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儿是上辈子的死对头 > 第88章

第88章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女儿是上辈子的死对头最新章节!

    第88章

    唐筠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感受着唇瓣被轻轻摩挲时带来的酥麻,片刻,阖上双眸缓缓地伸出双臂,踮着脚尖环着他的脖颈。

    可渐渐地,她便感觉自己似是快要融化在那充沛的男子气息里,整个人也不禁颤栗起来,身体更是变得软绵绵的,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良久,贺绍廷才依依不舍地止了动作,深深地凝视着怀中的姑娘。见她双颊绯红,那双好看又灵动的眼睛此刻雾气弥漫,不点而朱的双唇此刻亦发娇艳欲滴。

    他忍不住更搂紧她,感受着怀中那柔若无骨的触感,想到自己这辈子险些便要失去她,不禁一阵后怕。

    “宝丫,宝丫……”他喃喃地唤着,像是叹息,又像是在确认她还在。

    唐筠瑶微微喘息着靠在他的怀里,脸上带着有几分欢喜,又有几分害羞的浅浅笑容。听着那一声声低哑却缠绵入骨的轻唤,双颊又不知不觉地添了几分红艳。

    这个人,只是简单地抱抱她、亲亲她,便能让她像是吃了蜜糖一般甜蜜欢喜。

    “你别叫啦!”

    听着那甜糯糯的娇语,贺绍廷连日来的惊惧震怒终于缓缓散去。

    他低低地笑出声来,一个没忍住又在那微微噘着的樱唇上飞快地啄了一记,这才松开环着她腰肢的双手,拢嘴佯咳一声,俊脸却也有几分微红。

    唐筠瑶嗔了他一眼,主动地再偎入他的怀中,半边脸蛋贴在他的胸口处,还依恋地蹭了蹭,这才问:“是不是从玄清那里听到了关于我的什么事?否则你不会这般怪的。”

    想来除了此事,她也再想不出还有什么事,可以让这个性情内敛之人突然如此失态,不管不顾地对她逾矩。

    贺绍廷心口一紧,无意识地将她抱紧,哑声问:“你是不是一早便知道了?”

    “知道什么?”唐筠瑶故作不知地反问。

    “知道玄清这些人在你很小的时候便要算计你。”

    果然……他果然还是从玄清妖道处听到了部分真相。

    不过对这辈子之事她原也没打算瞒他,故而相当干脆地回答:“是啊,我一早便知道了。甚至芳宜刚出现在宫里的时候,我也认出她来了。”

    “其实小时候在安平县,我还曾见过她和图衣两面,当时她对我莫名的敌意,让我记忆深刻。毕竟,像我这般生得玉雪可爱又乖巧听话的小孩子,基本上是人见人爱的,又哪会有大人舍得对我露出那种怨恨的表情。”她随口回答。

    明明是很严肃的话题,可这姑娘偏偏还不忘趁机夸自己一句,直让贺绍廷听了有些哭笑不得。

    这厚脸皮的小骗子!

    “你是从玄清妖道口中得知我小时候所经历之事么?他全都招认了?”她想了想,试探着问。

    “是,他都招认了。”贺绍廷点头,随即心有余悸地把她搂得更紧,不让她看到自己脸上狰狞的杀意,“宝丫,他该死!”

    唐筠瑶感觉到他情绪的起伏,安慰性拍了拍他的背脊,柔声道:“我没事。不过……”

    “他确实是该死!”她的眼中一片冷意,“但是,却不能这般轻易便教他死了,有时候死反而是一种解脱,只有让他生不如死,才能一泄我心头之恨!”

    若不是他们,阿妩何至于会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她原本有一个很幸福的家,一对很疼爱她的爹娘,即使会早夭,可生前却也能享受爹娘的疼爱,死后步入轮回。

    可是如今……想到言妩的消失,她的恨意便再也掩饰不住。

    贺绍廷搂着她的力度又不禁添了几分,片刻这后,他才缓缓地将从玄清口中问来之事一一向她道来。

    唐筠瑶没有想到他居然这般主动地玄清的口供告诉自己,一时诧异不已。

    贺绍廷见状微微一笑,就像小时候那般捏了捏她的脸蛋:“你来找我的目的不就是想知道他招供了什么么?这会儿我主动些,坦白些,你是不是应该高兴些了?”

