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秀御姐[综+剑三] > 第207章

第207章

作者:寸海江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七秀御姐[综+剑三]最新章节!

    这块令牌, 江离不在乎, 但并不代表着, 它真的就是个废品了。

    如今, 不就有人费尽心思找来了吗?

    灭情道作为魔门两道六派之一, 总是有些人愿意为了这块令牌付出代价的。比如为了名正言顺继承首座位置的尹祖文。就算是占了一个邪字, 拳头大的人就能说了算的魔门,也没有人会蠢到,要是能占据名声大义, 而不去占。

    江离并不想知道,薛衣人要它做什么。不外乎自己用, 或者拿去做人情。也不想知道薛衣人花费那么大手段, 引她来此,而不是直接拜访,究竟是为什么?这种事情,直接找她, 难道不比这么得罪人强?

    江湖中的事儿太多了,若是事事都要关心, 迟早会被累死。薛衣人能够混到如今一代宗师的地位, 也肯定不是傻子,选择这么做,必然是有原因的。不过说到底, 既然是求人,总得有态度。这样的态度,江离可感受不到诚意。

    自然也没有打算答应。

    她任性惯了。

    听完薛衣人的话, 只是满足一下好奇心,满足完了,也该走了。

    于是,在薛衣人等待她答复的时候,江离顿时起身,道:“无命。”

    荆无命极有默契的随她起身。

    陆小凤这个时候,手已经抓在酒杯上了。他无疑是一个很不记仇的人,大大咧咧的,把人当朋友的时候,当真算得上是掏心掏肺。包括但不限于掏心掏肺的坑,掏心掏肺的帮。薛衣人说了这番话,已经让陆小凤“原谅”他了,甚至打算再交一个朋友,杯酒释恩仇。

    不过陆小凤似乎忘了,如今这“恩仇”,涉及到的并不只是他一个人。

    在他将酒倒入口中的那一刻,江离与荆无命一前一后,齐齐向着来时那艘小舟越去。

    要上岸,当然少不了船。江离空中甩了一个蝶弄足,身形一跃,稳稳落下,脚尖点住船头,仿佛没有重量一般,轻飘飘站定。停靠在画舫边的小船仿佛没有承受到重量一般,甚至不曾晃动一下。荆无命动作慢了一步,他被留了下来。

    留下他的是薛衣人的剑。

    这个看上去平常不过的老人,终于在这一刻露出了锋芒。

    他毕竟是一个杰出的剑客,过去是,现在依然是。

    “何必急于一时呢?”薛衣人轻轻叹息说。

    乌鲨皮剑鞘中的长剑,陡然出鞘,露出紫铜的质地。与大多数人以上等精矿、寒铁铸剑不同,薛衣人用的却是一把铜剑。这相比铁剑,自然是有差距的,但薛衣人的实力,足够弥补再多的差距了。江离不用寒寂,虽然会有些影响,但她也不可能因此就失去实力了。

    剑光迸溅,那一抹惨绿惨绿的寒光,带着森森的杀意,向着荆无命袭来。

    江离的身形太快,他甚至来不及拔剑,但慢了一瞬的荆无命,就成了他的目标。薛衣人这一刻的脸色极为可怕。就好像一把锋锐的刀,下一刻便会狠狠的刺入敌人的心脏。此时他的敌人,无疑就是荆无命。

    有求于江离,薛衣人不好对她动手。可是江离太“傲”了,这次出手,他希望折一折江离的傲气。动一个下属,那算什么?在他看来,根本不算事儿。

    陆小凤的酒喝不下去了。面前这是很好很好的酒,他也很久没有喝酒了,要是换个时候,陆小凤恨不得连酒坛子一起抱着吞下去。但是这一刻,他有比喝酒重要一千倍,一万倍的事情要做。脸上带着微微可惜,陆小凤将酒杯轻轻一推,向着楚留香飞去。

    陆小凤豪迈道:“香帅,这一杯,我敬你了!”

    楚留香和陆小凤是一类人。

    他离得远些,没有动手,一是来不及,二是楚留香知道,好管闲事儿,根本呆不住的陆小凤,一定会出手。

    楚留香稳稳的接过了杯子,一饮而尽,道:“多谢。”

    话音未落,陆小凤的手指快如闪电,已经不知道怎么出现在了荆无命和薛衣人之间。两人的距离,本来只有一张桌子,只不过眨眼的时间,薛衣人的剑就能刺进去,可是陆小凤偏偏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硬生生加入进去。

    如果可以,陆小凤真不想出手。面对这样杀气腾腾的剑,不但不是享受,反而是一种折磨。接过叶孤城一次剑之后,陆小凤再也不想干这种事儿了。尤其是他之前,还被薛衣人追的生不如死。但江离是陆小凤的朋友,荆无命也是。陆小凤是不可能看着朋友有麻烦的。

    他的手稳稳的夹住了薛衣人的长剑,让他不能再前进半步。

    这么一来,反倒是荆无命的剑,极为刁钻的攻向了薛衣人。

    荆无命经历过太多生死瞬间了,无论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面临着危机,他第一时间,想的不是躲避,而是进攻。

    以伤换伤,以命换命,不过如此。

    他就算死,也能让薛衣人脱一层皮,这么近的距离,一方拼命,再厉害的剑客,除非两边实力差距太大,大到无可弥补的地步,或者跟江离一样,拥有并不武侠,反倒是玄幻的技能,不然不大可能毫发无伤。

