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老来子 > 第105章 赵李二人结同盟

第105章 赵李二人结同盟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红楼之老来子最新章节!

    雨露得了王氏的钗子,自以为自己前途有所保障,心中自得不已。想起宝玉那俊俏的脸庞和温和的性子,她不由红了红脸。

    倒不是说她单单看上了贾宝玉,只是对于在她这般有野心的丫鬟来说,府里的几位老爷或是岁数大了,或是看不上自己,而少爷们,俱是对府里的丫鬟淡淡的,琏二爷倒是个多情的,只是可惜琏儿奶奶是个泼辣的,她是再不敢的。

    唯有宝玉,见了自己等人都是温言细语,极是温柔,听闻他对身边的丫鬟也是极体贴的,绝对是个好目标。越是这般想着,雨露便越中意,每每想到日后的好日子,她便美滋滋的。

    王氏可不理会这丫头的想法,满脑子想着自己该怎么利用好这个秘密。

    怔了好一会儿,王氏这才回过神来,打发走了她。

    过了许久,仍旧没有什么想头的她这才暂时放下这件事,出了内室,见周瑞家的立在那里候着,王氏问道:“今日那丫头来找我这件事,你给我牢牢封住嘴,别叫人知道了。”

    周瑞家的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所谓“钉子”,自然还是隐秘些为好啊!她点头应了声是。

    旋即,周瑞家的又说道:“太太,这个月的利已经收上来了,一共五百三十两银子。余下的三十两因为不好兑换,奴婢便做主放在本钱里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

    王氏接过来一看,是这个月的放贷的名册,五张一百两银子的银票就夹在其中,她点了点头,说道:“做的不错。”

    抬起头来,见到周瑞家的面有难色,她便问道:“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周瑞家的愁眉苦脸地说道:“太太,按说咱们放出去的钱,利息也不算高,人家一个月利息六分、七分的都有,可是还有那等不知事的刁民,借了银子不换,奴婢的女婿想着为太太分忧,便去讨要,谁知道这伙子人半点不懂事,竟然是上吊自杀了!这下可好,那家人不仅想要赖账,还要告咱们呢!”

    王氏闻言,虽然知道周瑞家的的话里必定有些隐瞒,但是她心中也在暗恼这家人的不识趣,遂冷着脸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难不成这群人还想赖账不成。这样吧,你去我娘家找二嫂子拿个我二哥的帖子出来,找府尹把这件事了结了。看谁还敢不知事?”

    周瑞家的自然是松了一口气,其实的确如王氏所想,她们一家子在这里边吃了不少利,比如说,将王氏所说的五分改为了六分五,王氏拿到五百两,他们家人便能够坐收一百五十两。

    此番闹出人命来也是因为那家人还不上钱,自家的小人去逼债,见他家祖业有十亩良田,想要直接收回来抵账,谁知道此人是个烈性的,宁死也不愿意出卖祖产,这才闹出这等事来。

    不过好在王氏没有追究,又允诺出手解决此事,这才叫周瑞家的安心。

    说完这件事,王氏又问道:“咱们院子里的李氏怎么样了?”

    周瑞家的听到这个人,不免联想起当日那副惨状,不由打了个哆嗦,这才说道:“还是如先前一般,只是她似乎是往赵姨娘那里多走了几回。两人关系倒是处的不错。不过老爷还是最宠她,一个月有十七八日是宿在她那里的。”

    王氏闻言,骂道:“果然下贱胚子,臭味相投!”

    周瑞家的小心翼翼地问道:“太太,要不要咱们小心看着点,别叫她们搅和到一起,闹出什么事来。”

    王氏不屑道:“那李氏是个不下单的母鸡,翻出天去也没有什么指望。赵姨娘倒是儿女双全,但是你单看探春和我一条心,赵姨娘便翻不出什么花来。更何况你看贾环被她养的那般小家子的样子,能和我的宝玉比吗?”

    周瑞家的见王氏这般说,忙不迭地点头赞道:“太太英明,不过两个妾侍,想来李氏也是因为没了盼头,这才想要讨好有孩子的赵姨娘罢了。”

    王氏撇撇嘴,满是不屑。见状,周瑞家的也住嘴不说了。

    殊不知,在赵姨娘房里,李氏正在苦口婆心地劝说道:“姐姐,妹妹我是没了指望的人,只是你不一样,你还要为环哥儿考虑啊!”

