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路风流 > 第五百五十九章阴阳(中)

第五百五十九章阴阳(中)

作者:小桥老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官路风流最新章节!

    侯卫东在纸下画了一些三角符号,写着1、2、3等符号,1号代表着朱民生,2号代表着黄子堤,3号是指新来的易中达。

    市委书记,分管党群副书记,组织部长,这个铁三角如巍巍高山,压得侯卫东喘不过气来。

    他将铁三角以外的市委常委们逐个分析:“洪昂是唯一比较投缘的常委,可是,他只是秘书长,并不是市委书记。”

    “济道林虽然是老资格纪委书记,又是侯卫东的老师,可是两人在这么多年为,始终没有建立起特殊的私人关系,他的风格就和省纪委白包公一般,让人琢磨不透。”

    “政法委书记杜正东是看着周昌全的面子上才能称兄道弟,至于宣传部长老陈,他是要退之人,说话份量大大减少,统战部长是老好人,在常委会上起不了关键作用。”

    算来算去,侯卫东在沙州经营了数年,随着周昌全的升任,他到就失去了强有力的支撑,而县委书记要将一个县纳入掌握,没有上级的支持则步履艰难。

    周昌全还在任市委书记之时,在沙州范围内,侯卫东在人事问题上向来说一不二,先后调来了公安局长邓家春、副县长朱兵、检察长阳勇,这三人成为了侯卫东的先锋大将,用起来得心应手,在各项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朱民生来当市委书记以后,县级领导人选上。侯卫东的发言力度顿减,他想让组织部长李致来担任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再提拔一人担任组织部长。结果市委派来了莫为民,他想让朱兵担任常委副县长,结果市委让另一位副县长周福泉进了县委常委。

    这两次博弈,无形中在成津县级领导层中损伤了侯卫东的威信,而新铁三角的形成,将进一步降低了将侯卫东在县级人事上的影响力,这一点。侯卫东心知肚明。

    放下笔,侯卫东将写着1、2、3的纸条放在屋角的粉碎机打个粉碎。他将房门关上,用左手对着空气狠狠地打了一个刺拳,又用右手打了一个重重的直拳,然后抬腿踢了一个小鞭腿。这是他以前在学院练得最熟悉的招术,几年下来,手生得紧,那一个鞭腿还差点将皮鞋踢掉,他紧了紧鞋子,继续对空而踢。

    “就算铁三角是泰山压顶,我也要杀出一条血路,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他又如初生之虎。恶狠狠地为自己鼓劲。

    如少年一般疯狂打拳,额头很快就出了汗,侯卫东压抑的心情就好了许多。站在窗口,看着大楼下面来往的车和人,雄心又回到了胸膛。

    郭兰拿着笔记本来到了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我带着部里同志,到七个镇跑了一圈,有三个同志符合副部长条件。”

    “你说。”

    侯卫东让郭兰去挑选组织部副部长。是为了增加其威信,对于候选人。他圈定了一个大致范围,一是从乡镇党委书记中选人,二是要在整治磷矿工作以及成沙公路建设中做出突出成绩的党委书记。

    “双河镇党委梁书记,飞石镇党委朴书记,桔树镇党委齐天。”

    侯卫东抬起头,正好看见郭兰鼻子上那几粒淡淡的小痣,他移开目光,道:“三人都还可以,你倾向于谁?”郭兰道:“我初来成津,对干部还不太了解,三人都很优秀,请侯书记定。”

    “齐天原来是红星镇的副镇长,工作出色,这一年多时间提了两级,还得放在基层锻炼,小梁书记以前是宣传部副部长,到双河时间亦不长,再放一放,朴林是老基层了,情况熟悉,政治素质好,他不错。”

    郭兰就在朴林的名字上作了一个记号。

    “你把任职建议送给湘渝县长、为民书记和么宪书记,如果他们没有大的意见,就上常委会。”

    谈完了正事,郭兰拢了拢头发,道:“刚才接到任林渡的电话,他中午要到成津来,问你能不能接见他。”

    侯卫东笑道:“这个任林渡是重色轻友,只给你打电话,不给我联系,说什么接见,中午安排在小招待所。”

    “任林渡有这个想法很正常,你毕竟是县委书记了,他不好随便来打扰。”

    “朋友就是朋友,不能因为有人当官有人发财就让友谊变质。”侯卫东如此说,他自己都觉得很牵强,在现实生活中,朋友确实是有阶层的,地位相差太多而做不成朋友是常态,相反则是异态。

    侯卫东又道:“任林渡当了三年副主任,不知转正没有?”

