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六章 惊闻噩耗来

第六章 惊闻噩耗来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疫大医最新章节!

    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教授在接受央视主持人白岩松的采访时,确定了****会人传人,取消了‘有限’两字。

    也是在这一天,国家卫建委对****,采取了甲类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措施。

    三天后,武汉市正式实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甲类传染病疫情封锁’措施,全面进入封锁状态,公交、地铁、飞机等公共交通停止运营。

    武汉被紧急按下了暂停键,这在中国历史上仅仅发生过一次1910年的东北鼠疫。

    网络上面,一片哗然。

    各个省开始争相出台防疫禁令,小区进出被严格管理,到最后彻底的要求待在家里,不外出。各类新闻APP都迅速开通了****的专题报道,新闻实时刷新。

    关于中国是否定性为疫区的讨论也摆上了世卫组织的会议上。

    ****被正式命名“COVID-19”。

    医院的防护级别陡然加强,医生们利用各种间隙时间讨论着****的话题。

    更多的焦点集中在医疗救援队。

    千万级别人口数量的武汉在封城后会彻底拖垮他们的医疗系统,不断发出的求助信息在反复的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如果再不下达组建命令的话,我都想以志愿者身份进入了。”

    “一定会组建的,只是前后一发动全身,一定在制定详细的计划。再等等,组建信息一出,我第一个报名参加。”有人说到这里,正好袁志走了进来,说话的人看了袁志一眼,半是开玩笑半是讥讽的说:“袁志,你肯定是不会去的,对吧?”

    “那倒不一定。”袁志走到自己的桌子前,一边整理着桌上的东西,一边说。

    听到这话,医生办公室里的人,都有些惊讶和不相信:“咦,你不是最烦下班后还工作的吗?这要是参加医疗救援队,去到武汉,工作量不仅大,休息时间多半还少且不固定,你居然也肯去?”

    袁志带着厚厚的口罩没吱声,这样的嘲讽语气很像几天前吵架时候的京墨。

    “当然会去啊。袁医生太过年轻,提拔他很难,通过这样的镀金方式,提拔就会顺利成章。”角落里的医生冷不丁的冒了话。

    “哦。”所有人恍然大悟。

    袁志心里烦这恼人的人际交往,刚想反驳两句,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又是老三打来的电话:“二哥,快看群里。”

    “我这上班呢,有什么事?”袁志皱眉问道。

    “老大中招了,被感染上新冠病毒了!”老三的话,如同是一道惊雷,炸的袁志脑子嗡的一下就懵住了。

    “喂喂,二哥,你怎么不说话了?”电话那头的老三,见袁志半天没有回音,急忙询问。

    袁志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急忙问道:“老三,你听谁说的老大被感染上新冠病毒了?这件事情可开不得玩笑!”

    “我看群里面说的,大家都在讨论这个事,我还给老大打了电话,但是没有人接。”老三把情况,大概的向袁志讲了一遍。

    袁志听完后,立刻道:“先不说了,我进群去看看。”

    “行,你快去看看吧。”老三也没有废话。

    袁志挂断电话,赶紧打开大学的班级群,里面的聊天记录又刷出了几百条,有人在@郭明询问是不是真的被感染,也有人在说着他所知晓的、关于新冠病毒的事。

    袁志没工夫看他们的讨论,飞快的把聊天记录往上翻,终于看到了第一个发出消息的人,是他们当初大学时期的班长,齐霞。

    袁志没有齐霞的手机号码,只能给她发了一个语音通话的请求。齐霞那边很快接通,不等袁志发问,就说道:“你是不是想要问我郭明的情况?”

    袁志愣了一下,然后说:“对。”

    齐霞笑,“今天几乎每个同学,在看到我发的消息后,都跑来问我。像你这种毕业后就再无音讯的人都出来了,也是难得。”

    袁志没工夫听她揶揄,出声打断她:“郭明感染新冠病毒的事情,是真的吗?”

    “是真的。”齐霞听出了他语气中的着急,也不废话,飞快的把情况,向他做了讲述:“我大学时的一个室友,不是我们班上的,她也在武汉,恰巧就在郭明工作的医院。她知道郭明是我同学,所以在郭明感染了新冠病毒的第一时间,就告诉我这个事情了。郭明是在抢救病人的过程中,被感染上的……”

    袁志突然就觉得心慌,抬头看周围,其他医生也正望着他。值班室太安静,电话里的对话其他人都听到了。

    医生被传染,这对所有想要去参加救援队的人都是一个响亮的警示。

    短暂的沉默,齐霞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袁志,你会去武汉吗?”

