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 123|欢喜人家(11)三合一

123|欢喜人家(11)三合一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最新章节!

    欢喜人家(11)

    林东来一觉好眠, 第二天其实也早早就起来了。起来了也没出去,磨磨蹭蹭的在院子里洗漱, 洗漱完了又拾掇给花盆里的花浇水, 被临出门的林爷爷吼了一声,“那花再浇就烂根了。”这才讪讪的把洒水壶放下。想想这天冷了, 很快就该烧炉子取暖了。这放煤球的地方还有这放冬储白菜的地方给赶紧给腾出来, 这又是一顿收拾。

    都收拾好了, 眼看都快十点了, 金红胜才磨磨蹭蹭的起来。在这之前, 宋兰兰给把洗脸水兑好, 牙缸里的水兑好, 牙膏挤出来搭在牙缸上。这才喊着:“好了好了……赶紧的吧。”

    眼见的金红胜去刷牙, 林东来估摸着这家伙这个点出门的话时间差不多。他得提前一步走呀,于是便过去洗手。

    金红胜果然就含混的问道:“今儿没出活儿?”

    “今儿有点事……去请个朋友吃饭……这就要走了。”说着,利索的甩干净手上的水, 进去换衣服, 这边金红胜脸没洗完呢,人家林东来又出来了。好家伙,西装穿着, 很有点那个精英人士的意思。

    金红胜还问:“这么大阵仗?啥朋友?”

    “一个搞信贷的。”很坦然的样子, 然后拿着破小巴车的钥匙这就出门了。

    出门真就去接了一个搞信贷的朋友,昨晚他先请人喝酒的,搭着关系确实找到一小信贷员。本来也说好的,今儿请人家吃饭的。结果自家闺女昨儿给自己探听了那么要紧的情报, 那走着,今儿就去东顺饭庄。

    东顺饭庄是这一片比较有名的,有特色的饭庄之一。今儿来的时候好像还真有点早,十一点这个档口,才刚刚上人。车停的比较靠里,偏僻的很。然后请人家上车去里面。

    还没有进去,就听里面有声音传出来:“……你看着就行,我就出去两小时,看望个长辈……”

    声音还真有些熟。

    推了门进去,跟要出来的人走了个面对面,两人都一愣。

    林东来失笑:“师哥,是你呀。”

    怎么一个师哥呢?是早年拜在林家老爷子门下学厨子的,那时候老爷子也想叫儿子学呀,但是林东来那性子,学不来。倒是这个徒弟,矮胖矮胖,胖墩胖墩的,叫林东顺的……他最能吃得了。当年那么多学徒里,能挑中他。一是因为这名字,林东顺,林东来,一听就像是哥俩。另一个原因就是林东顺爱吃,爱琢磨吃,为了吃的肯钻研。

    这不,老爷子也不算是收错徒弟了,人家这就弄起这么大一饭庄。

    林东顺也惊讶:“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我从那边找厨子去了,这才回来,听说你回来了,我心说去看看师傅去,谁知道你先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师哥……”林东来让出后面的两人来,“我不知道这是哥哥您的地盘呀,这不,听了饭庄的名头,特意请朋友过来吃饭的。”

    “我安排!我安排!”林东顺把手里的东西一放,吆喝服务员,“往贵宾厅带!记住人,这是我兄弟,这是我兄弟的朋友……”说着,就塞了几张卡过去,“持卡消费,八折。预订就打电话!”

    林东来知道,自己这张卡跟其他两个人的肯定不一样。这张卡是林东顺从兜里掏出来了,另外两张是从台前拿的。自己这张弄不好就是一张免费卡。

    但这卡自己也不能用。这就是个情分的玩意。

    林东顺给安排的话,那真是处处把林东来的面子给撑起来了。贵宾厅那是金碧辉煌,大圆桌那叫一个气派。菜啊酒的,一点都不用管,林东顺自会安排。

    陪客人说了两句话,林东来起身去找林东顺去了,“师哥,跟你说点事。”

    林东顺点头:“你说……你师哥听着呢。”

    林东来就低声说了两句,林东顺点了点林东来:“你是不是又想出什么馊主意整人了?”

