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九百三十八章 该死的盗墓贼

第九百三十八章 该死的盗墓贼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最新章节!

    胡夫金字塔内的国王墓室顶上有五层减重室,顶住了上头巨大的重量,不然胡夫法老的木乃伊估计还等不到盗墓贼光顾,就该被上头压下来的巨石给砸扁了。

    眼前的这座马斯塔巴墓垂直墓道深度大约九米,那上头压着的夯实沙土重量能有多少?

    张楠数学不怎么好,但想着怎么着也该有个70吨以上吧——在地步如果只是用平铺的石板隔断,那要多少厚度才能保证石板不断裂?

    这道物理家数学题张楠可算不出来,得专家来才行。张楠是只会挖,不会建,会不会无所谓;墓葬的设计和建造者就不能像他这样,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4600年前的古人就能想到,并解决这样的专业理数问题,再想想胡夫金字塔内的减重室,真不知道那时候的古埃及工程师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除了古埃及人,世界其它地方的人在干嘛?

    已经发展到氏族社会阶段的已经不错,大部分估计还在穿兽皮吧,至于墓葬,估计还是直接裹着兽皮下葬,连棺材是啥都还不知道,而古埃及人都用上了减重室。

    真是没有对比就伤害!

    还好,张楠不用去羡慕现在的埃及人,因为他们和古埃及人真的没多大关系,根本就是两码事。

    ….

    眼前这座马斯塔巴是不法老墓,只是官员的陪葬墓,虽然等级不低,估计还是不够级别像国王的马斯塔巴墓那样,直接用块几十吨重的巨型封门石放下了事。

    封门石的强度不够,加用减重板的办法显然是个不错的主意——还是重量和级别的原因,这样的马斯塔巴墓也犯不着用金字塔内的那种复杂减重室结构,两块石英石板交叉一顶就搞定。

    不过话说来,减重板下边直接就是墓室或者是还有其它结构暂时不好说,这都需要移除两块巨大而厚实的减重板再说。

    这活晚上不好干,矿工们需要两块减重板一起抬起,不然砸下去可就不妙了:需要重新计算重量,换一个承重能力更强的脚架同滑轮组。

    慢慢来,不急。

    再说了,这次怎么着也是考古,连矿工们挖出来的墓道封土都不是直接倒掉,需要被威廉-布林的团队过筛检查,看看里边有没有当初的文物一流。

    结果还真找到一件4600年前的工具——一个使用过度有些破损的原型锤头,还连着根20多公分长的木质锤柄。

    下边这活就要慢慢来了——之前蒙头挖封土无所谓,但在发现减重板后,就需要再次绘图、拍照,这都是程序,不能少。

    ......

    14号一早,众人聚集,提前开工的矿工们已经在墓道底下清理了所有的残留沙土,就等想办法取走减重板。

    因为减重板两侧同墓道壁基本上是严丝合缝,只能在两块石板两侧的泥灰面上各凿出四个洞,然后将包着耐磨胶条的钢丝绳穿过去,穿起来后勒紧。

    起吊时两块石板都得固定住,不然动第一块的时候,第二块就砸下去了!

    空洞小,用上了工业内窥镜加铁丝钩——不是矿工们带来的,考古队本来就有。

    在埃及考古嘛,内窥镜最好备着。

    情况探明:减重板下还有石板,同样是两块,不过是横向平放,将墓道口整个盖死了!

    张楠也下去通过内窥镜看了情况,还好,下边这两块大石板应该是被固定在预留的墓道突沿上,尺寸没有抹了泥灰的墓道宽,不然取石板的时候都得想办法把它们竖起来才行。

    也不在乎大太阳了,干吧。

    中午11点,两块减重板被先后弄上来——没有准备起重机,在石板起吊之后,墓道口立刻铺上几根钢管,上头横向又放几根短钢管当滚轮,石板放下后一头捆上绳子拖到一边再说。

    用的几乎就是古埃及时期就有的办法,除了那组滑轮。

    在等在起吊减重板的时候,顺口问了下威廉-布林关于滑轮的问题,因为自个记得在华夏有关滑轮的最早图像记录出现在汉代的画像砖上,距离现在大约两千多年。

    在战国时代成书的《墨经》里也有关于滑轮的论述,但那也不会超过公元前400年,更早时候华夏有没有滑轮还真不好说,因为没有文字、图像或者实物出现。

    考古就算能发挥一下想象力,那也得有实物证明,不然全世界压根不会承认!

    4600年前,夏朝都还没建立。

    威廉-布林教授对于考古就算有些动机不纯,但绝对是个有能耐的,学识渊博,告诉张楠:“很难确定古埃及早期是否掌握了滑轮技术,没有证据。

    目前全年世界关于滑轮的最早证据应该是一幅公元前八世纪的亚述浮雕,上头刻着一种非常简单的滑轮,只能改变施力方向,主要目的是为了方便施力,并不会给出任何机械利益。

    古希腊人倒是把滑轮归类到简单机械,不过那要到公元前四世纪…”

    好吧,古埃及人真的很牛逼!