    袁志愕然一愣,不解的说:“为什么这样问?”

    “我要去了。”齐霞说。

    “你不是在山东工作么……”袁志说到这里,猛地反应了过来:“你们那边已经组织医疗救援队了?你是其中一员?”

    齐霞嗯了一声,说道:“我报名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成为其中一员。”

    袁志嘴巴动了动,想要说点儿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最后挤出一句:“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肯定注意安全。”齐霞笑着说,随后又道:“我想要去看看,击倒了郭明的新冠病毒,究竟有多厉害。其实我还挺希望,能够在武汉那边跟你会师。你的成绩,在我们班上是最好的。毕业后,在临床上取得的成绩,也是我们中最高的。不过我想,以你的性格,大概不会去吧?”

    袁志沉默了片刻,说道:“那可不一定。”

    “嗯?什么?你刚才说什么?”电话那头的齐霞,有点没太听清他的话。

    袁志没有重复自己刚刚的话,找了个借口:“没什么,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这家伙……”远在山东的齐霞,看着被挂断了的语音通话,无奈地摇了摇头。

    袁志在挂断了与齐霞的通话后,本来想要给郭明打去电话,亲口问问他,是不是真的感染上了新冠病毒。可电话号码都翻了出来,却犹豫了。

    如果郭明真的感染上了新冠病毒,那么他现在需要的,除了治疗,就是休息。如果自己打电话过去,打扰到了他的休息怎么办?另外,看群里同学们的话,不少人都有给郭明打去电话,但是到现在,一个打通的都没有。要么,是郭明的手机没有带在身边,要么,就是他正在接受治疗,无法接听电话。

    考虑了一番后,袁志放弃了打电话的念头,转而给郭明发去了一条信息:“老大,听闻你感染了新冠病毒?你现在的情况如何?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和袁志预料的一样,消息发过去后,就没有了回音,他没有失望,现在要做的,就是静等郭明的回话。

    想给京墨打个电话,叮嘱她情况真的很危险,微信聊天框已经打开,袁志又默默的关上,那晚的争吵,太伤筋动骨。

    把手机揣进兜里后,袁志觉得值班室出奇的闷,夹了病历簿,干脆出门去巡房。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可能只有面对病人,他才能心生平静。

    同一时间,在京墨供职的医院里,科室主任和护士长,又一次对他们这些医生和护士,进行了各种叮嘱。

    随着这段时间,****的情况日渐严重,各医院的呼吸科、重症科等等相关科室,也变的越来越重视。尤其是年前这几天,正是外地工作的人员返乡的高峰期,谁也不敢保证,在这些从外地返乡的人里,会不会就有感染上了新冠病毒的。

    开完会,一群护士忍不住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看样子,今年这个年,恐怕是过的不轻松了。”

    “不轻松还好,就怕天天都要加班、值班。”

    “看这两天的新闻,武汉那边的新增病例,一下子爆出来不少。就这,都还有很多人没有得到及时的检查。不知道真正感染了这个病的人,得有多少。”

    “偏偏马上要过年了,万一在回乡的人里,有感染了这个病毒的,再走个亲戚拜个年吃个酒什么的……怕是一下子要传染不少人。”

    “哇,你这说的也太可怕了!”

    “确实很可怕,但并非不可能,当年的非典,就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和这帮小护士不同,护士长是参加过十多年前那场非典战役的,直到今日,依旧记忆犹新。现如今,来势汹汹的新冠病毒,让她又仿佛回到了十多年前,面对非典时的情景。偏偏如今这个新冠病毒,看上去,似乎要比当年的SARS病毒,更加厉害也更加狡猾。另外,十多年过去,随着国力的提升,春运的承载能力也大幅提升,这个新冠病毒,一旦管控不好,很可能会在全国范围内爆发、扩散。

    正因为有着相似的担心,政府部门、卫生系统和他们这些人,才会是如此的紧张,一个个如临大敌。

    京墨很想给袁志发条消息,问问他的情况。但是,想起他们的争吵,他觉得袁志碰了自己的底线,爱情虽然应该是最纯粹的存在,但是绝不该跨越底线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