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妹妹不可能是女巫 > 第001话 女巫觉醒!

第001话 女巫觉醒!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的妹妹不可能是女巫最新章节!

    “13,一个不详的数字,出卖和背叛、不幸和苦难的象征,在某个不知年月的13日,13个人举行了最后的晚餐。”

    ——《圣地编年史》

    ……

    “哥哥,据说被魔鬼选中的女巫,会得到穿越铁笼与枷锁的能力,在背上长出恶魔的翅膀,飞向……”

    “喂喂喂!芙蕾雅你在说些什么!”作为哥哥的弗雷赶紧捂住了妹妹芙蕾雅像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嘴巴。

    两兄妹走在拥挤的人流之中,拥挤的人流,又被两排面无表情的武装修女夹在了中间,慢慢通向了一个摆满了铁笼的开阔广场。

    广场的四周同样站满了身穿黑色修女服,手持短柄战锤与银弹手枪的武装修女。

    一位位身材高挑的武装修女,在神圣修女服与肃穆吊带袜的衬托下,双眼却不断在人群之中寻找些什么。

    广场正上空,也悬停着圣地足足有十个篮球场大小的战略空舰。

    战略空舰底部,一个大大的英文字母“E”,只要不瞎都能看见。

    “埃克特(Ector),圆桌骑士之一。”

    弗雷看着悬停在上空的战略空舰,微微皱了皱眉头。

    众所周知,圣地领主亚瑟王底下有12位圆桌骑士,而圣地总共有26个地表要塞。

    也就是说在6月13日——女巫觉醒日,12位圆桌骑士的12艘战略空舰不可能完全顾及26个地表要塞,只能进行选择性重点防御。

    如果圆桌骑士的战略空舰出现在自己所在的Z要塞上方,那就是说圣地已经通过情报与分析,得知此次觉醒的女巫很可能会出现在自己所在的Z要塞。

    弗雷又看了看身旁的芙蕾雅。

    一米五的小不点个子,刚刚好垂到肩膀的金发,融化一切眼睛,会咬人的小虎牙,不做作的酒窝,平坦的胸怀,被黑色过膝袜微微勒出点肉感的大腿,纯白的蕾丝边裙摆,还有那黑色过膝袜与白色蕾丝裙摆之间的绝对领域。

    自己妹妹操控魔物、滥杀无辜的样子,弗雷根本就想象不出来。

    自己的妹妹,在路边看到小猫小狗被汽车压死,都会抱着自己哭上半天,女巫?那根本就不可能。

    一想起芙蕾雅小时候整天像只小奶狗一样抱着自己哭鼻子记忆,弗雷忍不住又抚了抚芙蕾雅的小脑袋。

    “哥哥?”芙蕾雅的脸上泛起了点点红晕。

    “没事的,芙蕾雅,就算女巫真的出现,哥哥也一定会保护你。”

    “嗯”芙蕾雅弱弱的应了一声,便抱住弗雷,用软软的身子紧紧的贴住了弗雷,一脸生无可恋。

    一米五的个子,仅仅能抱到一米八弗雷的腰。

    “哥哥也不用担心,芙蕾雅不会有事的,说不定芙蕾雅自己就是女巫呢。”

    “你又在乱说什么!”弗雷一下就两只手捏住了芙蕾雅的脸,往左右一扯,把芙蕾雅疼得嗷嗷直叫。

    “哥哥!住手!芙蕾雅再也不敢拿女巫的事开玩笑了……”

    就在弗雷制裁芙蕾雅之时,Z要塞上空的战略空舰上,也传来了圆桌骑士埃克特的声音。

    “感谢各位配合女巫觉醒日的管制,作为亚瑟王陛下的圆桌骑士之一,我一定会保证大家的安全,在女巫出现的第一时间,绝对会将万恶的女巫制裁于亚瑟王的神威之下!

