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创业路:步步钱程 > 第508章 在哪里发财

第508章 在哪里发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创业路:步步钱程最新章节!

    “亏你还敢说,也好,回来了就好,总有再见面的时候。”老恺不像荣正那么激动,之前都是一个圈子里混,对各自的性子多少有些了解。

    目前杨政丞是什么情况,怀东省这边毫无信息,荣正今天见到他,但没有同荣正一起叙旧,那也是杨家发生那场变故之后,彼此之间的感情都变味了。

    这也很好理解,谁家遇上这样的事情,估计都不好受。在电话里,荣正和老恺感叹之余,邀情歌王子一起出来聊天,在会所里,荣正再次说起见到杨政丞的情况。

    情歌王子说,“杨少新女朋友?看清楚了?”

    “至少不是省城的,不过真的很靓,气质也很好。看样子杨少来真的了,见到我也不肯聊之前的事,估计是不行女朋友知道他以前那些事情。”荣正说。

    “这没什么,我们圈子里的,谁不是这样过来的,总有一天会走到大人们设计好的路,然后规规矩矩地做人。”情歌王子感概地说,“杨少先走一步,我看我们的好日子也不会久了。”

    “你是你,别拉我们。”老恺说。

    “得了吧,谁还不知谁?杨家这场变故,不止于杨家本身,杨少受到的冲击最大,我们收到的影响力也不小。家里都在念紧箍咒啦。”情歌王子笑着说,“照我说,能够玩一玩,就开开心心地玩吧。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荣正,你有没有问杨少目前在哪里发财?”情歌王子说。

    “没问,他似乎也不想提这些事情。和女朋友在一起,注意力都在女孩身上。”荣正说,之前在杨政丞面前,光顾着高兴,很多该问的事情都没问。这时候想来,确实脑子有问题了。甚至连联系方式,都没问杨政丞。

    “真是的,也不知你脑子装的是啥玩意,电话也没问吧。”

    “没想起。”荣正说,“你见到我,会想到要问电话?”

    “之前你不是很多回打杨少电话,都没联系上?该怎么说你啊。”

    “怪荣正也没用。我想,杨少暂时也不行跟我们往来,等几年,老朋友们见面总会有机会。要是想见,他不早联络荣正还等今天才遇上?”老恺说。

    “有道理。”情歌王子说,“你说说看,杨少目前在哪里混?”

    “真说不好。做生意呢,离开省城这个圈子,还有什么资源可用?周边也没听说起他,应该不在省内。不在省内,想做生意就更难些,混生活糊口的事情,杨少愿意做吗?”老恺说。

    关于杨政丞的讨论,三个人其实也说不出多少东西,因为,杨家变故之后,他们根本就没有关于杨政丞的一丝消息。

    回到家,赵青莲早在家里等着,见两人回来,便问杨政丞带唐钰彤到哪里玩。说了到佛寺看殿群,赵青莲便问有没有烧香许愿,杨政丞校长将话岔开,赵青莲很不满,说,“你不是早知道吗,第一次来佛寺烧香很灵验的,都不让彤彤许一个愿,真是该打。”

    “老妈,我这么该打吗。你要分清楚,我才是你儿子哦。”杨政丞笑着说。

    “彤彤是我闺女,我当然更喜欢她。谁让你这么顽皮,不听老妈的话?”赵青莲笑着说。

    大半个下午都在家里,外面气温低,但真要出门也不是难受。北方干冷,哪怕温度低,对活动的人群影响不够大,特别是游玩的人群。真感觉到冷了,只要往商店里钻,那里有暖气,呆一会儿就能够缓过气来。

    南方湿冷,冬天的日子才真的难挨。当然,北方气温在地于零下十几度后,在户外就非常难挨了。躲在屋里,则很暖和。

    在家里聊天,有暖供,穿一件短衫就可以了,自然很惬意。赵青莲陪着两人说话,问了不少唐钰彤关于唐宇光和方琼最近的事,也说了些彼此的旧情谊。但始终不提两家之前的婚约,这是双方大人已经约定好的。

    吃过晚餐,杨再裕也过来一起聊天,说一阵,杨再裕便要杨政丞和他到书房去说话。赵青莲陪着唐钰彤,也不会让唐钰彤冷落。

    到书房,杨政丞明白老爸的意思。随着鹰飞有限公司的发展,老爸、老杨家、老赵家都会关注过来,而自己面对这些关注,会有什么态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之前,两人在电话里讨论过,但电话讨论毕竟不够充分、全面。

    喝茶,杨再裕说,“政丞,你先说说那边的情况。”

    杨政丞便说了鹰飞有限公司、鹰飞食品和目前正在推动的养殖业项目。养殖业项目牵涉到桔城市和天秤市总和有十九个区县,同步行动,对鹰飞有限公司而言,也算是有足够的影响力。

    然后,杨政丞还提到了伍教授等人发表的文章,将落鹰坪村这样的村级实体经济的存在,提到某种研讨价值的程度。

    在国内,村级经济比较发达的村并不少,但要说和落鹰坪村这样模式的,却又有所不同。作为鹰飞有限公司的主体,股份占比最大,之外,还有镇上、个人所占比例各有不同,虽不是很复杂,但属性上却存在复杂性。

    杨政丞说出来后,杨再裕自然能够认知这些东西,因为他在体制里做到如今的层次,理解这方面的问题是比较深刻的。

    听杨政丞说后,杨再裕想了一阵,也不知该怎么说才恰当。

    “爸,在桔城市那边将鹰飞有限公司与市里进行刻意捆绑,也是考虑到可能存在的危机。有两市和那些研究经济的学者们,帮忙背书,多少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江右省的一哥也曾隔岸丢过一句话来给我,说只要是江右省的公司,省里也不会视而不见。”

    “这倒是不错的,不过,潜在的危机不一定先爆发在公司方面。也可能出现在你身上啊,如果,一纸调令将你从落鹰坪村调回怀东省,你说该怎么做?”

    杨政丞还没想过这种可能性,“爸,我都不是体制里的人,谁来调走我?大不了不在落鹰坪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