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蜜霸宠:首席的失忆小娇妻 > 1032.第1032章 去讨讨堂主欢心吧(一)

1032.第1032章 去讨讨堂主欢心吧(一)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甜蜜霸宠:首席的失忆小娇妻最新章节!

    梁安雅看着薇妮:“笑笑吃惯了母乳加牛奶,我想以后每天过来喂笑笑。”

    如果能每天过来看笑笑,至少放心些。

    薇妮脸色微变,笑笑每天要吃好几餐。

    如果梁安雅每天过来几次,那还是母女分开么?

    跟在她自己那儿有什么区别?!

    她果断说道:“不用麻烦梁小姐了。我会再专门雇佣一个奶妈保姆,每天在Miyasha的奶里面加母乳,一直到Miyasha慢慢习惯不再喝母乳。”

    梁安雅脸色一白。

    “好了,请回吧,Miyasha要睡觉了。”薇妮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手一挥。

    “薇——”梁安雅正要上前再说,却被贝丝拉住手,只能默默看一眼不远处的笑笑,跟贝丝一起出去了。

    ……

    离开薇妮住所后,梁安雅沿着走廊,无声无息地走了很长一段路。

    贝丝跟在后面,感觉有些胆战心惊。

    梁小姐的沉默,比起昨晚上大吵大闹让堂主把笑笑还给她,更绝望。

    “梁小姐……你不要多想,可能再过段日子堂主就会把笑笑给你了呢?”贝丝忍不住安慰。

    可这句安慰,却仿似一剂强心针,梁安雅脚步一刹,突然间,疯狂朝楼上跑去!

    她气喘吁吁地跑到顶楼。

    他的房间外跟昨天一样,有下属守着。

    见状,几人上前拦住。

    她不顾会不会受伤,倾尽全力地一边往人墙那边冲,一边大声:“司御衡,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我不跟你吵!”

    “梁小姐请冷静,堂主没说要见你——”

    “他没说要我见我,可我要见他!”她继续挣打着,闯着,几番下来,手肘、膝盖撞在人墙上生疼生疼,却仍是不罢休。

    “梁小姐,你这又是何苦?这样下去,你会受伤的。”下属奉劝。

    “你们让我跟司御衡见一面,一面就好!”

    “不行,梁小姐,再这样下去,我们真的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房间的门哐啷一声丢开,修长跋扈的人影大步走出,冷冷看过来。

    下属们望过去:“堂主——”

    他终于肯见自己了!

    梁安雅反应过来:“司御衡,真的是你让人把笑笑给薇妮照顾的?”

    “是。”他短短一个字,回绝了她的期盼。

    “司御衡,笑笑这么小,你就让她离开我?拆散母女,你还有人性吗?”

    “我只知道,让她跟着一个不靠谱的母亲不会有好处。放心,薇妮很细心,照顾笑笑不会有问题。”

    “司御衡……薇妮再怎么细心,也不是笑笑的母亲,别人会比我照顾得更好吗?!”

    “甜心,你这个母亲也不见得比别的女人好。别忘了,在华夏,你换尿布还不如我娴熟,平时都是你老爸帮你带外孙。我看你的心智年龄,比笑笑也大不了多少。”他调侃。

    “……”她面红耳赤。

    “总之,这段日子安分守己一点。不要再做任何我不满意的事,我会考虑让笑笑重新搬回去跟你住。否则,“他眸光一闪,耸耸肩。

    她鼻头一酸涩,缓缓朝他走过去。

    下属见她情绪平稳了一点儿,对望一眼,让开一条小道。

    她走到司御衡面前,扬起颤抖的脸蛋:“笑笑一天都没离开过我,我刚刚过去时,她在哭,我一去,她就没哭了。司御衡,你知道一个母亲看不到孩子的心情吗?无论我怎么惹怒你,你用别的办法惩罚我好不好。”

    她极少用这样低柔乖顺到尘埃的语气跟他说话。

    在他面前,她一直就是只张牙舞爪的野猫。

    此刻,却双眸水汪汪,浑身有种虚脱的脆弱,仿佛一触即倒的瓷娃。

    几乎一瞬间,司御衡心头动了一动,最终却沉淀下了心情:“刚才的话,我不想重复一遍。”

    说罢啪一声,关上房门。

    走廊上,恢复了寂静。

    贝丝冲过去,扶住梁安雅:“梁小姐也听到了,堂主都说得很清楚了,过段日子,就会把笑笑抱回来。”

    梁安雅浑身抽干力气一般,浑浑噩噩地跟着贝丝转身下楼,却听不进贝丝的劝慰。

    过段日子再把笑笑还给自己?

    这个“过段日子”是什么时候?

    一个月?两个月?

    半年?亦或一年?

    更或者,看那男人阴晴不定的心情?!

    明明是她的亲生骨肉,凭什么非要交给另一个女人照顾?!

    昨晚上,她尚且报着一丝希望,觉得司御衡可能只是吓唬吓唬自己,第二天就会将笑笑给自己了。

    可此刻,她才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是来真的,根本暂时不准备把笑笑还给自己。

    她也以为自己可以无所谓,如贝丝说的,将笑笑就交给薇妮,等待司御衡回心转意把笑笑还给自己。

    可今早去薇妮房间,看到一夜没见面的笑笑,她才明白,自己根本做不到。

    憋了好久的泪水哗啦啦的破闸而出,她蹲下身,抱住膝盖哭起来。

    贝丝吓了一跳,无论如何却也劝不住。

    **********************

    在房间里把自己关了几天,梁安雅消瘦苍白了不少。

    这天,贝丝看见她吃了两口饭就推到一边,终于看不下去了:“不如下楼去走走吧。”

    刚来A国,梁小姐还挺会找乐子的,不让自己闲着,每天陪宝宝玩玩,上上网,看看书,说话了解A国的本土人情,下楼遛狗,晒晒太阳…

    这几天,俨然像是霜打的茄子,蔫了。

    梁安雅坐在飘窗上,抱着膝盖,摇头。

    哪有心情?而且下楼能干什么?以前还能遛狗,现在……

    那不是触景伤情吗?

    想起国王王后,她心里又忍不住有些刺痛。

    这段日子,她再没看见国王和王后,也根本不敢多问两只狗如今的情况。

    不过看笑笑这件事,这男人真的是心狠手辣,国王和王后,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下场堪忧了!

    念及此,她攥攥拳,咬牙切齿。

    司御衡……你这个狼心狗肺冷酷无情的!

    贝丝见她还是不愿意走动一下,眼珠子一转:“梁小姐,我刚才去厨房给你端饭菜时,听其他佣人说,待会儿保姆可能要带笑笑下楼晒太阳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