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妖孽高手 > 第201章 笨办法

第201章 笨办法

作者:安山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都市妖孽高手最新章节!

    第201章 笨办法

    衣服的颜色,没有问题!

    看到出现在监控画面里的范强,江川的脸色舒缓了不少。

    邬倩的描述,与江川所见到的那个潜入者之间最大的区别,有两点。

    第一,就是衣服颜色的不同。

    邬倩与那人见面的时候,后者所穿的衣服,是黑色,而在监控中江川所看到的,对方身上的颜色,却是灰色,或者更为准确的说,是偏向于灰白色。

    当然,这一点区别其实并不算什么,相同款式的衣服,可以有任何一种颜色,但至少,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衣服颜色和款式的相吻合,会对江川的判断有着一定的帮助。

    除此之外,第二个不同之处在于,按照邬倩的说法,那个幕后黑手是长头发,而且很可能还扎着辫子。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那人的头发长度依然可以从脖子后面显露出来,那么,对方的头发长度应该是过肩的。

    然而,在柳晚珺家的监控画面里,以及后来江川跟那人直接交手的时候,都没有看到对方留有长发。

    这又是一个区别!

    而且,这个区别比衣服的颜色更大,衣服的颜色可以有很多种,但是,一个人的头发却不能忽长忽短。

    但是,如果以时间的先后顺序来看,绑架案的幕后黑手与邬倩的见面,要早于潜入者进入柳晚珺的别墅,以及与江川交手的时间。

    如果说这二者真的是同一个人,那么,对方剪掉了长发,也并非是不可能的。

    这个解释,也算是合理。

    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最为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让邬倩通过监控录像来辨认,活动的影像肯定要比截图更好辨认。

    但是以江川的观察,邬倩对那人显然所知不多,就算是勉强让她辨认,恐怕也只会得出似是而非的答案。

    归根结底,还是那个幕后黑手太过谨慎,隐藏的太好。

    试验过之后,江川沉吟不语。

    事实上,就以手头上的这些线索而言,几乎已经可以将那两个神秘人合二为一了。

    接近邬倩的那个神秘人,他的目的是为了绑架柳如怡和钟贝,但实际上这同样也只是手段,此人的最终目的,无疑是要以柳如怡来要挟柳晚珺。

    而那个潜入者,同样也是冲着柳晚珺而来的。

    再加上他们那近乎相同的衣着打扮,以及相同的动机,这怎么都无法仅仅只用巧合两个字来解释。

    只不过,目前还缺乏足够的证据,来证实江川的推测罢了。

    “从目前的情况而言,线索到这里似乎就已经算是断了。”柳晚珺有些无奈的说道。

    且不说,邬倩见到的那个人,与潜入者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即便是同一个人,现在也无从寻找。

    而如果不是同一个人,那就更无从查起了。

    这让柳晚珺无奈而又头疼,她实在是不知道,父母究竟是怎么招惹到了这种既神秘又狠辣的敌人。

    她更不知道,对方要寻找的古玉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对方会一直咬着不放!

    “线索的确是断了,但也不是一点方向都没有。”

    江川缓缓摇了摇头,说道:“那人如此大费周折,又是绑架,又是袭击,显然是认定就是你父母拿走了他的古玉。

    既然如此,对方就绝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弃,他接下来一定还会再有行动,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柳晚珺不禁说道:“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就算我们明知道对方肯定会有行动,可只要对付一天不出现,我们就要提心吊胆的过一天……”

    江川安慰道:“放心吧,不会太久了。”

    柳晚珺微微颔首,说道:“你也不用太费神,有你在,我很安心。”

    江川拍了拍她的手,却感觉到一片冰凉,很显然,她并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从容,心中的担忧仍在。

    “再过一段时间吧,或许到时候会有转机。”

    江川把她拥入怀中,他没有说自己过段时间就要前往香江,现在说了,只会让她徒增担心。

    他只是说道:“这件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你安心做你的事情,我一定会把那个人揪出来!”

