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脑太监 > 第201章 马盗(二更)

第201章 马盗(二更)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超脑太监最新章节!

    袁紫烟明眸也闪动着笑意,打量几眼陆峡他们,暗自摇头叹气。

    净想美事儿呢,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死太监根本不会给他们这机会!

    看死太监这神情,恐怕已经找到了问题的根源,难道那些场主都是饭桶废物?

    不过想想也是,那些太监不可能是宗师,即使是宗师也不可能是大光明境的宗师,对天地的感应自然远不及他。

    可是,那些场主未必没有请大光明境宗师,御马监权势显赫,能请得动大光明境宗师。

    总之这死太监还是有独到之处的。

    “场主,可找到原因了?”陆峡心中发虚,觉得先前的话已经被听到了。

    李澄空淡淡道:“嗯,天地灵气匮乏,至有此变,布一个聚灵阵便是。”

    “聚灵阵?”陆峡一怔。

    他还没听过这个。

    李澄空道:“一种阵法,你现在去弄白玉,羊脂白玉,像你这么高这么大,九尊。”

    “九尊白玉……”陆峡脸色一苦:“场主,怕是……”

    李澄空眼睛一瞪,哼道:“这白玉在外面值钱,可对于内府来说,没那么值钱吧?”

    内府有内场负责开采玉石矿,他们采购出来的玉石根本不值什么钱。

    只是经过一层一层的手里,价值越来越高,到卖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数十倍甚至上百倍的价格。

    “这个……”陆峡苦笑连连。

    内厂的玉石确实没那么贵,可从内厂拿玉石,是要搭进去大人情的。

    李澄空摆摆手:“尽快!”

    “……是!”陆峡叹气。

    且看他能猖狂到几时,如果到时候还减产,不够四营战马之用,到时候这个场主就到头了。

    自己根本不必使坏。

    李澄空淡淡道:“如果玉石不合格,那我要唯你是问的,所以别做小动作!”

    “这是自然。”陆峡忙点头。

    现在还不是耍手段的时候,且看他到底能不能增产吧,能增产,自己也能落得好处。

    一直这么下去,自己这个掌记也难逃罪责,要被贬出草场。

    即使耍小动作也不能在这件事上,给这场主使绊子的机会多的是。

    李澄空道:“走吧,去我的地方。”

    “场主随我来。”陆峡带着他往回走,来到一片连绵建筑前,到了最大的一座宅子前:“这里便是场主府,是初代场主所建,代代住在此处。”

    袁紫烟上前推门。

    李澄空踏入大门内,草木幽深,鲜花绕匝,一看便知道是时代久远之地。

    踏入大门内便感觉到幽静,好像坐在深山老林。

    “如何,场主?”陆峡他们跟着来到了大厅,又转过了后面的花园与湖泊。

    竟然有一片湖泊专门划给了后花园,而这一片湖泊连通着外面的湖泊。

    从天空俯看,就像一大一小两个圆环相连。

    站在后花园湖泊的小亭里,能看到远处湖边有两群骏马在低头喝水。

    “不错不错。”李澄空满意的点点头:“很不错的府邸!”

    他暗自感慨。

    这初代场主还真会享受,坐拥如此府邸,虽然没有清溟公主府大,景色却不逊于公主府。

    “那就好。”陆峡松一口气。

    李澄空道:“坐吧。”

    他们坐在湖上小亭里。

    一阵清风徐徐而来,夹带着湖上的水气,湖边的青草气息,宛如春风拂面。

    袁紫烟开始煮茶。

    九个护卫站在小亭外,静静挺立好像九根木头桩子,一动不动。

    李澄空目光盯着远处的湖面,看着数里之外的马群,淡淡问道:“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原因,让诸位场主请辞?”

    陆峡暗自摇头。

    这个李道渊难道得过高人指点?

    那他应该知道那些场主请辞的原因。

    陆峡轻咳两声:“还有丢马,有一股盗马贼,神出鬼没,防不胜防!”

    “怎么说?”

    “那些丢失的马无声无息,谁也不知道怎么丢的,而且周围还有人盯着,偏偏就是没发觉怎么丢的,为此已经罚了十几人,都是一样的结果。”

    “这倒有点儿意思。”李澄空若有所思。

    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马,绝不是护卫们疏忽,而是手段高明,那么大的一匹马,又不会轻功,怎能无声无息没了?

    而且还在护卫们眼皮底下,更是离奇。

    “诸位场主都施展浑身解数,或者找高人,或者重兵防守,可都没能阻止丢马。”陆峡摇头:“最最气人的就是不知道怎么丢的!”

    李澄空道:“已经丢了多少马?”

    “三十二匹!”陆峡道:“这些马无一不神骏,损失之大骇人听闻!”

    李澄空上下打量陆峡。

    陆峡忙道:“场主,我可向天发誓,绝对清清白白,绝没内外勾结。”

    李澄空沉吟道:“没围起来试试?”

    “草原这么大,想要围起来是不可能的。”

    “让马群缩小范围。”

    “草场是让战马随意吃的,随意去哪里绝不束缚,否则导致战马生病,是比丢马更严重的罪过。”

    “这哪是马,是祖宗!”

    “呵呵……”陆峡不由笑着点头:“场主这话说到点子上了,我们草场的马都是祖宗!”

    李澄空点点头:“好吧,我会试着找找这盗马贼,……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导致场主请辞?”

    “这个嘛……,还有皇庄抗租。”陆峡无奈的道:“我们马场一共有八座皇庄,每年收租,都要遭到抵抗,收不上租子。”

    “后面有人撑着?”李澄空道。

    草场属于御马监,在内府里是声威赫赫,寻常人可没有胆子跟御马监做对。

    “这个……”陆峡露出迟疑。

    李澄空道:“你猜是谁?”

    “……恐怕是九皇子。”陆峡无奈道。

    李澄空哼一声:“知道了,什么时候收租?”

    他并不完全相信陆峡的话,陆峡软绵绵的,一个就是个笑面虎,随时会坑自己。

    应该有九皇子,但是不是只有九皇子,那就不好说了,还得自己调查。

    他脑海里已经开始进入宋云轩脑海虚空。

    “一年两次,一次是夏天,一次是晚秋,今年的租已经收完,没能收上来。”

    “那便算了,是上一任场主的责任,不关我事。”

    “是是。”陆峡忙点头。

    “你去吧。”李澄空摆手:“尽快弄来玉!”

    “是。”陆峡答应一声,起身告辞。

    袁紫烟此时端茶进来。

    她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道:“陆掌记下一次再喝茶罢,快快办事!”

    陆峡心里暗骂小气,一盏茶都不给喝。

    九个护卫原本想跟出去,却被陆峡以眼色阻止,他独自离开了场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