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妻还小,总裁需娇宠 > 第792章 给他爹地提鞋都不配

第792章 给他爹地提鞋都不配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甜妻还小,总裁需娇宠最新章节!

    第792章 给他爹地提鞋都不配

    “怎么一点小事,你都想要管我?”

    “之前也是你说,说我一人留在锦都没什么要好朋友,盼夏从前和我要好,应该多多走动。”

    “现在你却变的不肯,难道我都不能离开琉璃别院?”

    南初晚上必须出去,所以只能装作无理取闹模样。

    果然陆司寒听到南初这样说,立刻甘拜下风。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把你留在琉璃别院。”

    “只是原本想着这段时间有部电影刚刚上映,想要和你一起在家看。”

    清冽男声落下,南初拿筷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陆司寒这个家伙,真是进可狼狗,退可奶狗!

    想和自己看场电影,都能说得这样可爱!

    “咳咳,可是早和盼夏说好的,不能不去。”

    “明天,一定陪你看电影,好吗?”

    “嗯,好。”

    听到南初答应约会,陆司寒表情轻松不少。

    “要去盼夏阿姨家里,带上我吧。”奶包放下筷,开口要求。

    除去上回盼夏阿姨来过琉璃别院一次,奶包已经将近半个月没见到她,心中想的不行。

    “不行!”南初立刻拒绝,如果换做平时,肯定愿意带着奶包,但是今天是要执行危险任务。

    “凭什么,盼夏阿姨肯定非常想我!”

    “我和盼夏有些秘密想说,你去可能打扰我们。”

    南初扯出这样一个理由,随后用种求助目光看向陆司寒。

    妻子知道依赖自己,这种感觉对于陆司寒来说非常的棒。

    “小兔崽子,你的作业,做完没有?”

    “全部早就做完。”奶包理直气壮的说。

    “我指未来一个月的作业。”

    奶包眨眨双眼,不满出声:“爹地,哪有这样欺负我的!”

    “如果没有,你就赶紧去做。”

    奶包气的嘟起唇瓣,双手叉腰,朝外走去。

    爹地真的好狗,但是以为这样,自己就拿他们没有办法?

    陆储小小年纪,但是已经进入叛逆心理。

    知道南初待会使用哪辆汽车,奶包吩咐女佣帮他打开车门,只要躲在后面车厢,一定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出去。

    陆司寒与傅南初不知道儿子这样鬼机灵。

    用过晚餐,南初如同昨天一样,拿起汽车钥匙,打开车门,朝着外面驶去。

    汽车一路疾驰,依旧是和昨天一样,晚上九点,南初抵达伊甸园酒吧。

    酒吧门口灯红酒绿,南初开始化妆,随后踩着十二厘米高跟鞋,身姿绰约,漫步走进里面。

    奶包趴在窗口,不敢置信看着眼前这幕。

    在他印象当中,从来没人敢去欺骗爹地,现在终于出现例外。

    这个例外还是奶包整整消失四年的妈!

    只是究竟为什么傅南初没去盼夏阿姨那儿,反而要来酒吧?

    两种可能。

    第一种,傅南初与战盼夏约好就在酒吧见面。

    第二种,傅南初想要喝酒艳遇。

    想到这里,奶包摇头,不可能的,全世界除他以外就是爹地最帅。

    傅南初看不上爹地,更加不可能看上其他男人!

    怀揣满满好奇,奶包准备跟在南初身后,进去查看什么情况。

    如果傅南初真的艳遇,被他拍下证据,告诉爹地,想必一定会被赶出琉璃别院。

    趁着门口侍者正和姑娘们聊天逗趣,奶包挤在拥挤人流当中,进入酒吧。

    酒吧里面播放劲爆DJ,奶包立刻捂住耳朵,真是噪音!

    一路探索,险些被人撞到,奶包一脸委屈,终于找到南初。

    南初身边围着好多黑衣保镖,她的对面坐着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长的妖里妖气,半点没有爹地帅气,更加没有爹地身上那种男子气概!

    总而言之,这个男人给他爹地提鞋都是不配,但是南初居然还和这个家伙笑得这么开心!

    奶包心中非常不爽,一双眸中闪过杀意,真想把这碍眼家伙,狠狠踹死!

    “南初,晚上好啊,你可真是言而守信,昨天约好,晚上终于过来。”

    “主要费先生酒吧氛围很好,孤身在外,难免有些寂寞,过来坐坐就当排解排解。”

    南初摇晃手中酒杯,但是迟迟没有去喝。

    “我们已经成为朋友,不必总是费先生,费先生,叫我英韶就好。”

    “这杯红酒,当我敬你,你可一定要喝。”

    “如果不喝,就是不拿我当朋友。”

    费英韶说着一口饮下自己杯中红酒,随后看向南初。

    昨天放她一次,这次猎物再次上门,绝对没有放过这种道理。

    而且上面一直在催,一直希望能有新嫩货色进去。

    南初微微一笑,一道灯光照射下来,更添妩媚,仿佛能够食人精血一般。

    “英韶这个朋友,我交!”南初说完,一口饮下红酒。

    奶包就在不远处看着, 彻底败给傅南初的智商。

    蠢得要死,难道看不出来这个男人不怀好意,看不出来她的酒中肯定会有问题?

    这个女人究竟怎么生下这么聪明的儿子?

    果然幸好爹地基因足够强大!

    尽管不断暗骂,但是奶包仍旧担心不已。

    就在这时,酒吧舞池里面传来闹事声音。

    “搞什么鬼,敢摸我的屁//股!”

    “拜托,明明是你先要蹭上来的!”

    费英韶包括保镖,目光转向舞池里面。

    南初趁着短短几秒钟时间,立刻就将酒水吐出。

    “你们过去看看。”

    “是的。”

    两名保镖生的三大五粗,朝着舞池方向过去,开始调解。

    片刻功夫,他们立刻回来。

    “费经理,没有什么事情,就是一个娘们被占便宜。”

    “没事就好。”

    事情发展到现在,费英韶丝毫不知自己进入一个圈套。

    南初算算时间,已经差不多,立刻装作药性发作,软软倒在茶几上面。

    “好晕,我的浑身都没力气,究竟怎么回事?”

    “估计已经喝醉,南初小姐,我来扶你过去休息。”

    费英韶离开座位,一把扶起傅南初,朝着里面走去。

    奶包将这一幕看在心里,急到不行。

    偏偏奶包只有五岁,根本没法打过数十名保镖。

    奶包望向手腕佩戴电子手表,立刻拨打爹地电话。

    另外一边,南初半迷着眸,牢牢记住伊甸园内部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