话,甚至她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跟京爸像这样聊过天了。听完京爸的话,她又末了一把眼泪,说道:“爸,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京爸点了点头道:“行,这话我可记住了,我一定要给我平安回来!另外,我也希望你能把自己的心结解开。背负着太大的期盼和压力,并不是一件好事,你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至于你妈那个人,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清楚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别看刚才跟你吵的凶,那都是关心你,要是不关心你、不担心你,她才懒得跟你吵呢。不过,对你的决定,等她想通了,平复下心情后,也一定会支持的。所以,你可千万别怪她,更别生她的气。”

    京墨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不会的。”

    “那就好,吃饭吧。”京爸道,给京墨夹了一个兔头:“这是你爱吃的,去了武汉,可不见得就能吃到了。”随后又拿来一只大碗,装了些饭菜进去。

    “你这是做什么?”京墨问。

    京爸说:“给你妈送去啊,你当她真就不吃饭了?顺便的,再帮你开导一下她。”京爸挤眉弄眼,比了个口型,仿佛在说:看我的吧。

    京墨忍不住破涕为笑,顿了顿又想哭,最后憋出一句:“谢谢爸。”

    京爸回过头来说道:“跟我说什么谢?要真想谢我的话,等到从武汉回来,就尽快把婚结了。生娃的事,倒是可以稍微缓缓。”

    京墨苦笑道:“爸,你怎么也变的跟我妈一样了?”

    “废话,我跟你妈是两口子,能不一样吗?”京爸回了句后,端着饭菜,进到了卧室里。

    与此同时,在袁志家里,一家人也正在吃饭。

    席间,袁妈说道:“你跟京墨说了吗?让她过年期间,来家里吃饭的事。”

    袁志一边扒拉着碗里的饭,一边回答说:“说了,但今年的情况有点特殊,她不知道哪一天才有空……”

    “为什么啊?又要加班?”袁妈问。

    袁志应了一声:“嗯。”

    “是因为新冠病毒的事?”袁爸放下了手里的筷子,问道。

    “是的。”袁志点了点头,随后又问:“爸,我记得你说过,当年抗击非典,你好像参加过?那个时候的情况,跟现在的新冠比,如何?”

    袁爸也是一个医生,不过没有跟袁志在一家医院。袁志会当医生,也是受了袁爸的影响。袁爸对于这个儿子,既骄傲,又有些无奈。骄傲是袁志的成绩,无论是在学校期间,还是毕业后参加工作,袁志的成绩,都是很棒的。而无奈,则是因为袁志的态度和脾性,就不像是一个真正的医生。他仅仅只是把医生,当成是一份职业,并没有体会到那身白衣承载着的重量与期待。

    听袁志突然问起当年非典的事,袁爸还挺惊讶的。

    这还是袁志第一次,在饭桌上,跟他聊工作上的事。他心里面,生出了几分欣慰,一边回忆着当年抗击非典的经历,一边向袁志讲述。袁志听的很认真,虽然非典和新冠病毒,在很多方面都有区别。但一些经验,还是值得学习与借鉴。

    袁妈则是有些狐疑,等到袁爸一次停顿的间歇,插话问道:“你今天怎么忽然想到跟你爸聊这些了?”

    袁爸闻言一愣,也反应过来这事情,有点儿反应。不由的停下了筷子,看向了袁志。

    袁志埋头吃饭,也不抬头,语气很平淡地说:“哦,我们医院要选派医疗人员组建医疗救援队,驰援武汉,我报名了。”

    “你说什么?你报名了?!”袁爸手一抖,差点儿把筷子惊掉。他此刻的心情很是复杂,既有几分为儿子担心,但同时又觉得自己这个儿子总算是开窍了,知道身为医生,救死扶伤的职责了。

    袁爸张了张嘴,想要说点儿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想要夸奖袁志几句吧,心里面却又有担忧和不舍。想要让他不去吧,但儿子好不容易开窍,好不容易像个真正的医生了,这个时候拖他后腿,实在有些不合适。

    袁爸这边,紧张迟疑,心情左右为难,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袁妈却是将筷子一拍,说道:“儿子,妈支持你!”

    袁志抬起头,有些错愕。原本他在说这个事情之前,以为是他爸会在第一时间表示支持,怎么情况与他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没等袁志开口询问,袁妈就说了:“不过,妈也有个要求……不对,是三个要求。”

    “什么要求?”袁志有些好奇。

    袁妈说道:“既然你报名参加了医疗救援队,那就好好去,好好干,最后再好好的给我回来!”

    袁志沉默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行。”

    “老袁,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也说几句。”袁妈冲袁爸说了几句,然后起身道:“微波炉里还热着汤,应该差不多好了,我去端出来……”她飞快转身,朝厨房走去。因为她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声音已经有些哽咽,怕儿子看到自己眼眶里打转的泪花。

    当妈的,嘴上说着支持,心里面的担忧,却是一点不少。只是不愿意表露出来,让儿子看见,叫儿子担心。

    袁志看到了袁妈眼眶里闪烁着的泪花,犹豫了一下,没有开口点破。他收回目光,看向袁爸,问道:“爸,你的意见呢?”

