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妹妹不可能是女巫 > 第007话 我的狗笼!

第007话 我的狗笼!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的妹妹不可能是女巫最新章节!

    “十字军、城卫队、神官团、预备兵团、武装修女团、圣殿骑士团。其实圣地除了这六大武装团体之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机械装甲旅,它们由人造人与装甲部队构成……”

    ——地下城的流言

    ……

    弗雷循着声音看去,坐在自己前两排偏左的位置,一只金属的机械臂伸了起来,在窗外射进阳光的照耀下,机械臂上的金属光泽越发明显。

    而这一只机械手臂的主人,那一头无刘海、发际线极高的凌乱头发,看起来有点像爱因斯坦。

    只不过白嫩细腻的脸庞,一眼就让弗雷看出他的身份,地底人不可能拥有这样白嫩的脸,尤其男性。

    再看机械臂灵活的指节与手腕,流畅得就像真实手臂的动作,那价钱一般的地表要塞居民恐怕也担负不起。

    那一个带着厚重眼镜、头发凌乱的男子,应该也是X要塞哪一位贵族的子嗣。

    听到讲台下有人发问,头发花白的神官放下了手中的讲义。

    “这个问题提得很好,事实上这个想法,在一开始发现秘银对魔物有特殊效果之时,人们就已经想到。

    只不过事实证明,纯银打造的武器,由于银这一物质的特性,硬度与韧性不佳,耐久度很差,不适合用来当做近战武器。

    而后来皇家炼金工坊研制出来的合金锻造工艺,解决了这个问题,但因为合金武器复杂的工艺与高昂的价格,并没有得到普及,仅仅在骑士团等比较精锐的兵团才会装备。

    况且就算银制武器普及,企图一个无神力的常人与庞大迅猛的魔物短兵相接,这无疑送死。

    明明有远距离就可以杀伤魔物的枪械与火炮,这银制的冷兵器,略显鸡肋。

    不过你举一反三的思路与想法很好,说不定以后能进入皇家炼金工坊或机械工坊……”

    听着两人的对话,弗雷的眼睛也黯淡下来,

    好像说的也是,一个没有神力的常人,凭借银制武器与魔物近身格斗,确实有点蠢。

    就算让弗雷这种常年练习剑术的人与魔物近战,弗雷也不能有把握胜利,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不一定有把握能保住。

    只不过弗雷的目光没有收回来,仍旧盯着那一只金属的机械臂。

    这几天来,因为陪同妹妹进行女巫管制,上到地表要塞的日子,弗雷对这一些从未见过的东西永远不乏好奇,就像一个初生的小婴儿,不断地在用自己的眼睛认识这一个全新的世界。

    离开光线昏暗、空气混浊的地下城,来到地表要塞的那一刻,弗雷才看到了这个广阔的世界。

    这一个地上的世界,与弗雷一直生活的地下城不同。

    地表要塞的城邦之中,没有地下城弯弯曲曲、狭窄压抑的地道,这里的道路,宽阔而平坦,跑满了一辆辆华贵的马车。

    道路两旁的花圃之中,开满了数都数不清的鲜花,这样的场景,一直生活在地下城的弗雷与芙蕾雅从来也没有见过。

    在他们的印象之中,或者说在地下城里,鲜花象征着爱情与永恒,从来都是被摆在商店的橱窗里,只有两情相悦、即将踏入婚姻殿堂的男女才舍得买的。

    而在地表要塞的地上城邦之中,一旁走过衣着华丽、姿态从容的人们,根本就对这些盛开的鲜花不在意,好像并没有什么稀奇。

    就连头顶上一望无际、蓝天白云的天空,都让弗雷和芙蕾雅两人抬着头看到脖子发酸。

    形状各异棉花糖般的白色云彩,挥着翅膀在天空之中翱翔的鸟儿,照亮一切的太阳……

    这一些在地表居民看来平常到可以忽略的东西,弗雷和芙蕾雅足足躺在草地上看了一天。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渐渐出现的满天星斗与不太完满的月亮,弗雷与芙蕾雅除了听别人说到过,还从没有亲眼看到过。

