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秀御姐[综+剑三] > 第206章

第206章

作者:寸海江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七秀御姐[综+剑三]最新章节!

    “薛庄主。”陆小凤惊道。

    来者不是别人, 正是薛家庄的庄主, 因为死了弟弟, 千里追杀他和楚留香, 甚至多次险些得手的薛衣人。

    他为什么这么“平和”的呆在这里, 甚至为他们执浆划船?

    这一点陆小凤实在是想不明白。

    陆小凤只觉得自己脑中, 仿佛一下子只剩下了浆糊。之前发生的那些事儿,统统挤了进来,搅拌在一起。

    不过毕竟是主角, 天生点了满级的破案天赋,下一刻, 无数的细节仿佛碎片一般, 在他脑中旋转组合,陆小凤猛然反应过来。

    薛衣人之前追杀他们,确实很“尽心”,但是仔细想来, 当时在薛笑人死去的现场,他若是暴怒之下出手, 第一时间有很大概率可以拿下他们。陆小凤和楚留香是来查案的, 并不是来杀人的,更别说楚留香从不杀人,第一时间是没有反应过来的。

    他们最先还以为是有人将薛笑人灭口了, 第一时间还想跟薛衣人解释,封锁现场,查找凶手, 没想过逃命。

    他们又不心虚,为何要逃?

    偏偏薛衣人,先是愤怒的“质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接着才“明言”,要杀了他们,为弟弟报仇。

    这下子,陆小凤和楚留香两个又不是傻,怎么也知道跑了。

    那个时候十分匆忙,没有时间细想,但如今想来,薛衣人久经江湖,怎么可能犯下这样的错误?

    这其中定然有些问题。

    加上楚留香的神色,分明是这么悠闲的样子,他却偏偏一点享受感觉都没有,倒像是被胁迫的,陆小凤已经猜到五六分了。他暗骂自己自诩天下第一聪明人,偏偏之前身在局中,对此一无所感。

    就在陆小凤越想越远的时候,薛衣人上来画舫了。

    他的脚步颇为沉重,猛然落到船上,使得船只微微一晃。

    薛衣人的面容也很平凡,既不冷厉,也不高傲,反倒是露出两分和缓来,倒像是一个寻常人家的老汉,多过一位剑客,相比谢晓峰,他年纪更大些,似乎对这些已经看淡了。

    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薛衣人说:“江县主。”

    只对江离打了招呼,仿佛并未看到陆小凤和荆无命。

    从这里,方才能看出这个在江湖上颇有威名的老者,骨子里依然充斥着剑客本该有的高傲与自负。

    江离并没有理他,正如薛衣人不曾搭理陆小凤和荆无命。

    薛衣人摆架子,难道只有他有架子?江离摆起架子来,还能比他差不成?

    江离负手立在船头,望着波光粼粼的西湖。

    阳光洒在湖面上,仿佛一片片碎金,一头雪发印在水中,仿佛也带出了湛湛冷光。

    她淡淡道:“你之前,一共露出了三十七次破绽。”

    江离早就发现,这个划船的人有所古怪了。习武之人,尤其是习剑之人,和寻常的人,是有很大区别的。不过,她之前并未见过此人,并不知道他的身份,以及目的,究竟是不是那个神秘的幕后之人,一场你并未当时发作,而是静观其变。

    但这会看陆小凤那脸色,虽然他没开口,却已经说明一切了。结合之前那位看守西湖的人来看,或许,薛衣人这么对陆小凤和楚留香,很可能是为了引出她……毕竟,在白云城,陆小凤、楚留香是难得和江离有交流的人,这件事儿只要有心,是肯定能查到的。

    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测而已,或许也有别的可能。

    目前还是说不准的。

    “哦?”薛衣人应了一声,细细想了下,才说:“老夫怎么想,也只有十七处可能被发现而已。”

    他并未易容,只是将脸藏在斗笠里,也不精通乔装改变,因此虽说多达“十几处”,但有些是先天所限,能够弥补而达不到的,扣掉这样的九处,只剩下八处破绽罢了。即使这八处,也是那种小破绽,并不是轻易可以发现的。

    因此,乍一听,薛衣人并不相信江离的话,认为她不过随口一说,想找争回上风罢了。

    “年轻”人,都是这样争强好胜。

    荆无命的手,落在了剑伤。他的话不多,甚至比不上他的剑来得快,久而久之,他拔剑便多过于说话了。

    江离忽然伸出一只手,握住了荆无命的剑尖。

    她的手白皙而柔软,透着因为冰心诀内功而产生的淡淡凉意,看上去实在不像是一个剑客的手,反倒是更像艺术品。

    荆无命愣了一下,怕误伤江离,只好放弃了拔剑。

    薛衣人的剑法,从陆小凤的狼狈,便可见一斑,荆无命跟他动手,应该占不到便宜的。

    江离会自己跟他讨回来。

    收回手之后,江离还没有回答,陆小凤却已然回神了,他道:“江离所言极是,不说三十七处,便是四十七处,也是有的。”

