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妃如此多娇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你还想我怎么报答你?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你还想我怎么报答你?

作者:如梦秀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王妃如此多娇最新章节!

    西门寻有些懵了,他看不出张锦溪对张欣语的感情,所以他也不明白冷清秋到底是说的什么。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把信藏在袖袋夹层里。

    冷清秋似是看出了西门寻的疑惑,解释道:“张锦溪中了毒,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提前写了这封信,感谢爹爹的师恩并且忏悔。

    他本来是打算再次毒发的时候就自杀的,因为他不想做秦啸天的杀人工具,也许还是晚了一步吧,终究还是被秦啸天控制了,要不然没人有本事把语儿抓到龙啸山庄来。”

    “那他既然被控制了,怎么还会替语儿死了呢?”西门寻严重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这些问题都太深奥了。

    冷清秋不禁莞尔:“四个血引子都聚齐了,秦啸天还能疯魔了,在语儿身上什么事情不能发生?多半是她唤醒了张锦溪。”

    西门寻也赞同的点头,那女人确实不一般。

    五日后……

    “师父,语儿已经睡了五天,为什么还不醒来?”

    龙玄御看着张欣语,自从那日她睡过去就一直没有醒来,无论他怎么呼唤,她都听不见。

    玉凌峰也不明所以只是面色凝重的摇头。

    “这样的事为师也从来没有遇到过,按理说为师已经给语儿续了筋脉,她的内伤外伤都在恢复当中,确实没有理由睡不醒啊。”

    “那她不会一直这么睡下去吧?”

    “这也说不准,也许是她自己不愿意醒来,你多和她说说话,或许时间长了她能听得见。”

    她自己不愿意醒来?龙玄御深深看着床上自己的心肝儿,也许真的是她自己不愿意醒来,那么善良的她,根本无法面对亲哥哥为她而死,她是想一直逃避吗?

    龙玄烨推门而入,看了床榻一眼,微微叹息,那么活泼好动的女人现在却安静的不像话,心里还真是不得劲。

    “二哥,你怎么来了?”

    “我已经出来好多天了,朝堂上的事都交给沐王和几个弟弟打理,现在晚霜也找到了,身体情况也算稳定了一些,我想带她回去,你们要一起回去吗?”

    “能回去自然是最好了,只是我担心语儿的身体,怕她受不起颠簸。”

    “诶,无妨。”玉凌峰适时开口:“语儿的意志力很坚强,身体恢复的也很好,而且京都的条件好,更适合养伤,溪儿的尸体也应该早些安排回去。”

    “那好吧,就听二哥和师父的,咱们明日就动身回京都。”

    龙玄烨点头:“我让人去安排。”

    得知他们要走,所有的武林人士都一窝蜂的糊了上来七嘴八舌。

    “咱们有言在先,谁解决这次武林危难,就推举他做武林盟主的,一言九鼎可不能言而无信哪。”

    “是啊是啊,张女侠乃人中凤凰,如此侠肝义胆,有她当盟主我等心服口服。”

    “咱们现在可就等着她醒来当盟主呢,你们可不能把她带走啊。”

    ……

    玉紫烟听得嘴角直抽抽,几个月前也是在这里,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啊,那时候还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呢,世事可真是变换无常。

    玉凌峰一挥手众人安静了下来,都听他发言。

    “诸位武林同道的意思玉某人都明白,但如今你们的张女侠伤势严重,需要有非常名贵珍惜的药物疗伤,而这些药物只有京都甚至是皇宫大内才有。

    大家也不想你们的新盟主还没带领大家维护人间正道,就先驾鹤西去了对吧?所以等你们张女侠身体康复之后,再回来同大家商议继承武林盟主之位可好?

    再有就是,秦啸天虽然疯魔,但是至今咱们仍未寻到,不可避免有朝一日他会重新为祸武林,所以玉某人厚颜代替昏迷的徒儿请大家尽快找到秦啸天,了却武林的一桩莫大隐患。”

    “玉谷主此言有理。”妙音师太首先开口:“张女侠确实需要良好的条件修养,咱们大伙可趁这段时间抓住秦啸天那魔头,也算是给张女侠做武林盟主的大礼了。”

    “中,那就听玉谷主和妙音师太的。”又一个帮派首领附和。

    “本堂主也同意。”

    ……

    就这样,张欣语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成了统领整个江湖的武林盟主。

    小蝶的存在给玉紫烟带来了威胁性,那女人长的不赖,武功又高,最重要的是她同冷清秋一起长大的,自然是比自己更了解冷清秋的。

    从她看冷清秋的眼神就知道她的爱有多么浓烈。这让玉紫烟深深的不安。虽然冷清秋命令那女人不要出现在他面前,那也不能不妨。

    于是玉紫烟这几天都借口身体虚弱卧床不起。而张欣语的情况甚是不容乐观,玉凌峰寸步不离的看守观察,只能拜托冷清秋去照看自己的女儿。

    小蝶憎恨的盯着玉紫烟的房门,里面飘荡出熟悉又陌生的琴音,熟悉,是因为这首曲子她听了无数遍,陌生,是因为这首曲子里有了深沉的情感。

    是因为里面那个女人让她的教主变得有心了吗?那教主是忘了对红鸾的感情?是忘了对张欣语的迷恋?

