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弃少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扔下去

第五百八十四章 扔下去

作者:爱吃萝卜和芹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都市弃少最新章节!

    “你要干什么!”

    肥硕的钱德友,身体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面对身体愈发强壮的秦凡,根本就不是对手。

    整个人脑袋死死被按在桌子上,拼命挣扎,然后大口地喘着粗气问道。

    “我真的是没有时间,跟你这种垃圾废话。”

    秦凡面无表情地看着手底下的钱德友,如果这件事情不是涉及到柳莺莺,就钱德友这种级别的院长,在他面前根本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打电话,或者我把你从窗户上扔出去,你自己选一个。”

    “呵呵。”钱德友忍不住冷笑出声,目光打量着身穿休闲衣的秦凡,“小子,你是活在梦里?想把我钱德友从窗户上扔下去,就凭你?我告诉你,放眼整个江北县,还没有人敢对我钱德友这么说话!我一个电话能叫来那些护士医生,也能一个打电话要了你命,你信不信?”

    “信,我当然信,我不但相信你能一个电话叫来几百个兄弟,还相信在你的这些兄弟来之前,你已经变成了楼下水泥地上的一滩烂肉,你想不想试试,到底谁的速度更快?”秦凡轻轻笑道。

    “草!装模作样!”钱德友拼命地想将脑袋从秦凡的手里挣脱开,但是不管他怎么努力,却发现秦凡的一只手就像铁钳子一样死死按住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但是,作为在江北县的一霸,还有背后的人在给他撑腰,钱德友行动虽然首先,但丝毫没有把秦凡放在眼里的意思。

    “小东西,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什么来历,只要是在江北县,你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我现在也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赶紧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滚出我的办公室,我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第二,我现在就弄死你,而且绝对不会偿命,你自己选择!”

    钱德友目露凶光,盯着秦凡:“你只有三十秒的考虑时间!”

    秦凡笑了。

    然后在钱德友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他真的松开了按住钱德友脑袋的手,然后坐回在了椅子上,淡淡地看着他,嘴角挂着诡异的笑意。

    而钱德友身体恢复自由之后,深深喘了口气,坐在办公桌后面,冷冷地看着秦凡,然后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串号码。

    “嗯,是我,带人来趟我办公室,这里有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要查张爱琴的事情,嗯,就在这,你赶紧带人过来!”

    挂掉电话,钱德友脸上挂着冷笑。

    “狗日的,你给我等死吧,我要让你知道,在江北县,不管你是什么地方来的,今天都得给我死!”

    五分钟。

    砰!

    办公室的大门被重重从外破开。

    一群人蜂拥着冲了进来。

    手里拿着刀棍,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将整个办公室围满。

    “钱院长,谁这么大胆子敢在你的办公室里闹事,哥几个今天也来了,是断胳膊还是断脚,你一句话就行。”

    这群人的首领,是个穿花衬衫,脸上带着一道刀疤的中年人。

    他嘴角挂着凶残的笑意,拎着斩马刀走到钱德友面前,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问道。

    钱德友见状,急忙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满脸堆笑地来到刀疤脸面前,低三下四道:“赵哥,您怎么亲自来了?”

    “呵呵,你都在电话里说了,是有人敢查张爱琴的事,我怎么可能不来,不过你也太窝囊了吧,这都第几次了,你好歹也是个医院院长,隔三差五地就有人跑到你办公室来闹事,然后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也很忙的……”刀疤脸一脸的不屑。

    “是是,您说的是,放心,这次过后,我会在门口单独安排几个保安,保证不会再麻烦您,不过眼下嘛,这个小子非但要查张爱琴的资料,还丝毫没有把我和您放在眼里,今天赵哥一定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不打断他两条腿,实在是难解我心头只恨!”

    钱德友先是卑躬屈膝地看着刀疤脸,等他把目光落在秦凡时,眼中的怨恨顿时爆射而出,仿佛跟秦凡有杀父之仇一般!只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方能解心头之恨!

    死垃圾,别以为在上面认识个小秘书就可以跑到江北县耀武扬威,这里可是江北县!是他钱德友的地盘,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垃圾敢在自己面前叫嚣,钱德友都已经等不及,看着秦凡跪在他面前,磕头认错求饶了。

    “就是你来查张爱琴的事情的?”

    刀疤脸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秦凡。

    秦凡点点头,“是我。”

    “呵,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连张爱琴的事情都敢查,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赵哥,你也不用跟他废话,先卸了他两条腿,看他还敢不敢在你面前这么嚣张!”钱德友迫不及待地在身后怂恿着。

    不过,刀疤脸在看清了秦凡的这张脸后,眼神忽然一下子变得疑惑了起来。

    “你是从南都来的?”刀疤脸问道。

    秦凡默然。

    “呲……那你,是不是姓秦?”刀疤脸的声音已经开始有些发抖了,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念头,尽管他不愿意去想,但越看这个人的这张脸,他就越觉得难以置信!

    不可能吧?

    这种人物总可能会跑到江北县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这不可能的,一定是长得像而已,一定是的……

    “嗯,你认识我?”

    在刀疤脸拼命做着思想斗争,劝服自己不要朝那一方面想时,就听见秦凡淡淡的回答声。

    “呵。”

    刀疤脸眼角抽搐了一下。

    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那就是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如果不穿这样花衬衫该多好,这样的话他也不会想着穿着这件新买的花衬衫让手下小弟欣赏,就不会在医院旁边的酒店里打牌,也不会接到钱德友的电话,第一时间带人赶到这里……

    “作死啊……”刀疤脸仰天长叹。

    而身后的钱德友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迷茫地看着刀疤脸问道:“赵哥,咋了?你改不会对这个垃圾心软了吧,我跟你说,就这逼刚才还叫嚣着要把我从窗户外面扔出去摔成肉泥呢,就这货色……”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刀疤脸忽然转过头,认真地看着钱德友问道:“你是说他刚才是想把你从窗户里丢出去,摔成肉泥?”

    “是啊!妈的,你说着逼也太嚣张了,根本就没有把江北县放在眼里,我劝你现在就搞死他,要不然,我可就自己叫保安,打断他两条腿,然后……”

    “扔出去!”刀疤脸忽然喊道。

    “对,把这垃圾扔出去!让他敢在老子面前嚣张!摔死这个逼,让他后悔来到江北县!”钱德友一下子兴奋了起来,站在刀疤脸身后嚣张说道。

    “我是说,把这个不长眼的狗日的给老子从窗户扔出去!”

    刀疤脸拿手指着钱德友,恶狠狠地说道。

    钱德友都愣住了,他满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刀疤脸问道:“你是说,扔我?”

    可刀疤脸现在一点想跟他废话的心思都没有,冷冷地盯着身后的小弟,低声吼道:“都他妈愣着干什么,没有听到秦少刚才的交代吗,把这头猪,给老子从窗户从到楼底下,摔成肉泥!一次不够,就抬上来,多摔几次,直到摔到秦少满意为止,快!”

    在钱德友惊恐的目光中,就见刀疤脸带过来,本来是要帮他对付秦凡的一群小弟,大步走过来,把他的手脚往脖子上一抗,冲着窗户的方向就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