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合奇闻录 > 第二百八十三章,地下河流

第二百八十三章,地下河流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六合奇闻录最新章节!

    气在墙壁上覆盖游走,唐尧走的很慢,他手上就像是捏着一个雷达,有时候甚至会在一个地方停下脚步,直到完全确定这附近的墙壁上没有暗门之后才会继续向前走。

    宋舜和散媓跟在他身后,调整着脚步和呼吸,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下两个人居然听不出一丝一毫的脚步声,宋舜低头看了一眼,他走路没有声音是勉强控制自己的身体才做到的,而他发现身边的散媓走路也没有声音可看上去比他轻松很多,好像早就习惯了。

    如此摸索了大约十分钟,唐尧又一次停下脚步,这一回他在一堵墙前面停留了很长时间,甚至慢慢将脸贴在了墙壁上,嘴里喃喃自语道:“我听见了水流声,感觉到了澎湃的水气从墙壁内部溢出来,我的气和水气相连接,如果说最有可能是暗门的地方应该就在这里。”

    唐尧收回手摘下了蒙着的眼罩后说:“应该就在这里,我们分头寻找暗门的开关。”

    “不用找,这是一堵怪力墙。”宋舜走到墙壁前仔细观察了几分钟后立即说道。

    “啥事怪力墙?”唐尧问。

    “怪力墙是一种用特殊黏土做成的墙壁,具有很强的韧性,之前我没注意到,现在能够看出这堵墙的材质的确和其他墙壁略有不同,这里的石块中掺杂了这种特殊的黏土,想打开这种墙壁需要使出超越黏土承受程度的巨大力量,否则你打上去的力气再多也没用,黏土会迅速恢复韧性。”宋舜说道。

    唐尧对着墙壁狠狠砸了一拳,拳头生疼,但墙壁上居然明显凹进去了一块,他开口道:“我力气这么大吗,一拳就把墙壁打的凹进去了。”

    “都说了是掺入了黏土的关系,你看,这不是又重新恢复过来了吗?”宋舜说话间,唐尧一看,墙壁上凹进去的那一块地方还真地重新长出来了。

    “这种事儿还得你来。”唐尧往后退了一步,示意宋舜出手,那表情就和老板遇到麻烦让自己的金牌打手出马一样。

    宋舜扛着蛟煞走到了墙壁前,先是双手握住蛟煞,猛地向前踏出一步,接着用蛟煞对着墙壁狠狠一斩,怪力墙上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可不多时这道口子就逐渐长了回去,最终变回了原样。

    “舜公子,你也不行啊。”唐尧还不忘讥讽宋舜一句。

    宋舜白了他一眼后说:“我只是试试这堵怪力墙的承受极限,现在了解地差不多了。”

    说话间宋舜转了转手腕,然后再次握住了蛟煞,蛟煞特殊的锋刃上有火焰流动,他闭上眼睛整个人突然安静下来,下一秒,双眼睁开,眼内似有寒光一闪而过,接着低喝一声,带着火焰的蛟煞再次砍在了怪力墙上,这一次墙体发生剧烈爆炸,唐尧急忙后退了几步,避开了火焰后惊叹道:“乖乖,这一刀的威力可不小啊。”

    尘埃之下,怪力墙完全被击碎,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大坑,虽然墙体上的黏土还在逐渐恢复,但恢复的速度比之前慢了许多,唐尧拍了拍宋舜的肩膀说:“厉害啊,你这一刀也太帅了吧。”

    旁边的散媓也跟着说道:“兵家龙韬篇,军势一斩,果然不凡啊。”

    宋舜回头略微有些惊讶地问:“你识得此招?”

