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妹妹不可能是女巫 > 第045话 修补!

第045话 修补!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的妹妹不可能是女巫最新章节!

    “炼金术,魔法分支之一,广泛应用于一切事物,材料、建筑、食物、药物……

    只不过它同样遵循魔法的限制,一般情况下,材料、咏唱、魔法阵,三者缺一不可。”

    ——《炼金术入门手册》

    ……

    “呃嗷!”

    几只四脚着地,前爪与后腿不断交替发力的食尸鬼突然从队伍的后侧翼冲出。

    看不到眼珠的白色眼睛盯着前方,几位手中除了手提箱以外没有武器的炼金术师,也映入了几只食尸鬼白色的眼睛之中。

    “呃嗷!”

    又一声吼叫,跟在十字军队伍后方奔跑的几名炼金术师才发现不对。

    几个稍靠后的十字军同样回过头去。

    只见几只快速接近的食尸鬼已经跃起跳到空中,两只利爪朝几个拼命奔跑的炼金术师扑去。

    左右咬肌已经完全撕裂的嘴巴,也夸张的张开,露出口中歪斜但尖利的牙齿。

    “小心!”一名十字军在和身旁另一名十字军向几个炼金术师冲去的同时,嘴巴也大喊出来。

    而其余几名位置稍微靠后的十字军,则拿起手中的武器,“砰砰砰”的在朝那几只将糜烂舌头长长伸出的食尸鬼不断射击。

    飞出的银色子弹,直接在半空中将一只食尸鬼射落。

    两个挥着武器冲回的十字军,也成功将另外两只凌空的食尸鬼砍翻在地。

    只有一只食尸鬼从两名十字军和擦身而过的子弹中穿过,扑入三名炼金术师的队伍之中。

    “啊——!”

    一声拖长尾音的惨叫,让最前方的弗雷和巴萨可回过头去。

    只见三名炼金术师,两名已经身首分离的倒在地上,经剩下的一名也捂着自己的半边脸,在地上不断打滚惨叫。

    “你!……”看到这一幕的弗雷一挥剑,指向了傻愣在原地的巴萨克,紧咬的牙齿甚至已经颤抖起来。

    “若任务失败,你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但弗雷还是克制住了,没有直接一剑往傻愣在原地的巴萨克劈去,只撂下这一句话,便跑向倒在地上痛苦打滚的炼金术师。

    “你没事吧!还能坚持吗!”弗雷在仅存的炼金术师旁蹲下身子,双眼看着炼金术师半边都被撕掉的脸。

    光是看看,自己的脸上就已经感觉到一阵麻意。

    “啊啊——!我……我不行了!不行了!快……快送我回去!……”倒地的炼金术师就像没听到弗雷的问话,一直在重复着这几句夹杂着惨叫的话语。

    血泪交融的脸早已经完全扭曲。

    “喂!喂!喂!你还听得到我的话吗!”弗雷用手摇了摇倒在地上的炼金术师。

    可结果还是一样,除了“我不行了”“快送我回去”之外,就只剩下一阵又一阵惨叫。

    “这到底要怎么办!”弗雷看着一旁其他两个身首分离的炼金术师,手也使劲一挥,一剑砍再一旁的泥土里。

    但没一会弗雷又站了起来。

    “不管了!你们两个给我把他抬过去!”弗雷看着身旁那两个和巴萨克一样傻在原地的十字军,直接吼了出来。

    两个十字军也赶紧动了起来。

    一人背起不断喊叫的炼金术师,一人将手中的剑插回腰间的剑鞘中,双手将掉落在地上的手提箱全部叠起捧在胸前,跟着前进的队伍狂跑而去。

    Y要塞北门,东南西北四门之一。

    此时早已经破败不堪,碎裂的墙缝中已经长出青草,两个立在北门旁的圆柱形瞭望塔,其中一个也已经被蔓藤缠绕。

    城门上巨大的裂口,也像被海水撕开的船底裂缝一样,由里向外撕裂,看得出冲击力渐渐加大的渐变痕迹。

    脚踩的土地也比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要肥沃湿润。

    “防御阵型!收拢警戒!”