    “今年当了县委办主任,不过没有进常委。”

    提到这个话题,侯卫东便皱着眉头道:“也不知市委组织部是如何考虑的,按照沙州惯例,县委办主任都要进常委,现在四个县倒有三个县的委办主任没有进常委,谷云峰同志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应该考虑进常委了,你从组织部出来的,各方面关系熟,这一段时间要留意这事。”

    离开办公室时,郭兰朴素的马尾巴飘来荡去。

    谷云峰来到了办公室,道:“侯书记,市委办综合科杨腾科长要到县里来,中午安排在县委小招,你有没有时间参加。”

    杨腾是多年老朋友,一直跟着副书记黄子堤,这就让侯卫东有些为难,他想了想,道:“我今天中午有其他安排,就不能接待杨腾了,就由你全权代表县委,把他接待好。”

    谷云峰有些为难地道:“没有常委参加,有些不好?”

    在侯卫东心目中,杨腾还算不得大人物,可是他毕竟是在市委中枢机构工作。对县委办来说还真不容小觑,他就道:“为民书记是政研室出来的,与杨腾熟悉。请他参加接待,我如果有空,也过来敬一杯酒。”

    他又道:“你是安排在小招,你给我到百年清真去订个位置,我这边有三个人,是多年的老朋友要来看我。”

    任林渡是十一点四十分来到成津县委,来到了郭兰办公室。他“啧啧”地道:“成津这两年发展得还真快,你办公室的设施比赵书记的品质还要好。”

    郭兰办公室是按照常委的标准来配备。有电脑、带卫生间的休息室、真皮沙发、柜式空调、两盆长式茂盛的室内植物。

    “这些设施说明不了问题,全部是省财政厅赞助的,吴海是老牌经济强县,虽然比不上益杨。比起成津还是要好一些。”郭兰又道:“我给侯卫东说了,我们三人一起吃饭。”

    任林渡到成津的主要目的是见郭兰,听说侯卫东要参加,道:“当初我们三人同年毕业,现在分出了高下,侯卫东成了县委书记,你当了组织部长,只有我还是小小的县委办主任,而且是当了三年副主任。今天才转正。”

    “县委办主任按惯例要进常委的,关键是机会。”

    “关键不是机会,而是看上面有没有人。如果侯卫东不是跟着周昌全当秘书,他也当不了县委书记,说不定还不如你。”任林渡一向嘴快,在郭兰面前,更是口没遮拦。

    郭兰忙将话题打断,道:“听说你和夫人有些矛盾。你是男子汉,别太计较。让着点。”

    任林渡自嘲地道:“我现在是孤家寡人,离婚了,儿子判给了老婆。”

    “怎么离了?你们俩挺般配。”

    “靴子只有穿在自己脚上才知是否合适,我这工作性质决定了不能在家陪老婆儿子,她生孩子那一个月,恰好县里出了些事,我成天跟着赵书记到镇里跑,只回家一次,就是从那时就起了疙瘩,后来,哎,不说了。”

    两人正要出门,谷云峰走到了门口,他见到任林渡,道:“任主任过来了,稀客。”又对郭兰道:“郭部长,用餐地点改在了百年清真。”

    在车上,任林渡道:“也不知市委如何考虑,我是资格浅,谷云峰这种老资格的县委办主任就应该进常委。”

    郭兰暗道:“任林渡就是这张嘴,太快了,读书时有这口才就叫做伶牙利齿,可是到了机关,这张嘴说是大嘴巴。”

    到了清真餐馆,两辆车就遇到了一起,侯卫东、郭兰、任林渡进了包间,两位驾驶员就在外面点了菜。

    侯卫东开玩笑道:“任林渡你小子重色轻友,到了成津不给我打电话。”

    任林渡笑道:“书记的时间宝贵,我这个当办公室主任的不敢轻易占用,今天侯书记能亲自出面,让我脸子有光。”

    侯卫东从玩笑话中听出了情绪,道:“官场就如马拉松,跑得快并不能说明什么,岭西有句古话,叫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不定我就到此为止。”

    任林渡道:“卫东,你这是假话。”

    聊了些近况,喝了几杯酒,气氛才渐渐融洽了起来,任林渡提起自己的婚姻,就是满腹伤心,道:“现在想起还是小佳最好,不管侯卫东走到哪里,她都在家里默默地等待,不容易啊。”

    “卫东,我就不叫你书记了,你有没有办法,我想调到省城去,现在我才三十岁,到省里大机关混上几年,说不定还有发展前途。”

    郭兰默默吃菜,听任林渡说话。

    侯卫东就反对道:“省里藏龙卧虎,也不是那么容易发展,赵林书记在沙州很有威信,你当上常委是早迟的事情。”

    任林渡道:“赵书记现在一心想当宣传部长,我估计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他当了宣传部长,就必然要来一位新县委书记,一朝天子一朝臣,我们这种未进常委的县委办主任将是第一个被调走的,前途渺茫。”

    郭兰见任林渡话中带着些暮气,道:“三十岁的县委办主任已是很年轻了,你别总和侯书记比较,他这种情况不可复制,二十年才有一例。”

    侯卫东心里就想着另外的事情:“赵林确实是粟明俊的劲敌,从各方面情况来讲,他的条件更成熟,看来粟明俊的愿望很危险了。”

    (第五百五十九章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