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老来子 > 第89章 见凤姐得馈赠

第89章 见凤姐得馈赠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红楼之老来子最新章节!

    周瑞家的说道:“太太每日里日理万机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空见你。不过她素来和善,若是你能见着,少不得有些进益。若是见不着,我告诉你个巧宗儿。”

    见刘姥姥竖起耳朵听得认真,自得道:“我便引你去见琏二奶奶,她也是我们王家的小姐,和贵婿家里也算有些攀扯。若是琏二奶奶有心,你运气又不错能够见着我们府里老太太,那才是好事。我们老太太素来是个怜贫惜弱的性子,必不叫你落空。”

    见周瑞家的条理分明地将路子说清楚,刘姥姥难免有些激动,万分的感谢。

    说了几句话,周瑞家的又遣了个丫头去探听王氏或是琏二奶奶是否有空。

    又有一个丫头端上来几盘瓜果点心,俱是祖孙两个从未见过的。板儿是个孩子,见着好吃的点心难免忘了形,吃的欢快。见状,刘姥姥觉得有些丢脸,忙扯了扯孙子的衣袖,呵斥了一番。

    周瑞家的倒未曾有什么鄙夷的样子,只是笑着劝道:“不过是些点心,,况且这点心可是我们府上请的一位正宗的淮扬师傅做的面点,便是太太、小姐们也都说好的,板儿小孩子家家的喜欢吃,也是常理,姥姥不必在意。”面上不显,心里却是相当得意。

    刘姥姥难免恭维她,这般好东西,平常人家都是难得的,亏得她在主子面前是头一份的体面,这才能拿到好东西。周瑞家的虽然嘴上谦虚,但是内心里还真是这般想的。只是要说头一份,她倒是有些心虚,这府上原本最得意的便是赖大一家子,哥哥在荣府当大管家,弟弟在宁府里当大管家。

    当是时,便是她这般的太太们的心腹陪房见着赖大家的、赖嬷嬷等人都要笑脸相迎。毕竟人家背后站着的可是两府辈分最高的人——贾母。

    可惜贾攸不过几句话的工夫,便将这家人都放了出去,现如今顶替了差事的却荣国府的世仆,林之孝一家子,不算是哪位奶奶或是太太的心腹陪房,但做事精干、极有章法,倒也叫人颇为看重。

    也是因为知道自己和当家太太们没有那点子香火情缘,林之孝两口子行事极为低调,也不多话,偏偏把事情打理地利落。也不是没有人肖想过两口子这份油水足足的位子。府上几位太太的陪房都有些蠢蠢欲动,偏偏他的行事落了贾攸贾三爷的眼,因此之后倒也无人敢觊觎了。

    两口子也是越发地兢兢业业了。只凭着这份用心,倒也入了几位太太们的眼,倒有几分体面,在下人中也是颇有些声望,算得上是荣国府下人中的第一等了。相比之下,周瑞家的便差得远了。

    只是听刘姥姥不明所以地夸赞自己,她也不好反驳,只是含糊几句过去了。

    过了一晌,那丫头回来却说王氏今日礼佛,不见外人了。

    闻言刘姥姥难免有些失望,又听到那人说,回来的路上见到了平儿,琏二奶奶那里倒是无甚要事。

    周瑞家的听了便知事情成了,忙催着刘姥姥道:“姥姥快起来,趁着这会儿奶奶有空想去见见。”

    刘姥姥牵起板儿的手,整理下两人的衣着,跟着周瑞家的便往府里去了。因荣国府占地不小,他们几个下人不似当年的赖嬷嬷般有体面,可以同太太、奶奶们一般乘轿、坐车,只能靠着步行。

    好在刘姥姥常年在田间地头上干活,身子骨康健地很,脚程一点不比常年走惯了的周瑞家的慢。倒是板儿年纪还小,有些不耐,但是今日进京来,不知道看了多少以往在家里未见到的新鲜花样,吃了以前从未吃过的好吃点心。

    况这荣国府造的威严瑰丽,有一番气势,他自然有些瑟缩,倒不像在家里那般痴缠耍赖,只是耐住了身上的酸痛,乖乖被姥姥牵着,好奇地张望着。

    贾琏夫妇住的地方是荣国府正院荣禧堂后边的一处小院子,先到了倒厅,周瑞家的叫她在这里略避一避,又叫下面的丫鬟送了茶水上来。自己起身去寻了王熙凤身边的心腹得力丫头唤作平儿的,向她说明了刘姥姥的起初来历。

    她说道:“虽说现在败落了,到底当年他们家同咱们王家老太爷连过宗,如今人家上门来,咱们也不好不理睬,倒叫人说话,原是想要回禀了我们太太的,只是今儿太太不得闲,不得已,我方才领了人到这里来寻二奶奶。”

    平儿琢磨了一会儿,笑着说道:“既是这般,那我便去回了奶奶,左右奶奶平日里也无甚要事,如今老亲来,必是要见见的。”

    周瑞家的也是这样想的,他们这样的人家,最重名声,虽说是已经出嫁了的姑奶奶,可是这刘姥姥到底和娘家有些瓜葛,她们必不会视而不见的,传出去落一个嫌贫爱富的名声可不好。

