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职场沉浮录 > 第361章 带到棺材里

第361章 带到棺材里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职场沉浮录最新章节!

    乔梁琢磨着,对徐洪刚来说,他自然是想和安哲和解搞好关系的,只是主动权不在他手里。

    对安哲来说,他主动和徐洪刚和解,不知有几分诚意,不知他是真的认为自己之前对徐洪刚的看法有些偏颇,还是另有其他考虑。

    而对安哲主动伸过来的橄榄枝,不知徐洪刚内心真实的想法如何,不知他对安哲今天说的话有几分相信。

    但不管怎么说,至少从表面上,自己的前老大和现老大握手言欢化干戈为玉帛了,这对自己来说好歹也算是一种解脱,起码不用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这样想着,乔梁暗暗松了口气。

    快6点半的时候,乔梁接到了邓俊的电话:“乔科长,安书记到哪里了?”

    乔梁看着外面的城市夜色:“邓主任,刚进城。”

    “晚宴定在6点半开始,各位领导和老干部都到齐了,都在等安书记呢,还有多久到?”邓俊的声音有些着急。

    “快了,最多半小时。”

    “抓紧。”邓俊挂了电话。

    乔梁刚想催赵强开快点,安哲在后座道:“邓俊打电话催的?”

    “是的。”乔梁点点头。

    “都进城了,急什么。”安哲不紧不慢道。

    听安哲这么说,乔梁就没催赵强。

    一会安哲道:“洪刚市长,小乔是因为什么事惹过景书记不快的?”

    听安哲这问话,他知道乔梁招惹过景浩然,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

    安哲既然问徐洪刚,乔梁就不用回答。

    徐洪刚接着把那次在松北喝酒的事如实告诉了安哲。

    “有意思。”听徐洪刚说完,安哲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就不说话了。

    安哲不说话,乔梁和徐洪刚也都不说话。

    虽然安哲说不着急,赵强还是不由加快了速度,6点50分到了江州宾馆,把车停在宴会厅门口。

    乔梁松了口气,不过到底还是迟到了20分钟。

    安哲下车往宴会厅走,徐洪刚和乔梁跟在后面。

    “安书记,大家都到齐了。”邓俊笑着迎出来。

    安哲点点头,继续往里走,骆飞、唐树森和冯运明正坐在宴会厅沙发上交谈什么,看安哲进来,都站起来。

    “安书记,就等你了。”骆飞笑笑。

    安哲刚离开阳山,骆飞就接到了秦川的电话,得知安哲要赶回来参加晚宴,心情很不爽,尼玛,本来定好的茶话会他不参加,吃饭的时候却又要来,自己刚春风满面主持完茶话会,最后的主角却不是自己。

    骆飞看看安哲身后的乔梁,秦川告诉自己了,安哲回来参加晚宴是这小子的主意。

    骆飞不由对乔梁又不满,靠,这小子真是多事,如果他不出馊主意,安哲说不定今晚就在阳山住下了。

    乔梁此时不知道骆飞会有这些想法,看看宴会厅,三桌老干部,第一桌是历年退下来的正厅,景浩然正坐在那里,其他两桌是退下来的副厅。

    艾玛,退休了吃顿饭都还讲级别。乔梁有些感慨,看来这级别是要带到棺材里了。

    安哲大步走过去,先从第一桌开始,依次和各位老干部握手,边寒暄边道歉,说自己因为公务没能参加白天的茶话会,这会又来晚了。

    这些老干部,有的年龄很大了,安哲和他们握手的时候,他们坐在那里没动,不知是真站不起来了,还是对安哲缺席今天的茶话会和晚宴迟到不满,觉得安哲有怠慢他们之嫌,对他们不够尊重。

    景浩然和安哲握手的时候是站起来的,他此时心情颇为复杂,自己虽然贵为前市委书记,但却是这群人中最年轻的老干部,自己这桌都是正厅,自己坐在这里,位次只能在下面。

    想起昔日无限的荣光和风光,景浩然心里顿感失落。

    和各位老干部寒暄完,安哲看着骆飞等人:“骆市长,我陪第一桌,你和唐书记分别陪另外两桌,洪刚市长跟我做副主陪。”

    骆飞点点头,看着冯运明:“运明部长,你跟我做副主陪吧。”

    冯运明笑笑点头。

    就来了5个市领导,安哲和骆飞各拉一个当副主陪,唐树森落单了。

    唐树森看看站在一边的钱伟山,招招手:“钱秘书长,你跟我做副主陪。”

    钱伟山答应着走过来。

    这样就安排好了,大家各自落座,准备开宴。

    乔梁把安哲的水杯放到他跟前,打算到外面去和工作人员一起就餐,安哲看景浩然和徐洪刚之间还空着一个位子,指了指:“小乔,你坐这里吧,给各位老领导搞服务。”

    乔梁微微一怔,卧槽,这一桌除了徐洪刚,都是正厅,自己一个小小的正科,坐在这里合适吗?

    看乔梁发怔,徐洪刚拍拍座位笑笑:“小乔,既然安书记发话了,你就过来坐吧。”

    乔梁于是过去坐下,转头冲景浩然恭敬笑笑。

    景浩然冲乔梁翻翻白眼,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尼玛,前几天这兔崽子还戏弄自己,又是要和自己合伙开发荒山,又是开麻辣烫,甚至还要去夜市烤羊肉串,没想到竟突然鹞子翻身到了这位置。

    景浩然当然对乔梁这突然的变化是很困惑的,这几天他一直在琢磨安哲这么做的用意。

    安哲刚到江州就推翻自己在任时的决议,给乔梁平反,虽然这处理决定表面上不是自己亲自做出的,但多少有些打自己的脸。

    而安哲让乔梁担任他的秘书,这一方面让景浩然出乎意外,另一方面又感到难堪,似乎这继任者做事丝毫不考虑自己的面子。

    想到这些,加上安哲缺席今天的茶话会和晚宴迟到的事,景浩然对安哲不由心里有几分不喜欢,自己在任上的时候,不管多忙,每年的老干部茶话会从来都不缺席。

    似乎,安哲是没意识到老干部的重要性,不知道老干部的巨大威力。

    酒菜上齐后,安哲站起来致祝酒词。

    安哲环顾了一下大家,朗声道:“各位老领导,老前辈,新市委班子今天举行这个市直老干部茶话会,一来向各位老领导和前辈表示亲切慰问,二来希望各位对新市委班子的工作给予大力支持……”

    大家都看着安哲,乔梁打量着这桌正厅级老干部的表情,一张张老态的脸上,有的沉静、有的微笑,有的冷峻,还有的面无表情。

    乔梁暗暗点头,这些老家伙可都是在官场经历过血雨腥风惊涛骇浪的,他们经多见广,阅历自然十分丰富,甚至每个人的经历都可以写一本厚厚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