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弃少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乱棍打死

第五百五十八章 乱棍打死

作者:爱吃萝卜和芹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都市弃少最新章节!

    陷入回忆中的陈雷,豁然清醒。

    “3400亿市值……”

    他喃喃地抬起头,看着福伯手里捧着的文件,问道:“这就是闪电医药集团的股权书?”

    福伯点头,“正是。”

    “那沈氏集团的股份呢?”他迷茫道。

    “我给忠良的49%的股份,被忠良换做对闪电医药集团的绝对控股,这些年沈氏集团一直在帮他打理这家外国医药公司,用了9年的时间,将其从市值不到100个亿,通过肺结核新药的上市和市场在全球范围内的迅速覆盖,已经暴增到了3400亿,这是你父亲这辈子留给你的唯一一件东西,我替你保存了整整九年,现在到了物归原主的时候,可你却赶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

    沈建平看着陈雷,冷冷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在沈氏集团待了这么多年,怎么从来都不知道闪电医药集团是我们的子公司!而且是在M国,我记得之前我还和他们的总经理进行过市场谈判,为什么他当时没有告诉我,闪电医药,是我们沈氏的?!”

    陈雷忽然像是发了疯一样,双眼通红地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声嘶力竭地咆哮吼道。

    “你们一定是在演戏骗我的,故意搞出来这个什么闪电医药,好让我放弃沈氏集团的的股份,我告诉你们,不可能!该是我的,就一定是我的!谁也不可能拿走!”

    陈雷根本无法接受这一切。

    他为了今天,在沈氏集团苦心经营了数十年,甚至不惜和整个沈氏为敌,放弃每年稳定的数十亿年薪,也要和沈家仇敌龙帮合作,干了无数杀人越货的勾当,就是为了今天,能拿走沈氏集团一半的股权!

    可是现在。

    福伯和沈建平竟然当着他的面,亲口告诉他,这些东西,竟然是陈忠良早已经为自己准好的?

    这些明明是他唾手可得的财富,竟然因为自己这十几年的苦心经营,全都化作泡影……

    陈雷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这就仿佛,在你为了一件心爱的东西,日夜煎熬,费尽心机想要把它得到的时候,忽然有人站出来,告诉你说,这件东西本来就是你的,却因为你这段时间的种种行为,失去了得到这件物品的资格一样……

    陈雷恶狠狠地看着两个人,恨不得将他们生吞活剥,方能解心头只恨!

    面对陈雷歇斯底里的叫嚣,福伯失望地摇了摇头,叹息道:“本以为老爷临终前的三个问题,能唤醒你最后的良知,却没有想到你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种地步,那我就不得不按照老爷的遗愿,将这份文件物归原主,还给沈总了……”

    福伯说着,转身就将手里关于闪电医药集团的控股文件,转交到沈建平手上。

    “福伯小心!”

    沈建平忽然低喝了一声,正要冲出去一把将福伯推开,却眼睁睁地看着陈雷,突然将手里的枪口调转,对准福伯,冷笑着,扣动了银枪的扳机。

    “去死吧,老东西!”

    砰!

    一声枪响,在灵堂内陡然炸开。

    福伯手里捧着文件,木讷地转过头,满眼都是难以置信地看着陈雷,眼前却是突然一黑,整个人,死尸倒地。

    这位在陈家,服侍了陈忠良三十年的老者,这辈子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会死在家主的灵堂上,捧着家主生前最挂念的一份文件,被他亲生儿子一枪打死。

    血洞,出现在福伯的胸口。

    汩汩鲜血顺着枪口流出,打湿了胸前的衣衫,就连那份价值3400亿的股权文件,也很快被鲜血浸透,染成血红一片!

    “福伯!”

    沈建平大步走上前,将福伯从血泊中扶在怀里,用手查探过脉搏过后,猛然抬起头,冷冷地盯着陈雷低声道:“陈雷,你敢杀福伯!”

