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妹妹不可能是女巫 > 第057话 逃脱!

第057话 逃脱!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的妹妹不可能是女巫最新章节!

    “细心观察,你总会发现不同。”

    ——特斯拉

    ……

    亚瑟从烟尘中冲出,来到伊丽莎白的寝宫之内,除了几个手脚被绑住背靠背在地上围坐成一圈的大祭司之外,几十名炎狼叛军早已经消失不见。

    看到亚瑟冲入,几个大祭司也用塞住的嘴巴发出“唔唔唔”的叫声,双眼盯住皱着眉头东张西望的亚瑟王,露出渴望被救的眼神。

    只有一个大祭司“唔”了半天才突然改变神色,头拼命往浴室方向“指”去,在一群渴望获救的大祭司之中格外扎眼。

    亚瑟王也注意到这一个提示,又直接朝浴室方向冲去。

    直到亚瑟又消失在伊丽莎白的寝宫之中,反应慢一拍的十字军、圣骑士等一大队人马才冲破烟尘,进入了伊丽莎白的寝宫。

    冲入的安娜看着叛军全都已经逃走,什么都没说,皱起了眉头。

    “亚瑟王陛下!”但几个和亚瑟王一同前来的圣骑士和武装修女,看到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又一道烟尘从一旁的浴室中冲了出来,也大喊起来。

    脚下一动,毫不犹豫的冲入了浴室的烟雾之中。

    “唰!”

    一个冲入的圣骑士一挥剑,从剑上挥出的强大力道直接掀起一道向前突进的气流。

    把浴室之中飘荡的烟尘全都冲散到左右。

    类似于一个小广场大小的浴室也出现在了几人眼前。

    大约百来平米,满浴室的烟尘都当不住四周暗金色墙面所所散发出的豪华气息。

    天花板正中的玉兰罩水晶吊灯下,一个方形的巨大浴池占据了浴室大半的面积。

    只不过浴池之中空空荡荡,除了被之前的爆炸震散一地的杂乱物品以外,仅有底部存留着一两滩还没从出水口流尽的水,和一个出水口的金属盖子。

    贴着装饰着鎏金纹饰的池壁,底部的出水口也已经被刚才的爆炸直接炸开,开口向外的裂出了一个巨大的裂口。

    透过裂口,已经能直接看到,在被炸裂的弯曲水道下方,露出了流着大量污水的宽阔下水道。

    几人追入,也在能听到身旁污水流动声的下水道中听到一阵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亚瑟王陛下!”

    跑在最前的圣骑士又喊一声,几个人也追去。

    在前方追赶的亚瑟也看着前方兰斯洛特不断消失在转角的背影大叫着,“兰斯洛特!”

    “哼!”听到亚瑟王愤怒的喊叫,兰斯洛特在转角转身时也刻意回头看了再后方追赶的亚瑟,笑了出来。

    追在后方的亚瑟王直接把牙齿咬出了“咯”的一声,看着前方转角兰斯洛特那一丝嘲讽的笑容,额头上的青筋都已经暴起。

    但随着追去的亚瑟跑过转角一转身,却停下了脚步。

    “不见了?”亚瑟看着面前的那一条死路直接愣在原地。

    只见大约在亚瑟王面前十米处,一张牢固铁网封住的圆形水道,除了穿过铁网缝隙流过的污水,根本看不见一个人。

    大概手臂粗细的金属编织成贴网上,除了被污水常年冲刷的铁锈,找不到任何一丝缺口。

    铁网上一个个仅有拳头大小的空隙,明显也不足以让婴儿穿过,更别说是那些五大三粗的叛军了。

    “亚瑟王陛下!怎么了?”追上来的圣骑士与武装修女中,一个圣骑士看着冷在原地的亚瑟,低下了头问道。

    但亚瑟王并没有回答,只皱起眉头看着面前的“死路”,自言自语的说着,“究竟是怎么消失的。”

    不过一个向前走去探查情况的武装修女却大喊起来,“亚瑟王陛下!这里!”

    “嗯?”听到武装修女的声音,皱眉紧盯前方的亚瑟这才转过头,走向大喊的武装修女。

    身后几个圣骑士和武装修女也跟着亚瑟王一同走去。

    “什么!”亚瑟王来到大喊的武装修女身旁,朝修女视线所看的方向扭过头去。

    这才发现,就在他们脚踩的下水道左步道上,在距离铁网仅有两三米距离的墙面上,有一个被向下打通的空洞。

    “地下城?”

    看到那个通往位于王都下水道更下方地下城的空洞,皱着眉头的亚瑟王这才恍然大悟。

    手往空洞边缘一撑,直接从空洞跳下,进入了地下城之中。

    “哇呀!”一个地下城的路人也被在身旁“从天而降”的亚瑟王给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地上。

    手中盖着一块布的篮子也掉落在地上,一个个已经削去腐败部分的果子也从篮子中滚落了一地。

    亚瑟王也根本没理会被吓得坐到地上的“地底人”。

    看着地下城像迷宫一样四通八达的弯曲通道,和通道中攒动的人头,完完全全看不到一丝叛军逃走的蛛丝马迹。

    面对眼前的无数通道,不知道该往哪一条追去。

    “呀!兰斯洛特!”

    又是大骂一声,亚瑟王也一手捂着了自己的胸口,被胸口咽不下出不来的那一口气弄得身体前倾微微低下了头,手上的剑也撑住地面,有些困难的不断深呼吸着。

    “砰!砰!砰!”

    几个圣骑士和武装修女随后落地,一修女看到亚瑟王这副模样,直接上前扶住了亚瑟王,“亚瑟王陛下,你没事吧?”

    而其他几人则在亚瑟身旁展开一个圈,双眼不断注视一旁好奇围观的“地底人”,警戒着。

    之前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的路人,更被这些手持枪剑、眼神凌厉的家伙吓得脚有些软。

    一圣骑士再扫了一眼,确认了附近围观议论的“地底人”之中没有威胁之后,才走到了那个坐在地上脚软的路人面前。

    头都没有低下,双眼斜向下看着那一个路人。

    “喂,你有没有看到逃走的叛军?”

    “没没没!各各……各位大人,我和叛军没有关系,什什……什么也没看见!”被问话的路人,双眼盯着面前圣骑士手中那把闪着寒光的剑,两只手也不断撑地,向后退去。

    还没等问话的圣骑士说话,才看见圣骑士我剑的手微微一动,路人就已经爬起来转身逃去。

    爬起的时候还因为脚软而向前一倒,在地上滚了一个圈。

    之后才踉踉跄跄的一路撞着其他路人消失在了地下城人头攒动的人群之中。

    已剑撑地的亚瑟王也缓了许久,困难的呼吸才慢慢平复下来。

    但此时里三圈外三圈的人“地底人”,早已经议论纷纷。

    人群之中,一个提着菜篮驻足围观的妇女突然脸上有些害怕纠结的上前一步。

    似乎想要和亚瑟王说些什么。

    一位注意到的武装修女看到妇女的举动,也赶紧走向提着菜篮向前走出的妇女。

    “喂!地底人!你看到叛军往哪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