    “该死,我得不到的,你凭什么得到?凡是同我抢教主的女人都该死。”

    小蝶的眸光像淬了毒液,狰狞出狠厉的血丝。

    “你不要再打她的主意了。”西门寻不知何时出现在小蝶的身后,提醒:“这个女人你惹不起,你若伤了她一根汗毛,不仅玉凌峰会让你死的很惨,师父和清秋也不会放过你。”

    小蝶睨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你错了,我并非要操心你的事,是看在相识多年的份上奉劝你。不要再重蹈覆辙,不然这一次我不会袖手旁观了,下个月她和清秋就会大婚,我绝不允许你再搞破坏。”

    “你说她和教主大婚?”小蝶十分震惊,双唇微微颤抖:“教主怎么可能会娶她?她凭什么?”

    西门寻不想和她再多做纠缠,嘲讽的转身欲走:“不管她凭什么,以后都是血魔教的教主夫人,你最好记住这一点。”

    “不可能的,怎么会?”小蝶喃喃自语,匆忙拉住西门寻的胳膊:“西门寻,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教主娶了别人吗?你不是也喜欢他吗?咱们联手啊,咱们联手除了那个女人,他们就不会成亲了……啊……”

    西门寻毫不客气的甩了小蝶一个趔趄,警告意味十足:“我说了不要再动那个女人,若你再执迷不悟,我会把七年前的事一字不漏的说给清秋听。你知道他会对你怎么样。”

    “不,西门寻,你不能这么做。”小蝶愤愤的喊了出来。

    “希望你,好,自,为,之!”

    西门寻大步离去,小蝶留在原地不知所措,最后盯着走远的背影暗暗抓紧了手里的佩剑,剑身发出微微鸣音。

    ……

    大家都忙着照顾伤员抽不出身,南宫无痕和西门寻很自主的安排好翌日启程回京都的事宜,直到天色灰朦才回到房间。

    自从前午见过小蝶,西门寻总是感觉依小蝶的性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那女人卑劣的手段层出不穷,她说想要玉紫烟死,就一定会找机会下手。只怕到时候玉凌峰一定会把这笔账算在血魔教头上,肯定是你死我活了。

    思虑良久,西门寻还是觉的是时候告诉冷清秋当年红鸾被害的真相了,哪怕他会因为自己的见死不救而愤怒,痛打自己一顿,或者与自己恩断义绝,自己也不能再酿出大错。

    “无痕。”西门寻轻唤了一声。

    南宫无痕躺在床上慢吞吞哼声:“干嘛?”

    “我有事出去一下,待会儿回来。”

    “你要去哪里?”南宫无痕坐了起来,一脸疑惑:“天都黑了,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做?”

    “有一件七年前的旧事我想和清秋说说,怕晚了就来不及了,”西门寻的脸色不是特别好看:“无痕,这件事是我有错在先,清秋一定会怪我怨我,此去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希望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怪清秋。”

    “什么事?很严重吗?”南宫无痕有一点儿担心。

    “对于清秋来说确实很严重,更是他一生的憾事,所以我说无论他如何对我,你都不要记恨他。”

    “我陪你一起去,我不能让他伤害你。”

    “不用了。”西门寻制止了南宫无痕立起的身子,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他顶多就会揍我一顿,能换来我的心安也算值了。”

    南宫无痕不大相信:“你说真的?”

    “真的,我保证,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是赶紧给我备两瓶上好的内伤药,这样,过两天我就又能生龙活虎了。”

    “真是的。”南宫无痕无奈的叹气:“都怪小爷当初把你丢下,让你这些年做了不少缺德事。”

    “你这话听起来很欠扁。”

    “小爷说的是事实,不是小爷又找到你,你现在还是小魔头呢,小爷这是积了多大的公德,现在还要费心替你准备金疮药,你说小爷是不是欠了你的?你要怎么报答小爷才成?”

    “我的人都是你的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报答你?还真是能磨叽。”西门寻不禁莞尔:“不过要是有一天我听不到你这么磨叽了,我想我一定会受不了的。好了,那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