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弃少 >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再当一天男朋友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再当一天男朋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都市最强弃少最新章节!

    唐娉婉出来后换了衣服,坐在沙发上依旧心情起伏。出奇地,她发现自己并不是特别生气,更多的好像只是害羞……对于凌飞的愤怒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想到这一点唐娉婉神情有些恍惚。

    “笃笃笃。”

    门外传来敲门声,唐娉婉不用猜也知道是凌飞。

    “没人。”

    门外的凌飞听到这话不由失笑,想了片刻绕了一圈又翻墙进来。

    听到咚的一声,唐娉婉忙站起来,跑过去准备把落地扇锁上。不过凌飞的速度显然更快,在唐娉婉准备动手之前已经开了门。

    唐娉婉瞪着凌飞:“出去。”

    “干嘛出去啊。”凌飞笑着上前一把就抱住唐娉婉。

    灼热的男人气息包裹全身,唐娉婉俏脸慢慢爬上霞红。这股感觉,很热,很烫,却也很温暖……

    凌飞双手拥着唐娉婉纤细腰肢,鼻间嗅着她身上因为沐浴过后尤为浓郁的香气。

    唐娉婉第一时间是想推开的,可莫名就是没推开,任由凌飞抱着她,似乎,自己也喜欢这样的感觉。

    “有件事和你说。”凌飞松开唐娉婉,凝视她的美眸,柔声道。

    唐娉婉让凌飞这么看很不好意思,推开凌飞转过身,坐回沙发,低着眼看茶几:“说。”

    凌飞在唐娉婉旁边坐下:“我参加了‘妙手仁心’的比赛。”

    “嗯?”唐娉婉挑眉,“蒋长英最近宣传的比赛?”

    “嗯。”凌飞端起茶几上唐娉婉没喝完的茶水,也不介意,喝了一口。

    唐娉婉脸上一红,瞪了眼凌飞一把抢走茶杯。捏着茶杯,唐娉婉面容清冷:“为什么?无意义的比赛。”

    若未经宣传,那这场比赛便是纯正的比赛。因为蒋长英之故,使得这场杏林大会变了味道,阳春白雪成了下里巴人。本是医术交流,却成了戏子一般的上台表演。也因此诸多杏林国手本想参加又愤而拒绝,这场比赛的含金量大大下降。

    这是唐娉婉的第一感想,可下一刻黛眉挑起:“不对,于你有利。”

    凌飞的公司唐娉婉自然知道,凌飞和她说过。因而她对凌飞的公司上心不少,经常有去了解情况。目前凌飞公司正面临言家与诸多同行的激烈竞争,如果说能够在这场杏林大赛中夺魁,凌飞能缓解不少压力。

    “对我来说,好处不少。”凌飞道,“同时也是为了一位老先生的嘱托吧,这才是我的主要目的。”

    唐娉婉不知道凌飞说的是谁,也不准备去问,她就是这样的性格。

    “你的医术,可行?”唐娉婉问道,她见识过凌飞的医术,可那样的比赛,凌飞的医术恐怕不够看吧?中医一般都是年老的比较厉害,像他这种年轻人,比得过谁?

    “放心好了,手到擒来。”凌飞淡笑,“改天你可以过来看我比赛,哦,第一轮比赛时间在三天后。”

    “不去。”唐娉婉一口拒绝。

    “随你,比完赛我就在河洛庄园玩玩,听说那里也能招妓,质量上等,玩玩也不错。”凌飞表情玩味。

    唐娉婉脸色毫无变化,眼眸却冰冷数分,淡淡:“随你。”

    凌飞笑起来,估计她是会去了,这个妮子,有时候是很容易掌控滴。

    和唐娉婉聊了许久,时间已经很晚,凌飞知道她明天要上班,没有再打扰,翻回去睡觉。

    ……

    翌日,唐娉婉早早起来上班,去公司。

    凌飞早醒来,今天他没去准备早餐,而是在庭院练习武功。温故而知新,技击之法不可荒废。

    快八点时,凌飞手机响了,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

    “你是?”凌飞问道。

    “周易水!”

