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大相师 > 第583章 怪老头

第583章 怪老头

作者:孤帆远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桃运大相师最新章节!

    王谦说完老大之后便不再说,然后继续说道:“这位老大。”

    “老大?你小子倒是有些意思。”这老者听见王谦称呼他为老大,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看到这个笑容就连安红豆都被感染。

    不得不说有些人平常看上去没什么了不起,但是一旦他展露出笑容你就会知道他的真正魅力。

    “请问这里的售货员去了哪里?”王谦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现在正是上班的时间,可以这家店却没有人。

    他看着老者的样子,也不像是一个售货人员。

    “售货员吗?小子,你买东西就买东西,非得找什么售货员?来来坐坐,老朽倒想看看你这么年纪轻轻的年轻人,走到这间医疗器械店来是要买什么?”老者呵呵一笑道。

    王谦听到这老者的话,也是微微摇了摇头。

    索性坐下,反正时间还来得及。

    和这有意思的怪老头聊会儿天儿也挺好。

    “这位老大,你不让我买东西,那你到这里来干嘛?难道就是坐在这里喝茶吗?”王谦反问道。

    而这个老者听到王谦的话之后就是嘿嘿一笑,没错:“老夫到这里来就是喝茶来的。”

    “老夫给你倒上一杯!”这老者说罢拿起了桌子上的茶壶。

    茶壶非常的考究,是来自于福建的建盏。

    建盏所讲究的就是异彩纷呈,不拘一格。

    茶杯的造型很平产,但是茶杯的染色很是夸张,就如同天上的星云一般。

    如果不喜欢的人会觉得这茶杯有些花里胡哨,而喜欢的人才会欣赏那色彩的每一丝渐变纹路。

    老者给王谦倒了半杯茶。

    王谦将茶杯端起,而后一股清香淡雅的茶香沁入到王谦的鼻尖。

    王谦的眼前登时就是一亮:“好茶!”

    “呵呵,小子倒是懂些门道,那你知道这是什么茶吗?”老者眼露考验之色。

    王谦看着红色的茶汤,脸上带着一丝疑问的说道:“难道,不是大红袍吗?”

    老者傲然一笑:“大红袍?像那种东西,有钱人就能喝到,又有什么意思?这可是老夫我亲自采摘的茶,亲自种的茶树,大红袍可以买到,我这红茶市面上确实买不到,茶叶也是老夫亲手炒制!”

    王谦听到这老者这么说,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一丝尊敬的神色。

    他端起了手中的茶杯轻轻一品。

    果然不同于大红袍的那种香气,茶杯中的茶叶香气虽然扑鼻,但是口味却很清淡。

    就想平淡却又淡淡苦涩的人生一般。

    老者看到王谦脸上露出了欣赏之色:“小子,老夫观你也是一个爱茶之人,今后有机会便可以到这里来喝茶。”

    安红豆看见王谦和那个不正经的老者,已经在那里扯上了茶道,急的她便是直跺脚。

    “王大师,怎么办?怎么办?已经九点半了,距离中午……”

    “不急。”王谦看到安红豆那份模样,摇了摇头笑道:“没有关系,放心,不就是一套针灸的银针吗?即便这里不卖,别家店也会卖的,等我喝完了这杯茶之后,我们便走怎么样?”

    听到王谦这么说安红豆这才终于放心。

    她最怕王谦和这个老者喝起来就是没完,一番侃大山下来,指不定要侃到什么时候。

    没想到这老者听说王谦是来买针灸银针的时候,脸上登时就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这么说。你今天此来的目的是来买针灸的银针?”

    “没错,老…大。”王谦尴尬的说道。

    他发现这老者正经起来的时候竟然别有一番威势。

    这老者抚了抚额下那花白的胡须,脸上带着一丝好奇的说道:“老夫看你的面相和骨龄还不到25岁,今年想必也就23岁吧。”

    王谦呵呵一笑道:“老大,我今年22岁。”

    “这么年轻?不知道小友师承何人,可有师傅?还是说家传的针灸手艺?”老者已然是露出了兴奋的目光。

    王谦想到了自己的师傅,叹了口气说道:“我是师承于我的师傅,至于我师傅的名号,确实不方便提及,再说师傅他老人家已经驾鹤而去,我也不想有朝一日,如果我失手了会连累到师傅的名声。”

    “呵呵呵,你这小子说话倒是有些意思,不像有的人,在自己师傅那里学到了一点皮毛,就出来给人看病,出了什么事情连带他的师傅都跟着声名尽毁。”

    正在二人说话的时间,王谦听到了一串脚步声,从柜台的后方传来。

    一个身材微胖梳着马尾的小姑娘捧着一个盒子,朝着老者走了过来:“钱老,这是您的银针。”

    这小姑娘看见王谦坐在那里和钱老喝茶,再看见立在王谦一旁的安红豆,便有些好奇的问道:“钱老,这就是您曾经提到过的徒弟吗?”

    原来这个老者姓钱,王谦想到。

    钱老“嗯。”了一声。

    王谦听到钱老嗯了一声,当时就是脸上都出现了黑线。

    他什么时候成了这钱老的徒弟了?这老头未免太过无耻了一些吧?

    “我说钱老,我什么时候是你的徒弟了?”王谦一脸不可思议之色的看着钱老。

    钱老听到王谦否认,接着说道:“嗯,他不是我的徒弟。”

    那个女孩听到钱老这么说,似乎早已经见怪不怪,扑哧一笑说道:“钱老,你就知道逗别人玩儿!”

    “你这小丫头,回去卖你的银针!”钱老故作嗔怒。

    而王谦则是盯上了钱老手中的盒子。

    那是一个20厘米见方的盒子。

    盒子的用药十分讲究,乃是最纯的红木。

    在盒子的四周雕刻着一些吉祥的云纹。

    盒子还被一个银色的锁头锁住。

    “钱老,你这盒子里……”王谦看到盒子,而后特意的运用自己的灵觉去感受了一下,从那盒子当中竟然传来了一股灵气。

    这老者手中的银针绝对是传世之宝。

    而且这银针也绝对经历过许多最为名贵的药材浸泡,像是这银针真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王谦当时便起了心思。

    “臭小子干什么?你不说不是我的徒弟吗?怎么?刚见了老夫的宝贝,就开始惦记老夫的银针?”那钱老听到王谦的话,当时就抱住了自己的盒子。

    似乎怕王谦会抢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