    这一路赶来,陆小凤也学着花满楼,直呼其名了。既然是朋友,姑娘来,公子去的,都是江湖儿女,实在是有些令人不耐。

    薛衣人这才正眼瞧了陆小凤,说:“愿闻其详。”

    陆小凤这会掌握了主动权,从他们在岸边登船开始,一一细数。

    这么被他点出来,竟然真的数出了半百之数。

    薛衣人先前脸色还有些不以为然,后来也有些动容。

    他叹息道:“不愧是陆小凤。”

    陆小凤道:“比不过薛前辈老谋深算。”

    这可不是个好词儿。

    薛衣人失笑。

    他没有再纠结于这一点,而是道:“诸位一路奔波劳碌,老夫亲自去接,这才是待客之道,有何不妥吗?”说罢,他继续道:“若有不当之处,老夫略备薄酒,还让诸位赏光。去,还不重新上菜?”

    那两位女子微微躬身,听从命令下去了。

    江离道:“我此来,是为令弟死亡之事,做个中介人,如今看来,倒是我多事儿了,”

    “无命,走吧。”江离并没有久留的意思,既然薛衣人没有要跟陆小凤和楚留香同归于尽,不死不休的意思,那就与她无干了。

    早些回去好了。

    荆无命默默点头,跟着江离,就欲离开。

    薛衣人连忙道:“县主一路奔波,何不休息一下?酒菜马上就上好。”

    在他说这话的时候,那两位侍女已经从画舫之中,端着酒菜出来了。很快,一桌新鲜的酒菜便重新摆了上来,哪怕之前酒菜楚留香并未动过,依然被撤了下去。

    江离只看了一眼,便确定这一桌酒菜,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但她依然道:“原来,阁下费尽心机,不过请我一叙?”

    薛衣人苦笑,道:“不错,确实如县主所说。”

    他若是说个不字,江离转身就走,肯定不带犹豫的。

    这会,只能认怂了。他倒是能屈能伸,亲自起身,倒了一杯酒,说:“请江县主前来,冒昧之处,老夫在这里赔罪了。”

    陆小凤不由得吸了吸鼻子。

    说实话,他确实已经许久没喝酒了,此时馋虫被勾了出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新仇旧恨,就算天王老子站在他面前,都得喝了酒再说。

    他恨不得,这一杯酒,是敬给他的。

    楚留香在两个女子下去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虽然风流,却不下流,有些人是从不招惹的。比如良家女子,又比如……现在这两位。薛衣人让两位女子陪着他,并不是给楚留香什么软玉温香的待遇,纯粹是让他走不掉而已。

    他不能跟女子动手,又跑不掉,只能在这里如坐针毡,陆小凤来了,真是今天听到最好的消息。

    江离淡淡道:“我不饮酒。”

    她并不给面子。

    薛衣人也不尴尬,连忙道:“是老夫疏忽了,还不快上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来?在这西湖上,若是不喝龙井,岂不是少了几分味道?”

    这一壶西湖龙井上来,薛衣人再次以茶代酒,敬江离一杯。

    他态度如此,若非无所求,那便是路边乞丐也不会相信的。

    江离当然也不会信。

    她说:“有话不妨直说,不然这茶,我也喝不下。”

    薛衣人道:“竟然如此,老夫便直言了。”

    他谈起了一件往事儿。

    若非他提起,江离很可能不会再想起的事儿。

    薛衣人想要的,是一件很珍贵的,曾经不属于江离,后来到了她手中,又失去的东西。

    江离第一反应,还以为他想知道《九阴真经》的下落。

    作为集黄裳心血的大成之作,这本秘籍,虽然充斥着大量的道家术语,让江离有些看不懂,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地位。

    当然,对于江离来说,它只是废品而已,随手扔给了林平之。

    便没有下文了,也不知道凭借九阴真经,林平之有没有成功找福威镖局报仇,江离决定回去之后关心一下。

    不过很快,薛衣人否定了这件事儿,而是提起了别的。

    之前遇到碧秀心的时候,江离曾到过一趟宋家山城,在那里偶遇了,去找宋缺报仇,屠戮宋家山城的席应。后来席应被宋缺和石之轩因为不同的理由混合双打,死的很惨。席应身上,有一块象征着灭情道首座的信物令牌。这块东西,曾经到过江离手上。

    不过江离并不在意,她以后最多目标开个七秀坊,不打算去当灭情道首座,也不打算开小倌馆,因此随手就扔开了。至于后来,这块令牌的命运如何,江离就不知道了,她也不关心。而薛衣人想要的,就是这块灭情道令牌。

    “县主若有所求,尽管开口,老夫绝无二话。”

    作者有话要说:  身体不适,休息了两天。

    回来了。

    这次不会无故消失的,除非不可抗力,比如我被急救车送进医院了。

    这年头医院急救车费用都蛮贵的,出车一次最少就要几十块,还不算其他费用,比出租贵多了,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作者并没有故事。</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