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大相师 > 第326章 一个好消息

第326章 一个好消息

作者:孤帆远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桃运大相师最新章节!

    古林孤身一人在地下室只感觉到背部一阵阴冷,他还以为是这里的人都走开之后所导致的,他将每一个实验仪器全部关闭,做完这些之后古林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啪!的一声,整个地下室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之中。

    古林并没有去拉总闸,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疾步朝着门口走去。

    然而,那扇铁门似乎被风吹动了一般,砰!的一声关上。

    这一声响响彻整间地下室。

    所有的仪器似乎都发生了颤动。

    古林发现了一丝丝不对劲的地方。

    他向着门口那里走去,刚走出两步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绊了自己一下。

    “哎哟!”古林毫无防备之下,被绊的趴在地上,将鼻子都撞出了血液。

    等到他再次爬起身的时候,想要再度摸索着前进。

    他刚刚到达门口那里,却发现门口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女人,这人穿着一身民国时期的衣服。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她的脸。

    然而此时那个女人似乎对古林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深白的牙齿在淡淡在这黑暗之中格外刺目。

    古林当时吓的蹭蹭退后了几步。

    不过那个女人人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只见莫翠翠露出自己凶恶恐怖的一面,地下室的灯忽然全部打开,莫翠翠就这样出现在古林的面前。

    “鬼啊!!”古林叫的撕心裂肺,一路向里面奔跑,奔跑之间不停的拿桌上的实验玻璃器皿,扔向莫翠翠,莫翠翠轻易的躲过。

    莫翠翠就这样追了古林十分钟,古林的手上脚上全部是被玻璃划出了深深的血口,奄奄一息的坐在地上,已然是大小便失禁。

    王谦通过莫翠翠的眼睛看到这一幕,这才微微一笑。

    将莫翠翠收回到了五息珠之内。

    莫宁已经等了王谦20分钟,不知道王谦靠在医药公司外边的路灯下是在干什么。

    现在是清晨。

    街道上车辆已经少了很多,人们已经尽量的减少出门,在稀稀落落的街道上,王谦此时坐在莫宁的车内,呼吸着那种淡淡的药香。

    王谦也揉了揉眼睛,一丝丝疲惫感让王谦几乎要睡着。

    直到莫宁将王谦送回到星湖湾的别墅,王谦才醒来。

    这48个小时以来王谦一直在实验当中,没有丝毫的停歇,尽管他最后的药方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良,但是依然成本居高不下,一副药的价格要超过四五百。

    这就使得它的推广性很低。

    回到家之后,王谦正看到杨敏的车也同时开了回来。

    杨敏这两天已经忙的出现了黑眼圈,加班加点的工作之下,饶是杨敏这个工作狂人也是有些吃不消。

    杨敏看到王谦的门口停着一辆豪华的玛莎拉蒂,还有些纳闷当她看到王谦和一个陌生女人从这车上下来之后,杨敏的一张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个花心大萝卜!流感也挡不住他泡妞的步伐!如果不是芙兰告诉我,你的病情,我恐怕还要吃更多醋呢。”杨敏自己在心中暗暗道。

    而副驾驶的沈芙兰当然也看到了王谦和莫宁的身影。

    沈芙兰马上下车朝着王谦的别墅走了过去,杨敏无奈也只得跟了过去。

    此时,在别墅的一楼大厅当中,王谦回来之后第一时间将莫翠翠安排在了地下室去熬制新版的药。

    而他自己则是靠在沙发上,在那里翻找着脑海中的万物经。

    万物经当中,不仅记载着各种药材丹方,而且还有各自的性质以及种种可能。

    王谦以现在纯阳四重天的修为,也仅仅能够看到万物皆前边三分之一的内容,至于后边王谦是没有办法查看的。

    就在王谦察看万物经的时候。

    沈芙兰和杨敏走了进来,杨敏看到王谦在那里打坐,而莫宁则是靠在沙发上休息,还有些奇怪,这两个人难道进来就是喝咖啡的?或者说就是进来互相闭着眼睛坐着的?

    “咳咳……”

    一阵咳嗽声让王谦从深层次的冥想当中苏醒。

    沈芙兰略显那憔悴的面容出现在王谦的眼前,王谦看到沈芙兰的憔悴,有些心疼,他走到沈芙兰的身前。

    他翻看着沈芙兰的眼皮,时不时的捏开沈芙兰的嘴巴,去看看她的舌苔。

    “确诊是流感了?”王谦看着杨敏问道。

    杨敏点了点头。

    现在的杨敏带着足足有三层口罩,身为医生的她对这方面更是注意。

    没过多久,莫翠翠已经把药熬好,王谦将药递给了沈芙兰。

    沈芙兰闻着有香草气息的药汁,顿时就是眼睛一亮,她接过药只咕咚咚的喝了下去。

    之后惊讶道:“王谦,你还会做冰淇淋吗?”

    王谦摇摇头,女人和小孩子都一样,他将手搭在沈芙兰的肩头,沈芙兰不知道王谦要干什么,但是她也没有反抗。

    随后杨敏和莫宁就看到从王谦的手心当中出现了丝丝的白色雾气。

    这白色雾气一直延伸到沈芙兰的身体当中,滋润着沈芙兰的奇经八脉。

    将刚刚沈芙兰喝进去的药汁全部炼化完毕之后,沈芙兰的流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

    五分之钟之后,莫宁和杨敏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王谦。

    “王谦,你那天给林瑶和和尚喝的就是这种药?”杨敏问道。

    王谦点了点头。

    “可是为什么这种药不能够拿出去卖?”杨敏问道。

    王谦摇摇头说道:“这一副药当时要花费近万华夏币的价格,你觉得有多少人能喝得起,即使我一分钱不赚,这副药还要1万多华夏币,你想想。”

    听到这里杨敏也是摇摇头,她知道王谦说的对,华夏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消费能力,一万可能对于她们来说仅仅是吃一顿饭了,但是对于那些普通人民群众来说却是太过高昂。

    沈芙兰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王谦说道:“王谦,昨天郑老板和陈总给我打个电话,说要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咱们投资的药厂已经可以投产了,他们想问问金阳丹液的事。”

    “哦?”王谦听到沈芙兰说自己和郑老板一起投资的药厂已经可以投产,也是一阵振奋。

    他想到,医学协会靠不住,只有自己的药厂才能真正的解决这场厄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