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男保姆 > 第176章 快点告诉我

第176章 快点告诉我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男保姆最新章节!

    在此期间,陈家福一直稳坐他的办公室,指挥调动几路人马按照他的意愿行事。

    刚刚经过多方协调,在黑瞎子沟所处的县里找到一个生意上的伙伴,再通过他找到了县林业局的主要领导,声称在黑瞎子沟深处有个危重病人需要接出来救治,所以,申请进山的通行证……

    那个生意伙伴跟这个林业局的官员曾经打过交道,有足够的把柄攥在手里,所以,对方立即给黑瞎子沟的哨卡负责人打了放行电话……

    当然,并非全部放行,而只能是放行一人,并且由哨卡派人开车专程护送,说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保护进山人员的安全考虑……

    赵明宽立即将这样的情况汇报给了姐夫陈家福,陈家福皱着眉头这样吩咐赵明宽说:“也许这是唯一的机会了,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可是他们只让进去一个人呀!”赵明宽愁眉苦脸地这样说。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好处,听姐夫的,你就按照他们允许的方式带他们抵达白砬子附近,然后就让他们在附近等待,你一个人带上工具,找到陈家升的遗骸之后,将其快速转移或者是销毁……

    “这些都做完了,再回到他们送你的那些人与你汇合的地点,就说你要接的那个危重病人已经没有救治的价值了,所以,放弃接送出来治疗,然后,你就跟这些人一起回到检查站的哨卡,与自己人汇合,直接回来就行了……”陈家福立即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和指令……

    “行,这些过程我都知道了,只是有个重要的环节我要问一下姐夫……”赵明宽似乎想起了什么,就这样问道。

    “快说!”陈家福生怕小舅子啰嗦,所以,自己首先言简意赅。

    “一旦我找到了想要的东西,如何转移和销毁才好呢?”赵明宽生怕这个环节自己擅自做主回头姐夫埋怨自己做得不到位,所以,要着重请示一下。最好是能得到姐夫的具体指导,然后就按照姐夫说的法子来做,这样才不会留下后顾之忧……

    “最好是找到那个黑瞎子沟里的小瀑布,先将那些东西融化之后,再丢进瀑布里,这样的话,就再也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了……”陈家福还真就给出了一个再好不过的法子来解决这个环节的难题。

    “好,我就按照姐夫的主意办……那我这就出发了……”赵明宽一听姐夫给出了这样的指令,也觉得靠谱,答应完毕,挂断了姐夫的手机,就跟随林业局执法者站派出的车辆,独自一人进了山口,朝黑瞎子沟的腹地奔去……

    结束了与赵明宽的通话之后,陈家福又专门给四金刚打了手机:“你们就在山口的哨卡附近待命,严密监控有无可疑人进出山口,特别是与牛二奔长相相仿的年轻人,一定要及时向我汇报,记住了吗?”

    “记住了……差不多这里已经完全不放人进去了,所以……”四金刚这样回应说。

    “尽管这样也不能放松警惕!要情况立即打电话向我汇报!挂了!”刚刚挂断与四金刚的对话,负责监控韩秋萍和陈嘟嘟的三金刚就打来电话汇报情况说:“韩秋萍独自从家里出来了……”

    “她出来干嘛?”陈家福马上这样问。

    “直奔了镇里的菜市场,买了喝多鸡鸭鱼肉什么的,好像要做一顿请客用的大餐一样……”三金刚这样回答说。

    “除了这些还做别的了吗?”陈家福这样问道。

    “别的没有,直来直去的,中途连个电话都没打……”三金刚这样回答说。

    “那好,那你们几个继续监控,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如实向我汇报……”陈家福一听韩秋萍那边亲自去菜市场买了大量食材回家,心里就琢磨着,她这是要干嘛——一定是觉得那个叫牛二奔的表弟这回掌握了她男人陈家升被害的重要线索,而且那个牛二奔和陈家红已经出发去拿到最重要的证据去了,说不定天黑就能回家,所以,要准备一桌丰盛的菜饭来为凯旋归来的功臣们接风洗尘庆功设宴……

    一旦这样猜测韩秋萍出去购买大量食材的用意,陈家福挂断三金刚的手机之后,就立即给负责监控妹妹陈家红和那个表弟牛二奔的二金刚打电话,问他情况怎么样了。

    “这边没什么变化,陈家红和那个牛二奔入主这家大车店之后,就再也没出房间,倒是有个女服务员进出过几次……”二金刚这样回答说。

    “弄清楚这个女服务员进进出出的都干了些什么吗?”陈家福立即这样警觉地问道。

    “弄清了,这个叫辛秀的女服务员都是应房间客人的要求去给送各种吃的用的,我亲眼看见她用餐车推了一车的东西进了陈家红他们的房间……”二金刚又这样回答说。

    “好,一定要给我盯死了,一旦他们从大车店里出来,先别动手,一定要弄清他们到底去什么方向,向我汇报完毕再行事,记住了吗?”陈家福这样叮嘱说。

    “记住了……”二金刚立即这样回答说。

    “还有,别光是盯住房间的门和走廊,他们所在房间的窗户也给我盯死了,严防他们从窗户出来,从你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你们却没发觉他们俩的行踪……”陈家福又想到了这样的细节……