    “嗯?找我什么事?”凌飞淡笑,“准备逮捕我?”

    “是啊,逮捕你,你在什么地方?”周易水笑道。

    “上门逮捕?”

    “你要是自首也是可以的。”

    “懒得动。”

    “那我就过来逮捕,在哪?”

    “云顶山……”

    人的性格最为琢磨不透,你无法想像,为什么一个大美女会对一个矮矬穷爱得欲罢不能,而且他还是一个渣男;你无法想象心中光明的人却向往黑暗,心中黑暗的人内心深处带着热烈。一如扑火的飞蛾,让人不明所以……

    前世凌飞是杀人如麻的雇佣军,国际通缉的犯人,来抓他的国际刑警不计其数。可是很奇怪,他对于警察这个职业就是有好感,他有时甚至还会放那些国际刑警离去,让人不解。

    周易水,凌飞自然而然有好感,不是男女之情,只是对于这个职业单纯的好感。人的性格,确实很怪,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怪癖吧。

    凌飞说的地址就是唐娉婉家,没有特意说自己家,在他看来这都是小事情,并无所谓。

    等过多久,一辆白色宝马停在唐娉婉家门口,车上下来一位身穿警服的女人,一如既往干脆利落的短发,笔直修长的双腿迈着大步走到门口。

    “唔?”女人眼前一亮,凌飞在练功!凌飞在练一套腿法,他的招式不像是表演式的花招,招招式式皆凌厉无比,腿法惊人。她心中暗道,那么厉害果然是有点东西的。

    凌飞倏地停顿,眼扫门外,看到站在外头看着他的女人,他收脚走了过来:“来得很快。”

    周易水问道:“你刚刚练的叫什么?很厉害的样子。”

    “杀人腿法。”凌飞道。

    “杀人腿法?”周易水一愣,“这名字,太凶残了吧?有点不合适。”

    名字不好听,但是管用。哦,这套腿法的名字还真是叫杀人腿法,由英文翻译过来的。腿法每一式都是杀招,皆是致死的招数。

    “吃过饭没有?”凌飞问道。

    “没。”

    “走。”凌飞也没吃。

    “你请客?”周易水笑道。

    “AA。”

    “……小气的男人。”

    凌飞瞥了眼周易水的宝马:“开宝马的,还在乎一顿饭?”

    “住这么大别墅,在乎一顿饭?”周易水反问。

    “别人家的。”凌飞道。

    “嘁,谁信。”周易水撇嘴,“AA就AA吧。”

    云顶山的早餐确实贵,随便吃了点都几十块。

    吃完后凌飞问道:“说吧,什么事?”

    周易水看了眼四下低声道:“上我车,详细和你说。”

    “什么事情还偷偷摸摸的?该不会是找我抢劫银行吧?”凌飞说话语调就没放低,这话一说周围静了静,纷纷看了过来。

    周围的这群人要不是看到周易水的警服,说不定就报警了。

    周易水瞪了眼凌飞:“走!”

    上了周易水的车,凌飞笑着道:“我说你,穿着警服说话还背着人?”

    “私事!”周易水道。

    “私事找我做什么?我们两个关系还没那么好。”

    “你就是做这行的,我不找你找谁?”周易水翻了翻白眼。

    “哪行?”凌飞奇了,“学生?听说过学生妹,可没听说过还有学生弟这种服务啊?”

    周易水满脑门黑线:“第一次知道,你竟然这么贫。是出租男友!”

    “哦,还是学生弟。”

    “……”周易水无力吐槽,“就算是吧,干不干?今天当我男朋友,帮我应付一下。”

    “不干。”凌飞回绝。

    “为什么!”

    “我不缺钱。”凌飞道。

    周易水顿了顿,纳闷道:“对啊,你住的是别墅,为什么还干这个?莫名其妙啊你。”

    “好玩。”

    “那今天就再玩一天呗。”

    “今天不想玩。”

    周易水有点想打人,恼怒道:“你太不务正业了!一点职业素养都没有。”

    “务正业就应该给你当男朋友?”

    “没错!”

    “警察阿姨还真是够霸道。”

    “你才阿姨!你全家都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