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天下 > 第一一七章八闽之乱(4)

第一一七章八闽之乱(4)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明天下最新章节!

    第一一七章八闽之乱(4)

    海浪奔涌,潮声呜咽。

    施琅很希望这些贼人回过头来杀掉他,这样,还能拖一段时间。

    可惜,不论他如何大喊大叫,那些贼人也听不见,眼看着三艘福船就要离开,施琅用尽全身力气,将一艘小船推进了大海,带着一支竹篙,一柄船桨,一把刀就义无反顾的冲进了大海。

    黑夜中,福船不敢孟浪行事,升起一面小帆引着侧风缓缓地向大海深处漫溯。

    此战,韩陵山所部战死一十九人,伤六十三人,失踪两人。

    战死的人未必都是被郑芝龙的部下杀的,失踪的也未必是郑芝龙的部下造成的。

    韩陵山在清点人数的时候,听完玉山老贼的禀报之后,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些人在得知此次刺杀的目标是郑芝龙的时候,有些胆怯不前,有些暗中犹豫,更有人想要通风报讯。

    玉山老贼多年来统带的都是散兵游勇,乌合之众,自然有一套属于自己的驭人之法。

    他们的脑子不够用,所以能用的法子都是简单直接的——只要发现有人犹豫不前,就会立刻下死手清除。

    基于这种原因,战死的人就战死了,不会有任何的补偿,倒是,受伤的却获得了更多的赏赐,这就是玉山老贼们对这些人唯一展现出来的一点仁慈。

    海船颠簸着来到了大海上,此时,海平面上也出现了一丝鱼肚白。

    有太阳,就有方向。

    三艘船的船老大在第一时间就挂上了满帆,在海风的鼓荡下,福船如同利箭一般向太阳所在的方向狂飙。

    施琅拼命地划着小船追赶,不论他如何努力,在黑夜中也只能眼看着那三艘船越走越远。

    天明时分,他呆滞的坐在小船上,在他的视野中,只有三点帆影正慢慢的消失在太阳中。

    直到现在,他只知道那三艘船是福船,至于有什么有别于其余福船的地方,他一无所知。

    一官死了。

    从爆炸开始的时候施琅就知道一官死了。

    在爆炸发生之前,他还进去向一官禀报——太平无事!

    才出来不久,爆炸就开始了。

    而那个时候,正是一官给他兄弟献上一杯酒,希望他在天国的兄弟保佑郑氏一族平安的时候。

    施琅仰面朝天倒在小船上,愧疚,疲惫,失落各种负面情绪充满胸膛。

    比起这些负面情绪,在战场上的挫败感,彻底击碎了施琅的自信。

    以前的时候,他认为在海上,自己不会畏惧任何人,哪怕是荷兰人,自己也能无畏的迎战。

    昨晚,他失败了,且失败的很惨。

    如果不是因为天黑,有海浪掩护,施琅明白,自己是活不下来的。

    他一向认为自己武技超群,悍勇绝伦,可是,昨晚,那个身材并不高大的黑衣人彻底让他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悍勇绝伦。

    一个照面的功夫,他就败的一塌糊涂,如果不是在承受敌人最后一击的时候用手垫了一下,他相信,那一膝盖足够让他的脖子折断。

    现在,施琅之所以觉得羞愧,完全是因为他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被敌人打昏了,还是他因为胆子被吓破故意装昏。

    如果他是被打昏了,那么,他脑海中就不该出现这支黑衣人军队横扫海滩的模样,更不应该出现张望举着斩马刀跟敌人作战失败,最后眼睛被打瞎,还奋力还击的场面。

    一官死了,所有的护卫都死了,就剩下他一个人活着……这样活着,比战死还要来的耻辱。

    十八芝回不去了。

    一艘不是很大的帆船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或许是因为他这艘小船距离海岸太远了,也或许是这艘小帆船正好缺这么一艘小舢板,有人用钩子勾住了他的小船。

    一个壮汉站在船头,从他的胯.下传来一阵阵腥臊气,这味道施琅很熟悉,只要是长久出海的人都是这味道。

    壮汉从小帆船上丢下来一块木板,示意施琅可以抱着木板游水上岸。

    施琅举起小船上的竹篙,引得船上的船夫们一阵大笑。

    然后,施琅就闪电般的将竹篙插进了那个高高在上的船夫的谷道,就像他昨日里处理那些刺客一般。

    施琅大叫一声用力的将竹篙连同那个壮汉推了出去,自己却双手抓住绳索,嘴里叼着长刀攀上了小帆船。

    船夫们被这个恶鬼一般的汉子吓坏了,直到施琅跳上帆船,他们才想起来反抗,可惜,满心羞愧的施琅,此时最希望的就是来一场有来无回的战斗。

    这一次,他战斗的极为投入,刀光所到之处,血光乍现!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小帆船正在海面上转着圈子。