    “不是!”林东来就把要借贷的事说了,林东顺气道:“缺钱你说呀!你开口跟你哥我说,我能叫你空手回去呀。”

    “不是……”林东来赶紧道,“但做生意,是不是多认识几个这样的人没坏处?一次生二次熟,保不齐什么时候就有用到的时候。”

    要这么说,也没错。

    林东顺就问:“当年,还真是金红胜那王八犊子在后面算计咱了?”

    “也不算是算计,就是没那么清白。”林东来这么说。

    林东顺就冷笑:“那哥哥就知道怎么做了。安心招待你的朋友去吧,只要人来了,就跑不了。”

    林东来还真就等着去了。

    此时正菜还没上,桌子上是茶,是干果水果的,服务员能夹着热毛巾到客人手里,叫净手呢。就是感觉坐在这么真挺受重视的感觉。

    外面的林东顺就等着,服务员几次问上菜的事,他都摆手,“不急,再等等……”

    等到十一点半左右,一辆桑塔纳停在门口,下来四个人来,其中就包括金红胜。

    林东顺当然认识金红胜,之前当酒厂厂办主任的时候,经常带人过来吃饭,招待嘛。但是一般都是记账的,记账的时候说是一个月一结账,可酒厂那个效益呀,上次结账还是三个月之前。如今酒厂那些还会过来吃饭,帐一直还都挂着呢。

    金红胜觉得跟林东顺的关系不错,那是,没有林东来比着的时候,那肯定是不错,算是熟人了吧。但是有林东来这么一比,且这个亲疏远近这么明显的时候,他这点交情就不够看了。

    他进来了,作为老板的林东顺一副很忙,没看见的样子。

    金红胜就嚷:“还真是大老板了,老兄弟上门都不搭理了。”

    林东顺这才一副刚发现的样子,一脸的惊喜,“胜哥!您来了。”

    金红胜就对身后的朋友解释道:“这是老兄弟了,关系铁着呢。”

    “那是!”林东顺将人往里面请,“您几位是……”

    “贵宾厅!”金红胜就道,“老规矩。”

    老规矩?

    那就是先消费,然后记账呗。

    厂子欠的债还能去要,再不济,还能拉酒水过来抵债。慢慢卖呗,总能卖出去的。这三个月酒厂欠的债,他已经打算去拉成品酒了。酒也不是啥好酒,但是作为赠品一桌送上二两,好歹还能给自己维护客户不是?

    但这……个人欠债,又是老关系欠债,不给欠不行,欠着吧,你还不能去催。毕竟那是当年的胜哥呀,催了在这个关系圈里大家都得骂,这是要坏名声的。

    说实话,做餐饮买卖的,就怕这样的。吃了不知道啥时候会给你结账的这种。

    林东顺之前还觉得东子有点损呢,现在倒是觉得,其实也还好。

    贵宾厅就两个,最好的那个给东子了。紧挨着的这个,林东顺一路带着过去。

    结果进去一摁灯,灯闪了一下,然后黑了。

    林东顺心说这东子手脚够快的,但嘴里却哎呦了一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灯泡闪了。稍等几分钟,几分钟就好……”

    金红胜对这里熟呀,知道隔壁也是贵宾厅,于是就推了门:“我们换这边也行……”结果门推开,林东来正跟两人在那里有说有笑,他成了不速之客。

    林东来特惊讶的样子:“红胜哥?有事?怎么找我找到这里来了?”说着就起身,“有啥急事,您说……”一副随时准备走的样子。

    金红胜就觉得面子特别兜得住,“嗐!我哪知道你在这里……这也是跟朋友出来吃饭,隔壁的灯……”