    弗雷布置完命令,也赶紧回过头看着仍在捂着脸的炼金术师。

    巴萨克则早已经不敢再做声,闯了这么大的祸,若因为自己的私心导致整个作战失败,回去关个十年八年都是轻的。

    这次这么重要的作战,甚至被弗雷就地正法的可能都会有。

    又回头看看气得咬牙的弗雷,巴萨克不敢再有一丝不从,只能夹紧尾巴乖乖守在自己防守的位置。

    被撕破半张脸的炼金术师,也不再嗷嗷叫唤,而打开了三个放在地上的手提箱。

    只不过因为脸上传来的剧痛,炼金术师在圈画炼金阵的手也在时不时颤抖。

    平时一次就可以布置好的炼金阵,也因为手抖得缘故,需要三番两次的重新。

    不断看着表的弗雷也急得满头冒汗。

    “还没好吗!”弗雷看着炼金术师半天没有开始咏唱完成修补,实在耐不住性子。

    根据作战计划,下午3点就要将Y要塞的四个门同时完成修补。

    然后一同向里推进,与在最中央吸引魔物注意力的安娜汇合,将Y要塞的魔物一举清除。

    但现在,弗雷手表上的指针,早已经划过三点,已经指到三点零五分的位置。

    而现在那一位手在不断颤抖的炼金术师,恐怕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

    如果说只有自己所在的北门没有按预定时间完成修补,那么Y要塞现在只有一个出口,被从其他三个方向驱赶的魔物,必定会向北门汇聚。

    现在,正中负责吸引魔物的安娜,早已经不见踪影。

    弗雷右耳中负责通讯的耳机,也因为之前魔物对伊丽莎白号的突袭与指挥室失去了联系,只有一阵阵忽强忽弱的电流声。

    处在伊丽莎白号上居高临下的盖茨比等人,也发现了这个情况。

    只见其他三个方向的魔物在十字军的驱赶之下,全都再往北门涌去,而弗雷所在的北门,则好像没有动静。

    “弗雷在干什么!”盖茨比看了看表,又抬起头看向北门。

    负责指挥的贞德也尝试着用右手按在耳机上联系弗雷,可只能听到一阵又一阵杂乱的电流声。

    “也许遇到了什么麻烦,我去看看。”贞德看着整个要塞的魔物都往北门方向涌去,皱起了眉头。

    也招了招身旁几个仅存的十字军士兵,“你们几个,赶紧给我去通知其他三个门,先停下!”

    “是!”几个满身伤痕的士兵赶紧跑开。

    贞德则直接跳到空中,脚在无处借力的空中一踏,所踩的地方泛起一道水波般的金色波动。

    整个人反向飞出,完成了一个无处借力的二段跳。

    “蹬!蹬!蹬!……”

    贞德就这样不断左右交替着脚,在无处借力的天空之中跳跃着,几乎“飞”着往北门而去。

    而北门快要被魔物淹没的弗雷等人,根本没有抬头的闲暇,突然铺天盖地而来的魔物,早已让防御阵型全乱,各自为战。

    随着身边保护自己的十字军士兵一个有一个的被咬死、被撕开,正在圈画炼金阵的炼金术师手抖得更厉害了。

    “还没行吗!”身上布满了抓痕与咬痕的弗雷,再次回过头来看着还在圈画炼金阵的炼金术师,急促的呼吸也让弗雷的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

    正在圈画炼金阵的炼金术师被这一声吼,手又抖了一下,将原来即将完成的那个炼金阵又画得歪到了一边,满头的汗也滴滴答答的不断滴在地上。

    而此时的巴萨卡,完全傻愣在原地。

    面前,曾经那些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称兄道弟的士兵,死的死伤的伤。

    倒在地上捂住被撕开的肚子呻吟的,被魔物抛向在空中丢来丢去的玩弄的。

    更多的都是早已经被撕成了碎片散落在地上死无全尸的。

    看到面前的鲜血与惨叫全都因为自己一个错误的指挥,站在原地的巴萨克浑身颤抖着,手中的双短斧也脱手掉落在地上。

    “呃嗷!”一只食尸鬼也朝愣在原地的巴萨克飞身扑去,发出一声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