    “放心吧大哥,我早就安排专人盯看他们住的那个房间的窗户了,保证连个苍蝇蚊子都不让随便飞进飞出……”二金刚这样保证说……

    “那好,那就先这样,有什么异动立即给我打电话……”陈家福似乎觉得一切尽在掌握,所以,放下二金刚的电话,才半躺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琢磨着妹妹陈家红和那个高手牛二奔跑到野猪岭的大车店到底在跟自己玩儿什么花样,难道他们算不出来我会第一时间派人到黑瞎子沟去销毁陈家升死亡的最后证据吗?

    也许他们没有胆量前往黑瞎子沟去碰陈家升的遗骸?

    也许他们在声东击西,正好去到了与黑瞎子沟相反的野猪岭住下来,以此来麻痹我的视线,放松对他们的警惕,但却让韩秋萍从别的地方调集人马赶赴了黑瞎子沟,跟老子玩儿了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可是各路人马严密监控的结果表明,他们没有任何行动的迹象啊!

    真是搞不懂,他们到底跟老子玩儿的是什么花样,既然现在还没出现异常现象,那也只能按兵不动静观其变了……

    这样想着,陈家福索性直接平躺在了沙发上,点燃一支古巴限量版的雪茄,惬意地吞云吐雾品味起来……

    只是他无论如何想不到,就在他密如蛛网严密布控之下,以为万无一失尽在掌控的时候,却万万想不到,易容成辛秀的唐瑭,会从他那些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手下严密监控之下,落落大方地款步走出了房间,并且旁若无人地出了大车店,穿过院落,就到了路边……

    一辆骑着外号春风夜猫摩托车的摩的哥居然锁定了目标,直接跟了过来,到了唐瑭易容成的辛秀身边,嬉皮笑脸地问道:“我的心肝宝贝,你这是要去哪里呢?让哥带你去呗……”

    “谁是你的心肝宝贝啊,滚远点儿!”易容成辛秀的唐瑭本来穿那双鞋子就很是挤脚难受,所以,一听这个一脸坏人相的家伙主动上来搭讪,就没好气地这样呵斥说。

    “咋了,就因为我娘没凑够给你家的彩礼钱,你就翻脸不认我了?”这家伙一看辛秀代答不理他,继续在路边朝前走,他就推着那辆没熄火的摩托车跟在旁边边走边说……

    “少烦我,该干嘛干嘛去!”易容成辛秀的唐瑭一心把火要快点离开大车店一带,避免被陈家福派来的爪牙给发现了,所以,就想快点儿摆除这个讨厌的家伙。

    “我说辛秀啊,不带这样耍我的吧,之前咱俩可是说得好好的,不管我家的彩礼钱凑够凑不够,你都答应将来一定要嫁给我的,咋了,就因为你娘非要再加十万彩礼,我娘一口咬定只给二十万,你就不愿意搭理我了?

    “我可跟你说,我们家攒的这二十万彩礼可是用了差不多五年的时间,省吃俭用就是为了凑够你家要的彩礼钱,可是二十万凑够了,你娘居然变卦了,说现在物价上涨了,二十万不够了,必须涨到三十万才能下这个聘礼,我娘到你家去磕头作揖都不好使,但当时你私下里告诉我,甭管你娘这么折腾,将来都挡不住咱俩结婚呀……

    “可是这才几天的工夫,你咋对我这个态度了呢?难道你也听了你娘的话,不打算跟我定亲了?那你告诉我,是不是镇里那个信用社的齐副主任又来你家提亲,并且答应给足你娘要的三十万彩礼钱,你娘就答应他了呢?”对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没有的事儿!”易容成辛秀的唐瑭一听这家伙说出了这么多关于他与辛秀之间的各种纠葛关系,还真觉得有点不好甩掉这个家伙了,到了这个裉节上,也只好这样来了一句。

    “那就是副镇长的小舅子梁志群答应帮你加续约那上百亩的山林,你爹就答应你将来嫁给梁志群了?”对方又这样猜测说。

    “更是没有的事儿!”易容成辛秀的唐瑭根据他的逻辑推理,辛秀本人听到他这样说的话,就应该这样回答吧,也就这样回答说。

    “那你为啥不搭理我了呢?我王大麦哪里得罪你了?又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吗?”这个叫王大麦的家伙似乎找不到今天为啥辛秀突然对他这个不凉不热的态度了,就这样恳求说。

    “你没错,是我今天心情不好……”易容成辛秀的唐瑭为了不让对方看出自己的破绽,只好这样来了一句。

    “咋心情不好了?快点告诉我,我帮你想办法解决!”王大麦立即这样表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