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脑太监 > 第202章 复燃(三更)

第202章 复燃(三更)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超脑太监最新章节!

    袁紫烟将茶盏端给李澄空:“老爷,何不请陆掌记喝一盏茶再走。”

    “什么时候喝茶不行?”李澄空哼道:“不尽快弄来玉,我怕是没机会再喝这里的茶了!”

    他升起莫名的危机感。

    这草场就是一个火坑,自己跳进来之后,恐怕皇上或者七皇子不会给自己太长时间来浇火。

    要迅速的止住火势,才有希望坐稳这位子,否则,很快就会被赶走。

    那自己将灰溜溜的返回知机监,继续自己的养老生涯,随独孤漱溟在铁西关立的功劳将付诸流水。

    袁紫烟一听这话,心中兴奋,清丽绝俗的脸庞却绷紧,蹙眉道:“如此凶急?”

    “宦海的浮沉比武功厮杀更凶险,……你是巴不得我倒霉!”

    “老——爷——!”袁紫烟娇嗔:“老爷倒霉,我也跟着倒霉。”

    李澄空横她一眼。

    袁紫烟看向九个护卫:“他们呢?要不要进来喝一盏茶?”

    “喝茶?”李澄空轻笑:“他们还没资格喝我的茶!……白泽,你们自己分配一下府里的护卫,自己选出护卫统领,去吧!”

    “……是,场主!”九人咬咬牙。

    尤其是脸色苍白如纸的柳剑鸣,看李澄空如此粗鲁的对待袁紫烟,越发觉得他可厌可憎。

    李澄空摆摆手。

    九人退出小亭,离开湖上回廊,渐渐消失不见。

    袁紫烟道:“老爷你真放心让他们护卫?小心患起肘腋间!”

    “呵呵……”李澄空笑起来。

    袁紫烟蹙眉看他。

    李澄空道:“就看他们有没有那胆量了,……你也去吧,我要静一静。”

    “是。”袁紫烟退出去。

    她暗自皱眉。

    实在不知道李澄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要找护卫的话,草场上这么多的骑士,多的是人,选择的余地很大,为何偏偏抢陆峡的护卫?

    李澄空出现在宋云轩的脑海。

    宋云轩已然变成了另一个人。

    他冒充的侯颜护卫身份已经弃用,虽然刚开始活下来,后来挨不住伤就死了。

    也没人管侯颜护卫的死活。

    “弄清楚了,这侯颜原来是前朝嫡系。”宋云轩摇头说道:“用秘术遮住天机,瞒过了钦天监,然后又练成了一门秘术,名谓龙魂引,只要杀死任何一个皇子或者公子,就能抽取其龙魄而引来所有龙魂,灭杀之。”

    李澄空眉头一挑。

    宋云轩道:“不过现在最不妙的不是侯颜,而是铁西关,新来的指挥使太能胡来,公主殿下所提拔的将领全部撤掉,换成他自己的心腹,排除异己,弄得怨声载道!”

    “一朝天子一朝臣。”李澄空淡淡道:“这也是应有之义。”

    “可那些将领都是立过功的,是杀流寇立的功,怎能一笔抹杀?”

    “朝廷呢?”

    “新来的监军,装聋作哑。”宋云轩冷笑:“这么弄下去,公主打下的大好局面将毁于一旦!”

    “新来的指挥使应该用心提防了吧?”

    宋云轩哼道:“提防有什么用?胡作非为一气,现在已经有匪寇死灰复燃,两次清剿都是大败而回!”

    李澄空皱眉。

    宋云轩道:“这些流寇……从前公主在的时候,对付起来很容易,可没有了公主,这些流寇一下变得狡诈了无数倍,铁西关的兵竟然拿他们无可奈何!”

    李澄空叹一口气。

    他知道原因。

    铁西关骑兵势如破竹,是因为自己在运筹帷幄,推算出双方各种因素,从而能轻松战胜。

    这些流寇说是流寇,其实多数都有大云朝的支持,甚至是大云朝的将领。

    再加上侯颜为指挥使的时候,暗中行方便,培养壮大这些流寇,已经成了气候。

    死灰复燃之后,现在的指挥使恐怕无力剿灭。

    “现在兵营不稳。”宋云轩道:“所有人都怨指挥使任人唯亲,举亲不举贤,致使无能之辈占据高位,绵羊带着一群狼,全被他们拖累了!”

    李澄空笑了笑。

    打胜仗的时候,一切问题皆可被掩盖,可一旦吃败仗,所有的问题都会激化。

    即使这些新任的将领不弱,可一旦战败就有理也说不清,不弱怎会吃败仗?

    宋云轩道:“现在所有人都盼着清溟公主能重新出山,执掌铁西关,再次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李澄空摇摇头道:“你先回来吧,我这边需要你帮忙。”

    “那铁西关这边……?”

    “暂时不管,这边的事弄完,你再回去。”

    “那赵云强呢?”

    “他要拖后了。”

    “……好。”宋云轩答应。

    ——

    李澄空将九尊巨玉埋到了四面八方,没理会众人暗自嘲笑的眼神。

    陆峥发现这九尊巨石只笼罩了三十里。

    比起整个草原,这三十里就像湖泊里的一只碗大小,根本没什么用。

    而且这个范围,马群根本不过来,都跑到远处去寻草吃,白费了自己偌大的人情。

    李澄空道:“行啦,三天之后自见分晓。”

    陆峡迟疑道:“场主,真的没问题?”

    李澄空斜他一眼:“有何问题?你来说说有何问题?”

    “我只是担心……”

    “把心放到肚子里,三天之后见分晓,散了吧!”李澄空拍拍巴掌。

    九个护卫都呆在场主府,没有跟在他身后。

    他身边跟着的一群人是草场的帐房与保管,剩下的则是杂役。

    这些杂役其实是将来的骑兵,现在只是打杂的,赶马看马伺候马。

    每人负责六匹马,谁的马有问题就唯谁是问,他们比伺候父母更精心。

    待众人散去,外面传来轰隆隆闷响,马蹄声很快消失在草场外。

    “老李,我来啦!”独孤煦阳的声音滚滚而来。

    李澄空露出笑容,飘飘来到山谷口,抱拳对神采飞扬的独孤煦阳:“十五殿下,好久不见。”

    “可是好久不见了。”独孤煦阳笑道:“这一次你是被七哥坑啦。”

    他打量着眼前的山谷,摇摇头道:“七哥也太坏了!”

    李澄空笑了笑,伸手请他进来。

    独孤煦阳看向袁紫烟,抱抱拳微笑没说话。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原本是七哥的侍妾,现在成了李道渊的丫环,想想都知道七哥气成什么样。

    七哥提议把他安置到这里来,父皇也同意,显然也有替七哥出气的意思。

    独孤煦阳跟着一群护卫,其中四个宗师高手,有两个金甲太监,大光明境宗师。

    李澄空扫一眼便没再理会。

    “老李,这一阵子我险死还生,差点儿被永离宫杀了!”独孤煦阳摇头道:“他们也太狠!”

    李澄空笑了笑。

    独孤煦阳来到草原上,纵马奔驰了一会儿,一脸痛快淋漓的爽快,勒马停在李澄空跟前:“老李,我帮你查清楚谁偷的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