    唐筠瑶双唇一抿,便抿出了那对小梨涡,踮起脚尖飞快地在他唇上轻啄一下,甜甜地道:“高兴,可高兴了,这是给廷哥儿的奖赏。”

    贺绍廷的嘴角无法抵制地扬了扬,明亮的双眸里全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他缓缓低下头去,额头抵着她的,喟叹般在她耳边低语:“还有三个月……”

    “什么三个月?”唐筠瑶环着他的脖颈,芙颊泛红,一双翦水明眸水汪汪的,不解地问。

    “还有三个月你便及笄了。”贺绍廷从来不知道三个月竟会是那样的漫长,漫长得教他心焦。

    唐筠瑶一下子便明白他的言下之意,心里软软的甜甜的,却偏要道:“及笄了的话,娘一定会拘着我在家里哪儿也不能去,我们便再不能见面了。”

    “及笄了,我便可以上门提亲。”说到两人的亲事,小贺将军脸上又是期待又是欢喜。

    “你便知道我爹娘一定肯答应的么?”唐筠遥故意道。

    “他们若是不肯答应,一定是觉得我做得还不够好,不能让他们完全放心将宝贝女儿交给我。我要做的便是要让他们相信我,相信我这辈子会对你很好。”贺绍廷望入她的眼底深处,认真地回答。

    这人真是的,不过是开个玩笑,偏也要回答得一本正经!唐筠瑶心里美滋滋的,脸上的笑容也渐来越灿烂。

    暂且关押着玄清的地牢里,赛神仙由曹胜领着去见了玄清。

    看着躺在地上伤痕累累毫无半点生机,仿佛是个死人一般的玄清,纵然是隔了二十多年,可他还是一眼便认出,认出此人便是他的空无师弟。

    玄清察觉有人进来,眼睛却是眨也不眨,对自己的生死已经毫不在意了。

    “师、师弟,空无师弟……”一道熟悉又陌生,却带有几分哽咽的声音在地牢里响起,他的身体一僵,不敢相信地转过了头,一眼便看到了一张锁在记忆深处的熟悉面孔。

    “平真师兄……”他哑着嗓子唤出了久违的名字。

    “你……这又是何苦呢!”赛神仙含泪长叹,久别重逢的师兄弟俩,明明满腹话语要说,可偏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知道自己辜负了师父的一番苦心,落得今日下场也是咎由自取,如今唯一心愿也不过是求个速死。”

    “求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做了恶,要遭报应了,却想要速死,你可曾问问被你所害的冤魂可答应,我可答应?!”女子冷厉的声音伴着她轻柔的脚步声传了进来,赛神仙回头一望,便见唐淮周与唐筠瑶兄妹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

    “好了,你要见他一面,此刻也见着了,也该离开了吧!”唐筠瑶冷着脸望向赛神仙。

    赛神仙张张嘴欲说几句求情的话,可对着她满脸的冷漠,再想想许伯儒一家冤魂,终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走吧!”唐淮周脸色阴沉,语气没有半点客气。

    知道了妹妹两辈子的经历后,他对这些道士可谓深恶痛绝,纵然知道眼前这位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可单凭他与玄清妖道的关系,也让他对他难生出好脸色来。

    曹胜也朝着他做了个‘请’的动作,他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最后深深地望了玄清一眼,转身迈步离开。

    待他离开后,唐淮周一扬手,曹胜便拱了拱手,带着跟在身后的两名兵士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守在外头。

    “玄清,空无,还是前朝如同垃圾一般被逐出宫的不知名皇子?”唐筠瑶的语气相当轻柔,说出来的话却如同蘸毒的利刃一般,一下又一下地往玄清心口上扎,直扎得他鲜血淋漓,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既难堪又愤怒。

    见他终于褪去了那死气沉沉,仿若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淡然,唐筠瑶便知道自己的话凑效了,正要往他走前一步,却被警觉的唐淮周伸手拦住。

    唐淮周警告性地瞪了她一眼:戳人痛脚可以,但是不准靠得太近!

    唐筠瑶看明白他的警告,无奈地摸了摸鼻端,不得不退后一步。

    她清清嗓子,朝着玄清愈发轻柔地道:“像你这种已经被驱逐放弃,甚至连皇室都懒得记载之人,身为荀氏皇室唯一嫡公主的芳宜,又岂会瞧得上你。若不是你从紫阳道人那里学了满身本事,尚有利用之价值,只怕她根本不屑于承认你的身份,自然连‘皇叔’也吝于叫一声。”

    “让我猜猜她当年是如何哄骗你的。必是说待大业得成,便会追封你的生母,将她的灵位迎入皇陵,与‘先皇’共享太庙。啧,这种鬼话你也相信?一个地位低贱的宫人,又岂配受荀氏皇族香火?又岂配与她的母后平起平坐?”

    “知道么?你、不、配!”最后,她一字一顿,重重地道。

    玄清的身体剧烈地颤栗着,双手死死地握紧,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少顷,似是拼尽力气一般大吼:“你胡说!你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