    因此她这才直接将人带了进来。

    平儿进去通报,不过盏茶的工夫便出来,说道:“奶奶叫请姥姥进来。”凤姐儿如今不管家,平日里在家不过奉承老太太并自家婆婆,或是带着女儿大姐儿,倒也没什么要事。

    刘姥姥喜不自禁,算是能见着人了。

    在平儿的带领下,她牵着板儿的手神色拘谨地进了堂屋,一进屋,扑鼻的香气便叫她有些头晕目眩,所视之处都是金碧辉煌的样子,叫人不敢直视。

    只见当堂上边坐着一位女子,穿着华丽,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恍若神仙妃子一般,叫人移不开眼去。她手里端着盏茶,正在细细品茗。

    刘姥姥见状忙拜了拜给凤姐请安。王熙凤见状,忙说道:“周妈妈,快将姥姥扶起来,可当不起。”

    她仔细端量了一番眼前的祖孙,虽说衣衫打扮还算规整,但也看出不是什么好料子。但是收拾的还算干净齐整,叫人也心情好些。见他们进门来虽说有些拘束,但是家教不错,没有四处乱瞥,倒叫王熙凤起了几分好感。

    姥姥遂站了起来,叫板儿上来见礼,谁知道孩子竟是害羞,躲在刘姥姥的后边不敢出头。

    虽说看不上这小家子气的样子,但是也清楚到底是乡下孩子,没见过什么世面,凤姐儿也没在意,只是说道:“我年纪小,倒不大认得姥姥,多亏有周妈妈记得。亲戚们之间都不走动,也是生疏了些。”

    刘姥姥忙说道:“原是我们的不是,只是想着家道艰难,不敢随意上门。”

    凤姐儿说道:“如今这世道便是如此,若知道的那也就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家嫌贫爱富呢!”

    刘姥姥忙说道:“只是我们小户人家,不敢攀扯罢了。”

    凤姐笑道:“姥姥客气了,皇帝还有几门穷亲戚呢!我们这样的人家,也是难免。”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凤姐儿却发现这刘姥姥虽说家计不好。但是好在年纪大了,见识一点不少,且她极有眼色,说起乡间野趣来也是有几分意思。

    乍一听,倒是有些新奇。

    见凤姐听得认真,姥姥也有些高兴,投她的性子,越发说的兴致盎然。

    不知说了多久,只听见平儿上来说道:“奶奶,厨房送午膳来了。”

    凤姐儿方才惊觉两人讲了这么久,见姥姥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遂说道:“姥姥来了,也尝尝看我们府里的手艺。”

    说着,对边上的平儿说道:“叫下边整治出一桌席面来给姥姥。”平儿点头应是。好在贾家的厨房都有东西备着,不过一刻钟,席面便呈了上来。

    周瑞家的陪刘姥姥祖孙坐了一桌。平儿服侍着王熙凤用膳。

    火腿炖肘子、酒酿清蒸鸭子、虾丸鸡皮汤……俱是些两人从未见过的好菜色。饶是此时心中满腹心事,刘姥姥也忍不住食指大动。不说味道,便是这油水也是难得的。

    见两人吃的香,凤姐儿的胃口也好了不少,多吃了半碗饭。

    待到席面撤下去,凤姐儿方才说道:“姥姥此番前来,可有什么难事?若是方便,我们也能搭把手。”

    闻言,周瑞家的忙向姥姥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快说。

    尽管有些羞耻,但是想到自家现在的家计,刘姥姥也只好忍耻说道:“按理说不该来打搅奶奶的,只是现在家计实在艰难——”

    凤姐儿会意,知道刘姥姥所求。原本她是极厌恶这些来打秋风的穷亲戚,只是此前与姥姥的一番言谈,看姥姥的举止,对她倒是先入为主有了几分好感,遂说道:“姥姥的意思,我知道了,虽说亲戚之间是该有个照应,但是我们府里家大业大的,也有些不方便。”

    听她这么一说,刘姥姥难免有些失望。此时,却又听到凤姐儿说:“只是姥姥大老远来了,我也极爱姥姥为人,这样吧,我前儿个铺子上送来五十两银子,姥姥不嫌弃的话,便拿去吧!”

    刘姥姥原先听凤姐儿话语,以为算是没指望了,谁知道竟然还有五十两银子的意外之喜,顿时喜出望外,连连拜谢。

    又说了几句话,凤姐儿遂道:“天色也不早了,我也就不留姥姥了。只是到底是亲戚,日后姥姥不嫌弃,也要常来常往。”

    刘姥姥应了,跟着平儿取了银子之后,便随着周瑞家的出来了。

    这时候平儿追了上来,拿着一个包袱说道:“里头几件旧衣裳,虽说有人穿过了,但是料子是极好的,姥姥回去改改便能穿,不嫌弃的话,姥姥便拿去吧!”

    刘姥姥一摸,都是极好的料子,衣裳看着还花团锦簇的,不知为何便不穿了,她顿时有些惋惜,说道:“姑娘的好意,我哪里敢辜负。况我们乡下人,一家子只有一条裤子的人家也有,哪里敢嫌弃。还要多谢姑娘善心。”

    平儿见状,知道她不在意,遂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