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二章 恶魔悄然而至

第二章 恶魔悄然而至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疫大医最新章节!

    同一时间,在京墨工作的医院里。

    京墨正在协助医生,在重症病房里,抢救一个出现了呼吸衰竭的重症肺炎的病人。

    经过一番专业的救治措施,病人危急的情况得到缓解,呼吸功能得以恢复,相关的生命体征也回归到了正常的数值。

    京墨和医生对视了一眼,都松了一口气。

    观察了一会儿,等到病人情况稳定,嘱咐了病人家属几句后,两个人才走出重症病房。

    京墨吐出一口浊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朝着刚才一块儿救人的医生说:“张医生,辛苦你了。”

    张医生笑了笑,喘了口气道:“我还好,你才是辛苦。诶对了,怎么今天晚上又是你值班吗?我记得你好像是刚值过班的吧?”

    京墨点点头,回答说:“今天本来是赵婉的小夜(下午5点到晚上12点),但她男朋友约了她吃饭看电影,就找我换了班。”

    张医生看了她一眼,揶揄道:“人家都知道和男朋友看电影,你呢?你的男朋友就不用一起看电影?这段时间你都在医院没日没夜的扎着,怕是没少冷落男朋友吧。”

    京墨脑子里浮现出了袁志的模样,不由的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道:“确实有些冷落他了……”

    “怎么,你们吵架了?”张医生注意到了她的反应,关心地问。

    “也不算是吵架吧,就是争论了几句……”

    “那还不是吵架?为了什么?”张医生问,没等京墨回答,就猜了出来:“是因为你忙于工作的原因?”

    京墨苦笑着说:“差不多吧,他觉得我把工作太当回事,心里面只有工作。而我则认为,他把工作太不当回事,身为医生,却不太像是个医生……”

    张医生摇了摇头,说道:“京墨呀,你男朋友的情况,我不了解,不好评说。但你的情况,我是看在眼里的。你对工作态度,没得说,绝对是这个。”

    他竖起大拇指比了比。

    紧接着,张医生又说:“但我们是人,不是工具。除了工作,还应该要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再怎么工作狂,也要有放松的时间,不然早晚得出问题。你看其他的小护士,有哪个像你这样的?你这一天天的,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在医院里面忙,完全都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了。听我一句劝,工作是干不完的,该休息的时候,就要好好休息。该和男朋友去看电影吃饭,就去看电影吃饭。否则要不了多久,我怕你不是要分手,就是身体扛不住,要累垮。”

    京墨知道对方是好意,没有辩解,苦笑了一下,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我只是想要当一个好护士……”

    张医生看了她一眼道:“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好护士了,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工作态度,都没得挑。所以,你没有必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更不应该因为工作,就影响到感情。”

    京墨笑了笑道:“谢谢张医生关心,我会调整好自己的工作与生活时间的。”

    “你呀。”张医生摇了摇头,知道这个小丫头没有听进去,却也没有多劝,只是嘀咕了一句:“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拼……”

    和张医生分开,京墨回到护士休息室,墙上的电子挂历指向了12月31日,再过一天,就该进入2020年了。只是,太忙碌了,京墨还没想好以怎样的姿态迎接新年新气象。想到刚刚张医生的话,她心里微微有些酸,在女朋友这个身份上,她确实很不称职。

    “京墨,今晚上没什么事吧?”接班的同事到了,一边换衣服,一边问。

    京墨回答说:“重症病房有个病人,之前突然呼吸衰竭,经过抢救已经恢复,不过还是得注意着点。”

    “啊。”同事哀嚎了一声,“今晚上注定要受罪了。”

    京墨跟她交接完工作,迫不及待的摸手机,看到袁志的未接,心稍稍的安稳,再看到微信消息,彻底的温暖了。

    想立马回电话,可是一想都这个点了,袁志多半已经睡了,电话过去吵了他睡眠,影响第二天上班,就大罪过了。

    于是京墨改成了发微信。

    她一边往病房楼下走,一边回信息:“我早就没有生气了。之前的争吵我也有错,确实是因为我忙于工作的原因,才让我们两个现在连见面的机会都少,一个月里,聚少离多。我会试着调整时间,更好的去安排工作与生活。不过明天的旋转餐厅,我是没法去了。科室里面新来了几个危重病人,得加班。等我下次休假,我们再去,你看怎么样?”

    京墨望着送出的信息发呆,她觉得她是应该被男朋友嫌弃的那种人,才信誓旦旦要调整工作和生活时间,就马上拒绝了旋转餐厅的约会。

    她觉得应该找块豆腐撞上去,真想世上能有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你今天又值夜班了?”袁志的消息却意外回了过来。

    京墨有些惊讶,回复道:“今天同事有事,跟她换了个班。怎么了,你还没睡呢?”

