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天下 > 第一一七章对症下药(感谢飞翔家八戒老友的白银盟打赏)

第一一七章对症下药(感谢飞翔家八戒老友的白银盟打赏)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明天下最新章节!

    第一一七章对症下药

    罗雅谷的想法是对的。

    云昭从来没有想过让他们离开蓝田县。

    不仅仅是他,其余的外国人也是同样的命运。

    这些人在蓝田县做了很多研究,同时也接受到了云昭很多新奇而准确的建议。

    所以,现在的汤若望,罗雅谷这些人的眼界远远高于一般科学家。

    云昭是一个很自私的,非常自私,科学无国界这种话对他理念就是一种伤害。

    他是政客,以前就是,虽然官职很小,也是一个政客。

    政客做事的时候从来不考虑伟大,他们是一群能从清汤寡水中捞到精华的人。

    很多时候,他们连别村的人都不考虑,更不要说别的国家了。

    云昭从来就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国人,以前是国人,现在来到大明世界依旧是国人,心肝脾肺肾都是,这一点没什么好质疑的。

    所以,里外他分的很清楚。

    刘明亮,张传礼,韩秀芬他们可以去欧洲哄骗一下那些懵懂的科学家,带回来一些还处在萌芽状态的好东西。

    至于送出的东西也必须上档次,比如,丝绸,比如茶叶,比如瓷器,比如纸张。

    这样的来往对于云昭这种人来说就是合适且恰当的。

    这么些年下来,汤若望,罗雅谷这些人对云昭的了解很深了。

    这是一个文明,又野蛮的人,这是儒雅又残暴的人,这是一个目光远大又睚眦必报的人,这是一个博览群书又不学无术的人,这是一个慈悲为怀又杀人如麻的人……

    把世上所有的矛盾体统统放在云昭身上,都不足矣描述此人。

    很多时候,汤若望,罗雅谷跪在耶稣像面前,无数次的祈祷,希望万能的主能够帮助他们从魔鬼手中逃脱。

    谁是魔鬼?

    云昭就是。

    只有魔鬼全身上下才会如此的矛盾,才会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也只有魔鬼才会经常有一些天才的想法,克服他们在研究过程中遇到的一个又一个的难题。

    好在,蓝田县在罗雅谷等人看来,即便不是天堂,也跟天堂相差无几,所以,汤若望,罗雅谷等人在工作之余努力的传教,亲切的与玉山书院里的孩子们热烈的交谈。

    当他们身边围拢了很多孩子的时候,他们发誓,他们已经找到了在大明世界正确的传教方式。

    因此,他们努力的教授这些孩子上帝的语言,这些孩子也学的认真,非常的认真。

    就在这些孩子逐渐长大,开始接触圣名教义的时候,汤若望等人绝望的发现,那些已经学会上帝语言的孩子们渐渐地就不来了。

    直到一批又一批的孩子学会他们的语言之后离开,汤若望等人这才明白。

    这些孩子之所以会喜欢他们,围拢在他们身边,对他们持礼恭敬的原因仅仅是——要学一些欧洲语言而已。

    那些孩子的进步速度是惊人的,很多时候,罗雅谷都在想,如果自己这群人再也没有价值的时候,那个年轻的暴君会不会把他们统统贬为奴隶,跟那些欧洲来的奴隶一样,每日里辛苦劳作,却得不到一文钱的报酬。

    然而,这些奴隶生活的很愉快……这又是矛盾的……他们只是没钱而已……云昭并没有克扣他们的口粮,也没有阻止他们自由的结合,更没有把他们当做礼物随便送人,或者随意的杀戮。

    生病的奴隶会得到完善的救治,死亡的奴隶会得到牧师的安慰,最终幸福的回归天国。

    仅仅是没有钱而已!

