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 122|欢喜人家(10)三合一

122|欢喜人家(10)三合一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最新章节!

    欢喜人家(10)

    老姚说起的这件事, 萧泽很意外。但说实话,用俩孩子的钱……这个他还真挺有顾虑的。桐桐那边好说, 林东来对他闺女那真是要星星不给月亮, 而且就孩子挣的那点钱,对普通的拿着死工资的人来说, 不少。但对于林东来来说, 不多。这孩子做一天导游挣的, 都不算少呢, 只不过是大人不放心她出去而已。因此, 林家不在乎那点钱。

    但对于金家, 他就不好把握了。金红胜不会太在意, 他一个大男人, 这种格局还是有的。自然也明白这么做对孩子的好处。真的,这事要是办成了,自己肯定会给两个孩子争取个市优秀学生, 这个也许是将来加分还不行, 但如果保送的话,这就是妥妥的加分项。可金家真正难说话的是宋兰兰。宋兰兰因为萧湘的事,对萧家那真是厌恶的很。要不是自己还是孩子的校长, 真说不好对方会不会对自己的态度跟之前对林东方的态度是一样的。三天两头的要是找茬, 日子没法过了。这回要是动了这钱,叫宋兰兰知道了……这还得了。

    因此,对老姚,他说的比较委婉:“这事我得琢磨琢磨……”

    老姚以为萧泽是琢磨这件事怎么办才好, 却不知道萧泽是想着怎么跟金家人沟通这件事。

    瞒着肯定不行,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从别人嘴里知道了,那就更得坏事了。

    这件事到这里先打住吧,他就先说了这次的月考:“……虽然全校的平均分排名不是特别好,排了个第四,但这尖子生是真尖子,一班二班稳稳第一第二,全区前一百名的学生里,咱们就占了五十个,前十名里,咱们占了八个。这次去教育局开会,我这坐在那里腰板也直溜了……”

    老姚在萧泽面前那是一副自得模样,觉得这界学生也还行。

    但到了班里,人家不是那么说的,脸上的表情跟平常没什么两样,“……考完了,成绩也公布了。但是……说老实话,我不是很满意。咱们班原先是四十三个人,现在四十四个……但全年级前五十,咱们只占了三十八人。剩下那几个没进前五十的……你们要自己把握了……”

    把萧遥说的瑟瑟发抖,她这回其实已经进步了,而且进步非常明显。之前是抄的,这次没抄,可也考了全班四十名。全年级来说,也是进了一百名的名次了。可老师现在说‘你们要自己把握……’,这是啥意思?这是要是下次还不争气,很可能被踢出一班的。

    而另一边的萧远,是妥妥的倒数第一。

    他那成绩是一边倒,理科着实是不错,单轮理科,再加上英语上的绝对优势,这几科加起来,可以说是能稳稳排在四爷和桐桐后面。可加上文科,加上语文,完蛋鸟,在全年级的排名都不高。

    所以,老姚就比较牙疼了。不要吧,舍不得。毕竟文理分科之后,这孩子的成绩是差不了的。但在分科之前吧,他这成绩一班真不能要。

    因此,萧远现在属于是一班的编外人员。不光算是一班的编外人员,就是在学校而言,他也是编外人员。就是不入学籍,只旁听课程。正式的考试成绩不算在总分之中的那种。

    当然了,萧远自己是不知道的。

    更不知道他舅舅不让他入学籍,一是考虑想叫他在一班呆着,二嘛,是考虑到学校的物理化学生物的实验室还不齐备,连最基本的教学都达不到要求。按说该安排的实验,大多数都得由老师口述完成,然后叫学生去记忆。这是不合标准的。能怎么办呢?

    萧湘有钱,你可以捐建呀。

    萧泽在电话里跟萧湘沟通了不是一次两次,那边萧湘也口头答应了,说是最近再回来的时候她来办这件事情。要不是因为这个给老姚露过口风,老姚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但老姚跟林雨桐说话,就跟跟亲闺女说话似得,“……校服今儿刚到,你赶紧去,把咱们班的先领了。”

    明白!就是挑好的嘛。

    林雨桐叫了好几个人,先把校服领回来,领回来就试吧,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合适的。想要小一码的赶紧的,现在过去还能趁乱给换回来,咱们班自己省事呀。

    穿上校服的感觉……林雨桐试自己的,一扭脸瞧瞧四爷……真嫩呀。

    这得拍照留念,周末说啥也得去一趟照相馆。

    干啥上照相馆呀,林东来人家买了一个相机,而且还抽空专门找人学了点照相技术,主动给客人拍照留念,然后把客人的住址电话记下,照片免费冲洗,然后给你寄回家去。保证这美好的记忆一定给您保存下来。光是这一点,好些人回去都给他介绍生意。如此一单接着一单,连个清闲的时候都没有。

    那么这个注册公司的事,是不是就能提上日程了。

    这段时间钱没少挣,但钱也没少花。家里添了一辆二手的小巴车,又安装了电话,买了相机,再除开家里的日常开销,还剩下啥了?

