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殿下,王妃又醉了 > 第八百二十四章 他的算盘

第八百二十四章 他的算盘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殿下,王妃又醉了最新章节!

    “派人好好调查调查。”

    事情哪儿会那么简答,肯定另有原因,想到这里,继而又吩咐道:“派人去圆咭寺安排一下,切记不能不让她知道寡人在南疆的事情。”

    “属下遵命!”

    玄云起身就准备往回赶,被夜南冥喊住,见他一声风尘,道:“晚上出发也不迟。”

    晟州去圆咭寺,若不是赶时间,也需要两日,玄云晚点出发是赶得上的 。

    玄云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欣慰,“多谢王上。”

    “下去吧!”

    目送着玄云离开,郁尘也跟着离开了,他站在大厅里,思绪却已经飘远了。

    初樱看着抱着一包糕点站在自己面前的永朝,一只手支着脑袋,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朝儿,这糕点是给我的?”

    永朝点头捣蒜一般,嗯了一声,“这是儿臣最喜欢的蓝莓酥,今日父王让人给儿臣做了,儿臣就想着给娘亲带几块来尝尝!”

    他说得一脸真诚,那干净得不然一丝杂质的明亮眸子里满是期待,期待着初樱能够吃一点,期待着她说好吃。

    初樱一听到夜南冥第一反应是有些拒绝的,但是又不好在永朝面前发作,只得故作一副老母亲欣慰的笑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柔声道:“这是为娘的好儿子,那我这就尝尝。”

    永朝将蓝莓酥放在桌子上,稚嫩的小手拿起一块递给初樱,初樱接过来,咬了一口,连连称赞,“真好吃。”

    “儿臣给母后倒杯茶。”

    永朝绕到初樱身后,永夕从一边过来,嚷嚷着她也要吃,完美的转移了初樱的注意力。

    因为是自己的亲儿子和亲闺女,初樱也没有那么多防备,根本就没有在意。

    永朝背对着初樱偷偷将夜南冥给自己的药瓶打开,将里面的液体倒进茶杯里,然后迅速将瓶子塞进自己的袖子里,给杯子里倒上茶,还非常专业的晃了晃,这才递给初樱,“母后喝水!”

    初樱接过来欣慰的给他一个满是慈爱的笑,喝了两口,又吃了一口蓝莓酥,“朝儿,这蓝莓酥是真的好吃啊。”

    “是父王亲自做的。”

    “噗……嗝……”

    初樱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吓给呛到了,赶忙端起永朝给她倒的水一口喝完,却还是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听到咳嗽声的古顾臻赶忙从外面进来,见永夕和永朝正在给初樱拍背,想要帮她顺气,赶忙过去,沉声道“我来吧!”

    永朝和永夕立马乖巧无比的站到一便,互相对视,眨了一下眼睛,暗示大功告成。

    初樱真的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缓过来,脸颊泛红,眼中还噙着眼泪。

    “小樱,你没事吧。”

    顾臻担心的又给她倒了一杯水的,初樱接过来喝了一口,这下倒好,连杯子里残留的药都给喝了个干净。

    初樱看了一眼边上的永朝,笑了笑,“没事,就是吃得太快了,不小心呛到了。”

    永朝和永夕只是偷笑,初樱却是觉得有些恼火,“果然是与他有关的东西都碰不得,吃个糕点都能呛到我自己。”

    侧着身子对着顾臻有些无奈的抱怨了一句,顾臻听罢,神色微僵,却也只能干笑,“既然如此,那以后就尽量少碰了。”

    “这是自然”!

    若是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再碰任何跟夜南冥有关系的东西了。

    可是说完一转头看着面前一双金童玉女一般儿女,瞬间有一种被打脸了的感觉。

    若是说有关系,这对活宝怕才是最有关系吧,体内流淌的可是她和夜南冥两个人的血液,这长相也是继承了她和夜南冥所有优点。

    “母后可是好些了?”

    永朝有些担心的询问道,脸上露出自责的神情,初樱立马连唯一的一点责备都没有了,心都软化了。

    笑了笑,柔声道:“没事了,和妹妹一起出去玩吧。”

    “好!”

    永朝点头,然后朝永夕伸出手,“妹妹,走吧”!

    永夕拉着他的手,两人跟初樱打了招呼,就兴高采烈的出去了。

    看着那两只小小的身影,初樱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她是真的对他们两个没有任何抵抗力啊。

    “小樱,若是三个月之后,王上不回去怎么办?而且……”他顿了一下,显然有些迟疑,继续道:“凤凰寨那边,圣女会允许夕儿在这里呆这么久吗?”

    他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凤凰圣女是绝度不会允许永夕在隐玥宫待这么久的,而且还是和夜南冥在一起。

    “当初她在答应救永朝的时候应该想到会有今天,而且,事已至此,这是唯一的办法。”

    初樱眸色沉了几分,语气里带着几分冷然,变得严肃起来。

    “若是有其他办法,我也无需在这里与夜南冥这般周旋。”

    若是有办法,她这辈子都不愿意再见到夜南冥。

    “祭司大人,南莫长老来了。”

    小芝在门口禀报道。

    初樱深吸一口气,嗯了一声,“让他进来吧。”

    话音刚落,南莫就已经进来了,神情有些着急,“大人,夜离澈带着聂州的虎蛮之兵屡范我边境,如今已经发起了战争,若是这样下去,不出半月,我边境守卫便要溃败了。”

    初樱眸色一凛,坐直了身子,“何时的事?”

    “前放刚传来的消息。”

    南莫说完,犹豫了一下,看着初樱,如实道:“晟州十万大军驻扎在边境,一直按兵不动,想必是另有打算了。”

    “他是想让我去求他!”

    相比于南莫的小心翼翼,初樱一语道破其中原因,冷笑一声,“不过他似乎是把我想得太没用了,难道我就只能靠男人才能做成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