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七章 四面八方的逆行者

第七章 四面八方的逆行者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疫大医最新章节!

    袁志终于收到了郭明的回信:“没错,我确实是感染了新冠病毒,不过现在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还不错,你也不用为我担心。”

    不仅如此,郭明还发了一张照片给袁志。这是一张自拍照,照片中的郭明,应该是在一个隔离病房里,看样子、看精神状态,确实还不错。

    袁志收到这条信息后,稍稍松了一口气。

    虽然郭明感染上了新冠病毒,但情况尚佳,说明这个病毒的高传播性没和高致命性划上等号,这便算是最好的消息。他飞快的回复道:“你注意多休息。”

    “不想休息也没有办法了啊。”郭明苦笑了一声,语气中充满了无奈:“我还想要跟同事们一起战斗的,你没有在我们这里,没有亲眼看到现场的情况,没有亲眼看到那些病人,你恐怕不会理解我的心情……老二,说真的,我以前只是把医生当成是一个工作,一门手艺,一个谋生的差事。但是这几日,我总算是知道了‘医生’、‘护士’这些称呼里,承载着的职责……我只恨,这场战斗才刚开始,我特么就倒下了,这让我觉得,自己特没用。”

    袁志真的是没有想到,郭明在生病后,居然能够说出这么一番大道理来。

    想想当初大学的时候,郭明说自己考医学院,就是想要学一门永远不过时的技术,只要有了这技术,就等于是端上了一辈子不用怕失业的铁饭碗。

    怎么现在,他却是讲出了这样一番话来?

    他在****爆发的这几日里,到底是看到了些什么?经历了些什么?

    袁志心中虽然好奇,却没有发问。因为他听出来了,郭明此刻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劲,过于激动,这对一个患上了****的病人来说,不是好事。于是他安慰道:“老大,不要给自己找这些没必要的压力。在我们全班同学的眼里,你就是一个英雄。好好养病,真想要跟这新冠病毒战斗,等病好了,再上战场,跟丫死磕。”

    郭明在听了他的这番劝解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说的对,等我养好了病,再来跟这个病毒死磕!老子就不信,还搞不定它了。”顿了顿,又说道:“我要去做检查了,就这样,咱们回聊!”

    袁志应道:“回聊。等你病好了,等到这场疫情结束,我请你喝酒。”

    郭明笑着说:“是喝你和京墨的喜酒吗?如果是,那我肯定要到的,还想要跟老三他们一起,闹你们的洞房呢。”

    袁志觉得尴尬,但是也依然赔着笑:“那你就要赶紧好起来,要不然,我们可不等你。”挂断电话后,袁志收起了笑容,放下手机,用力的搓了搓脸。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一次普通的争吵,为什么京墨就这样倔到了底。以往他们也争吵过,大多是京墨来哄他比较多,这次好像真的有点不一样,京墨对自己的误会有点深。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还是老三。但这回不是电话,而是一条信息:“二哥,我要去武汉了,我们医院抽调医护人员组建医疗救援队,我报名了,我要去武汉那边,跟老大还有齐班长他们一起并肩作战。”

    老三是东北人,毕业后,回到了东北工作。

    看这情况,是东北那边,也要组建医疗救援队赶赴武汉了。

    袁志拿起手机,本来想要给老三打一个电话过去,可在要拨号的时候,又迟疑了,最后回了个信息:“注意安全,等你平安归来。”

    老三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回了一个OK的表情包给袁志。

    刚放下手机,主任肖先林推开门,走进了医生办公室,扫了眼众人,所有人都心领神会,等待已久的事,终于到来。

    “我简单的说几句,我们医院要抽调人员,与同省市其它兄弟单位的医务人员一起,组建四川的医疗救援队,奔赴武汉,支援抗疫。现在武汉那边的情况,不用我多说,你们应该也清楚。这次去,肯定是很危险的。所以,医院本着自愿报名的原则。你们呢,也好好考虑一下去不去。要去的,填了申请表交给我。”

    肖先林话音刚落,科室里面有人立刻举起了手,说:“主任,我去。”

    也有人在皱眉迟疑,毕竟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新冠病毒很是厉害。他们也是有父母,有爱人,有儿女的,要考虑的情况很多,免不了要回去商量一下。

    也有人在交头接耳,相互询问:“你去不去?”“去肯定想去,不知道主任会不会选我。”

    肖先林对那个举手的人说:“自己填报,完了交给我。”又对其他人说:“我建议你们,新婚的,独子的就不要考虑了,大后方依然也是战场,守好大后方,同等重要。医疗救援队后天就要出发,你们只有一天半的报名时间。”

    后天?也就是大年初一?