    可这不开公司又不行,这一个团接着一个团的,肯定有日期重复的,这就容易漏单。最好的法子还是开公司,手里多几个导游,那是啥事都没有了。可这开公司吧,这得有地方,得有注册资金。

    地方好说,林东方就道:“我那铺子上面那一层空着呢,给你暂时收拾出来……”

    那怎么好?你这服装店注册的没用上面吗?

    “开店赚不了几个。”林东方就道,“我现在改品牌代理公司了,以后我们只负责铺货。以前用二楼还当仓库呢,现在我手里不压货……一楼挂点成品给人看,二楼基本不用……对了!一二楼我都买下来了,暂时给你免租……”

    本来二楼是准备装修住人的,现在嘛……算了,缓一缓。

    “这怎么好意思……姐,房租我肯定按月给,这样,租一年……”一年后,怎么也能给自己买的起写字间了吧。

    有地方了,这注册资金怎么办?

    林奶奶觉得这事玄乎:“你这一天一天这么些钱挣着,咱家要是不添大件,有个一年半载的光景,钱也攒出来了。到时候这事办起来从从容容的。你说你现在猛地要要开公司,一张口就是几万块钱,谁现在有那么些钱?”

    “哎呦老太太,您就别拆梯子了。您一天到晚不是家里就是胡同里,最远就是去胡同口吹吹您孙女……”林东来这么说,话还没说完了,林奶奶就生气,“我啥时候吹孙女了?我孙女是学的好嘛!不过那金家的老太太也讨厌,我走哪她追哪,到哪都是那么一句,‘是!那孩子学的不错,只比我家大宝孙差了一点……’,你说说你说说,她得多讨厌。她咋不说她家孩子自小啥学习环境,咱们桐桐啥环境。要是我孙女也一样的条件搁学校学的,那她孙子能撵上不?让他两道题他都撵不上,是不?”

    是是是!“我是说您啊,一天不关注外面的事,您去看看,这世道现在变的有多块!说是一天一个样也不为过。旅游公司……别说迟一年,就是迟一个月,您知道会冒出多少个新公司吗?干的人多了,竞争就大了。得趁着市场空额还大,得赶紧占领市场去。跟您说这个您也不懂,嘚!您歇着,别跟着操心了……”他说着就起身,准备出去了,“一会子有人来送东西,您看着收了。”

    “又是啥东西?”老太太心疼的,“要用钱的时候,别瞎买东西了。”

    “没瞎买。就一朋友开始做水果生意了,石榴柿子啥的,弄了几筐子……”

    是几筐子吗?这堆的屋里都没转身的地方了。

    林雨桐回来的时候也以为老太太嫌在家里太清闲了,要摆水果摊呢,还说:“也不欠您花用的那点钱,这是干啥呢?”

    “哪是卖的。你爸不知道听谁说的,说是姑娘家得多吃水果,这不……给你买来存的。够吃一冬的。”林东方哼笑着,“别说,你爸这老子当的不错,至少比李建国强。”

    “别说我爸,我爸也不容易。”李庆生挤兑他妈,“我爸至少想见就能见,您呢?说不见就不见,说出现就出现,我说,您能尊重一下您儿子吗?”

    “尊重呀!”林东方伸手,“把你的考卷拿出来,你不是找你爸签字的吗?老师不是让你叫家长吗?明儿是我去呀,还是你爸去呀。”

    林庆生这次成绩比基础班要好,毕竟晚上还都在补习嘛。可这数理化这些好补,记住了就行。但这英语拢共也没记住两百个单词,这真不是说补就能马上补起来的。所以,成绩反倒是比开学分班差了好多。考下来他就说了,英语全靠蒙的。作文全靠挪用阅读理解里的句子和单词了,对不对不敢保证,但是肯定是填上了。

    其他几门不出色,只是能跟上进度,再被这么一拉分,老师不干了。请家长吧!

