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1361章 大案?

第1361章 大案?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最新章节!

    想复制文物,那就得先修复文物,按照张楠同农博升等人商议后的方案,将会是华夏、美国两边同时进行修复工作。

    首饰一类带往美国,这些在国内是能修复,但到了华夏之后再想出去就难了,张楠还想着在美国复制,就得先带到西方,修复后再送华夏,这样没啥难度。

    工程量浩大,计划中都会有中亚地区的专家、能工巧匠抵达美国参与这项工作——出土文物中有部分来自希腊化的古波斯地区,带着非常重的波斯风格,而张楠历来喜欢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去做。

    ……

    今天的清理工作查理兹-塞隆全程看了,发现的项链和手串是她最喜欢的,至于其它的首饰…

    她想得寸进尺一下。

    使出几年来几乎百试百灵的手段,从身后搂住张楠的脖子,脑袋贴上来。

    “她的首饰能不能都给我复制一套?”

    “你确定?”

    “嗯,我想戴给你看。你这么推崇这位华夏古代美女,那她当时是怎么样的呢?

    总要个模特不是。”

    张楠笑了下,“行,就是要花费些时间,修复就得至少半年以上,你慢慢等。”

    查理兹-塞隆在张楠脸颊上“啪”的亲了口,“一年都行!”

    张楠无奈,也无所谓,单从材料上而言,这些首饰复制起来的花费每套其实花不了多少钱,关键是在工艺同所需时间上。

    查莉想要就给吧,就是她一个西方高个子姑娘穿上汉服,再戴上一套汉朝、古波斯风格混合的盛装首饰…

    这画风想象一下都有点别扭,或许有点像那个啥...

    胡姬!

    想到这个古代华夏常出现的词,正坐在椅子上的张楠自顾自笑了起来:还是个穿上华夏衣冠的胡姬,模样一定很有意思。

    “笑什么?”

    女孩子在在他耳边捣乱。

    “别闹!过会再说。”说着张楠就起身,两只搂着他的胳膊自然松开了。

    “走,陪哥钓鱼去。”

    查莉一愣,这会都七点多了,钓哪门子鱼?

    “饭不吃了?”

    “让人把晚餐送到河边不就行了,我们用荧光仿生饵,钓上几条不成问题。”

    张楠这就让人去准备渔具,拉着女孩就走。

    认真、仔细的发掘了王昭君墓,到这会张楠暂时没了亲手发掘其它匈奴墓葬的兴趣。

    感觉没了。

    他在除了清理昭君墓内陪葬品的时候之外,在触碰其它墓葬内的那些个随葬品时,完全没有那种与遥远时代触碰的奇妙感觉。

    或许是因为自己对匈奴这个只会劫掠的民族无感,不然不会找不到那种令人沉迷的感觉——在埃及进入金字塔主墓室那次感觉还是很强的,因为自己喜欢古埃及。

    既然没了美妙的感觉,接下去的挖掘就是大规模的机械式清理而已,还不如去钓鱼,暂时换一下生活节奏。

    老做同一件事也很枯燥的。

    …..

    一进入九月之后这天气渐渐变冷,夜间温度天天个位数,白天也再上不了20度。

    蒙古高原的秋天已经来临,这里的秋天还很短暂,等到下个月初这夜间夜间气温就会天天跌破冰点。

    北风催人急,发掘工作加快速度,每天都有几座墓葬被清理,出土的物品也是越来越多。

    马具、兵器、陶器、木器、铁器、铜器、金银器、玉器及其它装饰、奢侈品…

    多,非常多!

    单于、匈奴贵族们生前拥有的东西在各个墓葬里几乎应有尽有!

    等到9月18号下午,就已经有8座单于墓被清理干净,单单各式单于金冠出了7顶:其中一座墓内没有,张楠也懒得去琢磨其中的原因。

    出土的西方舶来品文物也有不少:少量对墓葬断代有帮助的金币、贵金属器皿,连罗马式样的蓝色玻璃碗都发现了好几个。

    同汉朝有关的文物更多,兵器、日用器、贵金属奢侈类皆有,在M1号大墓中还发现大量的汉代马车——大约有十多辆被烧毁的马车的痕迹和一辆完整的马车。

    车是汉朝款式,配套的马具却具有典型的草原风格,显然王昭君的第一任丈夫同汉朝的关系实质上如何不清楚,但至少跑了三次中原、受汉朝多年庇护的后果是喜欢上了中原的东西和习惯。

    很有可能是她是第一任丈夫,因为墓中居然留有比较完整的骨骼,判断年纪能在50岁以上。

    但也不能完全排除是她的第二任丈夫,后者虽然只当了11年的单于,但他父亲在位二十七八年,作为长子继承单于宝座时很有可能有三十多岁,甚至年过四十也不一定。

    如此一算,这年纪也不好百分百做判断,复株累若鞮单于死时都可能年过50。

    很草原的习惯,没墓志铭、没印章,也没什么带文字的随葬品,无法正确判断墓主人身份,只能怪匈奴人就是没文化。

    不过等到碳14测定之后或许能判定也不一定,王昭君第一任丈夫什么时候归天的有明确的历史记载,就看测定精度同运气了。

    不急。

    这一个来月干掉了这么多单于墓,单单全套的金质马具饰物金牌都有了12套!专家们同张楠商量,能不能给蒙古国留下其中一座单于墓“整座墓”的陪葬品,这样面子上过得去些。

    没问题,小意思,张楠没意见,就让专家们自己去挑是那一座。

    张楠这些天心思最多只有一半在发掘上,大部分时候都在算给自己放个长假了。

    ……

    下午下了一场稀稀拉拉的秋雨,坐着装甲输送车跑了六七十公里狩猎的张楠和查莉一回到营地就被农博升逮着。

    “阿楠,国内出了件大事!”

    张楠今天心情不错,上午在共同清理一座甲字形大墓时发现了一块直径18公分的汉式大玉壁,下午狩猎又干掉了一头西伯利亚狍。

    传说东北红烧狍子肉和青椒炒狍子肉的味道一流,这趟可以尝尝鲜。

    这会一听农博升的话,张楠有点疑惑道:“大事?

    我没接到什么消息,能有什么大事?”

    营地内有卫星电视,卫星电话也会每天都同外界联系。国内除了上星期在西南边境地区干掉了一大群坐地户毒--贩外,哪来的什么大事。

    再说要是真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在国内的姐姐、姐夫和姜家老三早就该给自己来电话了。

    好吧,张楠眼界高,农博升再道:“不是什么国家大事,案子,惊天盗窃案,开-封博物馆被盗了。”

    这一听,张楠笑着道:“那你得赶快往单位打个电话,你这当馆长不在,当心你那一亩三分地也都给搬空了!”

    “别逗了,我那破地方江洋大盗看不上,毛贼进不去,不上不下还安全。

    就是老刘,他就是开-封文化局的人,原本管着文物这一块,虽说如今退居二线,但家里出了这档子事,他想着要不要回去一趟。”

    老刘,刘成军,青铜器专家。

    张楠撇了下嘴,“回去个毛,等他赶到家这贼都抓住了,累不累。

    对了,什么东西被偷了?

    照理按照这会国内的习惯,这大案一般都得先保密再保密,搞什么搞,我们在这鬼地方都能知道,那帮子人转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