    而甲板上满是尸体。

    他从装水的木桶里挖出一勺子水,嗅了嗅,还好,这些水没有变质,水里也没有生虫子,咕咚咕咚喝了半桶水之后,他就开始清理小帆船。

    海上酷热,尸体不能久留,固定了船橹,整理了船帆,让它继续朝东方行驶,他就把那些残破的尸体丢进了大海。

    帆船跑的很快,施琅根本就不管这艘船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只是不断地从大海里提上海水,冲刷那些已经发黑的血迹。

    海水冲刷血迹非常好用,不一会,甲板上就干干净净的。

    他不敢停下手里的活计,只要稍有空闲,他的脑海中就会出现一官四分五裂的尸体,以及张望最后那声绝望的吼声。

    甲板被他擦洗的干干净净,就连昔日积存的污垢,也被他用海水冲洗的非常干净。

    忙碌了一整天,又大半个晚上,还跟强敌作战,又划了半晚上的船,又战斗,又干活……终于施琅两腿一软,跪倒在甲板上。

    眼前是苍茫的大海。

    施琅跪在甲板上说不出话来,却带着哭腔唱了起来……

    “海水深深索呀索原在,四十日乌寒来。

    刻苦耐,刻苦耐;

    心想死掉本命路,想着家贫呀又再来,

    又再来!”

    声音嘶哑,歌声自然谈不到好听,却在海上传出去老远,引来一些白色的海鸥,围着他这艘破旧的小帆船上下飞舞。

    云杨啃着红薯偷偷地看云昭。

    云昭坐在柿子树下面仰面朝天看着树上的已经变得红彤彤的柿子。

    云杨很想把另一只手里的红薯递给云昭,却多少有些不敢。

    他已经很久没有跟云昭明白的说过要钱这种事了,可是,不要钱,他潼关军团的费用总是不够用,所以,只好给云昭养成看到红薯就给钱的习惯。

    目前看起来不错,至少,云昭在看到他手里红薯的时候,一张脸黑的如同锅底。

    这就对了。

    云杨心中其实也是很生气的,明明这家伙给各处拨钱的时候总是很大方,可是,到了军队,他就显得很是吝啬。

    明明可以一次给一年钱,他偏偏要三月一给。

    三月给一次也不全乎,只给八成左右。

    军中人员的俸禄军务司是从来都不拖欠的,粮秣也是不缺,可就是军中用来操演,训练,开拔的费用总是不足的。

    为这事,他曾经跟军务司的人吵过,跟政务司的人吵过,甚至跟云昭抱怨过,可是,不给军中多余的钱,这似乎是蓝田县上下一致的意见。

    要说大家伙都看不起当兵的,可是,当兵的拿到的平均俸禄,却是蓝田县中最高的,平日里的伙食也是上等。

    云杨知道这是中枢羁縻军队的一个手段。

    云福那个老奴,李定国那个桀骜不驯的,高杰那个远在天边的家伙们受这样的羁縻是必须的,云杨不认为自己身为潼关军团主帅,没什么必要受到金钱上的羁绊。

    云昭的手边放了两只红薯,一个中等大小的,一个小的,中等的表示一万枚银元,小的表示五千银元,云杨还在犹豫要不要再放一个小的上去。

    “不给你超出额度的钱,是规矩。”

    云昭没有动红薯,淡淡的看了云杨一眼。

    “兄弟们训练的裤子都磨破了,夏日里光屁.股训练凉快,可是,天冷了,不能再光屁.股训练给你丢人了。”

    “怎么总是这个借口,你们军团一年冬夏两套常服,四套训练服,如果还是不够穿,我就要问问你的副将是不是把配发给将士们的东西都给贪污了。”

    云杨连忙摆手道:“真的没人贪污,军法官盯着呢。就是钱不够用了。”

    云昭冷笑一声道:“四个军团加上一个即将成型的军团,就你云杨一年靡费的国帑最多,我知道你眼馋雷恒军团的武器配置,我明白的告诉你,以后组建的军团将会一个比一个强大。”

    云杨愤愤的取过放在云昭手边的红薯,狠狠咬一口道:“好东西难道不应该先紧着我这个看家狗用吗?”

    云昭瞅瞅云杨道:“你也看不了多长时间的家了。”

    云杨叹口气道:“你也别跟我怄气,我不要新装备,也不要钱了,你也别把我派出去,让别人看着家门,我委实放心不下。”

    云昭笑道:“你呀,就这一点看的明白。”

    说着话拿起那个大一些的红薯咬了一口,云杨看的喜笑颜开。

    “我手头最近比较宽裕,可以给你分派一点,就一万枚银元吧,其余的不能给你,岭南之地将会有大变局,我们要提早布置。

    如果事情发展的顺利的话,我们将会有大笔的钱粮投入到岭南去。”

    云杨点点头道:“我知道,听说韩秀芬在海上混的不错,韩陵山也去了岭南,应该能打开岭南的局面,你是要开拓海路是不是?”

    云昭点点头道:“只有通过海路运兵,我们才能瞒过建州人,瞒过李洪基,瞒过张秉忠,瞒过大明朝廷!”

    云杨嘿嘿笑道:“这些机密你其实不用告诉我。”

    云昭白了云杨一眼道:“不告诉你事情真相,你以后会跟海军无休止的争夺军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