    “我爸跟您说了?”这嘴怎么这么快?“我爸说他有时间……”

    “你爸有个会,没时间,明儿我去。我有时间!”说着就拉林雨桐进屋,“有新到的衣服,你帮我试试……”

    “我爸呢?这么晚了怎么还出去?”林雨桐还有点事想问林东来的,以现在这物价,盖几间新校舍大概得多少钱呀?砖瓦人工运输的,行情还真不知道。

    “你爸折腾的想开公司,找资金去了。不知道是不是要找人合伙,看能扑腾成不?”林东方说着,就把高领的红毛衣给林雨桐往怀里塞,“都是小姑娘能穿的,你试试效果我也就知道大概是个什么市场定位了。”

    找资金去了?

    银行贷款吗?

    四爷好似说过,金红胜也急着找贷款,说是要开一个什么运输公司。运输这一行很是能干,但是光是运输的车辆……这个前期你得投资多少?这属于投资特别大,回报收益长,但也算是很好的发展方向。

    想到这个,她就急着出去,一出院子,四爷就知道了,他住二楼,门额上留了个窗户,在上面能看到整个院子。她一出去四爷就下来了,一说啥事,四爷就说,“明儿叫他去东顺饭庄……”

    刚才金红胜跟人约好了在东顺饭庄吃饭。

    林东来去了,该认识的自然也就认识了。而且,林东来的贷款属于小额贷款,要是有房子和车子做抵押的话,这点钱不是问题的。这不是就缺个熟人好办事嘛。

    林雨桐问他晚上回来吃啥呢?

    没吃啥!金家给留了一碗米饭一碟子醋溜白菜。那个白菜切的呀,适合炖。他一点都没吃……

    正说着话呢,萧泽回来了,先问四爷:“你爸呢?”

    肯定是为了老姚那边存的那点钱的事,四爷朝里指了指,“您先回去,我让我爸过去一趟。”

    这事不必让宋兰兰知道。

    见是这事,林雨桐先进去了,想想四爷没吃饭,她就问李庆生:“我想吃方便面,你吃吗?”

    现在这个年月,方便面那算是奢侈的吃食了。普遍工资三四百的时候,一包华丰八毛,一包□□两块五,比外面正经的吃一顿饭还贵。但是林东来见人家孩子爱吃,自认为自家孩子也爱吃,于是□□都是整箱的买的,大不了就是这一天白干了呗,给我闺女换一箱子方便面吃。

    这个时候的方便面是真好吃,红烧牛肉面就真有红烧牛肉,真有肉丁的。有一种鸡汁面也很好吃。

    林奶奶从来不管孩子想吃啥,在能吃起的时候,爱怎么吃就怎么吃。只要不是吃那种作病的东西,她从来都不反对的。一箱子方便面都在床下面塞着呢。

    李庆生一听,立马举手:“想吃想吃,多煮一包,我去买火腿肠,你去煮面,给我加两个蛋。”

    萧遥在院子里准备刷牙了,听了一耳朵也不刷了:“我不太饿,不吃面,多放点水,给我喝点汤。”

    鸡蛋、火腿、青菜、豆腐、还有老爷子从食堂拿回来的半饭盒的萝卜丸子,搁在里面煮了小半锅,萧远也跟着过来蹭吃的,还把他攒着的泡椒鸡爪拿来了十多袋,又有自家腌制的泡菜,五个人围着锅吃。

    那个味儿把从屋里出来的金红胜都引得流口水,“一窝小崽子,真是能吃穷老子。”

    一锅面的花费得十好几块钱,一个成年的工资一天下来也就那么点钱,真是能霍霍。

    他到萧家还跟萧泽这么说呢:“你说现在这孩子,不知道挣钱,但花起钱来,那是谁都不手软呀。”

    “我们家这个是……你们家那个还真不是。”萧泽就把事情给说了:“……孩子自己挣的钱,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他这么决定肯定也不行,我得问问你们家长的意思……我知道你现在也挺难的……”

    “我再难也不缺他那几个钱。”金红胜就失笑,“我们家这小子蔫蔫的,你瞧瞧,是不是挺有主意。”

    主意大了去了。

    “孩子有主意是好事。”萧泽也没法说别的,“况且,长远来说,对他绝对有好处。他的成绩不错,要是将来咱们有好的保送名额,那我当然给孩子要争取的,这是关系到一辈子的大事……本来我该去上门说的,嫂子她对我们家你也知道……”

    “别理她,她就是见识短。”金红胜苦笑,“谁让我碰上了,这好不好的,我都得受着。”说着,就有些欲言又止,“萧湘她……孩子在这边……”

    这话叫萧泽就不怎么高兴,过去那点事最好就别提。

    他本来要倒茶的,起身又把热水壶给放下了:“另外,我也是有点事单独跟你说。”

    金红胜立马坐直了:“你说!”