    “噢噢噢!那进来坐呀,都是朋友!”林东来热情的邀请人家:“您几位,一看就是别人想请就请不到的贵客,看来我今儿是运气不错,出门就遇贵人。您几位千万得赏脸。”

    给人说的舒舒服服的。

    结果一进来,几句话热情的聊下来。本来是打算小等片刻的,结果就成了坐下来一块喝了。林东来大钱没有,但手里的吃饭应酬开销的活钱还是有的。再加上这么多年了,林东顺也想表示表示,上菜上酒的越发的大方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就有人要离席上厕所。

    这个上厕所的刚好是金红胜请来的那个比较管事的,金红胜呢,也正好因为坐着外人,话没说到正题上,就跟了出去。

    林东顺就在隔壁那个包间等着了,里面的灯已经修好了,他特体贴的叫金红胜:“胜哥,来来来!”

    金红胜过去,见包厢里圆桌上摆着茶果和茶,就不明白意思。

    林东顺低声道:“知道你不会无故请客,这是有话私下要说吧。东子那就是没谱的,只好热闹。您呀,有事就把正主叫过来,在这边私下里说说……那边只当是东子帮您应酬了。”

    这个安排就很贴心了。

    金红胜就有些感慨:“这叫我怎么谢你?”

    “嗐!老兄弟了,干嘛这么客气。”林东顺长了一张老实巴交的脸,“您忙您的,今儿这边不再招待人了,我就不在这里碍事了……”

    “你忙你忙!”在这边等着,总比跟到厕所有牌面吧。

    却不知道厕所那边那位主角,正在厕所蹲着呢,就听外面进来两人,两人应该不知道这里还蹲着人呢,自顾自的在外面说话。

    “那个就是金红胜吧?”

    “那是,听说当年也是声明赫赫,人称胜哥。”

    “好汉不提当年勇了!再说了,他连帮他的兄弟都坑,还有谁是不能坑的。就说这饭庄的老板东顺吧,那也说是他的好兄弟,可好兄弟咋了……以前带人来吃饭都是赊账的,你以为他今儿能付钱?看着牛气哄哄的拿着个黑皮夹子,我敢打赌,他现在那包里就一碗炸酱面的钱。”

    “真混成这样了?人家好歹混了这么些年了,认识的人不少……我看今儿请的是银行的,过了今儿,人家一样人五人六的。银行的钱花了就花了,等将来,欠债的才是大爷……”

    “你要这么说,倒也保不齐。人家当年那点名声还是有用的,你看……在以前的兄弟这里白吃白喝的招待客人,有人帮着给面子撑起来了,那边还以为他多有牌面呢!其实呀,谁都清楚,那整个就是一空手套白狼的!”

    “那是银行的事,银行也不在乎坏了这一点帐。只是这开饭庄的,说起来也不算大买卖,这将来帐成了黑账,就该老板哭了……”

    说着,两人小便完,洗手之后就出去了。

    蹲在里面的人这才提了裤子起来,出来洗了手……可这心里就打鼓。说实话,他还是挺看好这个金红胜的,人家要人脉有人脉,要人手有人手,拉起个运输公司,这真是只要钱到位就一切都到位的事。可要是真像是那两人那么一说,这金红胜可也没那么好,名声又坏了,这钱贷出去风险就很大了。

    从厕所出去之后,果然看见金红胜在隔壁的包间门口等着呢。请他进去,他也就进去了,专门给空出这么一个包间不做生意,这东顺饭庄的老板可是够实诚的。

    进去之后,这门就关上了。才要说话,就听见隔壁的门又开了,林东来的声音传来,“这正喝着呢,那两位怎么跑了。这还没尽兴了……师哥,师哥!你看见胜哥没?”

