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宫弃妃:皇上别过来 > 第717章 晌午

第717章 晌午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深宫弃妃:皇上别过来最新章节!

    “康宁海。”御书房中,景帝的声音响起,康宁海连忙应了一声,向着上首的景帝看去。

    “什么时辰了?”下了早朝,景帝就一直在御书房中批阅奏折,如今处理的差不多,他也就放下了手中的朱批。

    “回皇上,快到晌午了,您可要去关雎宫用午膳?”听到景帝问,康宁海连忙开口,语气恭敬的开口回答道。

    “不去关雎宫,去……去宜春宫。”想了一下,景帝开口吩咐道,康宁海有些诧异,却还是应了下来。

    很快,龙辇准备好,景帝坐上龙辇,向着宜春宫而去。

    得知景帝来了,荣贵妃十分诧异,她还以为,景帝会去关雎宫,却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自己的宜春宫,跟自己用膳。

    连忙起身,荣贵妃伸手理了理头发,又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快步,向着殿门口走去。

    就要走到殿门口的时候,景帝走了进来,荣贵妃连忙行礼,脸上带着笑意。

    “贵妃请起。”虚扶了荣贵妃一把,景帝招呼她起身,两人一起,向着软榻走去。

    景帝坐在了软榻上,荣贵妃犹豫了一下,最终坐在了椅子上。

    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最好不要去奢望,不然的话,失望的,只会是自己。

    “请皇上恕罪,妾不知皇上要来,所以没什么准备。”

    屋内陷入沉默,荣贵妃咬了咬唇,主动开口,对着景帝说道。

    “贵妃不必介意,朕来宜春宫,是有些事情,想要听听贵妃的想法。”

    听荣贵妃说完,景帝开口回应道,他这般说,让荣贵妃的眼中,不由得闪过黯然。

    她就知道,无缘无故的,皇上是不会想着,来陪自己用膳的,只是不知道,皇上要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又为何,要听自己的意见?

    忽然,荣贵妃的心里,升起了一个想法,这让她的心跳,不由得加快几分。

    午膳已经准备好了,宫人的声音从殿外传来,荣贵妃看向景帝,见他点头,便吩咐宫人传膳。

    两人起身,一起坐在了桌前,看着宫人们,将午膳摆在了桌上。

    “安儿呢?”没有瞧见安公主,景帝开口问了一句。

    “回皇上的话,今儿个李先生告假,因此安儿今天也闲下来了,她想念弟弟妹妹,所以去了关雎宫,估计到了下午或者晚上,才能够回来。”

    听到景帝问,荣贵妃笑着开口,这也是为何,她跟安公主会在今天上午,一起去关雎宫的原因。

    换做是平常,安公主都会在午膳之后,才去关雎宫,或者晚膳之前,那个时候,三皇子跟三公主,通常都是醒着的。

    这是安公主自己总结出来的规律,自从百里昱跟百里姮出生之后,安公主虽然不是每天去,可两三天,总是会去一次的。

    开始的几次,她总是见不到百里昱跟百里姮,等过了几次之后,她也就知道大概的时间了。

    加上有奶娘在,奶娘们每天陪在百里昱跟百里姮身边,对于他们的习惯,自然了解的更多一些,安公主细细的问过几次之后,也就记住了。

    所以之后的几次去,安公主总能够见到醒着的百里昱跟百里姮。

    “安儿很喜欢晟儿跟宝儿,这很好,兄弟姐妹之间,本该如此,多亲近,将来也好相互扶持。”

    听荣贵妃说完,景帝笑着开口,对于长女如此,景帝十分满意,也十分高兴。

    景帝出生在帝王家,他明白,帝王家是最缺乏亲情的,当初先帝的妃嫔多,以至于子嗣多,争斗跟阴谋,总是不断。

    所有的兄弟姐妹中,除了七皇兄百里瑞之外,他再也没了太亲近的人,就算有,也都已经远嫁,从此再不能相见。

    所以,景帝不希望自己的后宫,有太多的女人,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们,跟自己过去一样,感受不到骨血亲情。

    “妾也是这般想的,所以妾很支持安儿多去关雎宫走动,前几天,安儿还跟且说,让先生多讲一些故事,这样,就可以讲给弟弟妹妹们听了。”

    瞧见景帝脸上的笑意,荣贵妃脸上的笑意更深,午膳已经摆好,景帝拿起筷子,招呼着荣贵妃一起用膳。

    因为景帝的话,荣贵妃的午饭,吃的有些心不在焉,她一直在心中琢磨着,琢磨着景帝想要跟自己说的话。

    “贵妃,最近你可听说了什么?”就在荣贵妃暗自琢磨的时候,景帝的声音忽然响起,荣贵妃连忙回神,向着景帝看去。

    “皇上说的是什么?妾有些不太明白。”景帝忽然这样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让荣贵妃有些疑惑,她看着景帝,眼中流露出迷茫。

    “贵妃掌管着后宫的事情,前朝的事儿,你应该也知道一些吧?”

    “你放心,朕这般问,并非是想要责怪你,所以你不必紧张。”

    见荣贵妃瞬间变了脸色,景帝再度开口,安抚着荣贵妃,他虽然如此说,可荣贵妃的心里,还是带着担忧跟畏惧。

    后宫不得干政,这是自古传下来的规矩,谁都不例外,尤其位分越高的妃嫔,就越忌讳这种事情。

    “请……请皇上恕罪,妾并非有意打探前朝的事情,妾也无心去干预前朝的事情,还请皇上千万不要因为妾,而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连忙起身,荣贵妃跪在地上,语气中充满了惶恐,见她如此,景帝伸出手来,将荣贵妃扶起。

    “不是跟你说了吗?朕这般问,并非是责怪你,只是想问问你的看法,你起来吧。”

    示意荣贵妃坐下,景帝看着她脸上的惶恐,继续开口道,“最近前朝递上折子,说是中宫空悬已久,奏请朕立后,贵妃,你觉得后宫之中,谁适合做皇后?”

    景帝如此说,让荣贵妃不知该如何回答,刚刚自己还请了罪,坐实了自己打探前朝事务的罪名,转眼,皇上便问了这样的话,这般情况下,除了宸贵妃之外,她又能说谁呢?

    想到这儿,荣贵妃的心中有些苦涩,刚才她倒是想过,皇上要说的事情,该是跟后位有关,却没想到,他会是那样的开场。

    从一开始,自己就处于不利之势,难道,这后位,当真与她无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