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创业路:步步钱程 > 第369章 赵青莲

第369章 赵青莲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创业路:步步钱程最新章节!

    同一时间,怀东省省城某一房间。

    杨再裕今天意外地翘班,留在家里。一盏茶,已经过了两遍水。但他没有要换的意思。三天前,就与老婆说到今天发生在江右省经济区的事情。

    对鹰飞有限公司的矿泉水“鹰飞泉霖”品牌荣获三金奖两银奖的事情,老婆便将这个事情的底细查了透底,明白鹰飞有限公司与落鹰坪村的关系。

    资料上虽没有任何地方涉及到杨政丞的文字,但两人分析之后,觉得这个鹰飞有限公司绝对与儿子杨政丞是有关联的。

    明知儿子在江右省偏远的落鹰坪村,杨再裕却不想将他召回怀东省。目前,自己虽说已经恢复职务,但省里和上面都没明确表态,说明这件事还有变化的可能。

    孩子在那边过得还不差,又能够锻炼儿子,杨再裕就说服老婆,干脆留他在那边几年。当他们查出鹰飞有限公司的发展状况后,也觉得惊讶,能够在短短时间将一家公司发展到这等规模,心里的期待与欣慰是外人无法理解的。

    等鹰飞有限公司的“鹰飞泉霖”拿下金奖,成为全国瞩目的存在,杨再裕当天在家里喝了三杯,老怀大为慰籍。老婆赵青莲更是泪水流个不停,事后一提到儿子的事情,就会流泪,为之自豪。

    杨再裕在看江右省经济区新闻发布会直播,赵青莲也在看。当他们看到鹰飞有限公司出现的是几个年轻人,贾梓潼、刘燕、陈栋等等,鹰飞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却没有出现,赵青莲就注意观察画面中嘉宾。

    直播的主要画面当然是贾梓潼等人,但偶尔也会切换,在人群中扫过,这时候,一些藏在人群中的人就可能被扫到。赵青莲就想这时候可能看到分别一年的儿子,看看他目前的情况。

    家里这边的消息一直瞒得很紧,杨再裕复职后更低调,免得为人所妒忌。也不会出现的媒体上,工作暂时也不可能出现了不得的成绩,梳理清楚自己离开这段时间落下的工作,就需要一年半载的,杨再裕觉得这样也非常好,符合他目前的处境。

    因此,儿子在江右省也不可能看到他的情况,两边相互主动隔离开,倒是在新闻发布会上,杨政丞可能会出现在人群中,只要能够看到一眼,证实他安好就足够了。

    然而,杨政丞对这种媒体报道的回避早有经验,躲避镜头效果非常好。虽说他也在大礼堂内,看着新闻发布会的进行。却没有一次被摄进镜头。

    直到发布会结束,还是没看到杨政丞,哪怕是身影都不曾露过。赵青莲不免有些担心,“老杨,你说鹰飞有限公司会不会是另外的人创办?要不然,怎么儿子不露面,甚至都不进礼堂?”

    “你不是想给他打电话?实在忍不住,打去就是了。”杨再裕说,情绪并不好,对这种儿子不在身边的状况,他确实有所影响。

    让儿子留在江右省是他的意思,并不代表他对儿子就不想念。

    “打就打,当我没办法找到儿子号码?”赵青莲说,突然,她似乎想到某件事,将之前的节目调出来,回放。

    杨再裕见她如此,以为是刚才有些画面没留意,错过了。这时候,老婆想起来,很可能就是儿子的身影。

    赵青莲调了好几次,总算找到一个画面,便定格住。然而,定格后的画面清晰度并不高,画面上的人不太清楚。杨再裕看了,说,“这不是政丞。”

    “我知道不是儿子。”赵青莲说,“你看看这个人,像谁?”她手点在一个头上,杨再裕仔细看了后,反而觉得更模糊,便摇摇头。

    赵青莲离开电视远一些,仔细看,然后说,“我敢肯定,这个绝对是老唐家那个小子。”

    “唐宇光的儿子?”杨再裕说,便仔细看,觉得有些像又不怎么像,对唐家,毕竟好多年没往来走动,彼此之间的情谊虽说还在,可对方是什么样的态度,这么多年不联系,也难以确知。

    这个人虽说模糊,主要是画面是摄影时快速扫过,图像自然不够清晰。但那人的模样确实有些唐宇光的神韵,一点点。

    赵青莲说,“你看,旁边这个是不是唐家那女儿?看起来听漂亮的。”

    “没必要去猜了,这么多年没走动,当初的事情就过去了为好。”杨再裕说。

    “我也不是说要提当年的婚约,”赵青莲说,“他家记不记得是他们家的事,我们不主动提,不逼着唐家。但如果老唐还记得这事,那该怎么办?”

    “我看你是想儿子想的,老唐肯,他女儿未必肯。如今的年轻人是什么性子,你不知道啊。想自找苦脑,到时候别后悔。”杨再裕摇头说。

    “联系一下老唐,没什么不好吧。”赵青莲有些不甘心,“当初老唐女儿虽说才五岁,好漂亮好可爱,要不是这样,我也不会提出来。”

    “可不要说着说着就当真了哦,这事真的不要提。老唐的为人,你不是不知道。他和我们之间不会忘记之前的情谊,但要提到这件事,只会让我们双方难受。”杨再裕极力压住这个念头,说不定为儿女的事情,让彼此本该有的默契变成完全的对立。

    “不提就不提,女大十八变,说不定那个女孩儿还不是老唐家女儿。”说着赵青莲将画面关掉,“老杨,两天前,我接到消息。说是儿子动用了那张卡里的钱,三千万。你说,儿子是要钱花,还是在试探我们这边的反应?”

    这件事杨再裕当天就听老婆说过,这时候,又提出这个问题,确实也不知该怎么推测。摇摇头,表示不能确知。

    “如果儿子要钱花,为什么一下子调用了三千万?不过,我也没去查三千万的去向,怕惊扰到江右省那边的人。”赵青莲说,“孩子不会是出什么事吧?”

    “这么大的人了,一次性拿出三千万,他难道不知轻重?卡里换余留不少钱,说明调用这些钱时,还是有理智的。是不是?不要胡思乱想。如果真的想他回来,那就直接电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