    老爸没有说话,只是摘下眼镜,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镜片,似乎在组织语言。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我应该感到高兴,也应该支持你,因为你总算是表现的像个真正的医生了。但同时,我的心里面,又有一份害怕,想要劝你别去。因为我也是医生,而且我还经历过当年的非典,我知道这种烈性传染病,是多么的可怕。它就像是一个恶魔,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夺人而噬……”

    袁志很想要问他老爸,你到底是想要我去呢,还是不想我去?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听老爸继续往后面讲。

    袁爸又沉默了片刻,然后声调猛然拔高了几分:“但我们不是普通人,我们是医生,与疾病作斗争,本就是我们的天职!就像军人的天职是保家卫国,警察的天职是除暴安良,消防员的天职是扑灭火情一样。我们医生,就是要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现在武汉那边,新冠疫情那么严重,我们医师和护士不上,谁上?所以,我纵然担心、纵然不安、纵然不舍,却也要对你说一声‘雄起’!”

    袁志忍不住笑了起来,点头应道:“雄起!”

    袁爸扭头,朝着厨房喊道:“老婆子,你快点把汤端出来,然后去把酒给我拿出来,我要跟儿子好生的喝两杯,为他践行!”

    “践行践行,我看明明就是你想喝酒了,拿儿子当挡箭牌。”袁妈端着汤走了出来,眼睛有点微红,不知道是不是在厨房里面偷偷抹过了眼泪,瞪了一眼袁爸后,还是去拿了酒——之所以让她去拿酒,并非使唤,而是袁爸不敢自己去拿。老婆没在家的时候,他可以偷偷拿酒喝两口,老婆在家,那就一切都是老婆说了算……要不然,四川这边的耙耳朵,怎么会全国出名?

    在袁妈去拿酒的时候,袁爸想起了一件事,又对袁志说道:“我有个东西给你,你等一下。”

    袁志闻言一愣,有些好奇的问:“是什么东西?”

    “你等下就知道了。”袁爸一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说。

    片刻后,他走了出来,手中捧着一件虽然有些旧,但却洗的很干净的白大褂,走了出来。

    “当年抗战的时候,川军出川,王建堂的父亲王者诚,赠了他一面死字旗,上面写着: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我没有王公那么伟大,我也不愿你出事,和你妈一样,我也想你平平安安的回来。这件白大褂,是当年我上一线,抗击非典时穿过的。这么多年,我一直留着,算是个纪念。现在,我把这件白大褂送给你。希望它能够像当年保护我一样,保护你。同样也是希望,你到了武汉后,能像我们当年抗击非典一样,全身心投入,打赢这场抗议的战争!”

    袁志接过这件白大褂,看到上面还写着两行字,只不过油墨已经浆洗的很淡了。

    一行字写的是袁爸的名字,另外一行写的则是非典二字。

    袁爸手里还拿着一支笔,拧开笔盖后,在白大褂的另外一侧,写下了袁志的名字,以及新冠二字。

    袁爸把白大褂交给了袁志,接过袁妈拿来的酒和杯子,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袁志,说道:“来,干了这酒。等打败了新冠病毒后,回来我们两爷子,再像今天一样,好好的喝上两杯。”

    “爸……”袁志看了眼白大褂,又看了眼酒杯,苦笑着说:“我只是填了申请表,还没有正式批准下来,你搞的这么正式,万一我没有被选上,岂不是很尴尬?”

    袁爸倒是信心十足,说道:“以你的水平,怎么可能选不上?要是选不上,我去你们医院,找肖先林理论去。”

    都是一个城市的医生,虽然没有在同一家医院,但相互间还是经常会在一些会议、活动上见面。所以袁爸与肖先林认识,一点不奇怪。

    袁志哑然失笑,一手捧着白大褂,一手接过袁爸递来的酒杯,仰头一口喝干。

    接下来,一家人继续吃饭。

    期间,袁妈问了句:“这个事,你给京墨说过了吗?”

    袁志有点尴尬,但还是回答说:“我想等明天,正式消息下来后,再给她说。”

    袁妈点了点头道:“这个事,你一定要给她说一声。至于我们,你不用担心。”

    袁志点头,说了句明白。

    这一晚,袁志和京墨躺在床上,都有些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他们互相不知道,在这样的夜晚,两家人都上演着差不多的剧情,他们都有着差不多的反应,都失着差不多的眠,这其实是他们恋人的默契。

    早上,刚到医院,袁志和京墨就分别接到通知,他们的申请通过,将成为医院第一批派遣的医疗人员,与其他医院的人一起,组建医疗救援队,奔赴武汉。

    “什么时候出发?”

    “也不知道同队的有哪些人?”

    “事情太急了,估计最终大名单都只有在机场见到。大家的默契就在飞机上那点时间来培养吧。”

    拿到了出发时间的人们,都在热烈的讨论着这个事情。

    袁志和京墨两人,在各自的医院,开完会后,回到科室,与同事交接工作,然后回家去准备行李。

    而在交接完了工作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摸出了手机,犹豫了片刻后,最终还是拨打了电话给对方,想要告诉对方这件事。

    他们的心情,有些忐忑,也有些紧张。

    在这一刻他们忘记了他们的争吵,他们只是担心对方会不会支持自己的决定。

    他们只是想要给对方说一句,等我回来。其他的困难,我们一起解决。

    两个人都在给对方打电话,然后这个电话,就毫无意外的占线了……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听到手机里面传出来的电子提示音,袁志和京墨,都在微微皱眉。

    都在猜测老天的意图,是想要自己瞒住对方吧,才会这么的浪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

    再见,我的爱人,我即将奔赴战场,但是没有哪一刻让我感到如此的荣光,以我职业为名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