    消息刚刚发出去,手机就响了起来,是袁志打来的电话。

    京墨手忙脚乱的接通电话,就听到袁志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你在哪呢?”

    “刚下楼,正准备叫车回家……”京墨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有一束车灯从身后照来,驱散黑暗,照亮了她行走的道路。京墨转身回头,便看到骑着摩托戴着头盔的袁志。

    如果紫霞仙子的梦中情人是踏着七彩祥云出现在她的面前,那在京墨的眼里,她的梦中情人是这样的一个骑士,踏着夜色与星光,跨越山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径直骑着车到了自己身边,摘下头盔的袁志,京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混杂惊讶和感动:“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袁志笑着说:“当然是来接你下班的,这么晚了,我可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家。”他拉开外套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一口袋热包子,塞到了京墨的手里:“忙了一晚上,饿了吧?给你买了包子,是你最喜欢的口味,还热乎着,赶紧吃吧,等下就凉了。”

    看京墨还没缓过神,袁志补了句,“包子包子,都新时代女性了,还这么爱吃包子,学点人家精致女生,吃点全麦面包,翻糖蛋糕什么的啊,听着也好听。”

    “你在这里等了我一晚上?”京墨接过包子,一点没在意袁志的善意嘲讽,呆呆的问。话出口的瞬间,感觉眼眶里面有些雾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包子散发出来的热气给冲的。

    “怎么可能。”袁志不以为然的翻了翻白眼,拿出一个摩托头盔套在京墨的头上,“我算着时间过来的。我可没有那么傻,在这底下吹着冷风傻等,要是来的早,肯定早就上去等你了。”

    京墨坐上了摩托车后座,忍不住对着袁志的背扎扎实实的拥抱了一下,摸着热乎乎的包子,虽然冷风嗖嗖的吹着,可心里面却感觉很温暖。

    袁志一边骑车,一边问道:“跨年没法一起过,那便算了。下个月就要过年了,你们科室的排班表出来了吗?你休哪几天?我爸妈最近一直念叨说好久没有看到你了,想要让你在过年的时候,去家里面吃顿团年饭。”

    京墨有些迟疑:“这个我还不清楚,排班表没这么快出来的。”

    袁志接过话头道:“那我们就先说好了。等过年的时候,你可别又跑去主动加班。”

    京墨犹豫了一下,将已经到嘴边的“我尽量。”换成了“好。”因为心虚,字都说得简短。

    袁志还想要再说点儿什么,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铃声划破了安静的黑夜。

    这个点了,谁会打电话过来?

    京墨也听到了手机声,说道:“你电话响了,别是医院里面有事找你吧?”

    袁志看了眼后视镜里的她,回答说:“不会,我们医院同事都清楚,下班后找不到我的。”话虽然这样讲,可他还是挺好奇,半夜三更的这通电话,到底是谁打过来的?

    在情侣之间能否查到对方手机这个问题上,他倒是坦荡,对京墨说:“手机在我左边衣服兜里,拿出来帮我看看,是谁打来的电话。”

    京墨依言从他衣兜里摸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说:“老三。”

    “老三?”袁志很疑惑。大学里同寝室的几个兄弟,按照年龄排了位置。学校时候的感情是最纯粹的,这是袁志不多的几个交心朋友,只是大学毕业后各奔东西,大家又都很忙,联络少了很多。

    这个时间点打来电话,隐隐感觉不好。

    袁志将摩托车靠边停了下来,接过京墨递来的手机,问道:“老三,什么事?”

    “二哥,你睡了?”

    “还没呢,刚接了你嫂子下班。”袁志说这话的时候,被京墨在后来拿手拧了一下。

    “帮我给嫂子带个好。”老三勉强客气了一下,直奔主题:“二哥,我感觉大哥那边情况不妙。”

    “怎么了?”袁志心一紧,他们几个都是医生,见惯了生离死别,练就了临危不乱的本事,情况不妙几个字在他们的字典里,已经是很重的形容。

    “初步怀疑,病毒人传人。”

    袁志头皮嗡的一阵麻。

    夜晚的风吹得旁边不知名的树叶晃动,将袁志和京墨在路灯下的身影搅得支离破碎。

    夜晚真的静得可怕,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个人听到彼此厚重的喘气声。

    两个人心里都清楚,如果老三说的这几个字被证实,那么就意味着,恶魔降临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