    “我敢?”陈雷哈哈笑了起来,“沈建平,死到临头你居然还问我敢不敢?沈氏集团49%的股权,还有本就该属于我的闪电医药的控股文件,你今天必须给我签字!否则,你和陈梦莲,今天就别想活着从这里离开!”

    “孔扬,此刻不出来,你还准备等到什么时候!”

    伴随着陈雷的一声爆喝,一直在躲在人群里的孔扬摇了摇头,推开人群,走到了众人的视线中。

    年纪四十多岁,一身的黑色素衣,脚底下穿着千层底的黑色布鞋,手中把玩着两颗沉甸甸的“佛头”核桃,眼中带着一丝玩味,正审量着怒火中烧的沈建平等人。

    “呵呵,还以为今天不用我出场的,看起来你们的家事,还得我这个外人出面,才能顺利摆平了……”

    中年人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屑,就好像在坐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集团老总,部门司长……而是一些臭虫,垃圾那么随意!

    “孔扬?”

    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陈锋忽然眼神变得凌冽起来,并同样不可思议地看向一旁的陈雷。、

    别人对孔扬这个名字可能不太了解,但常年居住在燕京的陈锋,则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燕京孔氏运输集团的掌门人,手里握着全华夏超过一半的私商运输线,但他从不插手这些运输线的管理,因为,这些运输线实际上是由上百个运输公司管理,但是孔氏运输集团,却能将他们归拢在一起,统一管理,集中分配市场资源,然后从中抽取红利。

    这是一笔极为可观的进账。

    这看似空手套白狼的举动,却因为一个不可抗拒的原因,让它存在了二十多年,并且牢不可摧,只是因为,孔扬,是龙帮的人!

    龙帮从不涉足商场,却因为它在华夏恐怖的地下统治能力,让所有商人对它闻风丧胆,从中轻而易举获得他们想要得到的利润。

    见陈雷竟然拉到了孔扬,陈锋的眼神,立即变得复杂起来。

    “这位小兄弟是何来路,竟敢当着我沈陈两家族人的面,口出狂言?”

    沈建平微微皱眉,他没有听说过孔扬这个名字,但是能明显感觉到,在这个人身上,所散发出的,和在场这些人不一样的气场。

    “呵,沈建平你现在确实老糊涂了,居然连孔扬孔旗手的名号都没有听说过,难怪沈家在对龙帮的斗争中,处处受挫,到现在连一场也没有赢过!”陈雷见孔扬出现,一扫之前在沈建平面前的畏缩,而是抬起头,趾高气昂地说道。

    “龙帮?”沈建平只是一个转念,就知道了此人的来路。

    不过,他有些难以理解地看着陈雷问道:“陈雷,你可知道,你父亲生前最痛恨的什么人?”

    陈雷不屑道:“什么?”

    “敢对沈氏不利的人!”

    沈建平忽然一声震喝,让全场人为之心颤!

    “你父亲戎马一生,为了沈氏集团几次险些把命扔在荒郊野岭,甚至不惜拖着最后半条命也要找到我,告诉我集团最大的敌人已经被清除,可是你,居然在你父亲的灵堂上,认贼作父,让龙帮的人插手我沈陈两家的家事!”

    沈建平怒不可遏地看着陈雷,气的双手颤抖说道:“对于你之前在集团里做的蠢事,我可以对你容忍,甚至让你拿着集团的钱,去买岛,养女人,干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这全是看在你父亲曾经为集团拼命的份上,我才不与你计较,但是近日你既然在你父亲的遗体前,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那我沈建平,也就不能容你!”

    “沈家护卫何在!”

    沈建平大声喊道。

    “在!”

    轰!

    寂静的灵堂门口,忽然被一群身穿黑色劲服的人冲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刚毅,赫然是董铭这二十几年来,所培养的沈氏孤儿!

    “给我把这沈氏集团的畜生,乱棍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