    医生办公室里的众人,在心中飞快的推算了一下时间。同时,他们的眉头也都皱了起来,还有人在小声嘀咕:“这么着急?武汉那边的情况,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

    这些日子,他们虽然有从新闻和微博乃至同学群里,了解到一些武汉那边的情况,但都是一些零星的、不完整的碎片。武汉那边,具体的情况如何,他们也并不是特别清楚。

    “情况就是这样,我还有个紧急会议要开,先走了……”肖先林说着,就要转身出门。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人举起了手道:“主任我也报名。”

    嗯?!

    听到这个声音,已经要出门的肖先林,下意识的止步回头,看向了说话的人。而医生办公室里面的人,也纷纷抬头、扭头,向这人投去了错愕、惊讶的目光。

    因为说要报名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大伙儿认为最不可能会报名的人——袁志。

    “你……刚才说什么?”肖先林问,似乎有点儿不太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

    袁志无视了众人投向他的惊讶目光,站起身来说:“我报名,申请表在哪儿?”

    “你想清楚了?”肖先林问。

    “想清楚了。”袁志说,找他拿了一张申请表,当场就开始填写。

    填表的时候,他内心的想法有些复杂,去这病毒的中心跟它正面过招是最本质的初衷,追逐这些复杂病毒是医生的天性,可是,这一整天各种电话接下来,他觉得自己的内心有点变化,应该还有一些别的想法在驱使着他,比如想要跟着自己的同学,一块儿并肩作战一场。

    他的大学导师告诉过他,“医生这个职业其实是孤独的,终日和疾病过招,不能用常人的情绪来左右自己。”他牢牢的记得这句话,所以他宁愿活得像个机器,这是他治病时候异常冷静的不二法门。

    见袁志真的填了表,科室里面的人,才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虽然没有当着他说什么,可私底下,都忍不住议论,猜测他为什么会这样做。

    因为这个事情,与他平时的为人处事风格,简直迥异。

    见惯过太多他对待病人的冷漠态度,讲解病情几乎只会一次过,病人稍微多问几句,他就敢转身离开。而且对于加班之类的事,也旗帜鲜明的非常抗拒。至于一到下班的点,就不再搭理病患,更是常规操作。

    这样的人,居然会主动申请要去支援武汉?

    这种感觉,就跟一个土匪突然良心发现要去打小鬼子一样,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果真还是要冒险去镀金了。”这个说法,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

    而对镀金的想法,有的人表示鄙夷,觉得这种时候,首先想到的居然是镀金,是自己的前途……这实在是有些要不得。

    但也有一些人,觉得可以理解,大伙儿都是普通人,会为了自己的前途、发展着想,无可厚非,没有必要上纲上线。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背后的讨论,不仅传到了袁志的耳朵里,还被院长给知道了。

    袁志对于众人的猜测和议论,没作回答,让人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但院长在听闻了这个事情后,却是在第一时间紧急召集呼吸科的开会,表态:“我不管报名要去的这个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不管是想要镀金、升官发财也好,还是一心一意为了救治病人,只要他肯在这个时候,冒着生命危险上战场,那就是值得肯定的行为。尤其是在这种,疫情很严重,对新冠病毒尚且没有特效药甚至有效治疗方式的情况下,任何愿意去武汉的人,不管他是抱着什么想法、什么目的,在我看来,都是英雄。因为我们只是一个个的普通人,有各种想法、各种欲望,很正常。我们并不是圣人,不能也不应该拿圣人的标准,去要求别人!”

    听了院长的话,人们不再非议这个事情,但是每个人心里的疑问更重了,袁志到底是什么来路,这样的小道八卦,都值得院长亲自出来正名。

    袁志长久的沉默着,没人能说服这些只活在自己世界的人,不知道他的京墨是不是也如这些人一样。他无比的怀念那个永远笑脸的京墨,那是他只一眼就深陷的笑脸,她是他的一见钟情,只是袁志慢热的性格,花了太长时间才走到了她的面前。

    他们的感情就真的到此为止了吗?自己即将奔赴前线这么重要的事真的不告诉京墨吗?如果自己遭遇不测,京墨会哭吗?

    “不要哭,我的京墨。”袁志在心里默默的念,“如果我能平安回来,我会向你道歉,我会跟你求婚。”

    袁志从走廊的窗户望向外面的天空,一片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