    “嗯。”

    柳晚珺依偎在江川的怀中,没有了往日里集团总裁的干练风范,只有在江川身边,她才可以卸下坚强的伪装。

    “其实,如果可以找到对方说的那块古玉,以前的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把古玉还给对方,只希望对方不要再纠缠。”

    柳晚珺说道:“只可惜,我已经把家里都翻遍了,却还是没有找到对方说的什么古玉,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就认定是我父亲拿走了。”

    “对方这么认为,肯定有他的依据。”

    这个问题,江川也反复的考虑过,那个幕后黑手之所以如此的纠缠不休,很大可能是因为此人掌握了什么线索,而这线索就是指向柳铭信夫妇。

    但是,这线索到底是什么,江川却不得而知。

    江川皱眉思索,片刻之后,他缓缓说道:“看来,我们要用最笨的方法,来调查这件事了。”

    柳晚珺讶然抬起头,看着他,“最笨的方法?”

    “沿着你父亲出事之前所走的路线,再重新走一遍!”

    江川点了点头,说道:“在他们走过的路线上,他们到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其中有什么人跟古玉有关,从头开始排查,这虽然会耗费不少时间,但也是目前最可行的办法。”

    办法很笨,几乎没有任何技巧性可言。

    但是,现在所有的线索都似是而非,甚至关于那个幕后黑手的线索,几乎到这里就断了。

    虽然江川有把握在近期可以有所突破,如此一来,他就可以用其他的手段。

    当初那个潜入者趁夜来到五方村,与他交手,却被他打伤,留下了一些血迹。

    在对方逃走之后,江川把那个人的血液用瓶子收了起来,为的就是日后他的境界突破之后,可以以血液来感应对方的方位。

    就如同他在柴桑寻找千年野山参的时候,所用的手段一样。

    只不过,二者之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一个是他只需要感知灵气的浓郁程度,而对于那个幕后黑手,江川却是需要探查此人的方位,其难度自然无法相提并论。

    当然,这种手段对于意念和感知的要求很高,哪怕江川突破到练气三层,他恐怕最多也就只能感应到一个模糊的方向,无法做到精准的推演出对方的位置。

    但这也已经足够了,他与那个神秘人交过手,只要是能够感知到对方的大体方位,他就可以循迹而至,哪怕只是用最笨的方法,守株待兔,他也能够把对方揪出来。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跟柳晚珺说,过段时间可能会有转机,因为他隐隐的感觉到,自己距离突破已经不会太久了。

    这同样也是江川的其中一个选择,然而,想要更清晰的感知到对方的方位,这对于境界的要求很高。

    他现在还没有突破,只是练气二层的境界,至少以江川现在的修为,用这种方法还很是勉强。

    所以,江川选择用第一种方法,直接沿着柳铭信夫妇二人走过的路线,再重新走一遍。

    如此一来,或许会有所收获。

    “其实,我也有过这样的打算,并且已经实施了。”

    柳晚珺说道:“那次去拉卡圭,一方面是想要为公司拓展玉石业务,另一方面,我也是打算在回程的时候,从彩云省开始,沿着我父亲的足迹再走一遍。

    只可惜,我才刚到拉卡圭,就遇到了匪徒。”

    现在回过头来想一想,在拉卡圭的边镇,突然出现的江川,真的就像是上天派来保护她的使者一般,哪怕是过去了这么久,每次回想起来,她依旧会心动神摇。

    听柳晚珺提起拉卡圭的那次袭杀,江川不由说道:“这件事情,我还一直想跟你深入的聊一聊。

    在去拉卡圭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或者说,公司有没有因为业务方面的事情,跟什么人起过冲突?”

    “得罪人?”

    这个问题让柳晚珺很意外,她回想了一下,说道:“公司在经营上,肯定会跟其他公司有一定的竞争,但这种竞争也都是在商业范围内,至少从我接手公司之后,肯定是这样。

    要说到仇家,甚至是不惜雇凶对我下手,我一时间还真的想不到谁会这么干。

    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江川沉吟道:“因为我感觉,拉卡圭的那些凶徒袭杀你,这似乎有些不符合那个幕后黑手的行事风格。”

    柳晚珺讶然,“你的意思是说,我在国内受到的袭扰,跟在拉卡圭受到的袭击,并不是同一个人干的?”

    “这只是我的一种感觉,还无法肯定。”

    江川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因为,在拉卡圭袭击你的那些凶徒,他们不是想抓住你,而是想要你的命。

    如果这件事情的幕后主谋,真的就是那个神秘人,那你觉得,他在没有拿到古玉之前,会轻易对你下杀手吗?”

    看着柳晚珺那惊愕中带着若有所思的神色,江川又补充了一句:“他怎么就能那么精准的把握到,你去拉卡圭的时间,还有你出现的地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