    “来了来了!”林东顺拉了林东来,朝隔壁指了指,就挤挤眼睛道:“兄弟,胜哥怕是有事呢,你别给搅和了。还有你……有啥事你也赶紧办你的事去……”

    “我能有啥事,弄个旅游公司……我那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多少钱都能开业的……三五万就解决了。我那搞信贷的朋友给说好了的……”林东来忍着笑,“我有房子有车做抵押,不去找熟人也行的,在银行申请也能申请下去。这就是想流程走的快些。没啥大事!”

    “三五万这叫事吗?”林东顺就道,“也别求人家了,明儿跟我去取钱去。五万够不够,要不给你拿上十万吧,手里也宽松点……”

    “这不用!”林东来就低声道,“你知道我们这一行的,也就是注册资金走个帐而已,回头这钱就回来了,他们这种信贷也有业务指标的。要是自家用钱……我姐那边拿钱更方便,她手里腾出一二十万还是能的。”

    “你就是跟我见外!”

    两人说着,外面的声音就小了。人应该是走了。

    这三五万还有房子抵押的话,说实话,这点事真不叫事。其实有保人的话,不用抵押也行的。以东顺饭庄这样的实力做保人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这人只当是不知道金红胜有事,就道:“你那位兄弟,还真说着了。我们还真有这样的任务指标。放贷还得放,但就是一点,得能定期收回来的这种。这样,十万八万的,也不要抵押,叫他找个靠谱的保人,明儿找我直接办就好了。你说你老金也是仗义,为朋友办事这么不遗余力的,到底是胜哥,没的说。”

    这不是多管闲事吗?林东来那边已经说好了,而且私人借贷他确实是能凑够这笔钱的。但自己这边缺口很大。或者说不是缺口,而是真的……全得靠借贷了。

    他就道:“我那兄弟也是能人,他说办好了那是肯定办好了。今儿是赶巧了,我还真不知道他在这边请客。这次请徐主任过来,是我自己的事……上次跟您说的运输公司的事,我是认真的。这一行您也知道,前期投资大。但一旦一次性投入进去了,这赚的也绝对不少。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也不说一百万了,八十万!只要八十万,我给您个人算两成干股……”

    干股这个就很诱人了。

    但一旦砸了,自己这差事也就砸了。关键是这金红胜是那种因为收了不该收的人受过处分的人,这跟林东来还不一样。林东来坐过牢,但这得看是因为什么坐牢的。这么一个仗义的人,那是做不出不仗义的事的。两相一比,还真就是林东来更靠谱一些。

    其实金红胜要是开口二十万,自己都不好直接把人给拒绝了。给个十来万还是能的。但一张嘴就是八十万,就这还是委屈之后的结果。说实话,想想那两人的对话,这家伙兜里真就是十块钱都没有的主,他哪里敢了?只得打哈哈说:“干股不干股的,这是以后的话了。只是你这一开口就是八十万,兄弟,我没这么大的权限呀。”

    “那您有多大权限?”要不是打听好的,又怎么会请他。这人还是很有能量的。

    “你这么一问还真把我给难住了……这样,你叫我回去试着帮你问问,你这突然开这么大一个口,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操作。这么大数额的贷款,我手里是过过。但是这是对公,对集体,多是企业性质的贷款。个人性质的这么大数额的,我还是第一次碰见。我的难处,兄弟你也要理解啊!”

    这么一说,金红胜还真不好再说别的。私人贷款这么大数额,确实是比较少见吧,“那行,我等您消息。”

    这位徐主任再回酒桌上怕金红胜再纠缠,就把话题往林东来身上引,两人你来我去的称兄道弟,然后死活拉着林东来非得叫明天去找他,说贷款的事。

    林东来看起来很为难为难,他瞧金红胜,一脸的‘这是怎么回事’的表情,然后再尴尬的看看边上的小信贷员。

    这边本就是被林东来请来的信贷员听那边徐主任跟林东来这么热情,之前朋友透过话他没下决定的事,这会子就有了决断了,“我这边能办妥……”

    “你们手里的额度也就三五万块,过来找我吧,十万一次给你。带个担保的就行!”