    接下来,就请各位少女有序进入牢笼,我想流程就不必我多说了吧?当时钟指针划过13日0点的那一刻,女巫必定将受到制裁,其他少女的嫌疑自然就会被洗脱。”

    听到埃克特的话语,今年十六岁的少女们,也在武装修女的卡点确认身份,然后被送入相应的铁笼之中。

    “芙蕾雅·罗兰?”确认芙蕾雅身份的武装修女微微皱眉。

    罗兰,这个在圣地极为稀有与敏感的姓氏。

    当年与圣地领主亚瑟王分庭抗礼的查理曼大帝,手下的首席骑士,历史上第一位掌握“自然之力”的剑圣,就叫做罗兰。

    如今亚瑟王将查理曼大帝彻底击败,罗兰这个姓氏的后代,和街老鼠没什么两样。

    上学和工作的机会,都极有可能被以“罗兰后代”这一个身份拒绝,日常生活中的诋毁与谩骂,早已成家常便饭。

    武装修女仅仅斜过眼睛看了看芙蕾雅和弗雷,便哼了一声,摆摆手示意两人进去。

    进入铁笼,弗雷拿起冰冷的黑铁锁链与枷锁,根本就控制不住的攥起了拳头。

    “没事的,哥哥,就一个晚上,很快就过去了,来吧。”芙蕾雅咧嘴一笑,露出了两颗小虎牙,那双大眼睛也眯成了两弯月牙。

    “可恶!”即便再怎么骂,弗雷只能亲手将这些枷锁与锁链扣到芙蕾雅的手脚之上。

    枷锁紧紧扣住芙蕾雅手脚稚嫩的肌肤,这也疼得芙蕾雅差点叫出来,但一看到弗雷心疼的眼神,芙蕾雅又咬了咬牙,忍住了。

    可弗雷帮芙蕾雅捆绑完毕之后,铁笼外的武装修女却突然拉动了升起的开关,随着突然的攀升,芙蕾雅也呻吟出来。

    “喂!你这混蛋!”弗雷朝武装修女吼道。

    咬着牙,瞪着眼,紧攥着拳头。

    看到弗雷的举动,武装修女的眼神就像看地上的蝼蚁般。

    “有意见?”

    还在弗雷面前晃了晃上手的短柄战锤,根本就没有正视弗雷一眼。

    看两人剑拔弩张,芙蕾雅赶紧说道:“哥哥!我没事……”还朝弗雷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脸。

    武装修女这才嘴中“嘁”了一声,不再理会弗雷。

    回到广场之外的弗雷不断的盯着广场钟楼之上的指针。

    可那转动的指针去还是毫无改变,像只蜗牛般继续慢慢爬着。

    又看看铁笼之中的芙蕾雅,双手被锁链反绑吊起,满头冷汗,原本还能在自己面前强装笑脸,现在已经是根本就坚持不住,又变成了小时候那一只爱哭鼻子的小奶狗。

    这感觉,甚至比在弗雷心上直接捅刀子更甚。

    又几个小时过去,终于临近6月13日0点。

    弗雷几乎在跟着钟楼上的慢慢移动的指针倒数计时。

    10

    9

    ……

    2

    1

    但结果就像芙蕾雅在跟弗雷开玩笑般,钟楼之上敲响的整点钟声,在弗雷听来,宛如死神的丧钟。

    看着芙蕾雅眼中透出点点火光,弗雷失声大叫起来:“不!我的妹妹不可能是女巫!住手!住手!”

    发现自己被火焰包围的芙蕾雅也低垂着头,不敢再看弗雷一眼。落下了泪水,瞬间就被身旁高温的火焰给烤成炽热的白色蒸汽。

    一个缠绕着闪电的银色的巨锤,也突然从广场上空的战略空舰上急速落下,将芙蕾雅的铁笼,连同着周围的地面,一下砸成了碎片。

    缠绕着巨锤的闪电,让周围的地面泛起了阵阵黑烟,在闪电的作用下,甚至就连广场之外的弗雷的手脚都变得无力起来。

    而早已在广场周围待命的武装修女,全都冲了上去,将那被压在巨锤之下,还不知生死的芙蕾雅包围得严严实实。

    还有另外两个武装修女,也冲向了失声惨叫的弗雷,将那已经失去理智的弗雷按在了地上,手中的短柄战锤毫不犹豫的对着弗雷的后脑猛的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