    “我知道你们都是咋想的,肯定觉得萧湘自己最后把这孩子生下来了,是因为这孩子是你的。”萧泽说着,就正视金红胜的眼睛,“这个孩子……”不能是你的,于是他说,“……不是你的!”

    金红胜面色猛的一变:“你说什么?”

    萧泽心里无端的更生气起来,既然之前你认定这孩子是你的,那你背着宋兰兰,能不能偷偷的问问我,关心一两句孩子。可你知道是你的,你也不问。这会子说不是你的,好像你又不能接受的样子,想干啥呀?

    于是,他的语气越发的坚定起来,“这个孩子真不是你的!至于为什么生下来……”

    “你别告诉我说,是因为M国的法律不允许堕|胎。”金红胜摇头,“她最开始是在香GANG的。”

    “可香GANG的法律,堕|胎也是违法的。”他就给金红胜普及,“可以合法堕|胎的情况只那么几种,比如,两位医生同时认为一位妇女怀孕可引致其生理或心理上受到损害,他们同意并正式签署同意书让其堕||胎。或者能证实胎儿很有可能属严重畸型胎儿。又或者孕妇年龄在16岁以下,以及孕妇遭强J、乱L导致怀孕……当然了,这些规定,中间可操作的空间很大。但是当时,她才到那边,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可能有人帮她去钻法律的空子,因此,这孩子属于不生不行的……”话是这么跟金红胜说的,但其实,他也不知道萧湘是怎么笃定孩子一定是金红胜的。这些话,他一个做哥哥的,都没法去详细的问她。既然她觉得是金红胜的,那就是金红胜的吧。咱们自己这么想着就行,对外就不必说了。

    第一,他不想节外生枝。第二,DNA检测做了吗?这种检测技术据说是行,之前在东北那边好像还因为这个技术破案了,但现在还不是随便就能去做的技术。

    如今这么一个院子里住着,金家老两口看萧远的眼神,透着亲近。可宋兰兰只有心情好的时候,才偶尔露个好脸,当年是萧湘不对,可你说……我这招你惹你的,天天给我白眼。当年他也被下|放到工厂当学徒去了,家里只剩下妈妈和妹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萧湘教成那个样子了。

    与其这样,干脆就说清楚,“……对外我不好解释,只说孩子没有父亲,就是我们萧家的人,但既然因此叫你们夫妻有了误会,我就跟你们说清楚。孩子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任何关系?!

    金红胜坐在那里良久都没动,过了得有三五分钟了,才道:“萧湘……怎么能联系到她,我有些事想跟她说说……”

    “我觉得你们不应该再联系,甚至于是见面。”萧泽就道,“这于你们有什么好处呢?作为哥哥,当年没管好妹妹,是我的失职。但是现在,我觉得该管我还是要管的。萧湘呢,说起来年纪也不大,眼看着萧远这就大了,等考上大学了,孩子就是个成年人了。她呢?也可以找个合适的人,哪怕再生个孩子,总还是要有个完整的家的。再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当年,你是这一片孩子王,个个见了你都得叫你一声胜哥。可是,你不是当年的胜哥了。她也不是当年的萧湘了……要是对你们来说,当年还有值得怀念的东西……那就留在心里就行了,我觉得这事上,你们就都不如东子和桐桐妈。这两人的情况……结果呢?人家桐桐妈不也守着家庭吗?”

    金红胜失笑了一下,摸出一根烟来,深吸一口:“我不是当年的胜哥了!也对……”

    本来就是如此嘛!

