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殿下,王妃又醉了 > 第六百零五章 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第六百零五章 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殿下,王妃又醉了最新章节!

    夜南冥在旁边蹲下,看着地上的血污,伸手想要去沾一点,却被初樱一把抓住了手,“你疯了吗,他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骨头都化得了,你还敢就这样去碰,不怕手烂了?”

    初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对他的突然鲁莽表示很不满。

    夜南冥看了她一眼,不但不生气,反倒还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我是说真的,你不要当儿戏,我可是亲眼看着他在我面前化成一滩血污的。”

    初樱一本正经的解释道,这个当真是不可以的当做儿戏的。

    夜南冥嗯了一声,“本王知道了。”

    说完从腰间抽搐一把匕首,抬起零碎的衣服,凑近闻了一下,瞬间蹙眉,一脸嫌弃。

    初樱却是忍不住笑了,明明她回去的时候他都嫌她身上太臭了,竟然还这样凑近了去闻,也是真的很强大了。

    见她偷笑,夜南冥干脆挑着那衣服往她面前凑了凑, 初樱连忙后退。

    夜南冥却没有再继续跟她逗趣,而是用匕首不停的在里面拨弄着,初樱想靠前来看,却被夜南冥突然一把拉到了一边,那对血污里突然留跳出了一团东西,而方向正是初樱刚才所在的地方。

    初樱心脏猛地一跳,见那东西居然还在动,夜南冥手中匕首飞出去,将那东西死死钉在地上,只听得那东西突然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痛苦的扭曲着。

    “这声音我听到过,我拦住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是这样在交流。”

    初樱慌忙开口,这声音,听着着实是很渗人。

    “这是鬼语。”

    夜南冥沉声开口,从袖子里取出一只小瓷瓶,上前,取出匕首,将那初樱都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拨了进去,堵上瓶口。

    只见他昨晚这些事情之后直接起身,出声道:“走吧。”

    初樱:“……”

    跟着站起来,“你怎么知道这是鬼语?”

    夜南冥回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往她面前凑了凑,小声道:“因为,本王比你见多识广。”

    他说完,便抬步往回走,初樱顿了一下,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跟上前去。

    “还有什么想问的?”

    夜南冥开口,一副胸有成竹的每一样,初樱却并不为所动,淡淡回了一句:“王爷见多识广,我目光短浅,井底之蛙,不敢多言。”

    说到这里,还不忘在翻个白眼,用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夜南冥听到她如此酸溜溜的话,也只是笑,不做声。

    却不动声色的牵起了她的手,“回去解释给你听。”

    似是在求和,初樱回头看了一眼那摊血污,却看到有黑影闪过,可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若是换做以前,她定会以为是自己花了眼。

    可是自从这件事情之后,她就不这样认为了。

    “别看了。”

    夜南冥掰过她的头,示意她不要再看了,再多看也无用。

    初樱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的反应,就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回到北苑才知道夜离澈来过了,初樱看了一眼夜南冥,见他没什么反应,自己也就不在意了。

    只见夜南冥命人去了一把黑伞,站在院子,撑着黑伞,手中拿着方才那只小瓷瓶。

    “那个全身腐烂的人其实早就已经死了,只不过是肉身被这东西所占罢了,你抓住他,它便会让肉身迅速腐烂,让你误以为他已经死了,但是并没有,这东西仍会藏在里面,等到太阳下山再出来,另寻一具尸体,便又是一个神出鬼没的影子了。”

    夜南冥看着手中的瓶子沉声开口,他鲜少跟人解释这么多,却唯独对初樱耐心至极。

    初樱听得算是明白了,哦了一声,“那接下里该怎么办?”

    “拷问它。”

    “这个?”

    初樱指着小瓷瓶,有些疑惑。

    夜南冥却是一本正经的嗯了一声,“正是。”

    说完又抬眼看向初樱,笑道:“是不是很好奇?”

    初樱不可否认,确实是很好奇。

    “以后本王还会让你见识到很多新奇玩意儿。”

    夜南冥自信得很,脸上也尽是得意的神情。

    初樱技不如人,便只能由他尽情炫耀了。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夜南冥不说话,先将黑伞放下,然后将瓶子放在黑伞下面,自己双手结印,以伞为界限,设置了一道屏障,后退一步,道:“过来。”

    初樱起身,走到他身边。

    “你不是说他说的是鬼语,怎么听得懂?”

    “不管他是什么鬼,生前都是人,总会说人话的。”

    夜南冥沉声道,初樱嗯了一声,想来也是,他们之所以在这自己面前说鬼语,想必就是不想让自己听到他们在说什么而已。

    “但是只是从十里村出来的东西,你确定它会这么轻易就招了?”

    “自然不会。”

    夜南冥开口,“所以须得再等等,等着太阳将他烤得将死不死,再看看。”

    初樱听完,觉得又好笑又担心,担心笙儿是真的被他们的人抓走了,如此一来,事情就难办了。

    连夜南冥都忌惮的十里村肯定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儿。

    “小樱,你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笙儿的场面?”

    夜南冥突然开口问,初樱想了一下,点头,“还记得。”

    “笙儿身上,或许有对方想要的东西。”

    夜南冥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这东西,是从笙儿到来的时候才出现的。”

    在这之前,除了之前的楚司衍,没有十里村的东西再出现过。

    “王爷是早就知道不对劲了吗?”

    初樱脸上神色僵了僵,开口问道,他是早就意识到了,所以才会让人暗中保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