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七百八十三章 跟风活该被坑

第七百八十三章 跟风活该被坑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最新章节!

    “…这两年到底有多少人在加拿大北部地区寻找钻石矿根本没法统计,单单今年西北地区新增加的钻石搜索公司就超过20家,很多都是四大巨头的下属或者挂靠公司。”

    戴比尔斯、力拓、必和、必拓,一个没少。

    戴比尔斯总部在南非,也是这四家公司中钻石业务最大的——那其他几家公司为什么能被称为“巨头”?

    因为它们是综合性的矿业公司,钻石业务只是公司业务中的一小部分。

    像力拓集团早在1873就在西班牙成立,现在它的集团总部在英国,最近二十多年都兼并了好几家全球都有影响力的矿业公司,主要经营金属矿山开发。

    必和同必拓这两家公司的总部都在墨尔本,石油、铁矿生意什么都来,张楠还知道这两家公司在十多年后会合并,成为全球第一大矿业集团公司!

    如果从公司规模上来说,张楠的星辰集团没法和后三家矿业巨头比,连戴比尔斯也一样没法和玩石油、金属矿的几万人巨型集团比。

    “他们有没有发现?”

    听到老板的问话,戴维斯笑着道:“除了我们,其它所有人在加拿大就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钻石矿,包括几大巨头,一个比一个亏得大。

    现在整个北部地区的荒原土地价格都上涨了有3成,我估算着还会有人跟风砸进来。”

    张楠笑笑,“跟风想发财的人永远都有,就让他们慢慢去找,加拿大这么大,真有人走运也不一定。”

    自个只是圈定了人家30年的勘探成果,但就像说的那样,加拿大够大,别说30年,300年勘测都会有遗漏的地方,真有人发现新的钻石矿也不一定。

    万事皆有可能,连自家公司的勘测队,今年就在极度荒凉的努纳武特地区自己买下的土地之外130多公里位置,发现了张楠都不知道的一处金伯利岩管群。

    发现过程还挺偶然,就是因为水上飞机故障,然后临时迫降在一小片湖区。就在等待救援时,闲着发傻的探矿人员在靠岸等待的小岛边缘发现了金伯利岩——第一个岩管就这样被找到,这个岩管有一大半还是在深度两三米的水面下头。

    浅水位置无所谓,将来要开采,建围堰就搞定。

    迫降成了好事,等救援的飞机运输的修理人员和配件送到,干脆就在附近扎营勘探了几个礼拜,最后发现了7处大大小小的含钻岩管。

    买地盘吧。

    商业秘密,不用星辰集团的名义出面,而是早就注册的几家空头皮包公司中的一个,又买下了近百平方公里的土地矿产勘探和采矿权。

    加拿大北部好呀,几万、几十万平方公里的无人荒原到处都是,找矿真是得靠运气!

    显然,老天爷对重来一回的张楠很不错。

    ……

    在飞行一个小时零点时间后,格拉湖矿场出现在眼前。“双水獭”直接在冰面上降落,这样最方便,没有去已经建成的机场。

    很有特色,不知道哪个设计师想出来的,矿区几乎所有建筑的屋顶都给弄成了紫色。

    从天上看,经过去年冬季加班加点的运输和夏天的建设,矿场已经极具规模。

    运输车队不断抵达,而矿场这边也不管严寒,照样在生产,连夜晚零下40度的酷寒条件下也不停工。

    刚才在空中,张楠就看到了第一个巨大的钻石矿坑已经往下挖了两级大台阶,矿坑口直径差不多都有1公里!

    这就是一号矿坑,当初项章生发现的那个,也是目前为止露在地面上规模最大的一个。

    “秋天最新发现的巨星岩管就在岛南部50米之外,直径达到1.1公里。”

    说话的是项章生,这家伙也是个神人,又从非洲跑加拿大,过些天又得去澳大利亚。

    他喜欢到处跑,张楠也乐得手下有这么个不怕满地球飞的工程师。

    至于那个最新发现的岩管,算是额外惊喜:地面上还有十几个!

    这会张楠对项章生道:“水深多少?”

    要是来个水深20米,那都得打隧道,还得做防水,成本高不说,还危险。

    “还行,3至5米,可以建围堰,就是成本会比陆地上的这些高一截。”

    这会一群人是在办公楼的会议室内,烧柴油的暖气很足,张楠可不愿意老在外边喝西北风。

    自己是南方人,虽说湿冷比干冷难受,但干冷一过零下35度,这滋味可真不是一般人扛得住的!

    随便开过会,这就视察整个矿区:矿坑西边两百米就是选矿车间,机器轰鸣、一刻不停。办公区在南边一百米之外,居住区就挨着办公区,边上还有杂货仓库。

    至于油库要远得多,在西南一公里之外——张楠从空中看到的紫色房顶其实就是室内油库,之外还有6个巨型油罐,就像炼油厂那种。

    紫色,似乎美国航母上管燃油的人都是穿紫色马甲?

    张楠还碰到了几名印度人,是马努-贾殷几方家族在这里的代表和技术人员,看到他们一副冻成狗的样子就想笑。

    和项伟荣几个说话时,没事调侃那些穿成狗熊的阿三,“印度热浪一到能到50度,太阳底下还得加个七八度,这里零下四十来度,这一加水都开了,没把他们冻成冰雕算他们运气。”

    当然,这会印度人不在边上,而戴维斯算是自己这个利益集团的核心人物之一,这些话他听见了当然没问题。

    这会戴维斯就道:“这些印度人夏天还好,一到冬天就躲在宿舍或者办公室不出来,看着随时都能给冻死!去年还有十几个在矿区,今年就算换了一批,也就来了5个,大概都给冻怕了。

    而且,这些家伙实在是懒,靠不住。”

    听到这话,张楠道:“红头阿三就这样,不来最好。要不是要借用他们的渠道加工和销售低端产品,都没兴趣和他们打交道。

    不过至少现在为止还算合作愉快,互相得利。”

    说到这,张楠对项伟荣道:“元旦之后我们再去趟印度怎么样,玩上半个月,去猎虎。

    到时候关哥也该回来了,去那边耍耍。”

    项伟荣听说过猎虎的事,也感兴趣——这活动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的。

    那就去,在北极圈附近决定去南亚次大陆祸害那边的野生动物。