    吃过中饭继续开干,这次不仅仅经验丰富的桑切斯亲自下墓道,连裘波也下到墓坑底。

    鼓风机不停地向下边输送新鲜空气,裘波和桑切斯,外加个老萨莫拉诺都戴着防毒面具,还带上了军用毒气侦测器。

    因为石板同墓道壁之间有一段空间,没有打洞,先用撬棍。

    撬不动!

    没辙,凿吧。

    没敢用震动太大的风镐,就用钢筋特制而成的凿子,桑切斯上手举着榔头从边沿往下凿。

    当凿通的那一刻,桑切斯立刻让开,裘波将侦测器的延伸测试管凑进洞口——测试器立刻告警!

    仔细一看:含氧量太低。

    就一会,裘波对着墓道口上方做了个手势——没问题!

    顺手摘下让他有点憋闷的防毒面具,两名矿工也取下面具——他们也常戴面具,一般是连着气瓶那种,习惯。

    但这大热天的戴这玩意总不舒服,既然没危险还是趁早拿下来。

    裘波一脸汗,原本还想同身边两位说两句,不过最后还是没开口:智利来的哥们基本不懂英文,更别说汉语了。

    张楠同威廉-布林先后坐着吊篮下到墓坑底,5个人在长两米零点、宽一米五的空间内够挤,将就吧。

    用内窥镜,第一个看封闭了4600年的空间,这种机会张楠当仁不让,他是爱死了这种感觉!

    没人能抢,教授先生老老实实凑后头等着。

    镜头管塞进去,一进入下边的空间,放在张楠面前的显示屏上显示的景象让他都吓了一跳!

    镜头正对着个张人脸!

    好吧,是壁画,还是彩色的。

    镜头转动,墓室三面壁画,一面泥灰涂抹。一侧还放着张黑乎乎的长条桌,别无他物。

    木乃伊、棺材呢?

    张楠知道原因,不过后边的威廉-布林更急,道:“这是个前室,墓主人等级不低!”

    前室,那张桌子应该就是祭品桌,极有可能是木头材质,历经46个世纪的时间它都还没塌,干燥的沙漠环境对于保存文物而言好得没的说——除了古埃及估计没有的漆器。

    有前室,那就应该还有主室——十有八九就在那面没有壁画的墙壁后边!

    不先急着挖,因为有壁画的存在,得让里边已经封闭了46个世纪的壁画同桌子缓一缓、接触一下外界的空气。

    不能贸然打开,因为不知道下边的壁画附着度如何,要是比较糟糕,别看现在看着光鲜,一旦石板被撬开,快速增加的含氧量同照射进去的光线有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对彩色壁画造成不可逆的损害。

    还是那一句:咱不是盗墓,不可急于一时。

    撤离,在地面墓道口盖上块透光的塑料布,接下去的主要精力放在北侧那条倾斜墓道的开挖上。

    看着哥哥上来之后附近伙计们的动作,查理兹-塞隆感觉很奇怪:她刚才也知道下边的古墓没有被破坏,为啥不挖了?

    张楠和她说了原因,至少要两三天之后再说。

    矿工们转战第二条墓道,结果...

    当天傍晚就挖到底,就一个碎石沙土乱七八糟填着的粗糙空间,不仅仅没有壁画,连四周的墙壁、地面和天顶都很粗糙。

    威廉带着两个学生仔细搜索沙石,最后找到了破损的陶罐。

    这里被盗过。

    查理兹-塞隆也挡不住好奇心,和张楠一道进入这条墓道看热闹,发现几乎是一无所获后,抱怨道:“该死的盗墓贼,也不留点!”

    一边的张楠尴尬笑笑,心里恶狠狠道:“你个小妮子,老子也当过土夫子好不!”

    她倒是没问为啥另一条墓道和前室会保持完好的问题:或许盗墓的挖了第一条墓道后出了意外,内讧?

    被抓?

    甚至是战争——战争时期盗墓最常见了。

    过去的这46个人世纪,万事皆有可能。

    饭餐时张楠告诉查莉:古埃及人喜欢盗墓,有后世王朝的法老居然会用前边不同王朝法老墓里盗出来的棺材,连棺材都会废物利用,盗用陪葬品、稍微加工一下后塞进自个的墓葬当陪葬品就更不叫个事。

    法老都这么干,就更别说其他古埃及人,很多就该是忙时拿锄头、闲时去盗墓。

    普通人盗墓还是小意思——盗墓这行当,哪种最可怕?

    官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