    林东来又看金红胜,金红胜能说啥:“徐主任都说话了,就别犹豫了。以后少不了常打交道……”

    那就谢谢了啊!

    结果第二天徐主任这边给申请了十万,那个小信贷那边也申请了五万。都没要抵押,就是要个担保的。谁担保的?也没给人家林东顺添麻烦,找了林东方去就行。

    林东方好歹有个公司呢,反正手续走的很快,提交上去不到一周,款项就下来了。

    然后就是注册公司,这个林东方熟悉流程,也有朋友,帮着两天都给跑下来了。贷款的期限是一年,一年的时间对林东来来说足够了。

    可金红胜那边却非常不顺利,隔了三五天再去找徐主任,金红胜发现就见不到人了。今天去,人家说徐主任去总行开会去了。下次去人家说徐主任去见一个重要的客户去了。隔天再去,又说区政府叫,是为了给区里的企业争取贷款的事。反正就是找不见人了。

    他也是在社会上混的人了,这是啥意思能不明白吗?人家这就躲了,躲彻底了!

    这边一躲没关系呀,可最近没收入了,之前家里的那点积蓄上次已经被罚了。家里如今用的是老两口的钱,花钱很不自由。

    宋兰兰之前是大猪蹄大猪头的买,现在每天出去买菜都得算计着来。婆婆给两块钱买菜,那就是多的一点都不能买。不是豆腐就是豆芽,要不就是白菜萝卜,别的真心整不起了。就这偶尔还端着碟子找林爷爷:“林叔,您泡的萝卜皮脆,给我捞一碟子,下饭。”

    会做饭就是比较省的。什么萝卜缨子白菜根,老黄瓜干豆角,林奶奶每天去菜市场都能花两毛钱买一堆,回来拾掇干净,林爷爷回来直接给腌制了。这玩意能吃到来年春天过了。厨房里放着好几个大瓮就是干这个的。还有泡的青红辣椒,到了冬里吃不知道滋味有多好呢。

    家常过日子嘛,省下买菜的钱多买点肉,什么酸菜炒肉,辣椒末朝酸萝卜,味道又好,花样有多。反正只老爷子的工资,养活老两口带孙女外孙子一点问题都没有。林东方和林东来给不给钱,生活质量也不见下降。