    直到黎明再度升起,天空的变化轮回一周,弗雷才知道,地上的世界与地下的世界不同,不仅仅只有压抑低矮的天花板,这里的天空,更加广阔、更加多彩。

    这几天弗雷已经慢慢适应了这个“新世界”,但那一只机械臂还是勾起了弗雷的好奇心。

    弗雷真的很想弄明白,那一块块原本坚硬的金属,是怎么如此灵活的运动,而动力又是什么。

    下课之后弗雷收起书本,鼓起勇气想主动搭话,弗雷来到地表要塞以来,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冲动。

    只不过头发凌乱的男子一直在和头发花白的神官在讨论着什么。

    头发花白的神官对男子的机械臂似乎很感兴趣。

    “特斯拉,你的机械臂是皇家机械研究院的最新产品?还有这外形,莫非是最新型号?”神官低头打量着男子的机械臂。

    站在一旁的弗雷也才知道了这人叫做特斯拉。

    “神官大人,恕我直言,我自己制作的这一只机械臂,可比机械研究院那些粗制滥造的劣质产品好多了。”特斯拉动了动手指,似乎在展示机械臂灵活的动作。

    “是你自己制作的吗!”苍老的神官嘴巴微张,一只手忍不住的抓住了特斯拉的机械臂,另一只手在抚摸这特斯拉的灵活的指节,双眼睁大。

    “这!实在难以想象!”

    ……

    接着两人就开始了关于机械驱动与动力的长篇大论,明明说的是和弗雷一样的语言,站在一旁的弗雷却一点也听不懂。

    看着两人忘年之交的模样,估计一时半会也无法结束,弗雷转身离去,自己还要去整理安置宿舍的床位,可没空再等下去,关于机械臂的问题,以后再说吧。

    只不过,弗雷还是觉得神官听到机械臂是特斯拉自制的反应有点夸张。

    但那也是因为弗雷没见过机械研究院动作笨拙无比的机械臂。

    如果见过,反应也肯定会和头发花白的神官一样,一脸惊讶。

    弗雷走出教室,也看到了背靠墙壁,双手插在裤袋中的盖茨比。

    “你的宿舍我已经让团长帮忙调整了,走吧,新宿舍可有惊喜在等着你。”

    “惊喜?”弗雷不是很明白盖茨比所说的惊喜,但还是跟着盖茨比一同走去。

    盖茨比带着弗雷来到了一间和普通宿舍没有什么两样的屋子前,才停下了脚步。

    看盖茨比故作神秘的笑容,弗雷忍不住开口:“喂喂喂!到底是什么惊喜!该不会是什么低俗的恶作剧吧?”

    “别把我想成那种人好不好,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你的犬姐……呀!说漏嘴了……”

    “犬姐!”

    弗雷听到这两个字,脸微微红了起来。

    之前那一个替自己加油,黑色长发,黄色皮肤,脖子上用红线系着一个铃铛的学姐!

    在里面?

    弗雷握着门把手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完完全全陷入了自己脑补的幻想之中。

    脑中,门后脸颊微红的犬姐以一个内八的坐姿坐在地上,低着头将紧紧拴在脖子上的狗链递到了弗雷的手上。

    “主人,欢迎回来,我永远的鸟笼(狗笼)。”

    头上还多了一双时不时动一动的狗耳朵,身后也多了一条不断左右愉快摇动的狗尾巴,双手像狗一样屈在胸前,舌头微吐,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手握狗链的弗雷,期待着弗雷的命令,准备立刻无条件的服从……

    “犬姐!”

    弗雷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心也在不断砰砰的跳着!就快要嚎叫出来!

    弗雷又再深吸一口气,控制住不断颤抖的手,才扭开了门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