    “曾见过兵家前辈使用,你刚刚这一斩的威力虽远远不及我曾见过的那位兵家前辈,但也算是将龙韬篇的军势一斩打出了风采,在你这个年纪属实不易。”散媓说完率先进入了墙壁上的破洞之中。

    唐尧对他们之间的对话不太明白,猜测散媓说的龙韬篇和军势一斩应该是宋舜刚刚用的招数名字,他冲宋舜笑了笑说:“你别往心里去,她一直这么嚣张,我都习惯了,哈哈。”

    三人穿过了破洞,又是一片黑暗,耳边能清楚听见潺潺流水的声音,三个人打开手电筒朝前一照,唐尧看见手电筒的光芒照出了一大片流动的河水,不仅是他,散媓和宋舜也都有相同的发现,手电筒的光昂纳朝远处延伸,很快唐尧便发现,挡在眼前的居然是一条大河。

    河面至少宽四五米,河水也并不是死水而是不停流动的,唐尧走到河边蹲下来看去,河水有些浑浊可并不肮脏,他惊讶地说:“这看起来像是真正的河水,难道此地有地下河流经过吗?”

    宋舜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说道:“不对,这些不是地下河水,地下河水比这要清澈许多,这明显就是地面上的河水,你看水里还飘浮着一些树叶。”

    唐尧打开了无线耳麦,信号此时已经变的很差,他开口问:“邡巢,能听见我们说话吗?”

    那边传来了邡巢的声音说:“能听见,就是信号不好,需要我查什么?”

    “博物馆附近是不是有河流?”唐尧问。

    “没有啊,我查查地图。”邡巢开始查找地图,片刻后说道,“虽然没有大河,但在距离博物馆大约三四公里的地方有一条小河,这条河流历史还挺悠久,资料上显示很早以前就存在了,后来作为保护项目被留存到现在,小河直通更远处的城郊水闸,这几天水闸开闸放水,所以整条河都盘活了,怎么了?”

    唐尧这么一听就明白过来开口说:“咱们眼前这条河应该就是那条小河的延伸,这些河水是从外面的水闸引导进来的,所以并不是地下水。”

    “为什么在这里要建造这么一条河流?”唐尧奇怪地问。

    “恐怕是有依山傍水之意,古代之人相信风水玄学,认为靠着江海湖泊便有借水生财之意,尉猖可能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才在眠宫中建造了这条河,至于外面的小河,恐怕也是那时候挖出来的,为的是引活水入宫,却没想到后来眠宫沉入地下,小河的水流也就跟着流入了地下,至于最终流到了地下什么地方,那就不知道了,咱们找地方过河吧。”散媓说道。

    三个人拿着手电筒在河面上照了一下,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想办法游过去了,可毕竟还不知道水里是不是有机关,所以能从河面上过去就不想游过去。

    “那边好像有座桥。”唐尧看见远处似乎有座桥的影子便指着说道。

    三人往唐尧指引的方向走去,似乎不远处的确有一座横跨在河面上的桥梁,但走到近处却发现桥又到了更远处,好像这座桥会移动似的。

    “怎么这座桥越来越远了,难不成是海市蜃楼吗?”唐尧问。

    “有这个可能性,河面上水汽比较大,形成一些幻象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宋舜说道。

    可令他们奇怪的是,这一次他们走过去后却发现桥并没有远离,三人站在了桥头上,看着面前的桥体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整座桥比远处看过去的样子更大,桥面估计有五六米宽,是拱桥的形状,通体红色,没有护栏,材质像是木板制成的。

    宋舜走上前去尝试拍了拍桥面后说:“似乎还挺坚固的,我们过桥吗?”

    唐尧点点头刚想说话,却见桥的中央突然多出了一个女子,穿着古老样式的长裙,手上撑着一把花纸伞,伞面遮住了脸,但依稀能看见她好像梳着一个样式古老的发型,身上的长裙也是红色的,很鲜亮,在手电筒的光芒下特别显眼。

    唐尧问道:“喂,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这时候他身边的宋舜也跟着问:“是啊,你为何在这里,为什么手里还拿着刀?”

    唐尧听到这句话却满面狐疑地看向宋舜,因为他看见的女子手上可没有任何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