    但显然,宋兰兰不是个太会过日子的人,饶是四爷在学校吃饭,可林雨桐还是觉得四爷瘦了。这是晚上不能吃饱的原因吧。

    长身体的少年人,哪个没有半夜添补一顿的习惯?金家人也不会不叫四爷吃,但这馒头咸菜的,也得咽的下去呀。

    林雨桐偶尔只能找借口弄点吃的,把院子里的几个孩子凑到一块吃点,顺便叫四爷蹭饭。可这天天的,也不大现实了。

    而且天冷了,厨房不咋用了。这炉子都搬到屋里了,一般都在屋里做饭了,厨房就是放个东西的,这就更不好偷着补贴四爷了。

    林雨桐就说四爷:“要不就住宿舍算了。”食堂晚上虽然没饭,但是有小卖部呀。

    “不用!”四爷也不是饿的,但肯定是吃的不咋好罢了。他也不是委屈自己的人,放了晚自习之后,先不回家,先去附近的饭馆子吃饭。

    也行!填饱肚子再回家。

    五个人都不是缺钱的人,不说林雨桐和四爷,就说李庆生,人家爸妈给的零用钱不少,何况林雨桐还总补贴呢。萧家就更不是缺钱的主儿了。

    在天冷之后,这学校周围有了许多卖吃食的小吃摊子。买零嘴的人多了去了,几个人在外面混个肚子饱才回来。

    随着几场秋雨的落下,冷意更重了。四爷又遭遇比较尴尬的事,秋衣毛衣的袖子都短了,今年他窜个子了,袖子都能短一指的长度。

    毛衣在校服里面套着的,暂时就这么穿吧。这跟四爷挨着的林雨桐打眼就瞧见了。她都有些无语,宋兰兰这个妈一天都忙着干啥呢,毛衣短了这个很常见,谁家不是这样呀。当然了,年年添新毛衣也不现实,但至少天冷之前,妈妈们一般会先把毛衣翻腾出来,然后洗干净暴晒,如果短了,就拆了别的旧毛线……要是实在没有旧毛线,就赶紧买上二三两新线,颜色一样最好,不一样也无所谓,就是重新在旧衣服上续上一截。试问,有几个没穿过那种被续的五颜六色的毛衣。脱了外套看看,班里八成都是那样的。

    反正看四爷的穿衣,怎么看也不像是大宝孙的待遇。

    刚巧,之前在林东方店里拍的那个照片,人家服装公司还真给选中了。反正拍一组冬季羽绒服的照片,两千块钱。

    那就去拍吧。见过不少摆拍的,照猫画虎还不会吗?拍了半天,把钱赚回来了。年前还有春装的,又能赚一次。

    当然了,临出来的时候,林雨桐就看人家那些准备压仓库的过季衣服,问人家这个卖吗?

    林雨桐自己的衣服人家厂里给送的,当模板展示嘛。

    还有一些男装,过季的,都是年轻学生穿的那种,要是肯便宜卖那最好了。他们内部也有卖给自家员工的,因此林雨桐要,人家就卖了。林雨桐给挑了七八套,有李庆生能穿的,有萧远能穿的,大部分是按照四爷的身形买的。反正这里的码数也不全,再帮着萧遥挑了一件毛衣,就成了。拢共也没花了两百。

    这么好的衣服,就是图案有点瑕疵,很便宜的价格了。她又是第一次赚这个钱,给小伙伴买这么实用的礼物林东方也不管。

    然后回来把几个人都叫来,美其名曰自己挑,但实际上尺码挺准的。四爷拿了两毛衣两毛裤,还有一件皮夹克,里面套着夹层,春秋冬都能穿的那种。

    李庆生也不羡慕,那不是他爱的菜,他一身牛仔,正酷呢。萧远不缺衣服,也不挑,觉得林雨桐给他他还挺高兴的,回去找表妹:“她是不是对我有点意思了?要不然干嘛送我礼物!你陪我去给她买个礼物吧,你们不是说该礼尚往来吗?给她买毛巾帽子手套好不好……”

    懂的还挺好。

    四爷那边把衣服拿回去了,金奶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段时间只顾着跟儿媳妇斗智斗勇了,竟然没顾上大宝孙。再一看孩子拿回来的衣服,看看他身上穿的衣服,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孩子穿成这样人家街坊都看不过去了。

    “糊涂啊!”金奶奶就骂:“一天到晚的,就是等你男人回家。心思也不知道在哪放着呢?红胜那边的事不顺利,但日子还得过。你看那谁家的媳妇,人家在菜市场弄个卖菜的摊子,都能养活一家老小了。你说你年纪轻轻的,红胜那边要是工作稳定,你不干活就不干活。他这边还在空里挂着呢,好歹你出去找个活干……挣钱又不丢人。”

    “活我给找好了!”金红云掀开帘子进来,“我们酒店整理客房正在招人,叫我嫂子去吧。早上八点上班,下午三班下班,两班倒的。上下午到晚上这一班也行……就是整理客房,不累!”

    “不去!”那不是老妈子吗?“我工作的事你们别管,要找我自己会找。”她心里特别不安,孩子他爸跑了这些日子了,也不知道今儿成了没有。她的心全在这上面了,哪里有那个心情。

    “行!不要管是吧!那也不要用爸妈的钱。孩子你们自己养去,别扣爸妈手里的这点钱。”金红云脸上没有一点笑模样,却朝上面喊了一声:“思业,姑姑不是说你。你要用钱找姑姑拿,姑姑给你零花钱是一回事,不惯你爸妈的毛病又是另一码事。”

    你还不如不说呢!