    女人都喜欢强者,自家爸爸去世的早。而自己向来文弱,能退让解决的从来不跟人动手。这跟金红胜是两种人。金红胜那是带着一大帮子人打遍这一片无敌手。用那时候的话说,那是一顽主。

    可时代不同了,光环褪去了……萧泽就道:“我也是为你好的。你要是真要见她……可能很快她会回来一趟,孩子在这边,她总要回来的……”

    “那行吧!”也没说见还是不见,起身就告辞,“小业的事,你就多费心了。这孩子不爱说话,但主意大。而且对我有些误会,我便是管,他也不爱听。我现在也尽量少说他了……这王八犊子也争气,我就想说人家,人家也没啥能挑拣的错处叫我说的……心说,爷俩一块看场球赛也成呀。但最近是真忙,真顾不上。你看,现在有话也不跟家里说了,有钱宁肯给老师收着,也不愿意给家里……”

    “你这可冤枉孩子了。”萧泽就道,“这正是人家孩子聪明会办事的地方了。我们学校那老姚,可不是一般人。有他操持,事情的成色不一样的。而且……这里面有桐桐妈的事,当年……不管咱有多少理由,金家也罢,我们萧家也罢,是欠着人家的。孩子未尝不是帮你……这个你得客观点。”

    客观啥?

    真以为是为我的?

    这小子心思阴着呢,他明明就是看上林家的丫头了。知道林家这边难答应,他冲着人家妈妈那边使劲去了。你说着才多大点年纪,心里算计的明明白白的。有句话他是没好意思对别人说,打从闹出这些不愉快的事之后,他还真有点怕自己这个儿子的。总觉得这孩子那双眼睛看着人的时候……怪不得劲的。坐在他边上说话,就跟在领导面前不讲规矩的感觉是一样的,真是见鬼见的真真的。

    人家萧泽这么说了,他只得这么应承:“至于你嫂子那里,你就别说了。这事我知道就行了。”

    成!要的就是你们这句话。

    出来的时候宋兰兰正在院子里洗衣服,两双袜子都洗了这么老半天,都知道,她那是盯着萧家呢。要不是几个孩子在院子里吃饭,这会子都跑到萧家门口去听去了。

    这会子见男人出来了,她马上把袜子拧干,倒了盆子里的水,跟着就回家。

    林雨桐在外面还能听见她一迈进门槛就问了一声:“说啥了都?好好的怎么叫你过去了?”

    是怕萧泽说潇湘的事吧。

    也是,在她看来,俩家现在还能说啥呢?

    金红胜不能把儿子有钱却花在别的地方的事告诉她,只道:“……说……叫咱们别老盯着萧远看,萧远不是我儿子……说是XIANG港那边的法律不允许堕|胎,萧湘当时是没法子……而且,那种事,她也没法跟孩子说,只能告诉说他是她这个妈妈跟当年的恋爱对象生的……那孩子在M国长大,那边开放,不像是咱们这边,觉得没爸爸是多丢人的事。他对这个没那么固执的想法……但咱们要是老盯着那孩子看,他就免不了多想。问的多了,不说吧不好,说了吧……当年的事有啥可说了?怎么说都是伤害……明白我的意思吧?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没有那么深的牵绊。你心里也别老记挂这事了,我过去跟爸妈说一声,叫他们也别盯着人家了。”

    宋兰兰的心一下子就放下了,眼泪哗哗的往下流,不停点头,却捂着嘴快速的回房间去了。金红胜看着她的背影只皱了皱眉,然后敲开了老两口的房门。

    说实话,这个孩子不合时宜,但这会子突然说不是,心里还老不得劲了。像是特别重要的东西没有了似得。

    老太太叹气:“那孩子长的其实还有点像红胜的,怎么就不是呢?”

    金爷爷冷哼:“人人都是两眼睛一个鼻子,谁跟谁又不像了?我早跟你说过,别老那么着看人家孩子……你看,折子了吧。”

    “就跟你没那么看似得?”老太太这么嘀咕了一声。

    “胡说,我看哪个孩子都一样。”金爷爷说着,就上床躺着去了,“睡觉睡觉,折腾啥呀。以后少说儿媳妇几句,这种事搁在谁身上谁知道……还有……红云那丫头怎么回事?真不回来了?你这当妈的多操点他的心。该张罗的叫人家给介绍对象,就叫人介绍。总能碰到合适的。东子是好,也能挣钱,如今看着也有正事,桐桐那孩子也不是个多事的孩子,而且也那么大了……按说也没啥不好的,但这吧……人家不乐意,可别拿脸往上贴了。她要是还找东子,你就跟她说,别进这个家门了,她不要脸,一家子老小还要脸呢。”

    老太太就偷偷瞪了老头子一眼,“这是亲爹说的话吗?不过,跟东子确实是不行。但凡有一点可能性,我就是豁出这脸面去,也跟老林家求去。可这吧……女人家过日子,你就得找个知道疼人的人……就像是兰兰……红胜是咱自己的儿子,但摸着良心说,红胜这心里是不中意兰兰的,要不然两人的日子不能过成这样。你说,红云这孩子是不是傻!他嫂子这例子明晃晃在这里放着呢,她怎么就不吸取教训呢。这事还真不能耽误,是得找回来好好说叨说叨了。”

