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合奇闻录 > 第七十六章,被困祠堂

第七十六章,被困祠堂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六合奇闻录最新章节!

    眼前这个看起来并没有过多特点的男人竟然就是山水台的一把手小阎王,还真应了那句老话,人不可貌相。

    关于小阎王,传闻最多的是他的心狠手辣,几乎每个在圈子里混的幻师都说小阎王的手上沾着不止一条人命。

    据说年轻时候的小阎王很嚣张,做事很高调,也因此结下了很多仇家,年纪渐长后做事风格逐渐低调,但一个人的性子是不可能那么容易改变的,最近几年出过很多大案子,其实都和山水台以及小阎王有关系。

    倒不是没人想抓他,只是这家伙这几年神出鬼没,一直在隐藏行踪,所以想把他找出来没那么容易。

    老实说,唐尧和邡巢两个人加起来都对付不了小阎王的一只手,更何况此地还有其他山水台的幻师,唐尧和邡巢几乎就是人家眼里的一盘菜。

    “前……前辈,有话好说,呵呵……”邡巢刚刚强装出来的气势此刻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露出了一个不知道是笑还是尴尬的表情。

    小阎王扫了他一眼,那张和普通人无异的脸上却藏着一丝冷酷,他看着林缘说道:“过来吧,他们保护不了你的,你还记得自己的承诺吗?”

    林缘向唐尧身后缩了缩,唐尧鼓起勇气说道:“他不过是个孩子,您高抬贵手放他一马,他既然不想拜入你的门下,你何必强人所难?”

    在唐尧开口之前小阎王由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此时在唐尧开口后,小阎王冷漠地扫了他一眼后说:“我看上了他是他的荣幸,但我没有强迫他这么做,我给了他选择,他当时给我的回答是愿意拜入我的门下,现在我不过是来让他履行承诺,难道孩子就能信口开河吗?”

    唐尧回头看着林缘,林缘急忙解释道:“当时他问我是不是愿意跟着他,我问他如果我不愿意呢,他说他会放我走,但如果我愿意的话,他就会让我摆脱我的父亲和我的命运,我那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个灾星,我恨我的爸爸,我恨我这个可怕的身体,所以我才答应他,但现在我不想和他走,我不想做个坏人。”

    这才是林缘的真心话,他的确承诺过,但对于一个身处绝望的孩子而言他当时或许将小阎王当成了自己唯一的救星,可现在他反悔了,从邡巢和唐尧的口中知道了山水台和小阎王的恶行,他本性善良自然不愿再跟着小阎王走。

    唐尧冲他点点头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带走你的。”

    随后他看向了小阎王开口说:“您要如何才肯高抬贵手,普天之下能成为幻师的人绝非一两个,您阅人无数又何必在乎这个小家伙呢?”

    小阎王冷冷一笑道:“我不喜欢被人拒绝,你刚刚说绝不让我们带走他是吗,呵呵……那我就连你一起带走吧,当然只是你的人头而已。”

    三句话说不对就要动手杀人,唐尧心里暗骂了一句:这家伙是个疯子吧。

    最先对唐尧他们动手的是操控巨像之幻的女子,她穿着暗红色的短裙,看着唐尧他们的眼睛里尽是可怕的杀意,用手敲了敲巨大怪物的脑袋说道:“快去把他们都杀了。”

    巨像之幻得到命令立即冲了过来,唐尧急忙抱着林缘迅速后退,而身边的邡巢则快速从背包里拿出几个机关道具,往地上一甩,机关道具落地的刹那立刻喷出浓浓的黑烟,三人迅速后撤退入了祠堂之中。

    邡巢关上祠堂的门,回头对唐尧说:“你看看祠堂内有没有其他出口,要是没有的话,我们恐怕逃不掉了。”

    祠堂地方不大,唐尧在里面转悠了一圈返回的时候摇了摇头,两个年轻人此时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这时候林缘犹豫着说:“实在不行我就先跟他们走……”