    果然,这话一说,姑嫂俩铿铿锵锵的,又开始了。

    宋兰兰有她的道理:“我儿子不要你们谁管,他每周都出去,挣的够他一周花销。学的好,学校不收学费,他干啥还花钱?我跟你哥没啥负担,我们挣点,那以后还不是给他存的。卖菜铺子?客房服务?越说越不靠谱!那酒店里是啥正经地方?我这么大岁数了,我不要脸,你哥还要脸呢。”

    现在这酒店,在很多人看来,里面都是带着某种带色的服务的。所以,在里面工作的,一度被人理解为不正经。

    金红云确实是在酒店工作的,她先是前台,后来干的时间长了,就成了领班了。怎么说呢,就是那种工资还不错的一类人。每天穿的整整齐齐,化着妆……在很多人看来,这就叫不事生产。

    这话可捅了金红云的肺管子了,哇一声就哭出来了:“……别人还没说什么呢,我嫂子先脏了我的名声。妈,您到底是管不管。我这婚事为啥不顺利,要是人人都信我嫂子说的话,那人家都是咋看我的,谁愿意娶我呀……”

    金家吵吵嚷嚷的,萧远从外面上厕所回来就不由的站住了。

    他们又吵起来了吗?还是因为自己和妈妈吗?

    他没急着回去,而是到水池边洗手去了,为了听里面说话,他洗的很慢。

    金红云哭着:“……我嫂子还不如萧湘了。人家萧湘一个人能把孩子养那么大,养的那么好……可她呢?在这个家里,她干啥了?除了当年我哥回城,占了她的一点光,后来呢……我哥搭进去一辈子还不够呀!啥都指望我哥,我哥在外面看人的脸色,她呢?觉得在家里等着就是尽心了?一个不挣钱,另一个也不想着把家撑起来。人家的孩子都是吃的玩的,要啥有啥。咱家小业呢?学的最好,可爹妈也是最不上心的。我侄儿到底对多倒霉,摊上这样的妈。宋兰兰,你摸摸良心,你这当妈的合格吗?之前我哥跟你闹事,小业向着你。你跟人家炫耀,说我哥不敢不要你,因为儿子跟你是一条心。他跟你一条心,你跟他一条心吗?谁家女人不是有了孩子先想着孩子的。你呢?恨不能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拴在我哥的裤腰带上,你是多离不了男人……”

    宋兰兰一个巴掌呼过去:“这也是大姑娘该说的话?”

    再吵吵啥,萧远也没心听了。他嘀咕着,要是在M国,这么扰民,早该报警了。可在这里,家家户户都跟没听见似得。

    林东来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萧远在水池边边洗手边嘀咕,他一身的灰,一手的土,公司那边得装修,晚上找人自己干呢,也刚结束,他把外套脱了也过去洗,就说萧远:“你小子贼兮兮的在这里干啥呢?”

    “哦!”萧远被吓了一跳,“刚上厕所回来。”

    林东来就打发他:“洗完就睡去吧,不嫌冷啊!”

    萧远朝金家指了指,“林叔,您能跟我说句实话吗?”

    “嗯!”林东来应了一声,“能说实话的我一般都说实话。”

    这话……等于没说。

    但他还是忍不住问:“我爸是不是……”

    “这我不知道。真不知道!”林东来就问说,“这事得问你妈呀。”

    林东来嗯嗯哼哼的,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在边上好半晌才道:“其实,我觉得你如果是我爸的话我心里会高兴的。”这个当爸爸的,对桐桐可好了。

    可鉴于这小子有前科,林东来一听这话,先就怒了,“我说,你小子这是啥意思啊?我是你爸?想给我当女婿呀?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

    什么玩意?想的怪美呀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