    外面吃完饭的几个人,是不知道还有过那么一出,但四爷大概知道,萧泽把钱的事跟金红胜说了。那这事就行了。

    吃完了,林东方在里面喊:“该睡觉都睡觉去,锅碗就那么放着,我来洗。”

    不至于的,林雨桐顺手就给洗了。回来的时候要把衣服换回去给林东方,却见林东方摆手:“还别说,我们家桐桐还真是衣服架子。这么着,周末的时候,跟姑姑去拍几张照片怎么样?”

    “模特?”行啊!这个无所谓。是林东方叫人给拍,然后推荐给人家品牌的,又不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更不是拍不好的东西,所以,很无所谓了,“给钱就行。”

    “小财迷!”林东方又拉着林雨桐上下打量,“以后要好好的保养你的脸了,还有手。这姑娘的手生的好看了,人家能靠手吃一辈子饭。”

    我可不想那么吃饭。只拍一年四季的衣裳的话,这是可以赚的快钱!

    姑侄俩说了会子话,林东来才回来,浑身带着酒气,却也没喝多。林雨桐出去趴他耳朵上低声说了个地方,“……您明儿就在那儿等着,他家那边是大头,咱家三五八万都行,都能暂时办下去的事,反倒是更容易办成。”

    这就是借着金家的花献自家的佛。

    “偷听人家说话了?”林东来捏他闺女鼻子,“以后不许了,叫人看见了多难为情。”

    “没偷听。”林雨桐将脸扭开,“打听来的!”

    “金家那小子?”林东来哼哼两声,“除了看着心眼多点,你瞧那长相……连你老子都比不上。”

    “那要找能比得上您的,那得可着电影明星找了。”林雨桐恭维了一句,就想走。

    “站下!”林东来拍了拍边上,“过来,刚才碰见你们萧校长了,听说学校现在不光不收咱们学费,你还在学校赚钱了?”

    “嗯!”林雨桐也没坐下,给林东来倒了一杯蜂蜜水递过去,“主要是为了我妈的。我妈那边呢……民办老师,那是看各镇各村的情况的。有的村子有钱,那是给民办老师工资的。可有些地方财政真挺紧的,他们不给工资,有些是拖欠,有些地方给粮食蔬菜,有些地方干脆多分几亩地,叫家里人种着,算是给了工资了。你说,这么下去,有几个民办教师能撑下来,又有几个能好好的教书。老师也得吃饭呀。我这边也就是起个头,我想着学校肯定会想办法的。反正我在学校挣的,都给那边建学校用。刚才我姑姑还说,叫我去做服装模特,去拍点照片。这些钱,我打算给我妈……您看行吗?村里的日子,不大好过。”

    林东来低声道:“你觉得你妈需要多少,你告诉爸就行,爸以你的名义给你妈寄……”

    “别!”林雨桐就道,“我妈那人你知道的,性子看着软,其实倔强的很。而且,她用钱是干啥的,还不是用在弟弟身上。你的钱她没法用的。”说着,就又低声道,“其实,您也可以考虑考虑再找一个了。我能给您养老,但到底不能总陪着您……现在不觉得,等到老了,身边您总得有个说话的人吧……我不反对您再婚。这些都是真心话。”

    林东来嗓子跟堵住了一样,孩子太懂事了总觉得是大人没做好的感觉,他咳嗽了一声才把眼泪给压下去,“爸真不想结婚……闺女呀,人这一辈子遇上一个你想结婚的而对方也恰好想跟你结婚的人……不容易。那时候,爸特别想跟你妈结婚,但是没结成。所以啊……这再遇到别人的时候,就总觉得是少了点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总之,就不是当年的那种感觉。你说,这要不是当年那种我非娶她不可的感觉,这结婚还有什么意思呢?要是跟你结婚的人谁都能替代……那你得想想,你真有必要结婚吗?现在你还小,说婚嫁太走。等将来你大学毕业了,有一天遇上你想嫁的人,人家也想娶你了,你就回来,跟爸爸说,说爸呀,除了他谁也不行,那爸没二话,一准把你嫁给他。不管这人是谁!”

    林雨桐突然间觉得特别心疼,她伸手去抱他,然后轻轻的拍他:“没事……有我,不会叫您孤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