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妻还小,总裁需娇宠 > 第175章 你真当我是柳下惠,坐怀不乱是不是?

第175章 你真当我是柳下惠,坐怀不乱是不是?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甜妻还小,总裁需娇宠最新章节!

    第175章 你真当我是柳下惠,坐怀不乱是不是?

    “哦?那可不一定,我在来帝都之前就已经收到了陆氏集团的警告,说实话这种时候明哲保身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莉莉丝甜美的笑着说,这个女人的心思与她的外表极为不相符,实际上她的心眼很多,一般的男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接下来陆司寒和莉莉丝谈论的的对话中涉及不少专业名词,姜南初大多都没有听懂。

    舞会结束前,莉莉丝端来一杯红酒敬陆司寒。

    “司寒哥哥不愧为商学院的高材生,和你一聊,很多以前不懂的问题都变得豁然开朗,期待我们下一回再见面。”

    “我说的条件,也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

    陆司寒一口饮下红酒,带着姜南初离开舞会。

    陆司寒离开之后,莉莉丝拒绝了所有人的约见,直接回到了寰球酒店的总统套房。

    在总统套房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女人,明媚的五官,高挑的身材,正是陆薰茵。

    “陆薰茵,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耍我!”

    “哦?莉莉丝小姐,我耍你什么了?”

    “陆司寒有未婚妻,我还过去做什么,自找不痛快吗?”

    莉莉丝气愤的说,不得不承认陆司寒卸下伪装的样子很迷人,但她是一个有骄傲的人,拆散别人实在太不道德。

    “未婚妻算什么,没有结婚没有受到法律的保护人人都有机会,我还以为莉莉丝小姐是一个不会在乎小节的人,优秀的人本来就值得争夺,而且爱情是不分先来后到的。”

    莉莉丝原本消停下去的心思,听到陆薰茵这么说立刻有死灰复燃起来。

    她手中累积着M国不少政客富豪的人脉,如果直接告诉陆司寒她想要他,难道他还会为了姜南初拒绝自己吗?

    “我知道莉莉丝小姐是一个聪明人,接下来要做什么不用我多说,我哥哥是一个优秀的人,我真的很希望未来能够叫你一声姐姐。”

    陆薰茵笑着说完,离开了莉莉丝的房间。

    找莉莉丝来气走姜南初,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陆薰茵不能够再忍受姜南初一直霸占陆司寒了,所以只能找帮手。

    “你刚才和莉莉丝小姐说了些什么,谈的还顺利吗?”

    另一边安静的车厢内,姜南初询问道。

    “年纪轻轻就可以成为M国人脉最多的女人,她想的很深远,短短几天时间,让她在D.M和陆氏之间做出一个选择,会迟疑也是正常的。”

    “不过放心吧,我对D.E有信心。”

    陆司寒拍了拍姜南初的肩膀说。

    汽车驶入悦龙湾,陆司寒洗好澡之后回房,发现房间内并没有姜南初的身影。

    问了徐叔,陆司寒才知道姜南初在书房。

    打开书房的门,发现姜南初正在看一份文件,从她皱着的眉头来看,想要知道文件中的条例应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什么时候对我的工作感兴趣了?”

    “我也希望有地方可以帮到你,但这些还真不是我擅长的东西。”

    “不如等寒假的时候我让乔元去教我吧。”

    姜南初想了想之后说。

    “找什么乔元,摆在你面前不就有一个现成的老师。”

    说着,陆司寒就打开文件细细的为姜南初讲解起来。

    他带着磁性的声音就好像是从大提琴飘出来的优美乐章,姜南初的视线总是忍不住会飘到他的脸上去,怎么会有人生的这么好看呢,光是欣赏都成为了一种享受。

    “不讲了。”

    陆司寒直接将姜南初打横抱了起来。

    “为什么不讲了,我还没有听够你说话呢。”

    “你这样看着我,我还怎么讲的下去,你真当我是柳下惠,坐怀不乱是不是?”

    对面其他女人他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做到如同柳下惠一般,但是姜南初绝对不可能。

    陆司寒吻了吻姜南初的脸颊,带她进入房间。

    其实她能够有这份愿意为自己分担辛苦的心已经让他很开心了。

    翌日,陆司寒与姜南初一起出门,送她去了帝都大学。

    在舞蹈教室,姜南初与谢半雨一起聊天压腿。

    “南初越是要到期末考试,我就越来越开始紧张起来。”

    “为什么,是不是段景霁对你不好?”

    “这倒不是,景霁他一直都很照顾我,昨天还帮我办理了护照。”

    “我就是想要要去Y国,想到会见到他爸妈,我就觉得紧张,他爸妈应该不会喜欢我吧,毕竟我从小就是被遗弃的……”

    对于谢半雨而言,童年永远是她的一道坎,是她所有自卑的源泉。

    姜南初听到谢半雨这番话,停止了压腿的动作,转而将她拉到了自己面前。

    “半雨,我想段景霁的父母不是肤浅到只看女孩家世的人,你认真刻苦,自尊自爱,坚强努力,这些都是你的优点,他们会喜欢你的!”

    “嗯,但愿吧。”

    “好了,我们不说未来那些缥缈的事情,先练舞吧,想要好好过年还是得有一个好成绩。”

    姜南初在舞蹈教室找了一个空旷的角落,开始练习期末考准备跳的舞蹈。

    只不过才转了三个圈圈,那熟悉的眩晕感又开始来临。

    “啊!”

    姜南初正在做踮起脚尖旋转的动作, 正准备休息一会,突然感觉眼前一黑,随后整个人跌落在了地板上。

    “南初,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谢半雨立刻冲了过来说,随后看到姜南初的脚踝立刻就肿了起来。

    “我去打电话让陆司寒来接你好不好?”

    谢半雨说着就要拿出手机拨打电话,但是被姜南初拦了下来。

    “不过就是一点小伤,不用麻烦他了,这段时间我看他一直都在忙着D.E进入M国的时间,他已经很累了。”

    姜南初并非没有眼力见,从昨天和陆司寒的对话中感觉的出来,他和莉莉丝的对话并不顺利。

    “半雨,你陪我去医务室冰敷一下就可以了。”

    “那好吧。”

    谢半雨见姜南初坚持,也就不在打陆司寒的电话了。

    晚上陆司寒回悦龙湾的时候,就闻到一股药酒味道。

    “是谁受伤了吗?”

    陆司寒率先去问了徐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