    而钱对这些人来说用处不大,牛羊是自己饲养的,粮食是自己耕种的,就连水果,果酱也是自己创造的。

    他们在这座雄伟的大山上愉快健康的生活着。

    一只细腰大屁股的蜜蜂落在云昭的肩膀上,就着冬日的阳光摩擦着两条后腿,他的后腿位置上沾满了花粉。

    蜜蜂仅仅在云昭的肩膀上停留了片刻就飞进花丛里去了。

    云昭脱掉裘衣,站在玻璃暖房里,穿这个东西非常的不应景。

    玻璃暖房并不算大,也就不到半亩地的样子,不过暖放里面却百花盛开。

    这里本身就有一股子热泉,水没有什么特色,在玻璃作坊按照云昭的要求擀面一样的擀出很多平板玻璃之后,这座没用的热泉就有了用武之地,成了一座花房。

    也成了玉山书院里最让人向往的地方。

    云昭来这里是要给母亲采一枝杏花带回去的。

    今天是母亲的寿辰,不过,以关中人的规矩,不到五十一般不举办寿宴,而母亲距离办寿宴的时间还长的很呢。

    往年,也就是召集一些书院里的丫头们,以及家中的姐妹,吃喝胡闹一顿也就过去。

    平日里花房只允许园丁跟喜爱花木的韩度先生进入,学生是万万不会被准许进入的。

    今天麻烦了,因为云昭进来了,然后就有一群女学生跟着进来了。

    这是一件很没有规矩的事情,她们却不是很在乎,虽然漂亮的几乎没有,她们依旧是这座书院里的宝贝,有一个大着胆子进来,然后就进来了一群。

    花房里面的花没什么特殊的,春夏的时候很常见,问题是在这个能够冻死狗的日子里再看到鲜花盛开,这就足够让这些女学生们无视云昭的威严。

    不过,话说回来了,在这些女学生面前,云昭也没有什么威严可言。

    “杏花啊……”一个方脸的丫头用怪声调调侃云昭,这个死丫头长着一张方脸却梳着一个非常流行的挑心髻,这让她的一张脸顿时就变成了孩子手绘的扑克红桃。

    “家母寿……”

    才说出三个字,云昭就恨不得捂住自己的嘴巴。

    果然,这些小女子听了这三个字之后,立刻就欢呼起来,不用云昭吩咐,她们就冲向了暖房里的花卉。

    “呀,安人过寿,我们该去祝寿……你说这朵花我插在鬓间可好?”

    这是一个梳着双飞燕发髻的矮小姑娘说的混账话。

    “安人寿辰我们自然是要祝贺的,你说我们拿什么寿礼呢?我写一张《百寿图》怎么样?”

    说这话的是一个梳着牡丹髻的胖姑娘说的,她的脑袋很大,弄了牡丹髻之后如同一头雄狮般威武。

    “我这就收拾画具,去了大宅子给安人手绘一幅画像,你把这枝桃花插在我左边……”

    “我最近学会了洞箫,正好请安人听听,给点教诲……”

    “我存了两个好大的爆竹,只开花不发响声的那种,等天黑之后正好请安人赏玩。”

    “我无所谓,反正安人是喜欢我的,只要我去清唱一段我写的小曲,安人一定高兴。”

    听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废话,云昭高声道:“家里今天没有布置酒宴!”

    那个贯会唱曲的小姑娘道:“休要诳我们,只要我们去了安人就会置办酒宴。”

    云昭的脸皮抽搐一下道:“今天清静……”

    话没有说完,这些采到适合自己发髻的鲜花的小姑娘们又急匆匆的走了,连云昭的话都不肯听完。

    云昭瞅一眼手上的杏花,对欲哭无泪的花匠道:“以后不准她们进来。”

    花匠幽怨的瞅着云昭道:“她们平日里就不来,是您来了,她们才有机会进门,刚才蜜蜂放跑了不少。”

    “这是你的事情,花死了小心韩先生不饶你。”

    说罢,云昭就小心的把这枝杏花用带来的暖笼包起来,提着暖笼下了玉山。

    今天,母亲的心绪不好,在父亲的灵位前念了半天的经,就一直留在卧房里懒懒的不愿意起身。

    所以,云昭觉得母亲应该再见见这些长相不怎么好的小姑娘,希望母亲被她们的乐观,活泼的模样带动的高兴起来。

    看到她们,母亲就会想念起自己少女时候,毕竟,她少女的时候可是西安城里不多见的美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