    赵姨娘素来是个混不吝的,因为李氏先前抢走了贾政对自己的宠爱,心中对她有些怨言,要知道,这得宠的姨娘和不得宠的姨娘差的可不是一丁两点,往日里自己受宠的时候,贾政常常在她这里用膳,主子的例菜自然比她一个小小的姨娘的药好得多,赵姨娘陪着自然也能够吃顿好的。再说衣服首饰,老爷在的时候自己也能够得一两件赏赐,更别说还会有王氏故作贤良赏下来的好料子。

    贾政不往赵姨娘这屋子里来了,自然,赵姨娘受了不少委屈。若非是她娘家有几门得力的姻亲可以护着他,单是这吃穿用度下降的便不是现在的仅仅一个档次。

    因此,她对李氏也是极有怨言的。

    只是这回李氏主动上门来,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也只好迎了她进来,只打定主意不想理会这女人。谁知道李氏上来就是这么一大招,说起赵姨娘的儿女,这就挠到了她的痒处了。

    要说赵姨娘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是哪件?那必须是自己在正房太太王氏的眼皮子底下成功生下了一儿一女,并且都抚养长大了,虽说因为探春在王氏身边长大,被教导的左了性子,不认自己。赵姨娘仍旧十分骄傲自得,到底是从自己肠子里爬出来的,将来姑娘长大了还能不管自己和环哥儿?

    同时,闻言她面对李氏,也颇有几份优越感:得了老爷宠爱又如何?到底生不了孩子,将来是没个指望的!

    但是随后听李氏将二房的格局以及二房在整个荣国府的地位意义掰扯来给她讲明白了,赵姨娘也有些发愣。

    李氏在这府里呆了又有几个月了,自然对这满府上上下下有所了解,又经历了去岁太子谋反的乱事,自然对这府里诸位主子的地位有所了解。她素来是个聪慧的,在知道自己的身子坏了,孩子没了之后,一方面想要报复罪魁祸首王氏,但是另一方面也免不了为自己的将来做些打算。

    将来若是有朝一日贾政去了,自己可就成了太太的眼中钉,指不定怎么打发了自己呢!但若是自己和赵姨娘交好,将来赵姨娘必定是和儿子贾环一起被分出去,贾环若是有点出息,自己托了赵姨娘,自然也能够出来。如此,凭借着自己手里的钱财,在外边也不愁没有好日子过。

    她温言对赵姨娘说道:“姐姐,你也知道,这府里最出息的便是三房一家子,可是袭爵的是大老爷,将来若是老太太去了,大房袭爵,有了祖业,自然不愁前程;三房跟着三老爷,指不定前程更好。独独咱们家老爷,若是分了家,那可就大不如前了!”

    赵姨娘也不傻,许多人见她平日里行事粗鄙,多是看不上她,但是却不知,这一方面是她的性格使然,但是另一方面却也是故意的。

    在她看来,自己行事粗鄙些,不要脸的在太太面前撒泼,既能够迷惑太太,减轻她对自己的顾虑,又能够占到便宜,何乐而不为呢?以往倒是有那些行事文雅的,得了老爷的宠爱,可后来的下场呢?

    可见,赵姨娘能够生下一儿一女,自己本人也不是吃素的。

    因此,她自然能够理解李氏的意思,她迟疑片刻,问道:“话虽如此,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与其担心将来二房失势,不如抓紧现在,想着怎么拢好老爷的心吧!”

    李氏却是面不改色,说道:“虽说这死骆驼大,但是这可不是你赵姨娘家的死骆驼啊!”说完,意味深长地瞥了她一眼。

    赵姨娘闻言,气道:“怎么没有,我的环哥儿怎么说也是贾家子孙——”说道这里却说不下去了,她也知道,自己的环儿虽说在自己看来是千好万好的,但是奈何二房三个哥儿之中,他是最不受重视的。

    谁叫他既不是嫡子,课业上也赶不上两位兄长呢?说到这个赵姨娘就来气,贾环还算是上进努力的,只是他的资质原本就赶不上宝玉天赋异禀,宝玉虽然不爱读书,但是灵气十足,凭借着天资便是在学里混日子,在学里的成绩也不差。

    相比之下,贾环在贾宝玉这个岁数的时候可没有他这么灵光。贾政对这个庶子自然也没有抱有什么期盼。

    见她语塞,李氏笑得不怀好意,说道:“赵姐姐,您明白了吧!二房将来要是分家,二太太便能够当家作主,到时候您和环哥儿能得了什么好呢?天天被压在房里给嫡母抄佛经,别左了性子去做和尚吧!”

    赵姨娘闻言也有些羞恼,这件事她是知道的,但是王氏是嫡母,自己不过是个姨娘,哪里敢置喙?心下顿时也有些犹豫,低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氏春风沐雨般和煦道:“太太害我没了做母亲的期望,我也不能叫她好过!”说着,言语中的那股子狠劲却叫赵姨娘不由打了个哆嗦。

    见状,李氏笑得更是和煦,她俯身在赵姨娘的耳边低语片刻,方才立起身来。

    赵姨娘犹豫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这事情对环儿,对自己都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