    他话还没说完,巨像之幻演变而成的怪物已经一拳打穿了木头的窗户,变成山怪模样的巨像此时伸进来的是一只如同利爪的手臂,唐尧急忙拉着林缘趴在了地上,山怪没有抓住三人,便开始继续疯狂攻击祠堂的墙壁,外面那个穿着红色短裙的女子似乎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你真是笨死了,为什么要砸墙啊,把门砸开啊。”

    这时候一旁的荣飘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说道:“还是让我来吧。”

    说话间他轻轻吹出一口气,便见四面八方有无数萤火虫朝祠堂飞了过来,数量惊人,这些萤火虫释放出奇异的光芒,接着涌入祠堂内,很快连续的爆炸声便从祠堂中传了出来,甚至连站在祠堂外面的巨像也跟着倒霉,在一连串爆炸之后外面的巨像原本的木头身体上飘出浓浓的黑烟,身子也有些摇晃,女子见状急忙说道:“荣哥,你这是干什么,我做这些木头家伙可是花了好多工夫的。”

    荣飘摆了摆手道:“头领的任务重要,等你那个笨重的玩具砸开大门估计天都要亮了,现在让我直接把这两个家伙炸成重伤,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爆炸过后不久,祠堂之内便起了火,大门和窗户甚至墙壁都出现了严重的损坏,浓烟不断从里面飘出来,唐尧他们三个正躲在邡巢制造的特殊雨披内,但这件特殊雨披能防的了火焰却防不了浓烟,三个人要是在这里继续待下去,没被烧死也被熏晕了。

    唐尧一边咳嗽一边说:“没办法了,等一下咱们冲出去,你带着林缘往村子的方向跑,我想办法拦住他们。”

    听到这句话的邡巢顿时一愣,立刻想到了当初面试时候的场景,在那栋小楼内也是和现在一样被追兵围困,最终是唐尧将机会让给了自己,现在他又做出了同样的选择,邡巢心里不痛快,他立即说道:“你甭和我废话,今天我留下断后,你带着林缘逃跑。”

    两个人争执的时候,祠堂外面你的巨大怪物已经冲了进来,身高五米的大家伙将烧焦的大门和门框完全打碎,邡巢一把将林缘推到了唐尧身边,然后从特殊雨披下面冲了出来,对着巨大怪物喊道:“我在这里。”

    怪物迅速锁定了邡巢,利爪一把伸了过来,邡巢虽然并不精通幻术可身手还算灵活,此时往地上一滚接着直接从被打碎的窗户跳了出去,到了外面后他往地上扔了三个机关道具,黑色浓烟滚滚而起,唐尧知道时间紧迫,他一把将林缘拉上,小家伙已经虚弱的有些踉跄,情急之下唐尧将林缘背了起来,然后接着黑烟迅速朝外面狂奔。

    顺着记忆中村子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喊:“邡巢,你把命保住了,我一会儿就带人回来救你。”

    邡巢正在躲避巨大怪物的攻击,听见唐尧的这句话后微微一笑道:“咱俩这下算是两清了。”

    唐尧冲出了黑烟的范围,看清了前方的道路,这时候心才微微放下了一些,因为他的记忆没有错,现在狂奔的方向正是返回村子的道路,只要继续这样狂奔下去,先一步找到郭老板,那不仅林缘安全了,还能及时救下邡巢。

    然而,就在他跑出去不到三十米的时候,一个绿色的身影从侧面的山壁上跳了下来,唐尧甚至没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但这一刻全身的汗毛仿佛都竖了起来,那是一种对危险的提前预知,他体内的气尝试着告诉他,有巨大的危险降临了。

    他急忙停下脚步,连自己带林缘一起摔倒在地,还来不及爬起来他便看见一个怪物拿着一把铁叉子出现在了眼前,这个怪物手上的铁叉子已经刺进了泥土之中,如果刚刚唐尧没有停下脚步,那现在他的脑袋已经被捅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