    何况,还不止于此。

    江离也出手了。

    落到船上,并不是下不来了,她随时可以回去。

    两边距离,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尺。

    事情紧急,江离甚至没有拔剑,以指代剑,划破虚空,一招剑破直接砸了过去。

    这下轮到薛衣人遭遇生死关头了。

    陆小凤的灵犀一指实在很厉害,薛衣人第一下,竟然没有将剑收回去。他无法再保持风度,只能弃剑闪躲。

    荆无命的剑被闪开了,江离的却没有。

    剑破擦过陆小凤的胳膊,命中了薛衣人。

    因为三个人离的太近,江离无法瞄准他的要害,这一招最后命中的位置,是薛衣人的腰侧。

    这并不是一个要命的位置,但锋锐的剑气,足以让他难受好些日子了。

    陆小凤松了口气,说:“有话好好说啊。”

    江离淡淡道:“无话可说,无命,走。”

    这样的情况下,要是跟薛衣人不死不休,陆小凤和楚留香两个,估计又要管闲事儿了,那不如直接走了算了。

    经过这些,结果并没有改变。

    荆无命收起了剑,脸上一片漠然,完全看不出差点受伤,甚至死亡的痕迹来。

    薛衣人右手在腰间一抹,伤口虽然还隐隐作痛,但好歹止血了,至于具体处理,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这点伤势,只是行走不便,忍一忍还好,并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他叹息道:“真的不可以商量?”老夫之前一时情急,或有冒犯之处,还望江县主海涵。这艘船上,放着老夫珍藏的许多名剑,江县主乃是爱剑之人,那令牌于你无用,若是看上了什么,交换一番,各取所需,也算是公平。”

    薛衣人的话一落,那两个女子推开舱门,其中景象一览无余。

    似乎剑客,对于兵器,甚至武器都很执着。谢晓峰如是,薛衣人亦如是。舱中寒光四射,令人心动的剑,远远不止一把。或许它们背后,还能有一段令人感慨的往事儿。

    江离神色微动。她脸上常年一派冰雪之色,因此稍稍有所动容,便十分显眼。

    薛衣人便是于她不熟,也看出几分来,还道终于说通了,不免又端起几分架子来。

    可是,江离显然不爱按常理出牌。或许谈钱,江离还会想一想,她过去不缺钱,但是七秀坊这么大的地方要建,钱总是一个问题了。但是谈剑,天底下,整个江湖,有比寒寂更好的剑吗?莫说没有,就算万一真的有,江离也不打算换武器。

    她只是想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江离抽出背上的寒寂,她道:“若是能受它们一击而不伤,可以谈谈。”

    目前能给与江离的寒寂相比的,只有小楼一夜听春雨这把魔刀,江离没见过第二个。就算这样,她的话也是没有说死的。谈谈可不代表着,就把令牌给他了,毕竟令牌不在江离手中,她纵使想给,也给不出来,难不成现找朱停造个假的不成?

    没错,江离的打算,就是名正言顺毁了薛衣人的收藏,让他有血都吐不出来。

    有仇不过夜,找场子当晚就来。

    薛衣人闻言一愣,随即笑道:“好!”

    他还以为江离给他台阶下。

    毕竟江离有一对神剑的事情,已经传遍江湖了,他不可能不知道。但纵使神兵利器,或许他收藏的有所不如,这些宝剑,难道连一招都接不下不成?那还叫什么宝剑,破铜烂铁算了。这些剑,可没有一个凡品啊。

    “请”江离淡淡道。

    薛衣人见江离“给”了面子,不好做的太过,随意便指了一把,道:“就它吧。”

    那是一对宛如紫电青霜的短剑,二对二,也算公平。

    薛衣人小心取了剑,摆出架势,道:“老夫备好了。”

    江离单手执剑,随意一斩,两把短剑顿时断裂。

    薛衣人愣了一下,似乎怀疑自己老眼昏花了,待所有人都看向他的时候,才干咳一声,说:“县主说的是所有剑?”这下,他觉得自己抓了言语“漏洞”,保持不了高人风范,有些端不住了。

    江离也不回应,静静等待着他下一招。

    薛衣人这一次,仔细选了一把,在所有收藏之中,也称得上前列的宝剑。

    “县主请。”

    再断。

    “县主又请。”

    继续断。

    到了最后,薛衣人船舱之中,已经没有了完好的宝剑。

    他如梦初醒。

    作者有话要说:  我没申榜,申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完,于是干脆不去了。

    没想到我什么都没做,收藏居然还是破万了,有点小开心,群么么哒一个。

    本来昨天想更新的,十点过心绞痛,含了药躺着躺着迷糊了,加上被情缘缘拉着早睡,不能作死,所以更新飘渺了点。

    我尽量调整吧,明天周末,我不睡懒觉的话,比如一觉睡到大晚上,吃个饭继续睡,应该还是有更新的。

    嗯,多半有。

    乌鲨皮鞘,紫铜吞口出自原著鬼侠恋情里面。

    描写是我从原著化出来的,本来想直接用的,但想想不好,只能画虎类犬了。

    还有件事儿想说,一下子忘了,就这样吧。</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